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骑砍三国军阀传 大部迁徙
    那是什么样的场景。

    满城慌乱。

    文武百官们就像牲口一样,被粗暴的军士们赶到了一起。

    聚拢着,任人宰割。

    不知有心还是无意,领军的将士们总是把他们往城的中心处领。

    那里是洛阳最繁华的地带,也是最遭殃的地方。

    火光弥漫,渐烧人眼。

    劈里啪啦的火烧声或许无法扰乱他们的心神,但眼睛看到的将会是这些人一生的噩梦。

    就在大火焚尽之处,在那些烧成黑色灰烬的地方,明显有一些,一两米长的人形的东西在里面,跟那些软绵绵的灰是不一样的。

    风一吹,扬成了细细的颗粒。

    不知道吸入了多少人的鼻中。

    那是多么的得劲。

    “呕!“

    司徒王允,太尉杨彪等人已经上了年纪,哪受得了这种刺激。

    纷纷停下了脚步,传来一阵干呕之声。

    骨灰吃进了肚中,与食人又有何异。

    灵魂没有了归宿,比想象之中的更加残忍。

    一道悲惨的龙吟从皇陵升起,直冲云霄,传遍整个洛阳,那尊贵的金黄色,在空中爆裂,化做点点繁星,七条小龙分散至天下各处。

    此等天降异象,让所有的文武百官都愣住了。

    这是汉室的哀鸣!

    “造孽,造孽啊!大汉四百多年的气运,毁于一旦,我等有何颜面去见先皇!”

    “大汉的龙脉。。。断了,断了啊!”

    哭泣,已经成为了这些自诩为忠臣的栋梁,最后表达的方式。

    杨彪眼睁睁的看着龙气逸散,却无能为力,悲痛欲绝,于是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就要跟董卓斗争到底!

    “快走!断什么断?再敢妖言惑众,一刀砍死你!还有你们,速度点,少他娘的磨磨蹭蹭的!”

    负责羁押运输的校尉李蒙一脚把杨彪踹翻,骂骂咧咧的说道。

    后者唯唯诺诺,哪有刚才的血性可言,当然,人家是士大夫,玩笔杆子的,现在这么做,只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打心眼里已经记住了李蒙的长相。

    玛德,王方他们大发横财,让大爷在这里受罪,押送这群快咽气的b老头子们,真憋屈艹!

    。。。

    洛阳。

    断壁残垣。

    西门之外,人音混杂,车马声息。

    有利可图的政令总是施行的很快。

    这支上百万人的迁徙队伍延绵数十里,有驾着车马穿着官服的文武,有被洗劫一空面色惶然的世家与商户,还有拖家带口的百姓们,都是一步三回头的离开,因为他们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天。

    所有人的身份在外力的介入下,终于摆在了同一个位置之上。

    没有高低贵贱,没有身份尊卑,所有的人都得听从董卓的号召,什么号召?

    抛家舍业,背井离乡!

    让你把全部的财产付之一炬,拱手让出。

    然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辛辛苦苦盖起来的房子被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能接受戴绿帽子的,能活,就是女人可能是被玩死了。

    不能接受的,先砍成肉泥,然后继续行事。

    道德何在,王法何在?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这件事情发生了。

    所以。

    有人走,就有人留,以至于,西凉士卒的刀尖上一直淌着很多人的鲜血。

    刀把子里面出政权。

    宁错杀,不放过。

    死在乱军之中的人物数不胜数。

    就在那道路的尽头。

    李儒忧心忡忡,看着疲惫的人群,又看了看队伍的后方,。

    迁徙的脚步,比想象中的要慢的多。

    现在可不是犹豫不决的时候。

    即使有徐荣率部断后,也无法给他带来足够的安全感。

    瘦弱的身躯在太阳的照射下拉长了影子,随着思考时间的流逝而变得越来越不成人样。

    毒蛇吐信。

    战线拉得这么长,可不是什么好兆头,终于,他的眼里闪过杀机。

    “王校尉,你知不知道我们在赶时间?“

    李儒薄唇里吐出阴冷的话语,犹如锋利的刀剑。

    身旁的王方却是将头埋的很低,全身都打了一个寒颤。

    相比于董卓的狠,他们这些基层提拔上来的校尉更惧怕李儒的阴。

    毕竟董卓对待部下一直是体恤有加,而李儒下手却是毫不留情。

    “末将这就去办!”

    王方身形一纵,队伍的后方闪烁起一阵炽烈白光。

    那是一场压倒性的屠杀!

    惨叫声不绝于耳!

    “皇帝有令,命全军加快步伐,如有懈怠着,死!”

    权力在这一刻成为了私人的用具,但凡是上位者,都可以打出的招牌。

    王方没有留情,或许他早已灭绝了人性。

    能从行伍之中混出名头,他不需要任何的小聪明。

    而是要狠。

    和狗一样的忠诚!

    每个人都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他是狗,所以在做好摇尾巴的同时,必须咬人,而且能咬下一块血淋淋的肉。

    不管是老弱妇孺,还是达官贵人,只要落在队伍的后方,全是断胳膊断腿。

    惨叫声是最好的激励。

    无论是对活人,还是死人。

    不仅如此,他还亲自监军。

    令所部的本部的将士们手持利刃,就跟在队伍的最后面,只要有人的速度稍有拖延,斩!

    杀!死!

    从容不迫,干劲利落。

    如此雷霆手段,起到的作用是杰出的。

    后排的速度一下子快了几倍不止。

    李儒听着队伍中传来的惊悚之声,抿了抿嘴唇,继续前行。

    一直跳动着的右眼终于平静。

    非常之时当行非常之事。

    必须用最简单快捷的方法,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传国玉玺已经留在大殿,即便是不能引得诸侯自相残杀,相必也会争取一些时间,这事应该是妥了。”

    李儒回头,自顾自的说道。

    看着洛阳火光滔天,嘴角渐渐洋溢起了自负的微笑。

    即便这属于越权之举,在董卓尚未知情的情况下,擅作主张。

    但他李儒必须想办法为西凉军阀续命。

    天下已经乱了,自然是越乱越好。

    就让他们去争,去抢,一块石头,一个虚名而已,握在手中的天子才是最实质的王牌。

    如此阳谋,纵然是十八路诸侯又如何,且看你们几人能破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俏总裁的未婚夫〕〔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我的巨星老婆〕〔只是对你一见钟情〕〔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