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一路青云 第1730章 垂死挣扎
    衡州一处毫不起眼的小区内,这是省厅临时找的落脚点,环境有些差,但安全却有着很好的保障。

    当初之所以考虑选择衡州,主要还是因为这边的环境,衡州因为发展比较落后,可整个城市的治安环境确实浙东最好的一个,所以选择在这样一个小区,倒不会因为这些事情而担心。

    “我已经和医生了解了你的情况,所以咱们也没有必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我想你也不希望那晚的事情再发生一次吧?”转移到了新的地方,一切安置妥当,省厅一把手亲自坐在了张玉强的面前。

    经过刚刚在医院的处理,伤口的疼痛已经好了很多,可是张玉强却并不会如此轻松的开口,继续躺在床上装作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或许是早就想到了对方会是这样的姿态,省厅一把手倒也不着急,能够做到现在这个位置,没点真材实料肯定不现实,见过太多犯罪分子死咬不放,到最后也会乖乖就范。

    沉默了片刻,省厅一把手笑着说道:“不说没关系,那你就先安静的听我说,这次你冒险从国外回来,想必应该是放不下存在国内的那笔资金吧?”

    听到这话,张玉强脸上的表情有了很明显的变化,毕竟那笔钱可是他这次回来最主要的目的,至于那个账本,则是用来保命的东西,如果这笔钱被警方给控制住,那自己这次回来的意义也就彻底失去。

    不过张玉强显然不会这么快松口,也不会轻易的相信对方所说的这番话,那笔钱他虽然没有完全看到转入自己的账户,但他自己在被捕之前,可是查过那个隐秘的账户,已经确认有一部分钱确实已经转了进去。

    “或许你不相信我的话,觉得我们不会那么快的弄清楚你国外那个神秘账户,也没有权利去冻结你在国外的账户,可是有一点你似乎忘记了,华夏如今早就已经比当年强大了很多,我们和多个国家的警方,都有着合作关系。”省厅一把看到了对方脸上那一闪而过的诧异,所以他趁热打铁,直接让对方在这件事上死心。

    直到这会,张玉强的心里开始有了一丝变化,没有了那笔钱,自己即便是逃出华夏,也将举步维艰,况且给自己这次回国提供帮助的那些境外势力,也绝不会放过自己。

    知道火候已经差不多了,省厅一把手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知道这个时候需要给对方足够的时间去消化自己刚刚的那番话,他相信张玉强这次回来,除了那边钱,肯定还有其他的事情,至少对方手里有着绝对的仰仗。

    此刻的省城,在收到了平州政法委书记发来的短信,省城这位神秘人眉宇间流露着一丝不安,他没想到对方会直接选择离开,这在无形中也表明了平州的情况,比自己想象的要更加糟糕。

    思来想去,这位神秘人物还是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事情依然超出了自己的想象,他必须要和身后的那位大人物商

    (本章未完,请翻页)

    量,至少要将这样的情况告诉对方,毕竟张玉强手中的那个账本,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的下落。

    失去了平州政法委书记这枚棋子,想要随时了解平州那边的情况,也就变得难上加难,况且他们现在最关心的还是那个足以让他们万劫不复的账本。

    “平州那边已经失去控制了,那名受伤的警察现在下落不明,张玉强那边也没有办法和他接触,我们没有办法掌握他到底将账本放在了哪里。”来到省委大院的一间办公室,这位神秘人一脸恭敬的说道。

    长叹了一口气,这间办公室的主人低声说道:“处理好自己的事情,不要发生殃及池鱼的事情,这件事你自己看着处理。”

    或许是没想到对方会是这样一个态度,这位神秘人多少还是有些失望,不过他还是听明白了对方话里的意思,那就是不管事情怎么发展,都不要牵扯到对方。

    短短几分钟,这位神秘人便离开了那个原本可以给他一丝希望的办公室,他还需要做最后的努力,如果真的没有办法挽回这个不利的局面,那就只能和平州那位政法委书记一样,选择离开。

    可到那个时候,还是否有离开的机会,谁也不知道,或许连这位神秘人自己,也不确定是否还能够离开浙东。

    被转移至衡州的张玉强还未开口,而那位伤势更为严重的警察,此刻也清醒了过来,只不过碍于伤势的严重性,目前也只能躺在病床上。

    “厅长,病人已经恢复了意识,是否采取进一步的措施?”负责在平州这边监视的警察,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后,第一时间汇报给了他们的领导。

