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路青云 第1426章 危机感
    跟了对方这么多年,张玉强何尝不明白这句话里面的意思,不管如何对方都希望能够平稳的解决整件事,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要自断手臂,这种做法在对方看来是完全不可取的。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只是今晚和丁浩的见面,让张玉强已经感到事情没有任何办法挽回,而且对方今晚约见自己,根本就不是冲着谈事情而去,其主要目的似乎就是为了告诉自己,龙腾坚决要另立门户,其中还带有一丝丝威胁的成分。

    那意思很明显,这件事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总之我们已经下定了决心,并且正在付诸于行动,你若是从中阻拦,那么打架就会来个鱼死网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丁启东本就是从社会最底层被扶持上来的,大不了就是回到从前,何况自从有了另立门户的想法之后,他一直都在位自己积攒财富,即便现在龙腾集团宣布破产,对于他来说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丁启东可以重新来过,但张玉强却不可能,这么多年他一直都在等待这样的一个机会,现如今只要齐天来能够当上省长,那么他就可以迈出这最后一步,将下面几家分公司慢慢的进行整合。

    握着电话,张玉强迟迟没有继续说下去,而远处的灯光正是他的那辆座驾,上车以后,他才不急不慢的说道:“这件事我自由分寸,本以为丁浩这小子是一个软柿子,没曾想却还是一头小狼崽,和他父亲一样一样没安好心。”

    知道对方心意已决,齐天来只能无奈的提醒道:“我希望你这一次是真的能够掌握好分寸,内部的团结比什么都重要,好不容易扶持起来的这些人,如果在最关键的时候掉链子,你应该能够想到会是什么后果。”

    这话明着是在提醒对方,实则也包含了一丝丝的警告,齐天来一步步的走到今天,也是张玉强以及他的鼎鑫集团发展的轨道,这其中包含了太多说不出来的事情,所以他不希望这一切成为空欢喜。

    张玉强不傻,他知道对方话里是什么意思,鼎鑫集团何尝也不是如此,眼下这个时间点,不仅仅是对齐天来,更是对他张玉强尤为的关键,能否成为平州市响当当的人物,甚至超过当初的丁家,就看这段时间的努力。

    挂断了电话之后,张玉强这才对着副驾驶的助理说道:“事情安排得怎么样了?”

    “我已经联系了,人就在来省城的路上,不过具体的见面地点没有确定,你看……”见对方情绪不高,助理这个时候也不敢大意,赶紧将情况汇报给了对方。

    轻嗯了一声,张玉强低声说道:“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回头人到了省城之后,你让其直接来我们住的酒店,你告诉他,不管什么时间,只要他到了省城之后,必须第一时间来见我。”

    “好的,一会到了酒店之后我就给他打电话。”知道自己老板的性格,助理这会的脸色也是相当的严肃,整件事都是自己负责,如果这中间出现了什么差错,他是难逃其咎。

    闭眼休息了片刻,似乎想到了什么,张玉强随即开口说道:“平州市中心那个项目是不是要举办动工仪式,你帮我了解一下,看看具体日期定在了什么时候。”

    “市里没有说要举办动工仪式,我们也没有收到任何的消息,老板,这事是不是……”助理确实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而且平州也没有任何的风声,所以在听到对方这番话之后,他显得有些茫然。

    摆了摆手,张玉强冷声说道:“这个项目对于平州的意义远远没有那么简单,市里自然不可能低调处理,哪怕只是一个动工仪式,也一定会大张旗鼓,龙腾集团那边自然也希望如此。”

    “那等天亮以后,我和龙腾内部的人了解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消息,如果他们真的要举办这个动工仪式,那内部的核心人员一定会收到风声。”此刻已经入夜,哪怕要找的是自己人,助理也不可能这个点去打扰人家。

    只是张玉强显然不希望这件事拖下去,所以冷声说道:“龙腾内部不是有咱们的人吗,你一会到酒店之后给他打电话,问一问情况,另外你通知一下财务那边,从现在开始冻结龙腾的所有账户。”

