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圣人吟 第三百三十八章:月色柔情
    第三百三十八章月色柔情

    “人身羸弱,壮大之道,其法千方百种,但唯大道不过二已,庞然一切皆为小道,虽然也可超凡入圣,但皆依存二道,二道者,一为丹田修,二位泥丸修,而在其丹田修则又是泥丸修之根本。 泥丸修与丹田修相辅相成,演化为无数大道,丹道、器道、阵道…其威势无穷也……”

    这乃是这其一本书的开头,顺着读下来,便直接忍不住的陷入其,深深不可自拔!

    直接便是一口气,将这所有的七八本书都是全部读完,不知不觉间,这外面的天色依旧彻黑!

    宁奕平日了读其他的一些书籍几乎全部都是一目十行,凭借这过目不忘的本事,倒也能理解,但是在读这不过七八本书的时候,则是忍不住的读快,几乎是一字一字一句一句的怎么下来的!

    “呼!”

    终于合着最后一本书,本来一连几日在哪练功室之,宁奕可都是没有睡觉,本来已经极困无,有花费了如此巨大的心力来这几本书,此刻早已经是布满血丝,全是涩意,但是算次也掩盖不了其暗藏的兴奋!

    似乎自己的世界之又从新打开了一片世界,变得极为宽阔,简直都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冲着这天,长啸一声,便是彻底放松了,飞身一跃,顿时间便是躺倒了床,掀起被子是闷头呼呼的大睡起来,没有任何犹豫,无的享受!

    此刻的宁奕终于是了解到了这几乎所有精神力的作用。

    在书介绍的说,这精神力本身是与灵力相辅相成的,像是那林御海,那可是丹道大师定然这精神力也是极为高深,但是同时也是启命境强者,而这并不冲突的。

    那老头李长顺也是如此,也是精神力的高手,同时也是那夺命境巅峰的强者,只不过那林欲海所走的是丹道一途,而这李长顺则是阵法一途,而且在老头在阵法之的造诣也是格外高深,否则也不可能摆出这大灵幻水阵这等威力滔天的护宗大阵!

    而且宁奕还是了解到,这精神力没有功法这个说法,这精神力的恢复几乎靠的便是大作冥想,这泥丸宫这识海扩大一步,这精神力便可扩大一步!

    但是这精神力的扩大却是很难,每突破一次都需要绝大的运气才可,稍有不慎便是识海被毁,明台崩塌的局面,到了那时不光一身精神力溃散,而且这整个人也会直接变成白痴!

    所以每一次都是冒着极大的风险!

    那书说,这境界大体之倒是分为五个境界,辟海,纳灵,育灵,归一,万化每一层都是极难,若是能够修道育灵那一步便可称得是超级高手,归一境依旧是天地间有数的精神力强者,而到了万化的层次则是传说的境界,整个大陆之已经千万年不出一个了!

    还介绍了各种方式的修炼方法,但是不管是炼丹炼器还是阵法都需要对着这精神力有着绝强的控制力,因为丹药法宝此物都是难得一见的法宝,在精神力研磨这材料并且将每一种材料放入其运用的精神之火进行研磨之时都需要极为庞大的精神力而起不能出一点差错,但是有一点,便是前功尽弃!

    ……

    宁奕这一觉到算的是昏天黑地,醒来之时,已经是第二日的傍晚时刻,总算是将身体的困意乏意给彻底驱赶!

    然后在脑海之后思索了一番,觉得自己现在也没什莫事情,绿院也已经彻底安定下来,相也没有哪个不开眼的敢再找绿院的麻烦了!

    心沉寂了好长时间的心思又活络了起来,身甚是痒痒,总想找点什么事前干!

    “是不是在领取个任务,再去历练一番?”打定注意之后,便是说干干,但是这天色倒是不允许,现在这个时间这积分大殿依旧关门了,只能再等明天了!

    不过也没有闲着,便是来到了绿院之,望着绿院一片欣荣的场景,不仅是感概万千!然后又找到苏云鹤千叮咛万嘱咐这货一定不能放弃,而苏云鹤对此倒是极为雄心壮志,依旧每天不厌其烦的去净红玉哪里,不断的修炼着自己不要脸的神功!

    有这那愚公移山精卫填海的志向!

    宁奕很是赞许,随后又是聊了聊告诉其,自己要外出历练,苏云鹤还巴不得宁奕赶紧走呢,自然是大喜!

    紧接着宁奕也没有任何的停留,又是跑到了王怡然哪里,夜色已深,王怡然又是受累下厨,做了几个饭菜,便是一起吃,在饭桌之,宁奕那是千叮咛万嘱咐净红玉一定不能被苏云鹤的花言巧语给骗到手了,并且还不断的痛斥苏云鹤如何滑头,如何狼心狗肺……

    而王怡然似乎也知道宁奕此番究竟是为何,定然不会戳穿!

