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圣人吟 第八百一十六章:九面令牌
    第八百一十六章九面令牌

    宁奕将那块从阳邵城拍卖行内所得到的那块令牌拿出来,其质玄重,有几位玄妙的花纹刻与其上,此刻这令牌通体之上居然散发着奇异的光芒,格外耀人。w..

    当日那拍卖师所这块令牌乃关系到一座未出世的遗迹,看来所言不假,这偌大的幽州城内此刻已经有些消息流传而出,就在幽州城附近,有一处遗迹即将现世,肯定跟着令牌有关,否则也不会突然散发如此奇异的光芒,而且最近着光芒越来越强盛。

    宁奕将那令牌收起来,开始修炼。

    一晃又是半月有余,二人将那十几枚夺命境沙源尽数炼化,此刻宁奕的实力已经达到了高阶巅峰,距离化象境巅峰也只有一步之遥,而风华也触摸到了丝丝凝域境的门槛,此刻宁奕已经炼化了将近五十枚那夺命境沙源,体内那精纯的黄沙之气已经无比充盈,已经可以全部将周身覆盖,这黄沙之气极为厚重如同大地一般,宁奕现在感觉就是自己任由化象境巅峰强者攻击也无法攻破这层防御。

    “应该还需要五十颗,到了那时候应该便会引起一种质变…”心头思索着。

    别是宁奕,此刻风华身躯之中也熔炼了近三十颗了,也已出具规模。

    “看来任玉和苏云鹤这货确实没在西域之中,否则也不会没有任何动静…”风华淡淡道。

    宁奕点了点头,“任玉和苏云鹤他俩实力也不错,而且应该都有些底牌,希望没什么问题吧。”只能不断的着。

    而就在他们二人交谈的时候,在青原天界东域的一处遗迹之中,“苏云鹤你他妈动作麻利点,这遗迹快崩塌了,都他妈怪你,非要把人家全宰了,人家好歹也是一个超一流实力的神子,凝域境实力,那有那么容易的?得,让人家跑了吧,还浪费了那么多时间,这遗迹里多少宝贝啊,有那时间搜刮点宝贝多好啊!你个沙雕!”任玉骂骂咧咧的声音响起,跟个话痨似的,不断放着嘴炮,只不过此刻身上倒是有些难看,身躯之上不少血痕,纵横交织,气息虚浮很显然受了不少伤。闪舞网w..

    “任玉,你他妈给老子闭嘴,再多一句你信不信老子抽你!刚才就老子浪费时间了?你他妈没浪费,你不是也找另一个狗屁神子打去了吗?你把人家宰了吗?少他妈老子!”苏云鹤此刻一身黑袍周身不断有血气涌动,气势极为不凡,只不过身上比之任玉还要更惨一些,身上无数道刀口剑伤更甚,看上去都有些瘆人。

    不过二人谁都没有在意,这伤势仿佛早就成了家常便饭。

    “你他妈还抽老子?老子不抽你就是好的了,现在风华那个夯货可不在你身边!”

    “用他吗?抽你个沙雕,老子一个人就够了,不服出去试试!”

    “妈的试试就试试,老子不把你抽的找不着北,老子就不叫任玉!”

    这遗迹之中周围尽是尸身,血流成河,这二人虽然嘴里骂骂咧咧,但是手里的动作可都不慢,拼命的搜刮着周围散落的那些倒霉鬼的戒指,还有那遗迹之中的宝物。

    难以想象在这里疯狂对骂满嘴污口的二人居然正是这青原天界东域之中最近名声大燥的二人,别人起的称号一个叫冷面剑客,另一个叫血奴,本来他们是分开的,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鬼混到一起了,二人狼狈为奸之后更是无法无天,传他们来自于极为偏远的地方,却意外在这试炼道场中强势崛起,强横无匹,抢走了不知道多少妖孽天骄的风采,也有人他们是大陆之中神秘强者的弟子,否则怎么可能拥有如此强横的实力?

