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骑砍三国军阀传 63.长沙事变
    天空刚出现鱼肚白,露水也慢慢的从叶子滑落到地上,光线透过两旁树叶的缝隙留下的是斑驳的影。

    画面的镜头逐渐开始拉近。

    一支由几百人组成的队伍,正踏着尚未散去的晨雾,缓缓从远方走了过来。

    这是一支士气低迷的队伍,没有旗帜,没有粮草和辎重,只是简略地穿着硬皮甲或者薄甲,骑兵胯下的马鞍后桥上,都固定着一捆宿营用的毡布。

    沉重的马蹄叩打在冷清的主道上,那翻飞的泥土,飘向身后的披风,还有悬挂在腰间的佩刀,那个身穿红甲的男人正肆无忌惮地宣泄着自己的威严与冰冷。

    在为首的男人身后,步行的士兵们早已跑断了腿。

    在整支队伍的最后面,一辆稍显老旧的马车随着起伏的道路微微晃动着,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已经微微褪色的车厢侧壁上,正结着一层晶莹剔透的露水。

    上面驮着的是他们所剩无几的口粮。

    “翻过这座山,咱们就能回家了。”

    这句话中十分罕有的带着安慰。

    很显然,这是一支进行着长途跋涉的队伍,而且看起来,他们并非早起赶路,而是走了整整三天三夜。

    孙坚不喜欢拖泥带水。

    “君理,上前叩门。”

    看着坚固的长沙郡,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可能孙坚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举手投足间,已经有了一股王者之气。

    过了今天,以往的事情都将会成为尘封的过去,那不愿提起的秘密,将会成为他孙氏一族崛起的话题。

    朱治走上前去,连续嚎了好多声,城上居然毫无动静。

    连续干了几个晚上,超强度的负荷量早已让他精疲力尽,眼看着回到了大本营居然还没有人出来迎接。

    骤然变的暴怒起来。

    “你们是吃屎的吗?不认识你朱爷爷了!啊?”

    城门楼子上安静的可怕。

    异样的感觉才刚刚升起,一支弩矢就直奔朱治的胸膛,没有丁点偏差,又快又准,呼啸着射中他的心口。

    根本没有任何防备的朱治,一下子被穿胸而过!

    惊怒的孙坚拔马向前,跃下,看着抱在怀里的朱治已经受了重伤,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

    “苏代,你什么意思!”

    猛虎咆哮着,他认得这支弩箭,但是孙坚没有想到,苏代居然会对自己下手。

    “孙坚,孙文台,你可真牛啊,你算个什么玩意啊?何德何能,安敢窥测神器!”

    城楼之上,苏代放下了手中的劲弩,他的羡慕,夹杂在故作鄙夷的语气里。

    同样都是吴郡人,凭什么你孙坚就能得到玉玺,带着这个玩意儿回长沙,意欲何为?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猛虎手上功夫不赖,虽然嘴上很笨拙,但他却可以装着一脸无辜受害者的样子。

    “少他妈给我来这套!大家都看清楚了孙坚的这副嘴脸吧,记住了,就是这副表情,骗杀了荆州刺史王睿和南阳太守张咨,现在居然开始骗我了!一招鲜吃遍天?把别人都当傻子了是不是,今日我只杀你一条狗,但如果再打着长沙郡的主意,休怪我不讲同乡之情!”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哪还有回转的余地,要想从中斡旋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朱治咬紧牙关,忍住伤口上传来的剧痛,费力的说道

    “咳咳。。主公,咱们快走吧,如果苏代改变了主意,咱们全都得交代在这里。”

    孙坚铁青着脸,现在他考虑的不是要不要撤退的问题,如果玉玺的下落被人知晓,那么手中的这件宝物不仅不会提供给他任何帮助,反而成为了要命的符箓。

    这一刻,他终于了知道苏代为什么不冲下来击杀自己的原因。

    孙坚在心头悲呼,悔恨交加,只一瞬间,猛虎的眼眶充满了滚烫的泪水,如雨下。

    “放屁!我告诉你,我不会丢下你,更不会丢下任何一个兄弟!”

    看着朱治,鲜血不断的从伤口中流淌,孙坚撕心裂肺的呐喊道。

    。。。

    罗县似乎很不起眼。

    田地和果园里都是一片繁忙的景象,村民门都按着时节忙碌手头的活计,不管是人还是牲口,看上去都健康强壮,不过,还是有一部分的田地被抛荒了,看来这个村子的人手还不是很宽裕。

    “狗剩,又来给你爹买菜啊?”

    集市上,卖菜的大婶熟练的把一份看起来不太新鲜的蔬菜放入到了一个大概只有,十岁左右的男孩挎着的木蓝子里。

    “谢谢张婶,现在的物价这么贵,如果不是你帮衬着我们家,日子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过下去了。。”

    狗剩小心翼翼张开手掌,脏兮兮的小手张开,里面的两枚铜板上沾满了汗水。

    那是浸透在骨子里的卑微。

    “乡里乡亲的,本来就应该互相帮助,你爹现在得了病,家里可就只剩下你这么个男子汉了,你可得多懂点事,承担起这个家庭的责任来,婶儿也是过来人,日子总会好起来的。”

    张婶子看了一眼,默默的叹了口气。

    真是个苦命的孩子啊,她妈生她的时候难产,生下她没多久就死了,现在又摊上了这种事情,他小小的年纪怎么能承受的起。

    “你要是不忙了,可以来婶子这里打打下手,工钱虽然也没有多少,但最起码也有个活儿干不是?”

    同样苦命的张婶看着狗剩,不由得起了恻隐之心。

    “谢谢婶子,谢谢!”

    狗剩擦掉了眼角的泪水,躬下了身子,声音很低很低。

    就在这个时候,村口却发生了骚乱。

    一队人马如猛虎下山般,杀气腾腾的直接冲进了村子里。

    “把吃的喝的全部都给我交出来!”

    一道低沉的声音从战场不远传来。

    其他村民也反映过来,都带着紧张惊恐的神色。

    紧接着,他们就看到源源不断的敌兵汹涌而来,密密麻麻的一大片,足足有几百人!

    发生了这样的动乱,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在几名中年汉子的搀扶下,走到了最前面。

    “孙大人,我们是您治下的子民啊,怎么能这样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重生之明星奶爸〕〔俏总裁的未婚夫〕〔明朝败家子〕〔妙手妆娘〕〔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笑傲之问道巅峰〕〔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