    助理嘴巴已经惊讶得成了圆形,显然他很诧异仅仅半天时间,事情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老板的吩咐他哪有不从,尤其是在对方情绪不佳的时候,更不能有任何的反抗,那样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张玉强的低调并没有改变,所以这会助理也只是选择了一个相对上档次一点的酒店,而不是选择了省城那些星级宾馆,他知道自己老板不喜欢那些,走进酒店之后,要了两个房间,随后便按照对方刚刚在车上的吩咐,开始和相关的人员进行联系。

    长夜绵绵,由于今晚的见面,让张玉强的心情非常不爽,所以在酒店的房间内,他一个劲的抽着烟,完全没有任何的睡意,而助理因为要联系相关的人员,此刻也没有办法入睡。

    后半夜,省城的街道上已经彻底的安静下来,唯有那些负责城市卫生的环卫工人,正在辛勤的劳动者,坐在酒店沙发上的张玉强脸色铁青,从未受到过如此威胁的他,算是感受了一回什么叫做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拍死在沙滩上。

    “老板,人已经到了,是不是现在就过来。”助理此刻也是有些胆战心惊,即便是当初集团在清远县的那起安全事故,对方也没有过如此的表情。

    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张玉强冷声说道:“将人带过来,我来和他聊一聊。”

    没一会,离开的张玉强从外面带进来一个人,魁梧的身材,加之那黝黑的面孔,第一眼便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尤其是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更是让张玉强不经意的打了一个寒颤。

    “老板,听说你要见我,到底出了什么事?”男子毫无表情的说道。

    缓过神来的张玉强给对方递了支烟,对于这样的人,他有一种自发的敬畏,道:“上次在清远县,你对那个人用的手段,除了你之外,还有没有人知道,或者说会使用这种手段的人,除了你之外,有没有第二个人。”

    “没有,这个办法是当初我们教官的独门绝技,除了我们那个分队的几个人,其他人绝不可能会,也根本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手段,更不用说去破解。”男子的语气不容置疑,而且非常的坚定。

    再一次点了支烟,张玉强的嘴角浮现出了一股笑意,道:“先不要着急回答,仔细的想一想,见识过这种手段,或者是有能力破解这种手段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是不是还存在。”

    其实对丁启东所使用的并不是什么非常特别的手段,只是在其最致命的穴位,注入了一种药水,而且使用的并非是普通的注射器,而是类似于针灸用的银针。

    最为神奇的是这种药水在进入到血液之后,会很快的溶解掉,时间越长也就越不会被检验出来,这也是丁启东在被送到医院之后,各项检查数据都正常的原因所在,而且注入时候的针眼也不会被发现。

    听到对方如此的追问,男子的脸色呀变得严肃了起来,显然对方是听到了一些,或者是那个被自己注入药水的男人,有了治愈的办法,他很清楚一旦这件事败露,那么自己的身份就极有可能会跟着暴露。

    仔细的回想着当初在国外那些年的事情,几分钟过后,男子这才开口说道:“或许有人见过类似的情况,但知道这种手段的人,除了我之外,都已经不在人世,就连我们的教官也死在了一次战斗中。”

    “现在有人告诉我,在国外有人知道这种情况如何破解,我希望你能够帮我盯紧了,当然我相信你说的每一句话,但凡是总会有一些意外,我们需要在意外发生之前,将其扼杀在摇篮里,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张玉强很爱惜任人才,尤其是像对方这样的人,所以不管对方说的是不是真的,他都选择相信,因为这件事暴露的后果,对方比自己还要清楚。

    男子面色开始变得有些凝重,如果对方刚刚说的话是真的,那么就说明自己的那个分队还有人活着,亦或者是教官的后代,因为当初在学这种手段的时候,教官便说过,这种手段是他在那个时候刚刚研究出来,而且只传授给了当时男子所在的那个小组。

    沉默了了片刻,男子冷声说道:“老板请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跟踪下去,直到将危险全部解除。”

    有对方这句话,张玉强的心也算是踏实了下来,道:“不管你查到了什么,或者是知道了什么,都不要轻易的冒险,只有在百分百有把握的前提下,才能将麻烦解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