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路青云 第327章怒扇耳光
    当踹开门的一瞬间,看见方潋雪和刘兆远在一起后,冯宝山当即便失去了理智。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在此情况下,刘兆远竟然挥拳向其砸了过来。眼看着拳头在眼前越变越大,一阵钻心的疼痛之后,便人事不省了。

    冯宝山再醒过来时已是在医院了,身边围着一圈医院里的人冲其嘘寒问暖,家人却一个不见。冯宝山当即便让院长给其二儿子打了电话,随即让众人全都退出去,他亲自拨通了县长孙明阳的电话。

    冯宝山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别说出任乡党委书记之后,就算在这之前,也绝没有人敢胆大妄为到如此地步。冯宝山已打定主意了,孙明阳如果在这事上护短的话,他便直接报警。撇开刘兆远和方潋雪的事情不说,他揍其那一拳可是板上钉钉的,现场那么多人都看见了,定一个伤害罪什么的不是难事。

    冯强这段时间颇有几分焦头烂额之感,在这节骨眼上老子竟然住进了医院,这让他更有种雪上加霜的感觉。赶到医院之后,听老爸说了事情的经过之后,冯强心里的火噌的一下就上来,当即便要给大哥打电话。

    冯宝山却制止了二儿子,他对大儿子的性格再了解不过了,若是这时候打电话,他铁定要把方潋雪的皮给剥了。冯宝山想到方潋雪那娇柔美丽的身姿,姿势不忍心。

    往日对冯宝言听计从的冯强这次却没有听他老子的,怒声说道:“爸,这样的女人就是欠收拾,竟敢干出这样的事来,别说大哥了,连我都想上去扇她两个耳光。这事你别管,我来处理。”

    冯强说完这话后,便快步走到门外打电话去了。

    冯宝山听到儿子的话后,将心一横,怒声低语道:“也好,便让老大收拾一下这女人,省得她整天朝秦暮楚的,这才几天就和那王八蛋勾搭上了,真是气死老子了!”

    冯强打完电话回到病房里问老子准备怎么对对付刘兆远,要不要他让三秃子等人将其好好收拾一顿。

    刘兆远虽是县长孙明阳的侄儿,但干出这等不要脸的事情来,冯强让人揍其一顿没有半点问题。

    “不用,我已给孙明阳打电话了,只是揍他一顿太轻了,这次我不搞的他身败名裂便不姓冯。”冯宝山在说话的同时,握手成拳在床上用力锤了一下。

    “行,爸,这事我听你的安排!”冯强沉声说道。

    这段时间肖致远对渔业公司虎视眈眈,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冯强隐约感觉到新千年伊始,老冯家却诸事不顺,会不会意味着他们家将就此……

    就在冯家父子在病床里低声商量着应对之策时,卫生院的院长伸手轻敲了两下门,一脸巴结的说道:“书记,乡长和吉书记来看望您来了!”

    冯宝山听到这话后,脸色微微一变,冲着儿子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过去开门。

    冯强见状,连忙站起身来快步走过去伸手打开了病房的门。

    “乡长、吉书记好,请进!”冯强开口说道。

    “冯总请!”肖致远做了一个回请的手势。

    冯宝山此时最不想见到的人便是肖致远,他本指望利用刘兆远县长妻侄的身份牵制住肖致远。谁知先是陈乾强因为姓刘的与他彻底反目,愤而投靠到肖致远那边,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他的脸算是彻底丢净了。

    “书记,怎么样,没事吧?”肖致远一脸关切的问道。

    肖致远虽一直和冯宝山在明争暗斗,但这会的问候却是发自内心的。冯宝山作为沂水乡的一把手,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被戴绿帽子,随即又挨了刘兆远一拳,如此悲惨的遭遇,肖致远是发自内心的同情。

    冯宝山见此状况,轻摇了一下头,表示没事。

    冯强见此状况,知道老爸不想和肖致远多说废话,于是上前一步开口说道:“乡长,我爸没什么事,只是医生让其多休息,郑院长,对吧?”

    卫生院的院长听到这话后,忙不迭的点头称是。作为乡里的头面人物,他知道书记与乡长之间不对付,这会自然而然的顺着冯总的话说了。

    肖致远见此状况后,轻点了一下头,开口说道:“书记,你安心养病,乡里的事有我和吉书记呢!另外,冯总,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话,尽管快口,别客气!”

