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骑砍三国军阀传 孙坚溃逃
    天灰蒙蒙的,流动的空气中有种莫名的压抑,尘土,在马蹄的践踏下随风飘扬。

    一支精悍的骑兵队伍,出现在山坡的西北方向,一道道的黑线逐渐密集,井然有序。

    那鲜红色的大纛上,绣有一头张口咆哮的黑色巨熊,肋生双翅,雄武异常。

    每一名战士都身着制式的重甲,长戟,与标枪,这是西凉军,也是隶属于董卓的私人亲卫军,名为飞熊。

    这支部队的成员比较复杂,有汉人和羌人,但都是百战之中的精锐。

    长期戍守边疆,刀口舔血的日子,没有打磨掉他们的锐气,反而让那些经历过血战而幸存下来的战士们更加的嗜血,疯狂,所向披靡。

    他们的长枪,会在董卓的命令下,贯穿一切!

    “前方就是白马要寨了吗?”

    全身披挂的董卓指了指远方的营寨,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情绪,眼里充满了平静,好像已经预见了孙坚的败亡。

    他此次亲征,带上了所有的飞熊军,虽然仅有三千的人马。

    但足以摧毁一切。

    胯下的象龙打了一个响鼻,好像十分兴奋,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肆无忌惮的奔跑。

    “回禀义父,孙坚的人马就驻扎在里面,根据斥候的汇报,他们似乎已经断粮多日,随时都有可能撤军。”

    吕布摆弄了两下他的方天画戟,眼中升起浓厚的战意。

    “好!传令下去,让郭汜带着大部队就绕着这个白马要寨,给我围起来,绝对不能走了孙坚,生擒孙坚者封侯,斩杀孙坚者升官!咱家这一次就要了他的命!”

    “李傕!奉先!”

    “末将在!”

    “全军突击,誓灭孙贼!”

    “诺!”

    。。。

    “怎么回事!”

    帅帐之中正在擦抹战刀的孙坚突然感到一阵心惊肉跳,连地面都开始震撼了。

    “报!!!西北方向突然出现大批骑兵,正冲向我白马要寨!程普黄盖两位将军已经列阵迎敌!”

    “什么!?快!传我将令,令韩当所部牵制敌军骑兵主力,祖茂带领步兵迅速突围!”

    孙坚久经沙场,临危不乱,一出大帐就看到了远方独属于飞熊军的旗帜,他不同于别人,早已见识过这支部队的战斗力,心知绝不可力敌,只有突围才有一线生机,略一思索,就想到了最合适的战略方案。

    一场大战即将开始。

    “敌袭!敌袭!”

    早在飞熊军冲锋的那一刻,白马要寨上的哨兵就发出了警示。

    但这个时候其实用处已经不大,几千匹马的奔跑之声,震耳欲聋。

    “天啊!敌人杀进来了”

    “杀进来了!”

    “快跑啊!”

    顷刻间,整个大营都乱了起来。

    孙坚所部已经有一天一夜水米未进,士卒们连饭都没吃,饿的腿都发软,哪里有力气与敌人搏斗。

    “给我顶住大门!”

    程普的营寨距离最近,率先指挥起来,却发现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起初还有少部分的战场老兵自发的结成了战阵,但随后将士们似乎已经不听指挥,甚至已经有了逃跑的趋向,

    “德谋!德谋!你怎么了!敌人都打进来了,你还愣在这干什么!”

    “你们都站那干什么?都给我起来!抓紧手里的武器,列阵!迎敌!”

    闻声而至的黄盖看到程普动也不动的站在那里,声嘶力竭的大吼着,但很快,他也声音也哑了火。

    军中宿将对眼前的一幕实在太过于熟悉了。

    炸营了!

    黄盖张了张嘴,却再也喊不出来,喉咙干涩而又疼痛。

    可怕的念头在脑海中轰然作响。

    炸营并不常见,只有在特殊的情况下才会发生。

    孙坚所部夜间急袭百里,连续作战数日,再加上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的士兵们早已怨声载道,即便是孙坚的亲兵,都无一例外。

    没有人可以忍受的了饥饿,尤其是打仗的士兵。

    刚何况刚刚才下达了撤退的命令,敌人就打到了门口,还是骑兵。

    好不容易松懈了的精神又重新陷入了高度的紧张。

    这支部队崩溃了!

