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圣人吟 第七百六十五章:对战夺命
    第七百六十五章对战夺命

    “就是啊,哈哈哈,凤碧会长您就嫁给我们主子吧,到时候,天峰天夏天阳三家商会为一家,大事可图啊,开通岭南之地自然也不在话下,哈哈哈!”一旁那钱赫海的走狗此刻也跳了出来,不断乱吠着。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凤碧依然不言语,神态不变,甚至更加慵懒。

    “我们一心求合作,却没想到你们居然有如此狼心狗肺的打算,你们真是该死!”乔立平依旧怒不可遏,但是他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改变不了当前的局面。

    “嘿嘿,乔立平一会就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位二掌柜的早看乔立平不顺眼了,此刻也是狂笑着开口说到。

    钱赫海坐在椅子上盯着凤碧,望着凤碧似乎没有想象中的惶恐,心中不由有些恼怒,这种感觉他非常不喜欢!“不知道凤碧会长考虑的怎么样了?只要凤碧会长点个头,我这天阳商会什么都有,立刻就能准备好我们的亲事,到时候一切水到渠成,自然就算是大功告成了。”神态焦急迫切道,此刻眼神之中已经多了些不耐。

    “当然了,你要是不答应也没有任何问题,今日自你踏入我这天阳商会其所有的结果都已经注定,顺从或者强行不过都是我的一种手段罢了,一切皆在我,你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所以还是认命吧!”微微眯着双眼,那满脸横肉带着凶厉的脸庞此刻更加的阴森,让人不寒而栗。

    “咳咳~~”

    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了起来,“我说钱会长,您是不是把我给忘了,我若是没有听错的话,你要娶我娘子?对吧?你既然要娶她经过她相公我的同意了吗?”此刻宁奕将杀意化刻于心,没有在表露出来,很简单,此刻目前在他眼中这钱赫海已经算是一个死人了,不过就是瞬间之事。

    这时候钱赫海才将自己的注意力分到了一旁的宁奕身上,仔细的打量着宁奕,也不只是气的还是怎么滴,居然极怒反笑,另外的天阳商会的其余几人此刻也是盯着宁奕放声大笑,格外刺耳。

    良久,终于笑声停止。

    “你?”

    “你算个什么东西?”钱赫海笑声收住,凶光爆显,死死的盯着宁奕,企图用气势压垮宁奕。

    宁奕丝毫不怵,咧了咧嘴,风轻云淡的站起身来,“嘿嘿,跟你钱会长相比,我自然不算什么东西。”

    “但是我知道一点。”瞥了其一眼,淡淡的说道。

    “你知道什么?”钱赫海惊诧反问。

    “你的命,我收走了…”不徐不疾的言语着,在最后一个字落下的那一刻,一阵狂暴的灵力自体内波动爆显而出,一柄寒光短匕凭空出现,直飞这钱赫海的额头。

    就在宁奕灵力调动的那一刻,就在旁边内阁之中一道浑厚的声音响彻,与那夜晚上的一声出自同一人。

    自然就是那位夺命境强者,此刻他算是意识到,宁奕究竟要做什么了,不由暴怒,暗恨自己刚才为何没有早些现身,顷刻间便调集起周身浩瀚的灵力,向着宁奕奔袭而去,力图将那短匕打落。

    宁奕也不意外面色不变,依然操动匕首直冲那钱赫海,寒光爆显,眼中在无他物,只想取此人狗命。

    一切皆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这钱赫海满是横肉的脸上刚才的凶厉还未散去,似乎也意识到了宁奕此刻要干什么,终于那凶厉变成了浓浓的惊恐。

    他当真是慌乱了,怎么也没有想到宁奕居然如此大胆,他以为自己为化象境初阶的实力足以应付,但当见到那锐利透着寒光的匕首之后,不由绝望了,他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这其中所蕴含的威力究竟几何,绝不是他能够阻挡的,而且也来不及阻挡。

    在这一刻,从未如此惊惶过。

    “住手!”那位天阳商会的夺命境供奉此刻怒声而道,周身更是凝聚起无数浩瀚灵力,裹夹着夺命境强者独有的滔天威势,汹涌袭来。

    其实这位距离宁奕的距离不过只有十丈罢了,但是着十丈的距离却成了真正的天堑,拍马也无法感到。

    宁奕面色不为所动,依旧冷峻,杀意凝动,短匕飞驰,寒光爆显,直冲眼前这人,下一刻,如同流光一般直接贯穿苍穹!

