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圣人吟 第四百九十二章:禁足三年
    第四百九十二章禁足三年

    “爷爷,爹,你们看意下如何?”

    这张灿云和张灿风同时求情。

    这李志虽然火气甚重,但是若要使真的对自己的亲生儿子痛下杀手,自然是不忍,但是这件事情他也绝对不了,转头望向自己的老爷子,“爹,你看,如何处置这孽畜?”

    张启功望着瘫倒在地面之,惨状莫名,狼狈之极,痛哭流涕的张灿雷,心也是久久不语,所有人都注视着张启功等待这下一秒的判决。

    特别是这张灿雷,那紫青*泪眼盈盈,满是祈求之意,嘴里不断的祈求着,“爷爷,雷儿知错,雷儿知错……”

    最后这张启宗或许是真的老了,那心肠倒是有些软了,若要是年轻的时候,李志敢做出这般胆大妄为无法无天的事情来,二话不说,直接带出一掌,定使其殒命,但是现在这面临的不是自己的儿子而是自己的孙子,虽然这孙子最不成器,但在心给予的溺爱最多,若要是真的将其亲手毙命,心自然不忍。

    虽然这张灿雷罪该万死,罪无可赦,但是这毕竟是自己的亲孙子,于公着实该死,但是于私,算是他万般不好,万般罪孽那也是自己的亲孙子…

    虽然苍老但是不见浑浊的眼眸之渐渐的浮现过一抹柔软之色,但是不过却也是转身即逝。

    “是啊,我总算知道了今日早又会那么多的,愿意帮主那天机楼演戏了,却是,乃是我张家依然失去民心了啊!”这番才是想明白,感叹一声。

    “雷儿,也罢,这一次饶你一命,但是活罪难免,死罪难逃,令你将所有的灵石房产还有那青红楼,酒楼等等全部变卖,将所有的灵石,开设乐善堂,物尽其用,算是为我们积点德吧!”张启功感叹的说着,仿佛在这一瞬间苍老了不少,毕竟自家的孙子发生了这等事情,自己无论如何都摆脱不了干系的,虽然自己的仕途万分成功,位极人臣,全是滔天,但是从这一个方面,培养出来一个这种货色,无疑是失败的,彻头彻尾的失败…

    “爷爷,那么既然这样的话,给那天机楼的一百万灵石…”张灿风问道。

    “这必须从我们张家的账房之出,我们的张家的事,必须由我们出,而且那些灵石太脏,怕脏着手…”

    “而且雷儿,时不我待,过几日马跟着你大哥你二哥将你下面那些势力全部铲除,他们才是真正的大头,绝对不能拖延,万一等到他们察觉过来,一切都完了,弄不好我们张家都会陷入危险之!”

    “所以速度一定要快,家的一切资源势力还有高手随意动用,无在最短的时间内将那下面的势力彻底铲除!”

    “爷爷您放心吧!”这张灿云还有张灿风齐声高呼着。

    “雷儿你有何疑惑嘛?”张启功好的问道。

    “没有没有,只不过,说实话,那时候跟我接头的那些人我也没有见过多少个,他们的行动很隐蔽,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们的势力有多少!”这张灿雷犹豫的说这。

    “哈哈!三弟,无妨无妨,他是再厉害难不成还有我们张家厉害不成?”张灿风高声的呼喊这。

    “那是!”张灿雷随后也是笑了笑,心想着也是如此。

    “这事情当然不会怎么轻易的过去,雷儿,罚你在张府禁足三年,三年除了那乐善堂之外哪里都不准去,在家研修名著,修身养性,我也会轻名师前来辅导你,到时候也未尝不能像你这两个哥哥一样成为这天夏城内年轻一代的翘楚,彻底摆脱那纨绔的帽子!”

    “你可否愿意?”张启功质问道。

    “愿意,愿意,孙儿愿意,莫说是三年,是五年也可以!”

    “经过这件事孙儿彻底想明白了,定然要奋发图强,定然建立一番功业!”这张灿雷眼神之满是笃定之色,极为认真,这一次之外好像真的跟之前有些不一样了,很简单,是从这精气神来说,好像是有了翻天地覆的变化,倒是极为神。

    “好!”

    “不愧是我张启功的孙子,浪子回头金不换,爷爷期待着你真正崛起腾飞的那一日!哈哈哈哈!”顿时间这张启功也是大笑着,很是欢心,因为他也察觉到了这张灿雷真的跟之前不太一样了!

    简直是有着天壤之别!

    “老三子,爹也相信你,不要让爹失望!”张志在一旁也很是满意,若这件招惹的天大的祸事情能够真的让他这三儿子回头,也算是值了!

    “嘿嘿!”

