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夜强宠:禁欲总〕〔非凡保镖〕〔我的技能不正经〕〔重生无冕之王〕〔生活在秦时的日子〕〔毒奶影帝的相亲人〕〔超级狂兵〕〔大地滚烫〕〔南安〕〔都市雄杰〕〔豪门龙婿〕〔回到大宋做生意〕〔贴身战兵〕〔屠执天下〕〔山村小神医〕〔遮丑布〕〔超级兵王归来〕〔傅爷今天跪搓衣板〕〔王妃,摄政王又又〕〔我不是兵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圣人吟 第七百五十八章:秋毫墨花
    第七百五十八章秋毫墨花

    足够令人感到令人震颤,似乎是无数能量凝聚于着一道细芒之上,这能量虽然少,但是却引动了质变一般,仿佛已经超脱了目前宁奕所能理解的灵力的范畴,蕴含着一种极为恐怖的意志,足以毁灭一切。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正是这道细芒携带着恐怖的气息, 自宁奕丹田而出,随后爆裂的射出,直冲那不断袭来的张牙舞爪的携带这恐怖凶威的金猊兽尊印。

    这细芒的速度并不快,就这样慢慢的直直的向前碾压而去,望此,宁奕原本焦急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抹喜色,满是期许,终于那细芒与那金猊兽印撞击在一起,没有想象中的二者相撞所带来的惊天动机的响动,只是一声轻微的金属相击的细鸣,那原本如同小山岳一般并且夹裹着暴戾凶悍的金猊纹络以及威压的兽印,陡然消失,刚才那凶狠的将整个空间埋没的威势都完全消失了,有些突兀。

    咣当~

    一声清脆的声响,金猊兽尊印脱离了风华的掌控,便直直的翻落在地面之上,光华不见,如同刚才那般如同不过巴掌大小,哪里还有刚才威风凛凛的模样?

    风华在这一刻也是大惊,被强烈的反力给冲击到地面之上,这股力量并不强烈,并未令其受伤,但是确实会有些疼。

    风华一阵呲牙咧嘴,“卧槽,这样也可以?连我的金猊兽尊印都没有办法阻挡吗?”

    “还有刚才的那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嘴里激动的呼喊着,很显然是有些不可思议,刚在只感觉到一股超脱一切的力量猛然出现,直冲他而来,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就消失了,落得个如今的境地。

    宁奕也有些惊异,惊异于着天道神眼的威力,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或许你着金猊兽尊印就是个银枪蜡头呢?”

    风华自然是不信,他也看的出来,宁奕只是不想说,心中感受着刚才那股无匹的威力,越来越觉得惊颤,随后起身,将那已经光芒散去的金猊印收入戒指之中,抬头望着宁奕眼神之中更有一种深深的忌惮之色,直到此刻,他算是彻底的服气了。

    单纯的实力没有拼过,结果比拼法器都是一败涂地,今日算是给这位东域大陆之上名声鹊起的天才少年好好的上了一课。

    二人穿好衣裳,走出这间密室,“你叫风华是吧,我不日将去历练,你不用跟着我,时间你自己安排就好,这天峰王国虽然偏僻了些,但是修炼一门,殊途同归,你莫要松懈便好。而且也莫要小看着天峰学院,修炼资源还是有一些的。”宁奕淡淡冲着风华告诫道。

    风华点了点头,随后甩出一块玉牌,“若有需要,通过着玉牌传唤我便好。”

    宁奕自然不会客气,心安理得将玉牌收下。

    “那位数百年前大名鼎鼎的倚天战尊是不是真的安于这偏僻一隅?”突然这风华冲着宁奕问道。

    宁奕听后一愣,“你如何知道?”

    “俩月之前,那正道殿主还有那绝情殿主在此地大战,为保这里的百姓倚天战尊不得不现身,强行将那两位掌教巨擘逼退,这件事早就在天下传开了。”

    “怕是世人皆知倚天战尊位于这天峰王国了…”

    宁奕的脸色慢慢的变了,目光狐疑的冲着这风华身上扫视而过,似乎是想要探明些什么。

    “你,你别误会,我来此地当真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倚天战尊什么人物?几百年前便威震大陆,就是我家里的老祖宗也不一定是其对手,我来此不过就是好奇罢了,还有我对于战阵之术颇为好奇,若能见到传说中的倚天战尊自然要拜其为师,好好的学习一番。”神情正色的说着。

    宁奕见到其还算真诚,算是相信了,“不错,倚天战尊就在学院之中,至于在哪里,全看你自己了,这老头古怪的很,你们若是有缘自会见到,若是他不想见你,你把这学院掘地三尺也找寻不到。”

    风华点了点头,听此倒是没什么意外,神情之中依旧满是惊喜之色。

    “大陆之上对于倚天战尊现世有何做法?”宁奕好奇问道,他也好奇那个糟老头究竟在数百年前干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

    “绝大部分人是在观望,必将倚天战尊数百年前实力已经极强,闯下过赫赫威名,虽然说仇人不少,但是当年的仇人大部分都已经坐化,还有些人对于倚天战尊手中的葬天禁术以及当年在证路之中的一些遭遇颇感兴趣,但是却不敢来,一是忌惮倚天战尊的实力,第二个是俩月之前消息传出的第二天,位列至高天榜第七位的玄剑老人突然发话,倚天战尊乃是他的亲弟弟,若谁敢找其麻烦就是与他为敌,定诛,二者相加自然震慑了所有人,所以也算是不了了之了…”这风华也有些感慨,毕竟这可是搅动大陆风云之事,却被玄剑老人一言镇压,这是何等威风!

