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傲世剑神〕〔农女福妃名动天下〕〔极品天医〕〔七次总裁,爱上我〕〔争锋时代〕〔爹地,妈咪生气要〕〔都市无敌战神〕〔重生国公府之渣男〕〔重生之美利坚土豪〕〔雪狼出击〕〔暖婚100分:总裁,〕〔寒少的宠妻叶幽幽〕〔二嫁司少闪婚妻顾〕〔温暖你伤〕〔鼠行诸天万界〕〔醉仙葫〕〔天下无敌〕〔总裁爹地请温柔免〕〔大宋男儿〕〔穆少天夏子夕免费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圣人吟 第二百六十七章:致命毒药
    第二百六十七章致命毒药

    这时间倒是过得飞快,又是四五日的光景不过又是转瞬即逝,经过这几日的消磨,宁奕的伤势也是好了个利索,不光如此,更是在小喜的带领下,将这碧峰城转了个大半。

    越转越是感叹这碧峰城的繁华与盛大。

    小喜这丫头当初了记起来对宁奕承若过的诺言,定要带宁奕逛遍这碧峰城所有的青红楼,果不其然,结果还真的差不多带着宁奕转变了,当然过去不过是见识见识,自然不会再出现类似于那净红玉一般的事件!

    这倒是让林御海和白罗兰知道是小喜主动带着宁奕去的时候,倒是一阵的错愕!

    随着这几天的摸索与溜达,宁奕心对这个养育小喜的地方产生了深深的好感,不光是因为这城美,更因为这人!

    “奕哥哥,你是不是该走了啊?”

    小喜和宁奕在街走着,挽着臂膀,相互依偎这,小丫头似乎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微微的侧着身子,带着些失望的问着。

    宁奕听后,却是无言以对,心却已经是有了答案,确实这伤势已经是好的差不多了,而且天峰学院的许多事情还需要处理,出来已经近两个月,这时间着实已经不断了,绿院的情况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心自然是很焦急!

    但是却没有吭声,望着小喜的模样,不仅是万分不舍,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虽然很想在吧小喜这丫头带到天峰去,但是很明显这情况是太不现实,毕竟好不容易才从这天峰城逃出来,再回去这一路受了怎么大波折岂不是白忙活了?

    而且小喜的父母刚见到小喜又怎么可能会让小喜跟自己回去呢?

    “奕哥哥,没事的,我们肯定会在见面的,过一段时间我去天峰城寻你!”小喜自然是知道宁奕的意思,连忙的说着,语气充满了迫切。

    眼神慢慢透出一抹舍不得,轻轻的抬手,抚着小喜的青丝秀发,在随意的拨弄着。

    “嗯!丫头!”

    “记得照顾好自己哦!你要是瘦了可是不行,要是受了什么委屈给奕哥哥说,奕哥哥帮你出气!”

    小喜这丫头听后则是更加依附在宁奕的怀里,脑袋深深的埋在后者胸前,想要在多温存一刻,多贪念一刻这触感的温暖。

    然后轻声的答应了一声,“嗯,我知道奕哥哥,但是你也更要照顾好自己啊!”

    “在外历练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你要是受伤了,不光是我还有语彤姐姐可都是会心疼的!”

    轻声断续的说这,语气之唯有留恋和嘱托,虽然知道以宁奕的性子和风格不大可能不受伤,但是也只能尽可能的乞求。

    面无表情,重重的点了点头,没有在言语。

    良久之后,二人不由是慢慢的分开。

    像是有什么天大的默契一样,二人都没有再提半句关于离别的事情,因为很简单,在他们的心着自然算不是离别,只是短暂的分别罢了。

    更可况,二人的心却是渐渐的连在一起,对方的模样面容早已经深刻的印刻在自己的心骨子里,会越发的清晰,越发的可爱明亮。

    距离又怎么会是问题呢?

    即使在过于遥远,那也是像在身旁一样,一笑一颦,楚楚动人!

    接着在这大街溜达着,一步步,一步步的走着,又是恢复了之前那种有说有笑的场景。

    渐渐的,渐渐的,二人的身影渐渐的融入了不远处的景物,笑声渐渐的飘散但是却没有流失。

    ……

    夜色渐渐的深了,白昼没有一丝的抵抗能力,不断的背着黑夜所侵袭,似乎也甘心被侵袭一般。

    在这碧峰城内,繁华的景象却没有丝毫的消退,反而是更加的高涨,更加的繁闹!

