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圣人吟 第五百一十二章:火树银花
    第五百一十二章火树银花

    沉声笃定的声音响了起来,目光死死的望着前面的方向。

    而若要是顺着宁奕的目光望去,那是一处盲肠街角,尽是幽暗昏惑之色,在往其他的地方看,此刻周围已经陷入了深夜之中,繁华尽落,灯火零零落落,意尽阑珊,虽然仍有着些许明亮,但是已经早没有了刚才那种华灯初上,火树银花的热闹,微弱的灯光照在这宽阔的街道之上,而那盲肠小道与这大道相互连接,那细微的华光远不足以将那街角照亮,故显得是那样的幽暗,那样的深邃与神秘,充满这未知。

    外面街道上罕有人迹,空空荡荡,似乎整个空间都完全凝固了一般,停止不动,静止不前,只有呼呼的寒风不断的吹拂着,摇曳着,吹动着树枝还有衣角,发出轻微的沙沙之声,顿时间一股无尽的萧瑟之意荡然开来。

    宁奕面色如炬死死的望着那街角处,那街角距离二人不远不近,大概有个十丈远的距离,就在哪里静静的呆这,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依然如此,哪里依然没有任何动静,依旧寂寥无人,空无一物,宁奕没有任何的放松,目光死死的观望似刀如电,无数的利芒涌动这,积蓄着力量。

    在刚才那第一时间,宁奕一把将王莲鱼拉到自己的身后,心中不禁觉得感动,死死的拉住宁奕的手,感受着其中传来的温暖,丝丝入心侵脾,但是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奕儿,那,哪里真的有人吗?”

    “我刚刚用灵力探查了无数遍,什么都没有发现啊?”王莲鱼轻声的说着,有些疑惑。

    宁奕的目光也有些迟疑,不管是王莲鱼,他也在其中探查了无数遍,不光使用灵力,还有精神力,要知道在精神力面前,一切都无从遁形,但是此刻他已经不知道使用灵力探查了多少遍,就在吧不错方圆大小的街角,却一无所知,别说是人影,就是连一只老鼠都不曾发现过。

    不禁有些松动了,那种如炬的目光渐渐的松开,变得柔软,然后微微扭身,冲着王莲鱼一笑,“或许,或许是我太过于紧张了吧!”宁奕略带着些好笑的说着。

    那么紧张的气氛紧紧的松开。

    听到宁奕的言语之后,王莲鱼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同时眼神之中也闪过一抹心疼之色,毕竟此刻的处境,还有其他的一切的压力皆是压在了宁奕的肩膀之上,其中所有无形或者有型的压力皆是如此,自然是颤颤惊惊,如履薄冰,或许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之地,故才会如此!

    自己是多麽帮他分担些,但是也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

    宁奕拍了拍女子的手,完全的松懈了下来,笑脸相迎,但是目光又撇过那么角落之中,面色露出一抹狐疑之色,心中颇为疑惑,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不过就是一瞬间,真真切切,明明白白的察觉到了,就是…

    “莫不然刚才真的是我太敏感了?”宁奕在心中思索着呢喃。

    “但是那里确实是空无一物…”

    “唉!看来真的是我最近确实是太过于神经了。”心弦渐渐的松开,随后不禁是笑了。

    转身摸了摸伸出手轻柔的抚了抚身旁绝美女子的脸庞,“鱼儿,是我不好,害你担心了!走吧,我们回去吧!嘿嘿!”笑着说着。

    女子也是开颜一笑,伸出葇夷抚了抚身旁看上去较为清瘦但是依然俊朗丰神的少年的双手,望着少年眼神以及眉宇之间的疲态,心中不禁一疼,轻柔的扶着自己的

    随后相视一笑没有任何的目光的犹豫与躲闪,便转身而走。

    面色朝向那略微有有些昏暗意尽阑珊大道的尽头而去,二人相互依偎着目标便是那北城宁府,就在前面的不远处。

    二人的影子被拉得老长,刚走出不过数丈的距离。

    “小子,既然你心中有疑惑,为何不亲自过来看看呢?”一道声音,宛若幽灵一般当然传了出来,突兀之极。

    幽远又空灵似乎真的是从九幽炼狱之中传来,极为突兀,出其不意,令人心中惊颤,而似乎这声音之中还带着一抹调笑之意,虽然并不强烈,但是可以肯定这么调笑之意确实存在,真真切切。

    “是谁?!”宁奕原本松懈的心,顿时暴起,似平时慵懒的猛虎,但是在捕猎状态之下,却在一瞬间便是寒毛炸裂,獠牙展现,张开血盆大口,吞噬一切!