    宁奕点了点头,对于玄剑老人出手倒是不出意外,至此心中也算是放心。

    “好,你去吧…”冲着风华说到。

    随后便转头离开,学院之中倒也没什么留恋的,任玉苏云鹤在外苦修,莲鱼和怡然已经离去,他自然不会在学院里呆着,径直出了院门。

    此时时间傍晚,夕阳斜落,洒满天边,红云密布,一排大雁与那云层中穿过,倒别有一番景象,宁奕游荡在这城内的大街上,向着天峰商会的方向走去,心中满是意动之色。

    最近一下子闭关修炼两月有余,修炼途中倒也不觉得什么,出来不过数日,便觉得相思难耐,想那几位与自己已定终身的女子,一笑一颦皆深刻的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格外清晰,想到此,忍不住的加快了脚步。

    从外面望着天峰商会,宁奕陡然发现,这栋建筑比前些时日又加高了不少,之前已经有四五层之高,而此刻却居然已经到了八层左右,从高度上讲差不多已经快冠绝天峰城,“看来最近着天峰商会发展不错…”嘀咕了一句之后便迈步走了进去。

    “少爷您来了?”门口的两位小厮连忙迎接,热切的很。

    宁奕笑了笑,拍了拍他们的肩膀,随后便进入其中,这天峰商会算是一个总部,负责天峰王国所有分会的调度,并不卖任何东西,所以其中往来之人并无顾客,只有其中的伙计,众人见到宁奕之后皆是点头,“少爷好!见过少爷!”一声声,倒是极为热切。

    就是一些不认识的,旁人告诉其身份之后也连忙过来打招呼,想要混个脸熟,结个善缘。

    宁奕倒也不拒绝,但凡是过来打招呼的,皆是热情的回应着。

    随后终于是来到了,最高层之中,这里便是凤碧的地方,平日里凤碧便是在此地处理事务,统筹全局,直接推门而出,其中宽阔无比,各种名贵的壁画挂于墙壁之上,随意一副也价值不菲,向着房间里面走去是一个大厅,大厅正中摆着一台紫木沉香案,案台之上一位绝美的女子正伏与案台之上,低着头,奋笔疾书着。

    “是关于天阳商会的资料吧,放在边上吧,我一会儿会看。”女子张口说道,声音清脆,依旧如同黄鹂鸣啼般好听,但是却有着一抹浓浓的疲倦之色,头依然没有抬起来,依旧在低着头,奋笔疾书。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吗?”女子疑惑的声音传出来。

    陡然抬头,绝美的眼眸不由一滞,手中的秋毫吧哒掉落,映在那纸上一大片墨花,倒是不难看,不过此刻二人皆不会在意。

    “你,你怎么来了?”女子抬口问道,在惊诧之余有着浓浓的欢喜。

    “出关了,想我的凤儿了,自然就来了。”宁奕一笑,然后向前而出,做与伏案之上,伸开双臂露出身旁的女子。

    惊喜与欢欣撞个满怀。

    听到男子的表露,女子更喜,眉眼之处春水盈动,任由男子抱着,“奕儿,我也想你呀,好想好想你呀。”头埋在男子胸口,闭着眼,嘴如同小孩般嘟着,像柔声细语的撒娇一般,此刻女子仿佛是找到了倚靠,卸下了身上所有的担子,在享受着片刻的安宁。

    此刻的她仿佛不是那个浮沉与商海之中,手段雷厉风行,令无数人心惊胆战,掌管天峰天夏两国命脉的女财神,就是个无依无靠的小姑娘,在思索渴求着片刻的依恋与温存。

    此时此间着心才是慢慢的安定下来,不用在考虑哪些令人头疼的凡尘杂事。

    低头望着女子的面庞,那紧闭的双眼还有那不断抿着幸福笑意的嘴角,心中也安定了许多,同时心头也冒出了一股心疼之色。

    “凤儿,若要是太累了,就别干了,我真的会心疼的。”

    “我给你打一个大大的江山好不好,让你去做女王,怎么样?”男子柔声细语,尽是温柔的想着怀中的女子问道。

    “不好!”女子依旧没有抬头,直接回绝,“凤儿要靠自己,不能只靠奕儿,凤儿总有一天会掌管整个大陆的命脉的,那时候一定可以给奕儿带来些帮助的…”

    圣人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重生明朝搞事情〕〔全球诸天在线〕〔道魔洪荒之铁马冰〕〔我为人类谋长生〕〔道神乾坤〕〔我的笑傲江湖OL〕〔异世财富大亨〕〔我就是超级警察〕〔亿万豪婿〕〔万能神医〕〔影后归来:霍少,〕〔蛊真人之齐天传〕〔美漫里的国术强者〕〔我为国家修文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