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路青云 第307章掣肘和拖后腿
    副乡长陈乾强和纪委书记李健号称冯宝山手下的得力干将,若是其他人听说陈乡长竟当着众人的面和冯二少掐起来了,一定会怀疑这消息的真实性。肖致远听后便知道

    这事百分之百是真的,因为今日的陈乾强已和往日如换了个人一般。

    昨晚,陈乾强已明确表示站到他这一队了,对方今日的表现颇有几分献礼之意,至于是不是还有其他用意,暂时便不得而知。

    龚先喜虽说挂着工作检查的名号,实则是来乡里打秋风的,但不管怎么说,陈乾强当着他的面和冯强掐起来,这对于沂水乡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

    意识到这点后,肖致远驾驶着捷达车急速向着渔业公司驶去。

    沂水小镇本就是弹丸之地,两、三分钟之后,肖致远的车便停在了渔业公司门口。肖致远刚推开车门,党委副书记吉军则快步迎了上来。

    “什么情况?”肖致远直言不讳的问道。

    吉军听到问话后,当即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向其介绍了一遍。

    龚先喜来渔业公司视察本就是走个过场,巡视了一圈之后,便进了副总经理冯强的办公室。一番寒暄之后,冯强便主动将话题扯到了养殖户的服务费上,并表示乡里让其退还服务费,他便没法为领导们提供“服务”了。说完后,他特意点出陈乾强的名,问他怎么办。

    龚先喜来沂水乡的用意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冯强这话等于是借龚先喜的手逼陈乾强就范

    从冯强的角度来说,这同样也是给陈乾强提供的一个借口,如此一来,他向乡里也好交差了。陈乾强若还是冯宝山手下的得力干将,他这么做一点问题也没有,然而,他忽略了一点,那便是陈乡长已改弦易帜了。

    陈乾强也不是省油的灯,听到冯强的话后,当即便沉声说道:“冯总,你既然把话说到这份上了,当着龚县长的面,我们索性将其挑明了。”

    说到这儿,冯强略作停顿,接着说道:“当年,渔业公司并不盈利,向养殖户们收取服务费天经地义,自从你们冯家兄弟承包之后,与养殖户之间便成了供销关系,试问一下,这服务费从何而来?”

    吉军学完冯强的话后,接着说道:“冯总听到这话后,当即便毛起来了,陈乡长也不想让,于是便争执了起来。”

    肖致远对于冯强的表现一点也不觉得意外,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他这是在刻意表现呢!这对于肖志远而言,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事,他自不会拒绝,不过下面的事该如何发展,他心里有点没底。

    轻点了一下头后,肖致远压低声音问道:“龚县长是什么态度?”

    要说冯强的头脑还真是好使,利用龚先喜做文章,这很容易使沂水乡众人处于被动的状态之中。

    吉军上前一步,低声说道:“龚和冯家的关系本就是不错,冯强又借机生事,他有心偏向于冯,但陈乡长有礼有节,他也不好表现的太过明显。”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轻点了一下头,表示他知道这事了,便和吉军一起向着冯总的办公室走去。

    刚走到门口,肖致远便听见陈乾强怒声说道:“龚县长,你觉得他们的服务费应该收?我想请问一下,他们到底为养殖户们提供了什么服务?”

    肖致远听到这话后,心里暗叫了一声不好,陈乾强这是和龚先喜杠上了,这无论对他个人还是乡里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必须及时制止。想到这儿后,肖致远伸手转动门把,推门走了进去。

    “乾强,你怎么说话呢,中午让你少喝点,就是不听。”肖致远进门之后,便冲着陈乾强喝道。

    陈乾强之前的那番话虽对龚先喜不过尊敬,但并无太大问题,肖致远担心他之前还说过其他话,于是先用酒多了为借口,帮其搪塞过去。

    在这之前,陈乾强谁的面子都不给,不但不鸟冯强,就连龚先喜的面子也不给,这让冯总和龚县长心里很是不爽。谁知肖志远到场之后,陈乾强当即便像换了个人似的,立即不开口了。

    看到这一幕后,冯强的心里咯噔一下,暗想道,看来李健早晨打电话过来说的事是真的,昨晚,陈乾强和肖致远的人喝的酩酊大醉,这货准备改弦易帜了。想到这儿后,冯强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心里压力山大。

    说完这话后,肖致远当即又冲着冯强说道:“冯总,龚县长难得过来检查工作,就算冯书记在这儿,也得给其三分面子

    吧?”