    反倒是净红玉虽然脸依旧是露着那冷清的神色,但是心里确实极为差异,最后忍不住竟然反驳了宁奕一句,“其实,其实,他也,他也还好~~”

    净红玉这话一出,顿时间,宁奕和王怡然不仅是极为震惊,皆是没想到苏云鹤这小子这进度居然怎么快?

    宁奕这助攻倒是多此一举了,不过二人随后不禁是哈哈一笑,反倒是让净红玉闹了个大红脸!

    吃完饭之后,便是跟着王怡然在这天峰学院之晃荡着,“怡然,你信命嘛?”宁奕也不知怎么了嘴里咕哝出这一句。

    听到了宁奕的话,王怡然便是扭身,轻声反问,“奕儿,你信嘛?”

    “我信。”宁奕思索了一番,便顺着说着。

    “你信,我便信!”王怡然柔声的说这,只不过却充满了笃定!

    “倘若我不信呢?”宁奕侧头望着王怡然绝美的面庞又是问道。

    “那我便不信!”声音依旧是笃定!

    宁奕心大动,然后纵声的笑了一声,心那叫一个舒畅,然后这动作更是疯狂,手指抵在王怡然圆润的下颌处,轻轻一挑,柔声的说着,“以后只信我,好嘛?”

    王怡然并没有生气,反而脸庞微微有一些红润,目含秋水,轻声诺言的嗯了一声,微微的点了点头!

    听到女子的言语之后,那少年更是纵声的大笑了几声,肆意妄为。

    女子微微的抬头,嘴角之不禁抿过一抹绝美的微笑,眼眸里望着已经自己高半头的少年,其蕴含着无数璀璨的光彩,简直天那无尽的银河星辰还要闪亮的多,明亮的多!

    突的,不知为何,心突然一紧,没由得疼了几分,有一个想法突然迸在了脑海之,突然炸裂!

    似乎,似乎在未来的什么时间内,自己可能,可能会失去眼前这少年,会将眼前着少年所有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忘了,甚至,甚至还可能…

    心更疼了!

    不过是转瞬即逝的刹那间,一切都从新回归于平静,眼眸的意识已经清醒,但是心那紧意却远远没有消退!

    尽力的笑了笑,将刚才那种想法极力的排出到脑海之外!

    又是仰头,望着自己眼前这少年的面庞,虽然称不极为俊美,但是算的俊朗,似乎有一种特殊的魅力,让人忍不住的要陷进去。

    特别是此刻正在肆意微斜扬的嘴唇,突的迸发出一种想法,想要品鉴一下,而且还有一种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最后还是却收住了!

    而在此刻,那少年却是突然低头,眸子之似乎是划过一抹促狭的笑意,好像是看透了自己的心思一般!

    突然,这脸色红润了几分,羞怯之极,低下头去,不敢与其灼灼的目光对视!

    “怡然,你是不是在动什么坏心思了啊?”少年带着些调笑的声音响彻在女子的耳边!

    “没~~”女子听了脸色更红,更是低下了头,倒也符合这女子的性格,是单单应了一个字,但是此刻却丝毫不让人觉得冷淡,反而更显一种竭尽之极的诱惑。

    “真的嘛?”少年当然是不信,接着追问着,脸的笑意则是更浓!

    下一刻女子刚想张嘴,却还发出任何的话语,陡然之间着身形却是一变,被人死死的箍住,那原本已经破口而出的声音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完全堵住了,只能发出呜呜的声响!

    只见到,此刻那少年已经将这女子的脸捧在手心之,而另一只手则是抚在女子的柳腰之,生怕自己手这如玉美人的受到一点点的磕碰!

    而且两人的鼻尖却是碰到了一起,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双方的温度,不光如此,那四片红唇在此刻也是死死的交织着,少年在不断的发动着攻势,不断的攻城略地,而女子则是在甚是被动!

    脸色有一些不知所措,两颊绯绯,红润之极,霎时可爱,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少年居然会搞突然袭击这一手,渐渐的,随着时间的流逝,女子似乎已经适应了…

    抬眼望着这少年,那紧闭的双眼,长长的睫毛,俊朗的面容,而此刻似乎正在做着一个格外认真的事情,那天大的是事情都重要的多!

    那嘴唇处的触感也是慢慢的传来,随后心一横,便也将自己的双眼闭,像是一只笨小鸭极力生涩的回应着。

    渐渐的,二人似乎忍不住的忘情了,在这皎洁月色的映衬之下,一对璧人紧紧相拥相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