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骑砍三国军阀传 叔宝扬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吕布咆哮着。

    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有了挫败感。

    奉先觉得自己被调戏了。

    辣三个男人,一黑一红一白,轮番上阵,先是使用音波攻击,震的他脑瓜子到现在还是嗡嗡作响。

    然后是巨力打击,从背后偷袭,连绵不断,将他打成了内伤。

    接着又有光线冲击,冷不丁的突然使出,差点没闪瞎他的一对招子。

    天下能人异士何其之多?

    为何今日,全让我吕布遇见。

    鼓响,门开。

    一个黄脸大汉策马而出。

    雨不停的下着。

    渐渐变为了冰雹。

    他觉得有点冷,呼出的哈气在空中结为实质,逐渐逸散成冰凌,脚都冻僵了。

    可能是被打出了幻觉,不得而知。

    秦琼翻身下马。

    “你气力已然不支,绝非我之敌手。”

    秦琼的里衬中夹有棉絮,自是不惧寒气侵袭,看着瑟瑟发抖的吕布,微微一叹道。

    “尽管放马过来吧,你们这些只会逃跑的杂鱼,我吕布是不可战胜的!”

    还想骗我?

    吕布如临大敌,一步一步的环伺着。

    想看看这个秦叔宝有什么特异功能。

    “既是如此,秦某不会手下留情。”

    金锏扬起的那一瞬间,他动了。

    整个人如利箭离弦般,舞动着两柄金锏朝吕布飞奔而去,携带者摄人的气势。

    奉先也不甘示弱,挥动着手中的方天画戟大开大合,如火红的烈焰,那锋利的戟尖,吞吐着寒芒。

    他们交锋了。

    秦琼的表演也开始了。

    在承受长兵器压制的同时,秦琼挥动着金锏密不透风,只守不攻,身体却在逐渐靠近。

    吕布暗道一声不妙,退后两步,欲拉开距离。

    这时候,秦琼率先发难,右手的四棱金锏狠狠的击打在戟尖之上,迸射出一道金色气流,璀璨而华丽,叔宝趁势一拽,格挡住吕布的方天画戟,敏捷的一个转身,反手将另外一只金锏打向吕布的面门。

    一道金光残影挟着疾风扑面而来!

    吕布大骇,硬拽方天画戟一时不得,却发现秦琼已然近身,心知这钝击不能硬接,仰头一个漂亮的铁板桥,差点没闪了他的老腰,锏影从奉先的胸前削过,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炙热的气浪瞬间扫过自己的脸庞。

    双手却是不做停歇,大喝一声将方天画戟强行拽住,往回一拉。

    那戟尖顺势而回,如红龙吐息,直斩秦琼的后颈!

    眼看就要命陨当场。

    叔宝却是了得,怎会不知吕布所想,右手的金锏再次一拽,置于脑后,金铁交击之后再次堪堪格挡,形成僵局,又是一个反手,自上而下,直砸吕布面门。

    红色的烈焰被强行压制,金锏散发的金光却没有丝毫减弱,反而爆发出无比闪耀的光芒。

    故技重施,如此黏馋的战术令吕布大怒,那金锏甚是烦人,足够的长度,可以更好的格挡,上面的菱形凹槽更是卡的方天戟抽插不得,这次铁板桥也行不通了,心下一横,使出浑身的力气扯住方天画戟,朝着相反的方向横扫而去。

    “给我滚开!”

    巨力加持之下,直接将秦琼连人带锏一并甩飞。

    二人交错间,吕布刚刚回转了身子,还没有站稳,正大口呼气来消除因为脱力产生了的一丝窒息。

    就在这个时候,让他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那是一道带着残像的锏影,率先从秦琼的左掌脱手而出,同时用长锏挥击短锏手柄处,像打棒球一样将短锏击出,直袭吕布的胸口!

    残影逐渐在吕布的瞳孔之中放大,奉先是万万没有想到有人会在交战的时候将手中的兵器投掷,他本能的挥动着方天画戟将金锏击落。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吕布终究是吕布,他是无敌的猛将,这一点无人否认,但却不是一个职业的棒球选手。

    更何况,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打下高速飞行的金锏,就算是投掷者叔宝本人,也没有这个能力。

    这是专属于他苦练多年的看家绝技。

    那漫天飞舞的金光铺天盖地的倾泻,像是要摧毁天地,暴烈的将那高傲的红龙撕成了碎片。

    犹如长虹一般,撞到了吕布的怀中。

    刹那间,奉先整个人立刻飞起来,被顶出了十几米,落在地上滚了几圈,只感觉一阵火热的气流透体而过,三四个呼吸间,那感觉便消失不见了。

    “噗!”

    吕布嘴中泛起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喷出了一口血雾,妖异的鲜血犹如玫瑰般在雪中绽放,仿佛烟花一样喷薄而开,散落得漫天都是。

    秦琼站定了身子,拉动着手腕上套着的链子环,慢慢的将金锏收回到了手中。

    叔宝微微地叹了一口气,因为他深知,吕布此前已经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否则不可能会这样就落败了,出于一个武将的尊严,所以并没有冲过去终结这位即将陨落的神将。

    这属于胜之不武。

    一道红色的幻影闪过,伏于吕布的身旁不停地哀鸣着,用脸颊拱着奉先的身躯。

    秦琼走了过去,轻轻的抚摸着它的毛发。

    赤兔打了一个响鼻,马眼中流下的泪水,像是在诉求什么。

    “这就是赤兔吗?看来,你们这一辈子是分不开了。”

    秦琼抱起吕布的身体,放在了赤兔的身上,拍了拍马头,微笑道。

    这时候,叔宝的眼睛却是一眯,发现吕布的身体还有一丝温热,他摸了一下吕布被击打的胸口。

    “是护心镜吗?看来你命不该绝,也罢,就送你们离开吧,主公不会因此而责罚与我。”

    秦琼目视着赤兔远去,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英雄惜英雄,能获得如此爱马的效忠,想必吕布也是个重情之人。

    静,整个场地一时寂静无声。

    袁绍狠狠的拍击在曹操的肩膀上,满是欣喜之色,好像是他亲手斩杀了吕布。

    “此乃何人!?竟然能击败吕布!”

    曹操眯了眯眼睛,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寒芒,一撇头,目光所及之处,是那个男人挺拔的腰身。

    正如沐春风的坐在刘备的席位上,宠辱不惊,去留无意,彷佛早已预知了一切的发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笑傲之问道巅峰〕〔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