刚刚更新: 〔影后的咸鱼男友〕〔颤抖吧,渣爹〕〔从流量到影帝〕〔邻家美姨〕〔技能交流群〕〔糖心之恋〕〔水墨云清〕〔影帝今天做人了吗〕〔仲夏夜的秘密〕〔太子追妃记〕〔宠妻攻略:神秘老〕〔商女为妃:世子大〕〔我被系统带偏了〕〔皇叔:别乱来!〕〔圣手玄医〕〔我有一个聚宝盆〕〔穿书后隔壁男主总〕〔你是我以墨书写的〕〔农门小辣妻〕〔珠光宝妻致富记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路青云 第405章这傻小子有福了
    陈信明的话音刚落,叶若曦便开口说道:“致远,舅舅舅妈下乡呢,正好我和你一起回长恒吧!”

    在这之前,由于没能见着儿媳妇,老妈心里很是不快。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忙不迭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陈信明听到这话后,傻眼了,他这么说的目的是想让外甥女回西京去,让母女俩多沟通一番,这会反倒弄巧成拙了。

    “那什么,小瑜,要不我们明天去你妈家吧,你和他们说一声吧!”陈信明开口说道。

    洪瑜听到丈夫的话后,有种忍俊不住之感,但还是配合着轻点了一下头,答应了下来。

    谁知叶若曦并不领情,当即便冲着陈信明道:“舅舅,随便你们去哪儿,明天我反正和致远一起回长恒。”

    陈信明傻眼了,有心想要找个理由出来说服外甥女,可一下子又不知该说什么好,悄悄转过脸来冲着妻子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劝叶若曦打消这一念头。

    洪瑜没好气的白了丈夫一眼,心里暗想道,你惹出来的事,却让我来帮着擦屁股,真是没事找抽型的。尽管心里很有几分不快,但洪瑜还是积极思索起应对之策来了,突然她眼前一亮,计上心头。

    “若曦,你第一次去致远家里,总不能空着两只手去吧!”洪瑜满脸堆笑道,“致远家里除了父母,还有他嫂子和侄儿,明天舅妈帮你去挑选些礼物,改天再去吧!”

    陈信明听到这话后,不由得暗竖大拇哥,这虽是缓兵之计,但总比坐以待毙强,大不了到时候给他姐打个电话,剩下的事便与之无关了。

    “谢谢舅妈关心,礼物我事先都已买好了!”叶若曦螓首低垂,俏脸通红,低声害羞的说道。

    陈信明和洪瑜听到这话后,互相对视了一眼,一脸好奇的问道:“你什么时候买的礼物?”

    叶若曦听到问话后,脸色更红了,低声说道:“我在美国买的!”

    “怪不得昨天我去接机时,那么多的东西的,原来……”陈信明说到这儿时,停下了话头。

    “嘻嘻,谢谢舅舅!”叶若曦轻吐了下粉舌,冲着陈信明说道。

    陈信明见此状况后,便没话说了,下意识的转头看向了妻子。洪瑜冲其轻摊了一下手,表示她也没办法,心里暗想道,你以为我是诸葛亮呀,若曦这是铁了心要去肖家,我能有什么办法呢,老话说得好,女大不终留!

    说到这儿,这天便算聊死了。为防止节外生枝,叶若曦便拉着肖致远出门去了。肖致远见此状况后,一脸抱歉的冲着陈信明和洪瑜轻点了一下头,出门而去。

    两人出门之后,陈信明低声说道:“小瑜,你看这事怎么办?我要不要告诉我姐一声,否则,她日后若是知道这事,铁定要剥了我的皮。”

    别看陈信明在外面很有几分纨绔子弟的做派,但对他老姐是发自内心的敬畏。这可不是小事,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他一下子还真有点拿不定主意。

    洪瑜也意识到了这事的严重性,低声说道:“这事倒是左右为难,到底该怎么办呢?”

    陈信明伸手拿出一支烟叼在嘴上,啪的一声点上火,喷云吐雾了起来。

    就在陈信明和洪瑜夫妻俩对坐沉思之时,肖致远已和叶若曦手拉着手走进了房间。小别胜新婚,两人之间有挥洒不完的激情,只听见啪的一声,房间里的灯灭了……

    一个小时后,陈信明抬头看了一眼墙上挂钟,见已将近八点半了,急声说道:“不行,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否则便迟了,我还是给我姐打个电话吧,怎么办是她的事,我可不想跟着瞎操心。”

    陈信明说话的同时,便将手拿起了手机。

    “等会,你若是这么做了,只怕若曦以后再不会搭理我们了。”洪瑜忧心忡忡的说道。

    目前,在所有的家人当中,陈信明和洪瑜是叶若曦最为信得过的人。陈信明若是这会给陈倩玲打电话,叶若曦只怕以后再不会理睬他们了。

    “我也觉得这么做不太妥,可是……”陈信明一脸不快的说道,“你告诉我该怎么办呀?”

