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骑砍三国军阀传 公道人心
    那是黑色的大纛。

    中郎将,徐!

    徐荣是董卓帐下为数不多的中郎将之一。

    牛辅,徐荣,吕布,段煨,董越。

    并称为西凉五虎将。

    与其他人不同的是,徐荣并非是董卓的嫡系,他本身是辽东人士,是何进的人马,在大将军死后被董卓收编了。

    也是因为亲疏有别,所以他担任着断后的工作。

    徐荣本人善射,极为懂得统兵之道,尤其善用骑兵与弓兵。

    撤守虎牢关的时候并没有多匆忙,而是徐徐退之。

    所以他们的部队,军容肃穆,步伐稳健,看上去并不狼狈。

    “哨兵轮番站岗,全军就地歇息,分两组修建防御工事!”

    徐荣看了看天空,夜色将晚,叹了一口气。

    战争远比想象中的更加残酷,徐荣知道,虎牢关里已经空无一人,但凡有点将才的人都会拼了命的追上来。

    他等了一天,却没有等来敌军,这也就意味着,敌人有夜袭的可能性。

    而黑暗中的战斗,往往有很多的意外,这已经不是徐荣个人所能掌控的了。

    李儒下的命令是断后,所以仓惶逃跑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因为无论怎么样,百姓们撤离的速度一定会特别慢。

    这种任务说好听了,是临危受命,说不好听了,其实就是炮灰。

    他不怎么会拍马屁,要不是因为董卓需要他约束何进留下来的人马,估计也当不上这个中郎将。

    但凡能在历史上留下名字的,没有一个人是真正意义上的草包。

    在徐荣的一声令下后,挖壕沟,安拒马,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

    从虎牢通往洛阳的大道上,一只延绵望不到尽头的军队正在大步急行。

    这是颍川的队伍,也是孙坚的希望。

    “加快步伐,小步快跑,跟上节奏,迅速行军!”

    江东猛虎回头一吼,催促着。

    他对颍川的这些郡兵们,相当的不满,就这种脚力还想追上董卓?

    话说出去是挺威风的,可造成的反响也不小。

    “这是要干啥啊这是?俺还没睡够呢,大晚上的搞什么急行军,还要加快步伐,让不让人活了呀!”

    有的新兵在嘟囔不停,可见他们适应不了高速行军,已经到达了极限。

    “你可悄点吧,当兵吃的就是这口饭,干的就是卖命的活儿,就你这牢搔,传到孙将军的耳朵里,怕是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一个孙坚本部的老兵忍不住出言劝诫道。

    “他娘的!都是当兵的为啥俺这累呢,又不是俺不走,实在是走不动了!”

    新兵脱下了草鞋,一颗尖尖的锋利的石头子划破了他的脚掌,出血了。

    “当官的骑着马,让俺们这些个大头兵跑上,脚都磨出血来了,这也太没人性了吧!”

    负面情绪如同水流,很容易造成传染。

    更何况,这些士兵们对孙坚本人并没有什么认同感,他们还是比较喜欢李旻的治军方式。

    “这都走了多少里地了!俺长这么大还没走过这么远的路!把人当骡子使唤呢?不走了!”

    “不走了!”

    “就是!”

    “对!”

    士兵们好像找到了一个宣泄口,纷纷原地一坐,然后开始大喊。

    “俺们要吃饭!”

    这是一个很正当的理由。

    李旻看着孙坚渐渐拉下来的虎脸,暗道不妙,拔马向前。

    “孙将军,你看士卒们都累了,而且也没有提前通知他们晚上要急行军啥的,要不先歇一歇,吃点东西再上路吧!”

    孙坚下马,露出了冷酷的笑容,根本没有看李旻一下,好像从来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李太守,慈不掌兵这个道理请问你是否懂得?”

    李旻皱了皱眉头,看着孙坚的背影,没再接话,这孙坚明显是想立功想疯了,连他暗自嘲讽他临时起意的话语都没有听出来,这人已经没救了。

    根本讲不通道理的。

    孙坚冷笑着,他又怎么听不出李旻的弦外之音,但他是个从不都不吃亏的主,现在人马已经开到一半了,还想吃饭?

    吃屎还差不多!

    孙坚缓缓的走到那个叫的最响的士卒跟前,微微俯下身子道

    “是你想吃饭吗?”

    士兵哪知道孙坚要干什么,很淳朴的点了点头。

    在他看来,当兵吃饷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肚里的那些食儿早就被高强度的行军消耗一空。

    “俺想吃饼。。。”

    话音未落,孙坚却抬手,伴随着一声刀鸣,寒光破风而至,电石火花之间,刀尖精准无误得划过了他的脖颈!那士卒脸上还维持着憨厚的笑容,然而..

    已身首异处!

    这一刀实在太快,以至于让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们无一不是瞪大了眼看着那具颈部断口喷着鲜红的血液的尸体无力地倒下去,然后沉默着。

    “你干什么!”

    李旻率先反应过来,一声大吼。

    直接拔刀相向!

    可他又岂是江东猛虎孙坚的对手。

    没过两合,直接被挑飞了兵器,那沾血的古锭刀已经架在了李旻的胸膛。

    “我平生最恨两种人,一种是高高在上,俯视着我的人,而另外一种,就是身份卑微而且不识好歹的人!”

    孙坚咧着嘴,环首四顾,打量着周围拿起武器准备火拼的颍川士卒。

    那一刻,他在犹豫,李旻到底能不能杀。

    “孙坚,今天我就把话跟你搁这挑明了,我李旻不是个软蛋,就算你是袁家的狗又怎样,老子不怕你,有种的就宰了乃公!”

    李旻毫无惧色,显然已经对孙坚的残暴忍无可忍。

    他是个有血性的汉子,他的话也激发了颍川士卒们的斗志。

    “放开俺家大人!”

    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生性凉薄。

    即便是刚才已经被吓傻的破脚士卒都义愤填膺,狠狠一推刚才劝诫的江东老卒,抄起手中的朴刀,对江东猛虎怒目而视。

    江东的士卒们纷纷地下了头,从颍川的阵营中走出,站到了一边。

    他们有种后悔跟随孙坚的错觉。

    是,又或许不是。

    “李旻,我命令你率领本部所有兵马向前突进,追击董卓余部,如果你敢抗命,我不介意在盟军大帐内向袁公参你一本!”

    孙坚见李旻颇得人心,便知收拢其部的想法落空,依旧拿着袁氏一族的金字招牌对其压制。

    随着他古锭刀的收回,两支队伍也彻底的分散开来。

    李旻的脸上呈现出了杀机。

    “江东猛虎果然名不虚传,今日之事我定当向孔伷大人和袁公如实禀报,即便是舍去这官身,也要还我颍川部众一个公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俏总裁的未婚夫〕〔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我的巨星老婆〕〔只是对你一见钟情〕〔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