    正在衡州的省厅一把手,犹豫了片刻之后,道:“和一声确认一下,如果可以病人有回答问题的能力,那么你们就对其开始简单的问询,看看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这件事切记要低调进行。”

    “我们知道,即便病人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我们并没有让医院将其从监护室转移出来。”手下人一脸严肃的说道。

    那晚可是牺牲了两名平州市局的干警,这件事早就已经上升到了一定的高度,而知情者除了身边的张玉强,还有就是幸存的另一名警察。

    张玉强这边或许一时半会不会有所收获,而他们更多的则是将重心放在了那名警察身上,虽然不确定这个人是不是和那晚的事情有直接的关系,但至少对方目睹了整件事的发生,是窝里斗还是另有凶手,这一切都需要核实。

    给了张玉强足足半天时间考虑,快到傍晚的时候,省厅一把手再次出现在了房间内,道:“怎么样张总,有没有想起什么要对我说的?”

    “我没什么好说的,我身上的问题你们不是都已经调查清楚了吗?”张玉强似乎还是保持着先前的那种态度,并不打算松口。

    给自己点了支烟,省厅一把手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态度而着急,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反倒是很悠闲的坐在了床边,道:“不着急,张总可以慢慢想,如果你还指望什么人来救你,我劝你最好了了这个心思,因为现在除了我们这几个人,再也没有其他人知道你在什么地方。”

    似乎意识到了对方是在故意刺激自己,张玉强干脆翻了个身,将自己对着另一面,随后紧闭着双眼,压根就没有将对方放在心上。

    对于这样的一种回应,省厅一把手镇定自若的坐在那,半点位置都没有挪,自顾自的说道:“那两起火灾以及食物中毒,凶手都已经交代了,是你指使他们这么做,对于这一点我倒是非常好奇,你凭什么让那几个人为你干这些事情。”

    “还有关于平州市委肖致远书记的桃色新闻,也是你一手策划的吧,不得不说我们低估了你的能力,没想到躲在国外,也能指使下面人,只不过我很好奇,既然你那么聪明,可为什么那则桃色新闻如此经不起推敲,不超过一个小时,我们省厅就发现了其中的端倪。”省厅一把手一边抽着烟,一边说着这些事情。

    此刻背对着对方的张玉强,睁开了双眼,肖致远的桃色新闻的确是自己操作,不过后来的发展却超出了自己的预料,而且他也知道这背后还有人在操作,但绝不是自己的安排。

    虽然对肖致远恨之入骨,但张玉强知道自己这次回来有多么危险,他只是希望让平州处在混乱当中,从而给自己这个回来增加一些砝码。

    那两起火灾的确是自己指使曾经鼎鑫的职工去做的,这两个人以前受过自己的恩惠,而他也恰巧从一些方面了解到了两人与现在的老板有一些不愉快,他便抓住了这样的机会,并且承诺这两人后半辈子生活无忧。

    “张总还是决定死咬着不松口吗?单凭这三件事就足以让你在里面待一辈子,你是不是认为有人会站出来保你,又或者是你手里有着足以让你有恃无恐的东西。”拒对方背对着自己,根本看不清对方脸上的表情,但省厅一把手此刻却压根就不想去管这些,他知道有些话足以让对方认真思考。

    能够让自己的公司,在平州低调生存了那么多年,张玉强的城府绝非常人,而且心理素质也绝对过硬,一两句话就想要让对方放松警惕,显然没有那么简单。

    从床边站了起来,省厅一把手似乎想到了什么,道:“对了,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让你知道,那晚冒死救你的警察,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至于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相信我们很快就能弄清楚。”

    确认对方再次走出了房间,张玉强这才换了一个睡姿,而他的双眼则是死死的盯着天花板,那晚的事情,连张玉强自己到现在也没有完全弄清楚,负责看守自己的人当中,到底哪一个才是自己人。

    那名受伤的警察,到底是不是真正对自己下手的那一位,张玉强也不知道,因为那晚他在被刺了几刀之后,便处在了昏迷状态。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