    但是小喜和宁奕二人却没有继续在享受这种繁华的景象,而是并身回府,心几乎没有一丝的波澜,虽然不舍,但是却只是留在心,单单的留在心,不会有丝毫的表露。

    坐在这府的花园里,临着那弯弯小湖,二人一起坐在一块大石头之,趁着这夜色慢慢的凝望着那粼粼的水面,不时的掀起一丝丝的波浪,在轻轻的荡漾着。

    映衬这二人的面庞,慢慢的,小喜将自己的小脑袋贴到了后者的肩膀之,宁奕也是闻声而动,轻轻的搂着小喜的肩头。

    相互依偎着,很是默契都没有丝毫的言语唯有二人的心跳之声轻缓的响起。

    “奕哥哥,你看着月色多美呀!”丫头欣喜的说着,语气之满满的欢欣。

    “是啊,确实很美,但是再美也不过我们家小喜美啊!”宁奕听后不禁也是轻轻一笑,带着丝调笑的说这。

    “嘻嘻,那是自然!”小喜倒是难得的没有反对更没有害羞,而是大大方方的承认了,这倒是在之前是很难想象的。

    反而我们家这几个字到万分的受用。

    宁奕听后更是哈哈大笑,又是伸手万分宠溺的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使劲的往自己的怀里靠了靠,很是亲昵。

    “丫头,你信奕哥哥嘛?”宁奕突然是问道。

    小喜一听到很是疑惑,没有想到为何宁奕会怎么询问,下意识的说这“信,当然信!”万分之笃定。

    这小丫头似乎是从来都没有怎么确信过一件事,眼眸自几个月前第一次与之碰面之时有一种特殊的感觉,从那句“丫头,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你的家人呢?”这一句开始似乎有一种特别的信任感,否则在当初怎么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将自己的情况告与眼前这人。

    那种特殊的信任感,自一而始,从未有丝毫的衰减,反而随着二人之间的经历越发的深厚,强烈!

    “那么丫头,相信我,我一定会让你幸福快乐的!一定会!”沉声而又坚决的说这,原本清亮的嗓音变得有意思嘶哑凝重,是在对小喜说,更像是在对自己言说。

    丫头没有丝毫的迟疑,然后身子更加依偎在宁奕的怀,更加的留恋着,在听到了宁奕近乎发誓一般的言语之后,不知不觉间轻轻的流出了一抹泪珠,“嗯!”

    “相信,我自然相信!”

    抽搐的说这,没有一丝悲伤,唯有幸福,因为现在已经是幸福快乐了。

    怎么会不知足呢?

    二人相拥不由更加紧密,轻轻的低头,吻到小丫头的面庞之,如玉一般润泽。

    小喜渐渐的抛却了那埋藏在心底的羞意,渐渐的回应着,也是微微的抬起头,二人面部紧紧的轻靠在一起,嘴唇却是轻轻的贴到了一起。

    二人原本有一丝缝隙的身影,在此刻却融为到了一起,成为了一个人,一道身影,在这月色与湖水的映衬下,显得尤为安详。

    在着如春色的花园里,在这静谧的夜色与浅湖旁,一切都是寂寥无人,唯有一对璧人相拥着。

    但是在这不远处,在这浅湖的旁边,一簇茂密的花朵旁,却立着两人,“海子,我知道你再担心什么,我也舍不得我们家的宝贝闺女,但是我们家宝贝闺女已经跟这个小子连为一体了,怕是在分不开了。”

    “算是分来了,也再也容不得其他人了,难不成真的让我们家闺女孤老一生不成?!”女子紧紧的握着自家男人的大手,望着那湖边的景象感叹的说着。

    这两人是小喜的父母,林御海,白罗兰,也不知道何时二人来到了这里,凝望着那不远处二人的身影。

    听了妻子的话,林御海不禁是感叹一声,张了张嘴,但是却没有在言语,说不出话来。

    “当初我们俩不也是这样吗?”

    “你年纪尚轻,却锋芒毕露,到处树敌,也惹得仇家无数,怎么多年不也是挺过来来吗?”

    “放心吧,两个孩子会没事的!”

    林御海听后脸愁容也不见消散,“哎”重重的叹一口气。

    “我可不这小子,这小子乃是天生修罗命,道难走,路难行,想要成长起来我可要难个百倍都不止!”

    “再说,我们俩在这格局太小,只不过在这大乾帝国周围有点名声,整个大陆浩渺如烟,不知道有多少隐世不出的强者!”这林御海一脸的唏嘘。

    “我自然也是知道,但是我们家丫头摊了这般人物,也只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帮帮这小子了!”

    “丫头已经长大,有了自己的判断的能力和自己追求幸福的权利,我们在干涉怕是也干涉不了多长时间了!”

    白罗兰的话,传到林御海的心里,自然是知道,但是却也舍不得啊,毕竟是自己的闺女,父亲跟女儿的关系啊,又怎么舍得呢?

    “而且要是真的离了这小子,哪里还能找到对小喜怎么好的人物了?!”

    “哎,这小子像是致命毒药,既然我们的宝贝丫头已经无可避免的毒,便随他们去吧!”这白罗兰也是一阵的感叹,带着一丝的放手的解脱。

    最后林御海脸的愁容也渐渐的消失,似乎心结也是打开,看开了些。

    乎的一阵微不可察的动作,二人的身影便是消失不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重生明朝搞事情〕〔道神乾坤〕〔波旁之主〕〔女总裁的护妻高手〕〔最强女装大佬〕〔快穿逆袭:男主到〕〔巨富女婿〕〔国子监绯闻录〕〔贴身战兵〕〔华娱特效大亨〕〔奶爸圣骑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