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骑砍三国军阀传 父子之间
    深夜,十分安静。

    在天色的掩护下,追击的部队也已经准备完毕了。

    部署的十分成功。

    但是,孙坚表情依旧阴沉,脸黑得让人害怕。

    因为他们并没有到达洛阳。

    而是在直线追击的路上有西凉军阻拦,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想要率先攻入洛阳,就必须得把前沿的部队击溃。

    就在不远处的一座营寨。

    那是飞黄腾达的战功。

    直觉告诉孙坚,这是一场硬仗,这战功并不是那么的好拿。

    攻城拔寨是一门技术活儿,远不像是大军一冲就能简单的解决问题。

    刚何况,身后相隔几百米的颍川的士卒们也发现了问题,早已按兵不动了。

    “策儿,你去告诉李太守,让他发动攻击。”

    半响以后,孙坚回头,发现孙策动也不动。

    “我让你去告诉李太守,你没有听见吗!”

    面对父亲的呵斥,孙策退后了两步。

    “我不想去。”

    孙坚站直了身子,看着这个一向对自己言听计从的儿子,突然之间,发现父子之间的关系距离越来越远了。

    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是因为最近吃的那些败仗吗?

    “为什么?”

    孙策抬起了头。

    “因为你想让那些人送死,而我记忆中的父亲,不是这样的!”

    孙策的眼神有些朦胧的看向远方,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他继续道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来参加这个讨董联盟,也不管其他的人有什么样的看法,但在从前,我的父亲是一名战士,破宛城黄巾,平长沙零陵,遇战从不退缩,可没有想到,和董卓交战的时候却未战先逃,致使程普黄盖韩当三将战死沙场,祖茂将军也被伤透了心而离去,我东吴将士们死伤过半,士气低迷。”

    孙坚有所意动,想抚摸爱子的额头。

    “策儿。”

    却被孙策躲过了,躲过了这个充满父爱的手掌。

    这曾是他们父子之间最温馨的沟通方式。

    孙坚垂下了眼帘。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父亲变的狡诈了,不再身先士卒,而是采用一些见不得光的方式谋求眼前的利益,那些诸侯们对我们的态度也越来越恶劣,战功对你来说真的那么重要吗?”

    他不懂,他真的不懂。

    原先在长沙的时候,处处受尊敬,令人敬仰的父亲,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孩子,这事远没有你想象得那样简单,你父亲我,得罪了掌管天子的董卓,所以必须要剿灭他,否则咱们孙家,就真的完了,而袁术能给咱们带来更多的土地和利益。。。”

    “所以你就杀了张咨,然后把南阳献给袁术,这就是你的理由吗?”

    孙坚叹了一口气。

    “你根本不知道世家大族的实力,只有他们才有话语权,咱们的长沙是平叛封的,是不假,但如果想要谋求一块真正的地盘,必须要推翻董卓,否则他一定会想办法收回你父亲我所有的官职,而袁术的家族,四世三公,他们在朝堂之上有权力,袁术已经答应了为父,事成之后表我为豫州刺史,取代孔伷的位置。”

    孙坚一直知道自己被人当了枪使,但没有办法,他不是世家,如果不是屡立战功,怕是现在还操持着祖宗传下来的几亩瓜地。

    要想当官,就必须要有袁术的举荐。

    这是世家的能力,也是寒门的悲哀。

    他干着脏活,铲除一切与袁术有异心的诸侯,背负着骂名,只为了有一片生存的土地。

    这真的错了吗?

    其实并没有错,孙坚是最聪明的人,也是最愚蠢的人。

    还没有到群雄割据的时候就已经打下了无数的地盘,这时候的刘备与曹操还在干什么?玩了命的报效汉室,根本就没有想到吞并别人的实力而壮大自己这一点,但是孙坚的出身太低,没有能力守住这些肥肉,在世家的逼迫之下,只能全部贡献给袁术,然后让其加工一番,留下一口汤,那是属于袁氏的印记,这样才能捏着鼻子喝下去。

    怪只怪在他实在太狠了,得罪的太多的人,不顾一切,不择手段,就算是以损人利已的方式都甘之如饴。

    他的所作所为已经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简单,暴力,直接,杀朝廷命官就像杀鸡一样的简单。

    一个省高官,一个市长,说杀就杀了。

    袁术已经罩不住他了,也不想罩他了。

    “所以你现在又想削弱孔伷的实力,来达到自己的目的?父亲,咱们回长沙好不好?”

    年轻的孙策终于明白了孙坚的苦心,但是他觉得太累太复杂了,只想回到长沙。

    “已经回不去了,董卓一定会派人钳制住咱们,就算回去了也是闭目等死。”

    孙坚转过头,看向远处的营寨,眼中有说不出的悲哀。

    这一刻,他却是悟了。

    天子真的是一把利剑,锋利无比,把他伤的体无完肤。

    此刻的孙坚就算回去了又能怎样,与刘表争锋吗,就算他杀了刘表也会有张表李表王表,永远杀不完,永远杀不尽。

    这就是残酷的政治。

    他突然有些后悔,得罪了董卓,但已经晚了,从他踩着董卓的脑袋上位时就没有回头路了。

    就在他占据颍川的时候,把董卓派来和亲的使者赶出去的时候,就已经注定,成为敌人。

    孙坚没有选择的权力,只能高呼着正义的旗帜彻底的和董卓划清界限,因为,就算他答应了董卓,袁术也不会放过他。

    那些已经得罪了的世家大族们也不会放过他。

    真正的夹缝中求生存。

    窘迫到了极点。

    世人都长着一双眼睛,但看到的却都是表象,能一眼突破实质而看清楚根本的人,少之又少,以至于很多人都认为他孙坚其实是个匡扶汉室的忠臣。

    那扬州刺史刘繇,幽州牧刘虞,益州牧刘焉,都是正儿八经的汉室宗亲,却没有一个人发兵响应入京勤王。

    由此可见,不是宗亲不亲,就是被世家大族的力量钳制。

    军阀与门阀,注定尿不到一个壶里去。

    历史是残酷的,人心是叵测的。

    天子蒙难又能怎样,对外扩张不符合世家大族的利益,所以,军阀都要臣服于门阀。

    这天下,不是谁的天下。

    而是士人的天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俏总裁的未婚夫〕〔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我的巨星老婆〕〔只是对你一见钟情〕〔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