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路青云 第309章像条疯狗紧咬不放
    听到肖致远的话后,冯强的脸上阴云密布,两眼狠狠的瞪着对方,气的说不出话来。站在他的角度,愿意拿出两万块钱出来给乡里,便已到极致了,想不到姓肖的竟然鸟都不鸟,非要他将八万块钱全拿出来才罢休,这已超出冯总的底线了。

    肖致远见冯强不搭话了,便也将目光转向了别处,这会着急的是冯强,至于他则完全是一副气定神闲的姿态。

    陈璐瑶将整件事情看在眼里,意识到今日不将那八万块钱退出来,肖致远是绝不会罢手的,既然如此,那还不如痛快一点,物价局的人过来,搞不好还要罚款什么的,那可就不是八万块的事了。

    陈璐瑶知道丈夫好面子,尤其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是绝不会开这个口的,既然如此,不如她帮其服个软,将钱退了这事便算过去了。

    临近年关岁里,渔业公司的生意异常火爆,八万块钱一周左右便能挣回来,何必为这点蝇头小利较劲呢!

    打定主意之后,陈璐瑶轻咳一声道:“肖乡长,我们渔业公司可是乡里的纳税大户,你今天算是把我们的面子都落光了,这钱我们可以退,不过你是否也该拿出点姿态来。”

    肖致远听到陈璐瑶的话后,爽快的说道:“陈副总,只要公司将这钱退出来,今晚我私人请你们吃饭,你看怎么样?”

    肖致远的目的便是让渔业公司将之前收取服务费退出来,为此,他乐意私人掏腰包请冯、陈等人吃顿饭。

    “行,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

    陈璐瑶的话刚说到这儿,冯强便怒声喝道:“行什么行,这儿什么时候轮到你做主了,今天我把话撂在这儿,别说八万,八千、八百我都不出,我看谁能奈何的了我!”

    冯强说到后半句时,一脸狰狞的表情,大有谁要他的钱,他便和谁拼命一般。

    陈璐瑶本想出面替丈夫出头将这事平掉的,谁知对方不但不领情,反倒当着众人的面将其斥责了一番,这让她很是不爽,当即便站起身来往门外走去了。

    肖致远将冯强的话听在耳朵里怒声说道:“冯总,我今天也把话撂在这儿,八万三千五百一十八,少一分我都不要。”

    说完这话后,肖致远也站起身来,冲着陈乾强说道:“乾强,这事交给你处理,等物价局的同志过来,将我之前的话转告他们。”

    说到这儿,肖致远转过身来招呼吉军道:“吉书记,我们走!”

    吉军见此状况,便跟在肖致远身后向门外走去。

    肖致远之前留在这儿便是想看一下事情的转机的,现在既然双方都将话说死了,那他便没必要留在这儿了。至于物价局的人过来后是否会秉公办理,肖致远一点都不担心。撇开他在县里的人脉不说,这本就是物价局的事,谁也不会在这事上动手脚的。

    除此以外,肖致远将这一摊子事丢给陈乾强去处理,也有试探一番他的用意。陈乾强虽已打定主意了,但在受到压力的情况,他会如何选择,还仍需关注。

    冯强见肖致远走了之后,脸色阴沉的走到一边打电话过去。

    陈乾强则和之前陪同考察龚县长考察的乡里的助理、主任之类的人闲聊了起来,一副谈笑风生的样儿,仿佛一点压力都没有。

    这番做派陈乾强还真不是做出来的,这会他心里定的很,一心跟在肖致远后面干了,至于冯家父子怎么想,怎么做,他一点也不关心。

    突然,陈乾强放在上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见是党委书记冯宝山的号码,他当即便将其摁掉了。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冯强眼看摆不平这事了,便给其老子打了个电话。谁知陈乾强竟然连他老子的电话都不接,这是摆平了要和其父子死磕到底呀!

    就在冯强思考着该如何应对之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见到他老子的号码后,连忙摁下了接听键。

    电话刚一接通,冯宝山便在电话那头怒吼道:“把手机给陈乾强,我有话和他说!”

    此时的冯书记颇有几分怒发冲冠之意,在他眼里,陈乾强只不过是个小人物而已,当日若非他提拔对方,这会姓陈的只怕还是个小科员,不指望其报恩,竟然反过来狠咬他们父子一口,这也要过分了。

    冯强之前可是亲眼看见陈乾强将他老子的电话挂断的,他拿着手机走过去,冷声说道:“陈乡长,你的电话,你不会不敢接吧!”

