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小神医〕〔长生四千年〕〔炮灰她嫁了豪门大〕〔蜜婚娇妻:老公,〕〔英雄联盟之傲世为〕〔温少你老婆又作死〕〔穿到七年后我成了〕〔网游之最强法王〕〔影帝今天做人了吗〕〔地球求生指南〕〔美女总裁的超级女〕〔惹火甜妻:老公大〕〔南风熏熏〕〔都市之我真的无敌〕〔听说超级大佬甜炸〕〔笑傲仙缘〕〔无敌小刁民〕〔汽车大时代〕〔重生完美时代〕〔重生后我有了美颜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圣人吟 第六百五十六章:强势碾压
    第六百五十六章强势碾压

    一个眼神,仅仅一个眼神而已。手机端

    便引得如此神威,恍若灭世一般,身后那分外炫彩琉璃神圣耀世的神女法相,在这一刻那圣洁的双眸陡然明亮,无悲无喜,无欲无求,非但如此此刻整个躯体好像一尽不再是一尊法相一般,而是直接活了过来,栩栩如生,更加的气势磅礴,此刻这女神的手掌豁然向下翻,像是镇压一切一般,向着这隋乾坤三人镇压而去。

    说来倒也怪,此这身宛若女神般的法相不过数丈而身后的天神虚像则是绵延百丈,但是此刻二人所散发出来光芒还有这威势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堪称皓月萤虫、神龙似蝼蚁。

    而此刻首当其冲的便是那位太监还有那位天夏的供奉,越来越近了,但是在这一个他们抬眼望着那离自己不过转瞬便会袭来的女神法相,在这一刻突然的愣住了,长大了嘴巴,眼神之满是惊骇之色,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居然,居然会有如此威力,简直是太不可思议!

    魂儿都快被这威势吓的灰飞烟灭。

    然后身体之的悸动越来越激烈,越来越震动,竟然是不受控制一般,这是来自灵魂最深处的战栗。

    这,这法相神女落下的手掌是携带了滔天的威压气势,五匹的向下而去。

    二人惊骇的魂飞魄散。

    下一刻一声惨叫响彻天际,“我错了,我错了,放过我!放过我把!”此刻一道气息羸弱虚浮的声音响起。

    倒是有些熟悉,这人便是那位天夏供奉,刚才那般不可一世,而此刻犹如丧家之犬甚至犹有甚之,那叫一个狼狈,浑身是血满身皆伤,一条命十成此刻去了九成九,苟延残喘着,跪地求饶。

    而刚才哪位老太监此刻此刻到没有想这人一样这般狼狈,但是骇然的,一只臂膀被齐刃斩落,而那惨落的臂膀已经被这令刃风暴卷击的无影无踪,连毛都没有剩下。

    此刻他已经全然失去战斗力,原本透着妖异白皙的脸色更加苍白,如同白纸一般,虽然如此那目光此刻却没有任何疼痛之色,而是惊骇,望着眼前的这般耀眼璀璨的女子他终于知道了,这其的差距究竟几何,是堪称云泥之别也绝不为过。

    而且面对着着女子他提不起任何任何复仇的念头,他更知道若着女子真的要自己的命的话,才刚才轻而易举便可办到...

    “我说过,今日你必死,而他们二人留下一只胳膊!”王怡然此刻灵力盛天,卷击无尽磅礴的威势盘踞身旁,与身后的琉璃浇筑炫彩无的神女法相浑然一体,口冷叱而道。

    “我错了,饶过我吧,饶过我吧!”这人此刻化作了磕头虫在这空不断的想着女子跪地求饶,在他看来活命才是最重要的,什么所谓的尊严不值一哂。

    他是真的怕了,恐惧了,那股来自于灵魂最深处的颤栗不会骗人。

    王怡然此刻依旧冷眼而观,漠然冷淡,下一刻那身躯猛然而动,顿时间那女子还有着身后的天地法相也是紧随其后,碾压而去。

    “啊!给我灭!”一定雄浑的厉声在此刻响彻。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隋乾坤,他刚才见到这等场面给予惊骇,他怎么也想不到这境界不如自己的女子能够催动凝聚这样一天天地法相,,而且着一尊天地法相的威力居然能够达到这种程度。

    他如此这般只是再找一个借口或者说是些勇气罢了,否则他当真提不起半点勇气来跟着女子战斗。

    口爆和着,身后的天神虚像更加明亮,携碾压一切之威势想着女子还有那尊神女法相而去。

    牵动一切。

    那两只硕大巨手似乎当真要将女子给彻底镇压一般。

    环套环,局局,那女神法相要镇压隋乾坤二人,而着巨手则是要镇压着女神法相还有那绝世般的女子。

    很显然会是着巨手更快一些,毕竟他已经催动了很长时间。

    隋乾坤的面色越来越狰狞,所凝聚的威势越来越凌厉,口随之怒吼着向下镇压而去。

    终于,终于那巨手终于和着散发着无尽神圣光芒的女神法相接触在了一起。

    “不!”