    在这顷刻之间,磅礴的威势便是汹涌而出,浮现于身,生怕有丝毫丝毫的懈怠,目光如电,死死的望着那处幽暗之极,那处刚才已经被探查了无数遍的街角,那样的不起眼,但是这一刻,那处地方似乎真的变成了龙潭虎穴,无间炼狱!

    “哈哈!”

    “你这小子这警惕心倒是不错,刚才我不过就是露出了一丝,一丝极为微弱的气息你便是察觉到了,不简单啊!”这人面对着宁奕的疑惑,压根就没有接着个话茬,而是依然自顾自的说着,带着一丝笑意。

    宁奕依然死死的盯着那处地方,对于这人的言语不做任何回答,心中有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在心头荡漾,别不敢有任何的迟疑,一时间,这身子已经弓到了极致,浑身上下所有的灵力皆是疯狂的涌动而出,有着无穷无尽的爆发力,没有任何的迟疑和停留,只待那人的出现,一经出现便是爆裂惊天一击!

    “噫?”

    突然这空幽的声音露出一抹疑惑之色,“你这小子,这实力倒是有些超出我的意料,不过就是区区化意境高阶的境界,居然可以发挥出化象境强者的威力,着实是让我刮目相看啊!”这人不紧不慢由衷的说着,没有任何的迟疑和停留之色。

    “但是小子,我劝你还是放弃吧!”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徒劳的,虽然按照你的年龄来说,实力已经很是不错,算得上是一个天之骄子,但是在我面前还是太弱了,弱的提不起来任何的兴趣,如同蝼蚁一般,不过就是动动手指,便可将你完全碾碎!”这道声音淡淡的说着很是戏谑,似乎是在可以的打压着宁奕一般。

    “嗤!”宁奕听后不禁嗤笑,“一个缩首畏尾隐藏在那阴暗角落跟踪偷听别人的一只老鼠罢了,也敢在这里嚣张?”面色冷峻,身上依然,依然没有半点的松懈之色,依旧将自己的状态气势调整到最强的状态,不断的酝酿那惊天一击,宁奕不断的冲其叫嚣着,目的很简单,就是将这人激怒,另其冒头,毕竟这样自己的攻势才有机会,而且这种敌暗我明的感觉实在是太过于难受,对方知道你的一切,像是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的透明人,你身上的一切秘密皆不是秘密,更加可怕的则是你不知道对方的一切,是强是弱?究竟在哪?在准备着什么致命一击?甚至,甚至你连对方是谁,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你怎么跟人家抗衡?

    所以先将他引出来才是王道,才是真正最好的选择。

    但是这人一看就是个老江湖,压根就不吃宁奕这一套,反而是一阵的哈哈大笑,丝毫没有将其放在心上,“哈哈哈,小子收起你这一套吧对我没用的!”

    “不得不说,小子你虽然年纪尚小,天赋倒是不弱,还有各种智谋简直是令人叹为观止啊!若你小子真得要是成长起来,这大陆之上有出了位了不得的人物啊!”这人极为称赞的说着,轻松肆意,丝毫没有将宁奕放在眼中。

    突然之间,宁奕心中倒是有着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人,这人似乎话里有话,似乎,似乎知道的要远比自己要知道的多得多!

    “就是以我现在的在这大陆之上混迹了怎么多年的心智谋略来说,就是放在你的位置,也绝对不可能比你做的更好!”

    “甚至会相差十万八千里!绝对担的上智谋无双四个字!”这人很是笃定的说着,大肆的称赞道。

    “咳咳!”突然之间,这人突然很是突兀的咳嗽的几下,就像是喝水被呛到了一般,然后又重重的清了清嗓子。

    顿时间将自己的嘴收住,不在继续说了,像是说漏嘴了一般。

    随后终于是恢复了,像是完全换了一个语气一般,刚才那是在大肆的吹捧着宁奕,但是此刻却严肃了不少,正经了不少,像是十分刻意的伪装出来的一般,“小子,你倒是下了一盘大棋!”

    “偌大个天夏城都被你玩弄于鼓掌之间!”

    “当真是了不得,了不得啊!”没有任何犹豫之色,自顾自的说着,却自身没有意识到,又在不断的夸耀着宁奕,“嘿嘿,刚才一切的一切我可都看在眼里喽!”

    “而且,嘿嘿,小子我知道的远比你想知道的多!”

    “滋滋,真是没想到,没想到,这天机楼背后居然,居然隐藏着如此惊天的阴谋,若要是传出去,定然会令无数人瞠目结舌,甚至是哑口无言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