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骑砍三国军阀传 感化何仪
    话一既出,满座皆惊,就连简自在本人也为之动容。

    何仪就像那病入膏肓的将死之人,延续大贤良师的遗志已经成为他余下半生的希望,宁可背负骂名,也要推翻暴政,就是为了这天下的苍生!

    情到深处,何仪的目中已是泪光闪闪,嚎啕大哭。连带着何曼与周围的黄巾士卒都泣不成声,他们真的做错了吗,汉庭的政权已经腐朽到了骨头里面,他们只不过是为了活着罢了,为什么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张角这个宗教人物到底有多大的魅力,可以让人抛家舍业,矢志不移的跟随。

    简自在第一次感觉到了无力,人命如草芥的乱世,活着是怎样的一种奢侈,如果自己没有系统相助,现在只怕已经成为了一杯黄土。

    “你说的对,但也错的离谱。”

    他走过去搀扶已经濒临崩溃的何仪,声音温柔的已经带有些许蛊惑的质感。

    “人民的呼声,才是黄天最大的馈赠!”

    犹如天籁!

    先是承认他心中的目标,再指出不足之处,重塑了他心中的信仰,彻底的洗涤了信徒的灵魂。

    “原来。。这就是黄天吗?”

    何仪呆呆的呢喃道。

    “作为世代的敲门人,张角的目标不是当神医,他要救的是整个世界,所以他给患者药汤中施了魔法,让所有被剥削和压迫的穷苦人家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做一个,真真正正的太平人,这才是太平道的初衷!”

    简自在的声音如醍醐灌顶般,印在了他的心灵深处,并且找了一个地方永远安置了下来。

    “何仪。。拜见主公!”

    那笼罩在心头的迷茫被一阵风轻轻吹散,生命的觉悟被重新定义,他终于找到了以后的目标!

    “拜见主公!”

    简自在看着黄巾部众们集体下跪,顿时心中豪情万丈。刚才的一番话已经感染并点燃他们的希望。

    枯木发荣,朽木逢春,绝不会做命运的奴仆,这以后天下的乱世,由我来平!

    叮---

    主线任务发布:“参加讨董联盟”

    简介:“若要问鼎天下,除了拥有一颗枭雄之志外,还得拥有匹配野心的能力和声望!”

    奖励:高级npc一名。

    时隔多日,系统终于再次发布了主线任务,看来任务的发布与未来的走向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但无伤大雅。

    只要自己时时刻刻保持一颗强者之心,无论出现什么样的情况都能逢凶化吉。

    翌日清晨。

    “胖子,沃德城就交给你了,记住,做事圆滑一点,可以善良但带点锋芒。”

    简自在拍了拍胖子的肩膀道。

    当下沃德城还处在发育的阶段,为了谨慎起见,他准备留下何曼作为保护。

    而他自己,则是准备带着何仪秦琼远赴讨董联盟。

    “何曼,我可以相信你吗?”

    简自在扭头问道。

    问题直接说出,简单明了,意味深长。

    按道理讲,他不该怀疑何曼的忠诚性,但事关重大,沃德城是简自在的大本营,安身立命之所交与他人本身就属于一种高危行为,使得他不得不提出疑问。

    何曼一愣,直接跪下。

    “主公,何曼对天发誓,我永不背弃!”

    何仪也走上前去拍了拍何曼的肩膀道

    “你给我听好了,沃德城是主公的腹地,好了不管出现任何情况,你都要用性命去守护它!”

    “大哥,你放心吧,兄弟们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可以长待的地方,我一定会好好辅佐宇文先生,万死不辞!”

    慷慨激昂,情真意切。

    沃德城在何曼的心中,已经成为了他的圣地,是黄天的净土。

    这倒也是好事,那孙坚已经在去会盟的途中,而这一带的黄巾部众已经被他收服,也有了一定的自保之力,仅凭沃德的地形地势,想必不会有人来找麻烦。

    “主公此行路途遥远,万万小心呐!”

    胖子的脸上浮现出不舍之色。

    沃德城里除了简自在就只有他最有发言的权力。

    这里面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是他亲手一点点的盖起来的,不知道付出了多少的心血,在他的心中俨然已经把沃德当家一样的建设。

    而且经过这么多天的朝夕相处,早已经处出了感情,现在分别,等于说把他最重要的人从心里面拿去,留下他一个人来面对所有的问题。

    他扭头看了看何曼,一脸憨笑,看着亲哥出门一点难过的表情都没有。

    想必也是一傻大个,球用不顶。

    主公刚拿下黄巾部众,连夜提出军屯制度,将精锐士卒编入战斗序列,而拖家带口的编入屯田队成预备役,仅收一成的地税!

    就放在靠海沿边一带一点一点的试行。

    他可以想象到那些流民和黄巾军们是什么样的表情,一定会跟疯了一样的往沃德里涌。

    胖子叹了口气,临危受命,顿觉身上的担子又重了几分。

    简自在笑了笑,像是感受到胖子的情绪,在他的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

    “咋的,没有我你他娘的还不活了?”

    “主公,我是真舍不得你!”

    “行了,天下无不散之宴席,别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这次出门只不过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罢了,我保证,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会回来!”

    “我这不是真情流露了嘛,叔宝!你可得把主公保护好了,寸步不能离开。。。”

    “你就放心吧,有我在,没有人能够擅动主公一丝一毫,倒是你,别以为我们不在了自己就放了羊,要更加努力,别辜负主公的期望!”

    胖子重重的点了点头。

    没有谁离开谁就真的会死,只是想得多的人会多难过一些。也许看见过太多人的离世,才能彰显出这份情谊的可贵。

    如果说一个人在另外一个人的生命线上曾经驻足过,悲观的人会说,只不过是个过客罢了,但至少一起看过相同的风景。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慢慢形成的,自然也就会随着时间而淡化,但有情的人,永远都会记得,那曾经一起欢笑过的时光。

    简自在挥了挥手,一行三人在胖子的视线内越走越远。

    洒脱的歌唱声却听到耳里,暖人心扉。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亏我思娇的情绪好比度,日如年。。。。”

    胖子朝着远方恭敬的鞠了一躬道

    “主公,恺必不负所托,肝脑涂地,为你守望这心灵的家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俏总裁的未婚夫〕〔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我的巨星老婆〕〔只是对你一见钟情〕〔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