    “标枪营准备!“

    以吕布为首的飞熊军才不管你这么多。

    看着那稀稀拉拉组成的战阵,虓虎的嘴角泛起了冰冷的笑意。

    近千名飞熊军迅速的从背后取出一杆标枪,手臂上紧绷着的肌肉高高鼓起,瞄准着那些已经被吓傻了的东吴士卒。

    “放!”

    “嗖,嗖,嗖”

    带着破风之声,在疾驰的马力和人力的加成下,漫天的标枪划过天际,狠狠的从大营的外面飞了进去!

    十几斤重的标枪,甚至可以击穿顽石。

    “啊!”

    “啊!啊!”

    被击中的东吴士卒直接让巨大的贯穿力戳飞,连带着结束了身后袍泽的性命。

    那薄弱的战阵,根本不堪一击。

    甚至有的标枪投到了白马大寨的木桩上,都能直接打断。

    程普看到中间几个老兵齐声发出惨叫,被串在了一起,躺在地上尚未气绝,就又被无数的标枪击穿,活活射成了刺猬。

    还没有交战,就已经败亡!

    这样的惨状,预示着这场战斗,根本就是一场毫无悬念地屠杀!

    幸存的将士们毫不犹豫,全部逃跑,不到一刻钟的时间,白马要寨,破了。

    “杀光他们!”

    吕布高举着方天画戟,敌人的惨叫和溃败,让他兴奋的发抖,一股热血直冲大脑,他立志要做杀戮的战神!

    “死!”

    方天画戟带着一道银白色的寒光在空中闪现而过。

    “咣!”

    程普的铁脊蛇矛狠狠打在吕布的画戟的刃尖上。

    “哦,竟然还有几分的勇力!”

    吕布调转马头,重新打量了一眼面前的敌将,但很快失去了兴趣,摇了摇头,这人的武勇也仅限于此了,绝非他的对手。

    程普喘着粗气,依旧紧握着手中的蛇矛。

    他右手已无力地垂下,虎口迸裂,鲜血顺着长柄往下滴。就刚才的一合,右臂已然遭受重创,此刻怕是已经举不动兵器了。

    程普环顾着四周,东吴的将士们已经被屠杀殆尽,看来自己这条命是交代到这了。

    “德谋快走!”

    黄盖从角落里窜了出来,挥舞着双鞭,照着吕布坐下的赤兔的马腿就打了过去。

    “卑鄙!”

    虽然吕布反手一戟就能戳死黄盖,但他的赤兔势必也会遭受到重击,在他的眼里,十个黄盖加在一起也不上心爱的坐骑。

    他不由得用方天戟护住周身。

    这一退,黄盖更是疯了一样的,快速挥动着双鞭。

    赤兔是绝世名马,怎么可能让这种攻击打到,前腿一抬,躲过了黄盖的双鞭,方天画戟在他的脑袋划过,一颗头颅冲天而起。

    “公覆!”

    已经失去战斗力的程普一咬牙,用尽最后的力气将手中的蛇矛飞掷。

    一声尖锐的破风声,连带着程普最后的希望,如流星一般射向马上的吕布。

    吕布只觉得背后冷不丁的恶寒,一个马上俯身,漂亮的躲了过去。

    在转过身的时候,吕布满脸不屑的嗤笑着

    “我真的好失望,什么江东猛虎孙坚,全是沽名钓誉之辈,手下也尽是些只会偷袭的杂鱼,就你们也配做武将?真的垃圾!”

    吕布从背后取出龙舌弓,拔箭上弦,挽雕弓如满月行云流水,怜悯的看着眼前的程普。

    利箭离弦。

    “援军为何迟迟还不到!”

    孙坚一抹脸上的血污,语气中带有颤抖,他有很多的疑问。

    关东军为什么不来支援,袁术为什么断我粮草。

    在郭汜还没有形成包围圈的时候,他就选择了突围,他的视力很好,所以能看到,西凉的铁骑在无情的屠杀着江东的子弟,那是属于他孙坚的私兵。

    韩当的弓骑兵根本无法抵挡西凉的飞熊,在众多骑兵的合围下,游击的空间越来越少。

    “主公,现在怎么办,白马要寨已经失了,公覆与德谋还在那里面!”

    听着祖茂的战报,孙坚动了动干涩的喉咙,虎目圆瞪了半响,终于,两滴清泪从他的眼角洒落,吹散到了空中。

    “继续突围!”

    语气里透露着不甘的妥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俏总裁的未婚夫〕〔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我的巨星老婆〕〔只是对你一见钟情〕〔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