    肖致远心里很清楚冯强打的是什么主意,故而一开口,便狠狠的阴了其一下。

    冯强也不是省油的灯,昨日得知龚先喜要过来后,他便开始谋划了,自不会被肖致远一句话便给打发了。

    “乡长,龚县长到我们渔业公司来检查工作,我一百二十个欢迎,目前,我们公司在发展的过程中遭遇到了困境,我向龚县长反映一下,没什么不对吧?”冯强两眼直视着肖致远,出声反问道。

    肖致远瞥了冯强一眼,便径直转身冲着龚先喜说道“龚县长,乡里工作有什么不到位,敬请您批评指正!”

    冯强听到肖致远的话后,脸色当即便阴沉了下来,这是分明不将其放在眼里的意思,这未免也太打击人了,他不但是渔业公司的当家人,还是党委书记的儿子,这分名是不把他们冯家人放在眼里呀!

    冯强心里虽然很是不爽,但却一点办法也没有。肖致远是一乡之长,向常务副县长汇报工作,和他并无半毛钱的关系,只得忍气吞声。

    冯强听到肖致远的话很是不爽,龚先喜却很是舒坦。陈乾强只不过是个副乡长,当着众人的面竟敢顶撞他,还是姓肖的识趣,一开口便是批评指正神马的,给足了其面子。

    “肖乡长,渔业公司不但是你们乡里的支柱产业,也是县里的知名企业,我们理应多多帮助他们,而不是掣肘和拖后腿。”龚先喜一脸阴沉的说道。

    龚先喜说这话时,一脸严肃的表情,仿佛沂水乡党委政府一般人给渔业公司使足了绊子,阻碍他们发展似的。肖致远听到这话后,满脸堆笑道:“龚县长,不知你说的这个掣肘和拖后腿指的是?”说到这儿后,肖致远的脸色沉了下来,笑意消失的一干二净。

    龚先喜听到肖致远的问话后,很是一愣,他只不过随口一说而已,压根没想到对方会当真,一下子不知该如何应对。

    龚先喜在官场中混迹多年,反应不是一般的快,伸手指着陈乾强说道:“他的所作所为便是掣肘和拖后腿,冯总,我说的没错吧?”

    冯强知道龚先喜是在帮他说话呢,当即连连点头称是。

    龚先喜见状,更来劲了,冲着肖致远说道:“肖乡长看见了吧,冯总他们可是深受其害呀!”

    陈乾强之前和冯强较量,本就憋了一肚子的火,听到这话后,哪儿按捺得住,刚想出声反驳,看见肖致远丢了一个眼色过来,当即便闭嘴不说了。

    “据我所知,陈乡长只是让渔业公司退还非法收取的养殖户们的服务费,龚县长觉得这是掣肘和拖后腿?”肖致远一脸冷漠的说道。

    在说上面这番话时,肖致远有意将“非法”二字说的很重,其中的用意再明白不过了。

    龚先喜听到肖致远的话后,愣住了,他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阴,这分明是设套让他钻,当即冷声说道:“肖乡长,你虽是乡里的行政主官,但却不是法院,非不非法不是你说了算的。”

    冯强听到龚先喜的话后,心里暗喜,数年的鱼虾蟹不是白白供给的,关键时刻,龚县长还是很给力的。

    听到龚先喜的话,肖致远心中暗喜,在这之前,他一直没动渔业公司,除等乡里的领导班子调整到位以外,还有一个原因,那便是需要一个由头。

    渔业公司的经营者是冯伟和冯强,但实则却是乡党委书记冯宝山把持着。不管怎么说,冯某人都是沂水乡的一把手,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他虽是一乡之长,但出手时一定要考虑周全了,否则,易授人以柄。

    肖致远敏锐的感觉到龚先喜的到来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既然如此,他也就没必要再等了。

    “龚县长,您说的没错,我确实不是法院,非不非法我说了不算,不过有说了算的地方。”肖致远说完这话后,转过头来冲着陈乾强说道,“乾强乡长,给物价局打电话,以乡里的名义请他们派专人过来确认一下渔业公司向养殖户们的服务费收取的是否合理!”

    昨晚在酒桌上,陈乾强便提议直接请县物价局的人出面处理的,当时,肖致远未知可否。听到其发话之后,陈乾强立即拿出手机拨通了物价局投诉科的电话。

    :1.感谢username73305167、花汀煮歌、大蹦弓子、username74274148等兄台的打赏加更一章。以后凡是打赏588以上的,章节尾留名致谢。

    2.有一位书友给老猪发了一个30元的红包,近期将会再加一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