    看见冯家父子的做派之后,肖致远不是很舒服,言语之间也有几分负气之意。

    作为一乡之长,乡里出了这么大事儿,他不可能佯作不知,于是特意从县里赶回来探望冯宝山。谁知对方确实不冷不热的,他心里自不会痛快。<

    br />

    冯强听到这话后,脸色一沉,冷声说道:“谢谢乡长的关心,没事,我们能处理。”

    “那就好,书记再见!”肖致远说完这话后,转身便向门外走求。

    吉军分别和冯宝山、冯强道了再见之后,也跟在肖致远的身后出门而去。

    上车之后,陈乾强一脸不爽的说道:“冯家父子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呀,我们好心好意过去看他,竟然如此不待见,活该被姓刘的戴绿帽子。”

    陈乾强虽未进门,但却将屋里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颇有几分愤愤不平的之感。

    “我们将我们该做的做到位就行了,至于其他的,不是我们该关心的事。”肖致远沉着脸说道。

    “这样也好,如此一来,这事便和我们没有半点关系,只需坐山观虎斗就行了。”吉军接口说道。

    肖致远和陈乾强听到这话后,轻点了一下头,以示赞同。

    置身事外的肖致远等人巴不得这事闹的越大越好,而置身其中的刘兆远却很不得快点将这事平息掉,哪怕花个十万八万的便在所不惜。这事和钱并无关联,他现在所要做的便是取得姑父的谅解,否则,这一关可不容易过。

    刘兆远心里很清楚现在能帮他的只有姑母了,他将桑塔纳开的飞快的原因便是想抢在姑父前面到家,抢先做一下姑母的工作,让其帮着说句话。

    一路上,桑塔纳的速度都没下过六十,这在高低不平、坑坑洼洼的县道上已是非常快的速度了。当桑塔纳停在小区楼下刹停之时,刘兆远并未见到南兴二号车,这让其长出了一口气。

    尽管如此,刘兆远也不敢怠慢,推开车门之后,便快步向楼上爬去。

    由于自己儿子不争气,孙明阳夫妻对刘兆远格外关爱,特意给了其一把家里的钥匙。上楼之后,刘兆远没有敲门,而是直接用钥匙打开了门。

    刘兆远打开门之后,见姑母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当即便出声说道:“姑妈,我惹祸了,你一定要帮帮我呀!”

    刘兆远的话音刚出,便听见书房传来一声怒吼,给你滚进来,帮你干什么,我看就该让警察将你带走!

    在这之前,孙明阳便回家了,不过让司机将车开走了。刘兆远只注意客厅里的姑母,压根没看见姑父正在书房虎视眈眈的瞪着他呢!

    意识到孙明阳已提前回家了,刘兆远心里仅有的一丝希望破灭了,只得哭丧着脸向着书房走去。

    孙明阳的妻子刘兴娟见状,开口说道:“明阳,有什么话好好说,大呼小叫的干什么?”

    “你给我闭嘴,这两个孩子就让你给骄纵坏了,瞧瞧他们干的这些事,老子的脸都让他们丢光了!”孙明阳冲着妻子怒喝道。

    刘兴娟见丈夫发飙了,哪儿还敢废话,转过头去看起了他的电视。

    刘兆远见此状况,意识到姑父是真生气了,垂头丧气的走进书房,小心翼翼的关上了门。

    孙明阳并未坐到椅子上,回过身来,冷声质问道:“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孙明阳接到冯宝山的电话时,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怎么也想不到一贯乖巧听话的妻侄竟会干出这样的事来,这无异于狠扇了他一记耳光。这会见到刘兆远后,颇有几分怒不可遏之感。

    “姑父,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只是在办公室里谈工作,冯……冯书记他误会了,这才……”刘兆远闭着眼睛信口胡诌道。

    孙明阳本就怒火中烧,见刘兆远到这时候扔在胡说八道,再也按捺不住了,抬起手来照着他左侧的脸颊,狠狠的扇了下去。

    孙县长愤怒到了极点,这一巴掌用的力道极大,只听见的啪的一声响,刘兆远的脸颊上出现五道清晰的手印,嘴角隐隐现出几分血丝。

    刘兆远是孙明阳看着长大了,经常被其拿来和孙翔作对比,而他总是被夸奖的那个,想不到今天姑父竟然用大耳刮子扇他,实在出乎其意料之外。

    “你要是再不说实话,这事我便不管了,任由冯家人收拾你!”孙明阳怒声喝道。

    孙明阳在刘兆远身上倾注了极大的心血,想不到这小子竟会干出如此不要脸的事情,心里气愤到了极点,此时的表现可谓是声色俱厉。

    刘兆远见此状况后,哪儿还敢再有所隐瞒,急声说道:“姑父,您别光火,我全都说,事情是这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