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路青云 第91章欲盖弥彰
    方绮听到这话后,用手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吃力的站起身来,缓步走到办公桌前,低头弯腰,伸手打开中间的抽屉,然后用手在底板里摸索了两下,拿出一张蓝白相间的银行卡来。

    金荣华和卢倩梅看到这一幕后,傻眼了,这是一张华夏银行的借记卡,他们夫妻俩都没办过,这是从哪儿来的呢?

    “致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金荣华面罩寒霜,冷声问道。

    事情都到这地步了,金荣华若是还看不出其中的猫腻来,那他这个县委书记也算是白做了。

    肖致远听到老板的问话后,伸手一指方绮,沉声说道:“老板,这张银行卡应该是她放的,至于幕后的指使之人是谁,那便要问她了。”

    金荣华听到这话后,愤怒到了极点,握手成拳,用力在茶几上擂了一拳,同时怒声喝问道:“说,谁让你这么做的?”

    方绮被金荣华的表现吓坏了,在她的印象中,金书记一直是个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很少有大声说话的时候,更别说如眼前这般火冒三丈了。

    方绮轻擦了一把眼泪,慌乱的说道:“书……书记,是许……许经理让我这么干的,他说我要是不这么做的话,她就让人把我……呜呜!”

    方绮说到这,再也说不下去了,捂着嘴呜呜的哭了起来。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当即便明白过来了,方绮口中的许经理指的是长恒宾馆经理许坚骅。他的头脑中立即浮现出一个中分头,吊眉眼,很有几分汉奸风采的中年男人来,想不到竟是这不起眼的小人物从中搞的鬼。

    “你说这卡是许坚骅给你的,有什么证据吗?”肖致远两眼直视着方绮,冷声问道。

    “有……有证据,在这之前,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有事让我去办,我想到可能不是什么好事,于是便将他的话录了下来。”方绮说道。

    “哦?”肖致远一脸疑惑的哦了一声,他没想到这个看似胸大无脑的女孩,竟会有如此心机。

    方绮看到肖致远一脸不信的表情后,连忙说道:“自从他让我给金书记做服务员以后,我就多留了一个心眼,每次他交代我任务的时候,我都有录音,生怕他到时候赖账。”

    看着这眼角挂着泪痕,一脸可怜之态的女孩,肖致远不禁动了几分恻隐之心。他心里很清楚,方绮只是个受人操纵的傀儡,否则,就是借她一个胆子,她也不敢这么干的。即使到这会,她也绝不会清楚,这么做会给金荣华和这个家庭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听到方绮的话,肖致远心里便是一惊,她偷录和许坚骅的通话,就算事成了,许坚骅以及他身后的人也不会轻易饶了她。女孩处心积虑的想要保护自己,到头来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想清楚其中的关节后,肖致远意识到他今日的举动,不光是在挽救金荣华和他自己,同时也是在帮这个不谙世事的女孩。

    就在肖致远愣神之际,金荣华已站起身来走到办公桌前拿起了暗红色的电话听筒,熟练的拨了一组号码出去。

    “喂,福银嘛,有这么个情况,你认真听一下。”金荣华说完这话后,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的向对方说了一遍。

    介绍完情况后,金荣华沉声说道:“福银,我建议纪委立即对许坚骅采取措施,一定要将这事搞个水落石出。”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说了句什么,金荣华轻嗯一声,便挂断了电话。

    许坚骅任长恒宾馆的经理是受县里委派的,他本身也是干部编制,金荣华给纪委副书记杜福银打电话的用意很明确,让其直接拿下许坚骅。

    “倩梅,你带方绮去收拾一下,一会纪委会有人过来。”说完这话后,金荣华又瞪了方绮一眼,冷声说道,“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不得有任何隐瞒!”

    方绮听到这话后,很是用力的点了点头,随即抬脚走到金荣华跟前向他深深的鞠了一躬,并轻声说了句对不起,便跟在卢倩梅后面走出了书房的门。

    卢倩梅和方绮出去以后,金荣华指着办公桌上的那张银行卡道:“致远,你说他们仅凭这一张卡,就想搞垮我钟某人吗?”

    肖致远假意思索了片刻,开口答道:“老板,方绮刚才可是说了,这卡是她偷用梅姐的身份证办的。如果在您不知情的情况下,上级纪检部门如果得到了这张卡,那这事可就说不清道不明了。”

    肖致远这话一出,金荣华的脸色阴沉的能挤得下水来。

    作为体制内的一员,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了,如果真出现对方说的这种情况,那他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呀,到时候,撤职双开都是轻的,极有可能就此沦为阶下囚。

    想到这以后,金荣华倒抽了一口凉气,心里暗想道,你们这帮蛇鼠一窝的东西,真是太阴险了,那边组织中伦化工的工人闹事,这边指使小保姆诬陷我贪污受贿,看样子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呀,真是卑鄙无耻到了极点!