    “老三我们两位哥哥也相信你,到时候这天夏城天夏王国皆在我们兄弟三人的掌控之那该是一种多大的快事啊!”这张灿云和张灿风也是大笑着说道。

    高声的大笑着,一想到那种场景,心忍不住的兴奋。

    “那好,雷儿,你先下去养伤吧!切记莫不要让爷爷我失望哦!”张启功笑着冲着张灿雷说这。

    “爷爷放心,雷儿定然全力以赴,奋发图强!”张灿雷面色笃定的说这。

    随后几位下人便是进来,将这张灿雷给扶着这软椅,慢慢的抬了下去。

    望着张灿雷离去的身影,这张启功等人不断注视这,眼神之到有一种期许的味道,很没事高兴,“说实话,还是希望老三能够从新改过,迷途知返!”张灿云由衷的感叹着。

    “是啊!”

    “希望吧,希望这个逆子真的能够悔改吧,也不求他日后建立多大的功业,只要不在四处惹是生非的好!”张志也是感叹一声。

    “不!”

    “这一次我相信,雷儿,虽然他那一次挨揍之时都会表示不会再犯,忘了疼之后又是接着无法无天,但是这一次我却感觉有些不同寻常,眼神之那种坚毅之色,看去倒不像是心血来潮。”这张启功倒是一番常态,罕见的夸其了这张灿雷,“到时候我们拭目以待吧!”兴奋的感叹一声。

    张灿风听后不禁重重的点头,“嗯!我相信老三!”

    其他几人也是不断的点头,表示确定。

    “说实话,这一次我们张家反而要好好的感谢感谢那天机楼,若要不是这天机楼,这这老三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纨绔呢?而且这老三一直暗做的那些事情也不会暴露出来。”

    “险些酿成大祸!”这张灿云有些后怕的说着。

    “是啊,从这个方面看,却是要好好的谢谢这天机楼,但是这只是一方面,天机楼还有天机楼的那位少爷如此对待我们张家,这笔账可不会清!”张灿风脸色依旧有些阴冷的说着。

    “那是自然,一码归一码,这件事定然不会怎么算了的,还是那句话,山高路远,只要他们还在这天夏城内,我不信碰不到一点危机!”张启功也是高声的说这。

    随后其他几人也是点了点头,表明这件事情绝对不会如此轻易的过去。

    张灿云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三弟背后所勾结的那些人,倒是不凡,都怎么长时间了居然没有露出一点破债来,而且经过这几年的积累,不知道已经有了多大的势力,不得不防啊!”

    “却是如此,其实那李家的李昭阳老三还要可恶,这李昭阳在暗也在坐着这种生意,种贩卖人口,放高利贷,暗开设赌场这种事情…而更加可恶的是,这李昭阳乃是自己亲手做的,暗勾结几个地下帮派,在偷偷摸摸的进行着…”

    “只不过,李昭阳这种隐藏的到不深,有心人稍稍探查一番能发现些端倪,而至于三弟这我倒是真的没有察觉…”张灿风也是说这。

    “那李昭阳也干这种事情?”张志好的问道。

    “是!”

    “证据确凿!”张灿风点头。

    “还真是没想到,这逆子跟着李昭阳如此的相似,居然也暗涉及这种事情…”甚是无语的说着。

    “这李百里为人倒也正直,而且有着天夏军神之称,要是知道了自己的亲儿子居然做着这种勾当,也不知道会不会气的吐血!”张志面色一乐好的问道。

    “行了,你别在这里五十步笑百步,还不嫌丢人的!”张启功一皱眉没好气的指责道。

    听到自己老爷子的言语之后,这张志不禁悻悻一笑,“爹,我这不是随口一提嘛?”甚是委屈的说这。

    顿时这张启功又是望了这张志一眼,张志忍不住的心里一颤,随后目光赶紧一缩,不再言语。

    “至于老三背后所牵扯到的那些人,一定要尽数铲除,绝对不能有任何留手!”

    “算是他们的势力一定要连根拔起,什么资源高手随意动用,不管他势力多么庞大,要是实在啃不下来,我便恳请皇帝调派禁军去围剿!”

    “一定要以雷霆之势知道吗,绝对不能给他们这些人任何反应过来的机会,更加不能落下什么把柄?!”张启功的老脸之满是严肃与镇定之色。

    “领命!”张灿云和张灿风禀手领命,眼神之满是兴奋之色!

    这等最关乎性命的事情交给他们二人去做,这意味着,自己的爷爷彻底对他们放权了,真的要开始检验的时刻了,如何能不兴奋?

    张灿风突然是想到了什么,“爷爷,我们张家那件谋划依旧的事情,是不是在最近要开始行动了?”突然问道。

    此话一出,顿时间,张启功,张志还有张灿云的目光都是一禀,随后抬头望着张启功。

    “不错!”

    “在最近会开始行动!”

    “记住,这件事情不光是我们,跟我们一同的所有世家都谋划了很长时间,无数的心血可都倾注到了其,绝对不能有半点闪失!”张启功大手一挥,那种凌厉的气质在这一刻彻底迸发出来!

    “两国开战,定然又从新是一次这所有势力的大洗牌,别的家族想要趁势崛起,超过我们张家,哼哼,哪也得看看,他们到底,到底有没有这个本事!”

    “我张家始终都是天夏第一世家,我倒要看看,哪一家敢骑到我张家的头来!”张启功那苍老的面庞之带着些疯狂的说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