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骑砍三国军阀传 51.残缺一角
    洛阳以东。

    是永安宫。

    夜月如钩,依旧高高悬挂在天际。

    它冷眼地看着这世间的尔虞我诈。

    你方唱罢我登场,连绵不息,亘久不绝。

    春夜里连一声鸟鸣莺啼也不曾有,整个天地间只是一片幽寂的阴寒。

    此时虽然是百花争艳的阳春四月,但风里仍掺杂着一丝寒意。

    天将异象。

    二十多条西凉大汉横七竖八地躺着,满屋子都是粘稠的血迹。

    就在那个男人眼前一米左右的位置延伸着。

    他向前一指,毫不客气的道

    “把包儿给本将拿过来!”

    符玺郎退后了两步,反而将怀中的包袱抱得更紧。

    在这样一个时代,人人都要去选择,可最悲哀的地方。

    就在于他们没有选择。

    虽然现在汉室动荡,但他的职责就是保管好玺印与符节等权势之物,怎能轻易交出?

    “孙坚,你不去追击董卓迎接天子,反而将主意打在了玉玺的身上,你枉为汉臣!”

    孙坚才不管你符玺郎说什么,红着眼走了过来,作势要强抢了。

    “帝星不明,贼臣乱国,万民涂炭,京城一空,我孙坚一身赤胆,饱受皇恩,定当拼死报国,铲除董贼余孽!“

    孙坚嘴上说的不要,身体却很诚实,把自己放在了忠君的制高点上,古锭刀上流淌着鲜血,已逐渐靠近,沉重的力量,在地上留下一个个清晰的脚印。

    满是鲜血。

    “你。。你想干什么?”

    本以为逃出了生天,谁想到刚出狼穴又入虎口。

    符玺郎的身体原本就比较差,再经过刚才一通剧烈的惊吓,这种死亡的气息,让他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血腥的气息几乎要把人的呼吸道都完全堵住。

    站在原地一个趔趄,险些就跌倒了。

    伸出手去,想要搂紧怀中的某个东西,手指尖传来冰冰凉凉的触感,好像是碰到了什么滑溜的硬物。

    那冰冷让他在一瞬间颤抖了一下。

    坚实的安全感却紧接着从心里散发。

    “我乃大汉朝廷命官,岂能屈从于你这等小人!”

    符玺郎昂起了头。

    绝望的瞳孔中映着的,是如同慢动作一般逐渐放大的古锭刀。

    人头落地。

    死人是很正常的事情。

    杀人,还是杀谁,在孙坚的心里其实并不重要。

    关键是在于杀什么人。

    被砍下的头颅的双手紧搂着包袱,到死都没有放开。

    一下,两下都没有拽动。

    “你在磨蹭什么!”

    听到父亲的训诫,孙策一发狠,抓住符玺郎的双手,利刃出鞘。

    直接将手腕齐根切断,伤口的鲜血不断地喷涌而出。

    此时,他整个身上,脸上,头发上全都是鲜血,肮脏而腥臭,让人几乎不敢靠近。

    孙策小心翼翼的将沾血的包袱解开。

    一层一层的拨除。

    此时的孙策也已经和以往有些不同了。

    眸子里多了一丝,残忍。

    孙氏,起于卑末/,在孙策很小的时候,就曾经跟随孙坚扛着锄头在园林里耕耘。

    那种生活,很累。

    只干了几天,双手就磨出了茧子。

    他并没有忘记过,那些收租世家们丑陋的嘴脸。

    或许,父亲所作的一切,都是对的。

    那柔情的一面以往只在他面前表现,所以他想象不到在别人面前有多么凶残。

    孙策触电一般呆住了。

    那块方形的翡翠上九龙环绕,中间的龙头更是霸气无比。

    里面居然真的有,玉玺。

    惊的他差点把手中的东西丢掉。

    “父亲,父亲!”

    孙坚,走上前去,看到玉玺的那一刻先是一惊,随后狂喜。

    一把推开了孙策,拿起这天子之物,在手中细细把玩。

    那残缺的一角,用金子镶嵌着,无不表示着尊贵。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这八个醒目的篆字,太过于给力,无限的刺激着他的脑细胞,连手臂都在颤抖着。

    what‘s,this?

    w(?Д?)w

    传国玉玺!

    得天下者必得玉玺,得玉玺者也定得天下。

    在他的心中存在着一段不为人知的秘密。

    孙坚没有名门望族的加成,也没有富甲一方的雄厚财源,只有富贵险中求的的狂霸之气。

    他的心气很高,也曾经是个追星族,偶像,是陈胜吴广。

    都是种地的农民,我孙坚为什么就不能出人头地?

    这不保熟的西瓜,凭什么要继续种下去。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看着这皇宫的断壁残垣。

    一直努力向上爬的孙坚顿时豁然开朗。

    在迷雾之中寻找到了方向。

    他从不信奉君子不欺的人生信条。

    既然这大汉已经不行了,象征着权势的玉玺都流落到了我的手上,那为什么不能当个乱世的草头王。

    有时候,怕了。

    就什么也不干不成。

    而不怕。

    却能闯出一番事业。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

    “君理,你过来。”

    一个青年低着头,走了过来。

    他叫朱治。

    看起来很年轻的他其实比孙坚还要大上一岁。

    一直不怎么出名的朱治,有个不简单的理想,扬名天下。

    自从跟随孙坚以后,他立下的不少的战功。

    战功这个东西,是很有考究的。

    不是说为朝廷立下的就是战功,而是设身处地的为主公着想。

    在长沙一役,干掉了马匪苏马。

    后来又装扮成马贼,抢了长沙士族不少的财物。

    这不是孙坚的主意,而是他自己主动提出来的。

    身份,更像是一个善用谋划的管家。

    与程普黄盖韩当祖茂这些征战的将领不同。

    在孙坚的心里,他才是真正的亲信,因为愿意干很多脏活。

    甚至就连投靠袁术,都是朱治帮孙坚出的主意。

    记得那一天,他们一起拜入了袁术的门下。

    袁长水的第一句话就是

    “会不会打架”

    朱治和孙坚同时点了点头。

    “把这些,看到的士卒们,宰了。”

    孙坚低声微笑着,说出的话却十分的寒冷。

    朱治不露声色的点了点头。

    踏出宫门的那一刻。

    听到的是刀剑入体的砍杀声。

    除了亲信以外,只有死人,才会保守住秘密。

    经历过,祖茂的背叛,孙坚更加坚信着这一点。

    “走,策儿,不打了,咱回江东!”

    尽管极力压抑,语气中却依然有着说不出来的惊喜。

    毫不质疑。

    此刻的他,再也不需要寄居于袁术的手下摇尾乞怜了,老子自己当皇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给我一张复活卡〕〔重生之明星奶爸〕〔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神医妙相〕〔俏总裁的未婚夫〕〔都市最强弃少〕〔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爱在夜色中盛开〕〔我的巨星老婆〕〔只是对你一见钟情〕〔穿越位面的魔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