    一番思索后,金荣华将目光投射到了肖致远的身上,今天这两件事情多亏了对方,否则,明天以后相继爆出来的话,那可真要了他金某人的命了?

    意识到这点后,金荣华有意问道:“致远,这事太突然了,我心里有点乱,你看,该怎么处理才好?”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知道老板是在考他呢,他心里丝毫也不紧张,一脸淡定的说道:“老板,我觉得这事,许坚骅是一个关键,必须尽快将他拿下,等他们缓过神来的话,这事就不好办了。”

    金荣华听后,轻点了一下头。许坚骅虽然只是个小角色,但如果他咬死了什么都不说的话,那指使之人便不会暴露出来了,当务之急,便是想法设法的让他开口,挖出他藏在他背后的人。

    看到金荣华点头后,肖致远接着说道:“除了许坚骅以外,中伦化工的董事长钟祖云夫妇都要尽快控制起来,据方绮说,许坚骅曾暗示她,到时候说这卡里的钱是姓钟的妻子华美玲给梅姐的。我觉得她在这时候不敢撒谎,这话的可信度很高。”

    金荣华听后,蹙着眉说道:“几天前,钟祖云的妻子确实和你嫂子一起吃过一次饭,过后还送了一个包给她,不过我已经仔细检查过了,那包里什么都没有,而且包本身也是普通品牌,值个两三百块钱而已。”

    “老板,这便是他们的高明之处。”肖致远冷静的说道。

    “哦,怎么说?”金荣华真有点被肖致远的这话说迷糊了。

    肖致远接着说道:“老板,如果您是市纪委的工作人员,你会相信堂堂中伦化工老总的妻子会送个价值两、三块钱的包给嫂子吗?”

    金荣华听到这话后,猛拍了一下大腿,惊呼道:“对了,这一看就是欲盖弥彰嘛,送包只不过是个幌子,实则是想送包里的东西,可包里并没有其他东西呀,我连最细小的角落都翻看过了,没有遗漏。”

    肖致远见金荣华仍没从自身的思维定势中走出来,低声说道:“老板,你说的虽然都是真的,但上级纪委的同志未必会信。这张卡不但出现在您家里,而且是用嫂子的身份信息开的户,若说它和您一点关系都没有,您信吗?”

    金荣华听到这话后,恍然大悟道:“致远,我明白了,姓钟的让他老婆和你嫂子接触就是想造成一种行贿的假象,让我们夫妻俩百口莫辩?”

    如果不是从方绮这打开缺口的话,到时候,人证、物证聚在,金荣华确实满身是嘴也解释不清楚这个问题。

    肖致远没有回答金荣华的问题,只是拿起拿起他的茶杯里往里续了点水。

    金荣华沉默了许久,沉声说道:“看来我是戳到了某些人的痛处了,他们便不折手段的想要置我于死地了,我倒要看看谁笑到最后。”

    金荣华略作停顿后,沉声说道:“致远,许坚骅的事情我就交给你办了,刚才我已给福银打过电话了,一会,他会和和你联系的。”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立即答道:“老板,你放心,我一定把这事办好!”

    肖致远抬眼悄悄打量了金荣华一眼,见其一脸疲惫的表情,看来这事对他的打击不小,需要缓一缓才能恢复过来。

    “老板,那我就先去办事了,您要是有什么指示的话,随时打我电话,我今晚不关机。”肖致远低声说道。

    金荣华听后轻点了一下头,眯缝起眼睛,手指在沙发扶手上有规则的轻轻敲动了起来。

    肖致远从书房出来的时候,方绮刚收拾好东西从她的房间里出来,看见肖致远后,她轻轻的低下了头,满脸的羞愧之色。

    肖致远冲着卢倩梅轻点了一下头,便走到沙发前坐下了身子。

    二十分钟以后,只听见叮咚一声悦耳的门铃响起,肖致远连忙起身往门口走去。这时候,除了金荣华安排的纪委的人,不可能再有其他人了。

    打开门后,肖致远看见一个四十岁二、三岁,几近谢顶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外,他当即脱口而出道:“刘主任,你好!”

    门外之人是长恒县纪委纪检监察一室的主任刘华生,肖致远去过纪委不少次,和对方也算是老相识了,见到对方以后,当即出声招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