    结束了,此刻钱赫海硕大的身形向后坠去,那额头之上透过一条不过一寸之长的伤口,寒匕没有将整个头颅击碎,只是将其洞穿,切面极为平整,此刻才有丝丝血迹洇出,可见刚才这匕首的速度究竟有多么恐怖。

    钱赫海眼睛瞪得老大,早已不复刚才的凶光,只有惊恐之色在其中流转着,脸色苍白,满脸横肉细看还可见其微微打颤,所有的一切皆是在此刻定格。

    轰然一声,这钱赫海庞大的身躯倒地,至此终结,恶贯满盈,最后落得个如此下场也算是因果报应,天道轮回。

    宁奕瞥了一眼,便将目光收回,随后抬头望向那呼啸而来的夺命境强者,此刻这位已经察觉到了发生了什么,更是无边暴怒,“你找死!”身形相距已经不过数丈,直接凝聚其一掌,携滔天掌力向着宁奕拍去,这一掌所蕴含威势简直惊天动地。

    宁奕望着脸色不变,自然不可能坐以待毙,也是凝聚起一掌,对轰而去,宁奕这一掌虽然也算是威力不凡,但是跟着老者相比,无疑是天壤之别。

    二人掌力相接,接着引起空间一震暴动,整个天阳商会着栋大楼都是晃动了几下,毫无意外,宁奕的身躯直接向后坠落而去,最后重重的砸在石柱之上才算是停住,重吐了口鲜血,不过气息倒依然强横,似乎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

    此刻宁奕周身布满了七色光芒,细看居然是一件软甲,正是刚才这件软甲抵挡了刚才那恐怖一掌的绝大部分掌力,这件软甲的来历正是那日宁路远给予凤碧几女的见面礼,软甲抛开可以抵挡夺命境强者攻击这一逆天属性之外,其本身就华美艳丽,再加上意义非凡,凤碧自然便一直随身携带着,知道来到此处危险,凤碧责令宁奕穿上,所以算是承受住了这一掌。

    那位天阳商会的夺命境供奉老者此刻也已经站直身子,凝望着宁奕的,自己这含怒一掌蕴含何等威力他是再清楚不过的,但是这结果却如此不尽人意,随后又看到宁奕周身那泛着七彩华光的软甲,心中不由明悟了,望其不禁生出一抹贪婪之色。

    心中更加迫切的想取宁奕的性命,随后又扭头望了一眼钱赫海,见到其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也没什么感觉,不过就是觉得有些可惜,毕竟自己的修炼资源可都是这钱赫海提供的,算是一位金主,自然也不过只是一位金主罢了,没了再换一个也就罢了。

    “小子,你今日能够走出着天阳商会老子跟你姓,这件软甲保不住你的命。”这位供奉此刻盯着宁奕,极为认真的说道。

    宁奕活动了一下,落与地面,望着自己身上的软甲,随后又看了看这位夺命境强者,将嘴角的血渍擦干,咧嘴一笑,“我自然知道这件软甲保不住我的命,不过今日之事还没有盖棺定论,谁死谁活,另当别论!”

    这供奉不由狂笑了,“哈哈哈,谁死谁活,另当别论?”随后狂笑变成浓烈的嗤笑,“你还真是傻的可爱啊,老夫乃是夺命境强者,就凭你这化意境巅峰的实力?还是靠你旁边这四个化象境的臭鱼烂虾?也罢今日就让你们见识一下,夺命境之下皆蝼蚁这句话究竟是何等含义吧!”眼神之中满是轻蔑之色。

    宁奕不在做口舌之争,下一刻黑棍紧握于手中,雷翅闪动,身形化为一道流光,黑棍高高跃起,一击开天九击第五式挥出,同时一声清鸣的龙吟之声贯彻整个阁顶之上,随后一道浩瀚的龙威出现,原本于虎背之上的千道雷霆虬龙纹在此刻尽数消散,无尽的能量尽数惯涌于宁奕体内,身后浮现出一条十丈之长的银灰色的雷霆神龙的虚影,宛若实质,盘踞其中,威势无穷,跟随着宁奕的身形,游龙出击,利爪翻涌,似要撕裂虚空。

    宛若少年战神,身姿绝世,无敌纵横。

    感受着此刻宁奕的威势,在场不少人皆是惊骇,那四位化象境高手此刻一副不可思议的望着宁奕,面对这般浩瀚的威势,心中顿时产生一抹无力之感,甚至都生不起抵抗之色。

    凤碧则是凝着明眸,望着少年纵横的身姿不由一阵明媚的笑意。

    甚至就是那位天阳商会的供奉此刻脸色都是变了几变,他也没有想到,宁奕不过此刻这等境界居然能够爆发出这般攻势,实在是不可思议,不过下一刻,那脸色之上浮现出一抹讥笑与不屑,“在强横又能怎样?终归不过是化意境,又能翻出什么风浪?还敢主动出击?真是找死!”随后矗立原地,调集起周身的浩瀚灵力,在灵力涌动之下衣衫猎猎,胡须飘浮,最后再一次凝聚起一掌,要将宁奕的身躯还有那直冲而来的雷霆神龙彻底镇压。

    圣人吟

    圣人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