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骑砍三国军阀传 对峙之局
    天空还挂着春天的暖日,微风吹拂的感觉让人心旷神怡。

    “自何渠帅南下以来,有多少日子没有吃过这样的肉食了?“

    一名年约四十岁的黄巾军正在埋锅造饭。

    “是啊,这一路奔波,俺的脚上都起泡了。”

    另一名面露菜色的黄巾军士卒言不由衷的附和,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锅里的牛肉。

    口水都快流了下来。

    才片刻的功夫,刚放入的牛肉就已经被沸水煮出了香味。

    并且越来越浓。

    黄巾军的伙食与战争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他们就像蝗虫一样,摧毁能看到的一切,拥挤着扑向任何一个自己可以拿下的村庄,烧光房子,抢走粮食,掳掠女人。

    逼着农民们放下手中的锄头,加入到队伍中的最前面,美其名曰建立一个新的世界。

    遇到了硬茬子,这些已经被洗过脑的黄巾贼们,撒丫子就跑。

    留下那本是良善的庄家汉子,他们的首级将会成为官军升职的战功。

    地方的割据势力和军阀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领土被这些人破坏,为了维护自己的利益,高举着平叛的旗帜,派兵疯狂围剿。

    黄巾义军,打着平等的口号,却成为了天下的敌人。

    这也是何等的悲哀,在各种苛捐杂税的环境下,毅种循环。

    在生存面前,他们别无选择,已经被逼到绝路上的这些人只能站起来反抗,但是没有生产力的他们,必须用这种方法,才能畸形一样的生活下去。

    日复一日,时间的冲刷之下让他们忘记了过去的日子,成为杀人不眨眼的暴徒。

    看不到生存的希望,就只能像行尸走肉活着,混一天算一天,直至灭亡。

    看着麾下士兵刚煮好的牛肉,何仪咽了口唾沫,却摇了摇头。

    此时的他有些烦躁,右眼皮跳个不停,一点儿吃东西的食欲都没有。

    黄巾内部,一直不太和谐。

    说好的南北守望,其实不过是被龚都与黄邵逼下江南罢了。

    起初,在大贤良师的引领下,各部虽然政见不一,但最起码有相同的方向,一致的目标,大家的力气能使到一块儿去,队伍尚能有凝集力。

    但张角的病逝,对黄巾军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符水加持,刀枪不入的神话被打破后,士气急剧下跌,没有了领袖,黄巾义军就像失去了灵魂。

    之后的战斗,屡战屡败,直接打击到了黄巾军的核心,紧接着二把手张梁张宝的相继战死,彻彻底底粉碎了他们的幻想。

    再没有任何一个有话语权的人可以镇得住这几十万的农民起义军。

    群龙无首的黄巾军们慢慢的溃散,慢慢的腐败,直到沦为各地方的山贼草寇。

    派出去的几只征粮队已经陆续归来,但胞弟何曼却迟迟没有消息。

    “报!何曼所部在泾县征粮的过程中遭遇了地方势力的阻击,全军覆没,何曼渠帅生死不明!”

    “什么?地方势力?“

    何仪的面色逐渐阴沉,此事恐怕没有想象的那样简单。

    。。。。

    沃德城。

    “胖子,物资清点的怎么样了”

    简自在大马金刀的坐在新建市场的台阶上,刚刚巡查过治安的他十分口渴,仰起脖子一大碗米酒咕咚咕咚的牛饮而下,甘之若饴。

    巡视的过程中,他很欣慰。

    在城防上面,胖子是个人才,说实话,若不是男男有别,他真想冲过去抱住亲上几口。

    箭塔上已经驻防4名善射的罗多克熟练弩手。

    而村口与新建的市场也离此不远。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有人敢在城门,酒馆,市场,这些箭塔可以覆盖的攻击范围之内捣乱,它们的身上会第一时间被射入冰冷的弩矢。

    并且,箭塔拥有强大的远眺视野,更是建造在最高处。

    由此以来,任何敌军的小动作都可以用最快的方式知晓。

    在情报上,就已经占据了先机。

    在很多时候,蓄而不发,才是最好的震慑力。

    在这种绝对的安全感之下,流民们干起了他们的老本行。

    贸易,在无声的疏通着。

    新建的店铺像出售给商人的货物,整整齐齐的排列着。

    已经有一些零散的农民挑着自己种植的农副产品沿街叫卖。

    就如那刚开业的饭店,总会让顾客坐在靠窗户的位置一样。

    流民们或站或坐,吆喝着从地里辛苦一年采摘的农副产品,不少的摊位聚满了人,正在讨价还价。

    卖肉的屠户光着膀子,粗狂的笑着,时不时的用脖子上的汗巾擦汗,面前半扇猪肉已经售出大半。

    粮油店的老板,手捧着碗,在店外面吃的倍儿香,指挥着伙计们推着一车车的粮食往里面搬运。

    与黄巾贼一场大战,简自在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那本来属于黄巾军的物资,也就顺理成章的变为了他的囊中之物。