    洪瑜听到丈夫的话后,黛眉紧锁,她一下子也想不出好的办法,否则便不用呆坐在这儿许久了。

    “你不也没办法吗?若不给我姐打电话,总不能直接打给姐夫吧,我可没那么大的胆子!”陈信明一脸悻悻的说道。

    叶朝生可是江南省的三号人物,陈信明一年都和其说不到三句话,至于给其打电话更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了。

    听到丈夫的话后,洪瑜只觉得眼前一亮,开口说道:“信明,你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姐虽然一再反对若曦和致远之间的事,我觉得姐夫不一定会这么想,给他打电话,不是两全其美吗?”

    不得不说,洪瑜这个提议可行性还是非常高的,不过想到要给打电话,陈信明打心底里发怵。“小瑜,话虽这么说,但是你让我给姐夫打电话,我这……”陈信明欲言又止,其中的意思却是再明白不过了,他不敢给任省委副书记的姐夫打电话。

    洪瑜没好气的白了其一眼,开口说道:“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办法了,到底怎么做你看着办吧!”说完这话后,洪瑜便站起身来回房间去了。

    陈信明见此状况后,连忙站起身来,开口说道:“小瑜,你别走呀,就算给姐夫打电话,你也得帮我想一下该怎么说呀!”

    洪瑜对于丈夫的性格再了解不过了,逼着他做事,他越是不给力,索性闷他一下,反倒容易成事。

    听到这话后,洪瑜重又坐了下来,对着丈夫说道:“信明,我觉得你如此这般的说比较好。”

    “等会,你慢点说,让我记一下!”陈信明一脸郑重的说道。

    洪瑜随即将之前说的话,一字不漏的又重复了一遍,陈信明用心将其记在的头脑中,随后又复述了一遍,直到确定万无一失才停止。

    陈信明伸手拿起话筒之后,一脸不确定的问道:“真的打呀,你说这会姐夫会不会在办公呀,万一……”

    洪瑜看见丈夫的样儿,气就不打一处来,怒声说道:“这么晚了,姐夫怎么可能还在办公呢,再说了,只是接个电话而已,怎么着都有这时间吧!”

    陈信明虽觉得妻子说的在理,但却迟迟不愿伸出手去拨号。洪瑜见此状况,当即便伸手摁下了叶朝生的号码。

    骑虎难下的陈信明再也没法推脱了,当即便将话筒放到耳边,一脸紧张的盯着话机。

    “喂,信明吗?”叶朝生的声音在电话里响了起来。

    陈信明轻咽了一口唾沫,开口说道:“姐……姐夫,晚……晚上好,我是信明呀!”

    “嗯,什么事?”叶朝生一如既往的严肃。

    陈信明事先虽然准备好了许多说辞,但这会听到问话后,只觉得头脑中一片空白,结结巴巴的说道:“姐……姐夫,若……若曦在我这儿呢,她明天可能要和致……致远去长……长恒。”

    洪瑜在一边听到丈夫结结巴巴的话语后,生气极了,心里暗想道,那可是你亲姐夫,你怕什么呀,难道他还能吃了你不成?

    听到陈信明的话后,叶朝生略作沉吟,说了句我知道了,随即便挂断了电话。

    陈信明听到耳边传来的嘟嘟忙音之后,长出了一口气,如释重负一般的将话筒从耳边拿了下来。

    “姐夫挂了?”洪瑜问道。

    “当然挂了,否则,我哪儿敢搁电话呀!”陈信明一脸轻松的说道。

    洪瑜见状,低声问道:“姐夫怎么说的?”

    “怎么说的?”陈信明这才回过神来,认真思索了片刻之后,冲着妻子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我也不知他怎么说的!”

    说到这儿后,陈信明伸手轻擦了一下额头上细密的汗珠,低声说道:“我都紧张死了,哪儿知道他怎么说的,反正吧这事告诉他就行了。”

    “你瞧你这点出息,和姐夫打电话时结结巴巴的就罢了,姐夫怎么回答的都说不出来,你让我怎么说你!”洪瑜低声抱怨道。

    “他虽是我姐夫,更是省里的三把手,下次再有电话你来打,看你怎么说!”陈信明开口说道。

    “我打就我打,怎么着也比你强!”洪瑜不服气的说道。

    一个小时过后,陈信明边看电视,边瞥了一眼墙上的挂钟,一脸笃定的说道:“看来姐夫对致远还是认可的,这傻小子有福了!”

    洪瑜听到这话后,一脸疑惑的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这么长时间没有电话过来,说明姐夫压根没把这事告诉我姐,否则,以她的性格,你觉得会不打电话过来吗?”陈信明问道。

    洪瑜听后,轻摇了一下头。

    “姐夫为什么不把这事告诉我姐呢,说明他对致远这傻小子是认可的,这么分析没错吧?”陈信明一脸得意的说道。

    洪瑜认真思索了片刻之后,沾沾自喜的说道:“信明,你说的好像有点道理呀,这么说来,我们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和你姐夫一致呀!”

    陈信明听到妻子的话后,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给我一张复活卡〕〔奕王〕〔极品赘婿苏允〕〔云安安霍司擎〕〔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