    “不!这不可能!”一道厉声在口爆和而出,那叫一个撕心裂肺,难以置信。

    这声音自然是隋乾坤,他,他居然看到自己所凝聚的身形虚影还有那宛若实质化的巨手,在此刻,触碰到那女神法相,不甚至都还没有触碰到最起码还有十数丈距离的时候,居然,居然彻底蹦碎了,幻化成了无尽的灵力光芒,清脆至极。

    这,这是承受不了这股无尽的威压吗?为何?为何会这般?他隋乾坤自然知道自己的这天神虚像跟那女神法相有这不小的差距,但是,怎么也想不到居然能够达到这种程度,居然连十数丈之外的威压都承受不住,甚至自己着女子在这境界之足足高了一阶,难得,难道这都弥补不了吗?简直,简直是太不可思议,如何能不令她感到惊骇?

    眼神之闪过一抹绝望之色,气势无限颓败。

    王怡然可不会丝毫感到意外,所谓那天神虚像连正经的法相都算不,又如何能够跟这尊女神法相抗衡?莫说抗衡是连提鞋都不配!

    银眸更加冰冷更加默然的向下碾压而去,那女神法相此刻,那玉手也是冲着这二人悍然落下。

    哪位天夏供奉此刻已经完全呆滞了,他知道了自己着命运已成定局,绝对无法更改,所以自然也放弃了那无所谓的挣扎,心不由泛起一抹后悔之色,若自己刚才没有出言不逊,这结果会不会好一些,但是转念一想依旧觉得不可能,倒不是觉得着结果不会好一些,而是自己压根不会不出言不逊,命便是如此,不认也得认!

    下一刻一声惨叫在这暴雨荒原夜空之响彻,成为最后的绝响,在周围不断回荡,那位天夏供奉此刻被整个女神像的余波已经给彻底湮灭,到了此刻连渣滓都不曾剩下。

    “不!”

    此刻这位隋乾坤也慌乱了起来,但是此刻着场景却着实由不得他,那无穷无尽神圣无匹的威压而来,他想逃却发现无能为力,连迈开一步的勇气都没有,唯有绝望之色。

    下一刻,他感到自己的左臂正在承受这无尽的压力,好像是要从自己的躯体之脱离一般,生生的撕扯拽烂,散发出撕心裂肺的疼痛,口不断的狂呼哀嚎着。

    终于,终于那臂膀被彻底拽烂,撕扯到了那空女神法相之下,然后也是湮灭成了灰烬。

    他隋乾坤也知道,自己已算是不幸之的万幸,若这女神法相这手掌彻底落下镇压而死简直是轻而易举,压根非不了多大的功夫,但是此刻的他简直杀了他还要难受啊,他乃是一国之君,兴之主,他此次前来乃是携带无穷之威来实现自己数百年的抱负的,何等的肆意?何等的不可一世但是不过是转瞬之间甚至是这一夜,却落得个如此下场,大军尽数溃败,供奉身死,而自己这位天夏皇帝此刻被人斩断一臂成了个不折不扣的断臂残废,这等滔天落差谁人能够承受?

    “啊!”

    “你该死!”

    “我一定要让你死!”此刻隋乾坤双目嗜血,死死的望着王怡然,口不断咆哮着。

    此刻王怡然已经将那原本光芒耀世神圣无的女神法相收回,而且周身也没有任何的灵力依附在身边,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

    但是谁又能想到刚才那如同灭世般的光芒,杀意如此凌然,血腥冷漠居然,居然会是这样一位淡婉至如此的女子。

    简直是太不可思议。

    女子听到了,这隋乾坤的言语,不屑一笑,“好啊,我在飘渺阁之,随时欢迎!”淡淡的说道,然后便是转头边走,此刻的她的心何等颤抖,她自然要以最快的速度去看看他!

    战斗结束,但是她的心却更加无的高悬而浮。

    而听到这三个字,隋乾坤还有那位太监此刻不由是愣住了,脸色惊然呼骇,原本隋乾坤暴怒的夹带着无匹杀意的脸在这一刻瞬间被打回原形,脸色几经变换,最后凝聚成了白色,那叫一个苍白,面无血色。

    他,他怎么也想不到,居然,居然会是这样,这女子,居然是来自哪个地方,缥缈阁?这三个字所带来的分量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这可是二十大超级势力,整个东旭大陆的擎天巨擘,翻翻手掌变回引起滔天震动的势力…

    他们如何能不震惊害怕?

    自己今日收这辱怕是这辈子再也不可能找回场子了。

    双目无神,没有任何波动,呆呆傻傻的愣住了。

    “你!你,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心万分疑惑的呢喃这。

    “这个仇我男人自己会报,轮不到我出手,我今日是想那点利息出口气,至于你们的命,你们等着好!”一道冷淡的声音传来,响彻天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道魔洪荒之铁马冰〕〔全球诸天在线〕〔我为人类谋长生〕〔超强吸妖器〕〔奕王〕〔极品赘婿苏允〕〔最强斗音〕〔穿越种田,山野汉〕〔穹平纪事〕〔三千铭契目录〕〔捉诡天师〕〔重生做神医〕〔超凡医仙〕〔重生六零之空间俏〕〔极品护花高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