    “主公!经过清点,咱们缴获的物资一共有:毛布5匹,工具2副,鸡肉猪肉350斤,熏鱼150条,小麦250斤,新鲜牛肉600斤。”

    宇文恺很干练的从腰带里掏出简报,密密麻麻的一片,可见一斑。

    简自在点了点头。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后勤的重要性远比在战场上对阵要严肃的多,自古以来,打仗就是在打钱粮。

    “命令大家在肉食上撒些盐粒,风干保存”

    “诺”

    战争是发财的生意,经过黄巾贼的洗劫,那些望风而逃的流民们有不少都跑到了沃德,成为了可靠的劳力。

    人可以缺,装备可以少,但是绝对不能缺粮,为什么用兵如神的赵括会被白起坑杀,为什么熟读兵法的马谡会败于街亭。

    前车之鉴后车之师,他们的战术方针完全没问题,但就是因为被切断了粮道,一败涂地,打输就代表着死,有粮才是王道。

    “叔宝,来喝一碗,那叛将怎么样了?”

    简自在俯下身子又接了一碗,扭头看了看秦琼。

    知道人家给自己送了这么多的好东西,简自在也开始好奇那个人的身份,说实话,他现在缺人缺的厉害,只要是有用之才,连黄巾贼也不肯放过。

    雁过拔毛。

    “回主公的话,这莽汉说自己乃是什么截天夜叉何曼,在这一带还有几千人的队伍,他愿下山带人归降“

    秦琼倒也不含糊,接过简自在提过来的大碗,也是一番痛饮。

    “何曼带人归降,叔宝你怎么看?”

    他捋了捋眉尖上的两撮毛,笑了。

    “依末将之见,此人颇有勇力,此番归纳必是诈降,绝不可放虎归山!”

    简自在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土道

    “嗯,言之有理,我倒要看看这厮在耍什么花样。”

    说到底,何曼还真是个背的一口的好锅。

    。。。。

    沃德城下。

    何仪全军安营扎寨,队伍严整。

    从逃离归来的黄巾士卒口内,已经得知何曼的征粮队就在前方山坡的庄内折戟沉沙。

    在不知敌方虚实的情况下,还不能贸然发动进攻。

    况且,何仪与何曼不同。

    身为一方渠帅,自是知兵之人。

    也很冷静。

    在这江东一带,除了孙坚以外不可能有人成建制的军队,也就是说何仪有理由怀疑,这一切是不是孙坚布的局。

    在汝南他与孙坚多次交手,吃了不少暗亏,知道这位猛虎绝非草包之辈。

    况且周围一带的村子已经被全部洗劫,孙坚不可能没有得到消息。

    眼前的山庄明显属于易守难攻之地,一旦全军出击的时候,在被后方的孙坚偷袭,后果不堪设想。

    举棋不定,杯弓蛇影。

    “斥候侦察的怎么样了?“

    为了稳妥起见,扎营的时候就已经派出去侦察四周的环境。

    何仪环顾左右,还不是放心的问了一旁的传令兵。

    他有二百骑兵,虽然是从官军郡守那里缴获的矮脚马,但却是他唯一可以依仗的精锐。

    “回渠帅,秣陵一点动静都没有。”

    “决战的时刻到了吗。。”

    何仪心下一沉喃喃自语道,如果山上的队伍是孙坚的人马,那何曼可就悬了。

    可何曼又是他的胞弟,这手足之情不能不管。

    未知的敌人最可怕。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冲出来咬上一口,而以他对孙坚的了解,认为此人绝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

    在与何仪安营扎寨的不远处。

    东吴鲜红的旗帜随风飘舞。

    一位广额阔面,虎体熊腰,身穿红甲的英武将军来回踱步,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眉目之间,满是焦急之色。

    正是江东猛虎孙坚。

    他本是草根出身,却能在乱世中搏出一番功名,靠的是什么?

    就是丛林法则,弱肉强食。

    朝廷为了镇压黄巾义军渠帅区星,被迫任命他为长沙太守。

    孙坚是个注重名利的人,对战功极度渴望,而且特别善妒,现在叛乱平了,他有点慌了。

    东汉不需要他了,顶头上司荆州刺史天天给穿小鞋,那咋办。

    于是他借口以讨伐董卓的名义,先是逼死了上司刺史王睿,然后设宴诛杀了南阳太守张咨。

    这就稳了,在江东再没人敢站出来说个不字。

    最近听说何仪带人南下,靠剿匪起家的孙坚差点笑出了声。

    尝到了区星的甜头,孙坚能放过这到手的战功?

    不可能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俏总裁的未婚夫〕〔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我的巨星老婆〕〔只是对你一见钟情〕〔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