    为了能让陈乾强接电话,冯强不得不用上激将法,这在以往可是从未出现过的情况。

    &

    nbsp;“冯总,接个电话而已,你至于费这么大的劲吗,三十六计可不是这么用的。”陈乾强说话的同时,伸手接过手机放在了耳边。

    “陈乾强,你想要干什么?渔业公司招你惹你了,你像条疯狗一般紧咬着不放,给我说呀!”冯宝山在电话那头怒声喝问道。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两天关于陈乾强和肖致远的人在凌芸酒家里把酒言欢的消息传来了,冯宝山心里本就憋着火,这会陈乾强竟然又找上渔业公司的麻烦了,而且还不接他电话,冯书记哪儿还能按捺得住呢?

    “冯书记,请你注意你的言辞,你和我是同类,你这话等于是在骂你自己。”陈乾强一脸阴沉的说道。

    陈乾强这么说已给足冯宝山面子了,若非看在对方当日对其有提携之恩的份上,他早就破口大骂了。陈乾强别的本领也许一般,但若说骂人绝不会逊于冯书记。

    冯宝山没想到陈乾强竟会如此和他说话,一时间愤怒到了极点,冲着话筒怒声喝道:“姓陈的,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呢,你有种再说一遍!”

    从冯宝山的角度出发,他深感其权威受到了巨大挑战,急的要跳脚完全可以理解。

    陈乾强自认为已给足冯宝山面子了,既然他仍不依不挠,那就别怪自己了,当即冷声说道:“冯书记,你骂我是条疯狗的话,那你也和我一样,谁让我们是同类呢,我这么说,你满意了吧?”

    “你……你……”冯宝山一脸说了两个你字,硬是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语来。

    陈乾强的嘴角露出了几分轻蔑的笑意,当即便摁下了挂断键,将手机扔给了冯强。

    看到这一幕后,冯强也傻眼了,一直以来,陈乾强在老子跟前都如一条草狗一般,整天面带微笑,一脸巴结的姿态,短短数日不见,却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真是日了鬼了。

    连他老子都压制不住陈乾强,冯强隐隐感觉到要坏事,现在他有点后悔之前将话说的太满了,这会就算想回头都来不及了。

    半小时之后,物价局的工作人员便到了现场。他们接到的乱收费等的价格举报虽说不小,但如今日这般,乡政府举报乡里企业的,却属首次,故而态度很认真。

    沂水乡渔业公司违法收取养殖户服务费的事乡里人尽皆知,陈乾强这两天专门在做这工作,三言两语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清楚,在场的乡里的工作人员纷纷点头称是,表示陈乡长所言非虚。

    物价局带队是一位佘姓的科长,三十五、六岁,只见他上前一步冲着冯强说道:“冯总,关于这事有什么好说的?”

    “我们渔业公司是承包的乡里的,当初签订承包协议时,便有服务费这一条,这不能算乱收费。”冯强强词夺理道。

    佘科长听后,嘴角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笑意,开口说道:“冯总,你这是在逗我玩呢吗,我们撇开那些大道理不说,你只需回答我这钱是你们渔业公司收的,还是沂水乡政府收的。如果是乡里收的,我们找乡里;如果是渔业公司收的,我们只能找你了。”

    “这……我……那什么!”冯强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

    “冯总,你我低头不见抬头见,事情到这地步了,你就别吞吞吐吐的了。”佘科长一脸不快的说道,同时,伸手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处罚意见书,“责令渔业公司在三天之内将所有乱收费退还给养殖户,然后到局里接受处理,给!”

    冯强有心不想接那处罚意见书,但最终想想还是将手伸了过去。

    “陈乡长,由于沂水乡局里比较远,我想恳请乡里监督渔业公司将服务费退还给养殖户,没问题吧?”佘科长一脸客气的冲着陈乾强说道。

    “没问题,我们一定监督到位。”陈乾强扬声说道。

    佘科长听后,伸手和陈乾强相握,一脸客气的说道:“陈乡长麻烦你了!”

    “不客气,佘科长,我送你!”陈乾强满脸堆笑道。

    陈乾强走了之后,乡里的其他人也跟在其伸手出门去了。顿时,偌大的办公室里只剩下冯强和渔业公司的一般人大眼瞪着小眼,不知该如何是好。

    冯强的心里愤怒到了极点,伸手拿起桌上的茶杯用力向墙角砸去,只听见咣当一声响,玻璃碎片四溅开去。众人见此状况,纷纷躲闪到,生怕被玻璃划伤。

    见此状况后,冯强心里的火更甚了,怒声骂道:“滚,全他妈给老子滚出去!”

    :感谢微信号为“孙正军abc童鞋”兄台的微信红包,特此加更一章。另之前缺的两更也会尽快补上,请书友们放心,老猪绝不会赖账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原来我生而不凡〕〔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