    回到幽州城内,突然之间宁奕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异动,随即立刻将那令牌拿出来,这时候那令牌通体之上异样光芒更加耀眼,那奇异的更是散发这一股若有若无的光芒,忽然越来越激烈,那令牌都开始震颤起来,极为怪异。

    “老大,这是怎么回事?”风华极为惊异道。

    “应该是那遗迹马上就要出世了!”宁奕断定。

    而就在此刻整个幽州城似乎都跟着震动起来了,无数人的气息冲天而起,向着城外暴掠而去,越来越多,如同蝗群一般。

    宁奕和风华立刻察觉到了,随即也浮空,“正是那遗迹的方向!”

    “走!”随即打定主意,二人也化为流光暴掠的直冲那遗迹。

    足足飞行了两个时辰,才算是赶到,此刻周围再一次不知道凝聚到了多少人,周围空中地面之上人山人海,粗略估计已有数十万,还有越来越多的人往此拼命赶来。

    所有人都知道这遗迹之中风险极大,稍有不慎便是殒命的下场,但总是如此依旧阻挡这遗迹的诱惑,风险与收益永远都是相伴相随的,死的人只能自认倒霉,那些活下来的,毕竟在遗迹之中得到了某种逆天的武技功法或者强大的灵宝劫器的会名声大燥,实力大增,只有这些人才会被铭记,声威大振,毕竟修炼者任何时刻都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他们可不认为自己会成为那倒霉鬼,所以自然要来此试试运气了,不定下一刻走狗屎运的就是自己了。

    正是抱着这种想法,但凡是遗迹出世皆不知道会引起多少人的疯狂争夺,毕竟太诱人了啊!

    这里天道不存,法则狂暴紊乱,原本无尽的黄土原野此刻却有些奇异,此处之中仿佛整个空间被裂开了一般,一处世外奇观一般的模样此刻生生出现在这里,格外突兀,横亘天地,阻断了一切,里面的画面渐渐清晰,透过外面的结界光幕向里面探查,只见到里面宛若世外桃源,其中群山耸立,云雾缭绕,无数翠蔓遍布其中,古数参天,隐隐可见无数宫殿遍布,还有一条宽阔的河流自那群山处流淌之至平坦处…

    望着这等画面,所有人皆是倒吸了口凉气,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一幅世外奇境,同时无数人眼中发热,里面究竟该有多少宝贝?

    “道,这遗迹是怎么回事?为何没有收到这黄沙的侵蚀?”极为疑惑道。

    道浮现,极为仔细的探查了一番,“若要是所料不错的话,这是一处超一流势力的遗迹,极为强盛,原本就在这青原天界之中,不知因为何等原因落魄导致灭门,最后这整个宗门或许是被门派强者以最后的气力使其堕入虚空之中,有结界和护宗大阵的存在并没有被虚空之中无比凌乱的气流碾碎,因为其本身就属于青原天界,乃是其中密不可分的一部分,由于此刻的青原天界处于灭世时期,天道不存,法则极为紊乱,所以又将这一片土地自那虚空之中吸附了过来,也许是这处于虚空之中的宗门遗迹感知到了青原天界的存在,主动依附上来,都有可能。”道向着宁奕还有风华解释道。

    宁奕和风华听后不禁有些恍然大悟,点了点头,“老大,这道果然厉害,知道的或许比我家老祖还多…”

    道一副不屑的模样,“本道爷存在十万年了!感知天地,什么东西不知?居然拿本道爷跟你家老祖比?不自量力!”

    “是是是,既然如此,一会到了遗迹之中正是您发威的好时候啊,可得指点指点我那里有宝贝的下落!”风华连忙应承着,不敢得罪,毕竟一会还得指望道呢。

    道听后更加神气,一副颇为受用的表情。

    那不断显露而出的宗派已经已经停止,所有的一切皆突兀的暴露而出,立于这荒原之上显得格外奇异,其占地极广,足有百里,比那幽州城还要大上不知多少,与周围那无尽的黄土荒漠相比,那里面一切都是那样新奇,氤氲缭绕,群山密布,古树翠绿,清河蜿蜒,还有无数华贵的宫殿映布其中,简直就是活脱脱的仙境!

    此刻足有数十万人围在周围,屏住呼吸,等待着遗迹的开启。

    “老大,这周围的结界为何还没有散去?”风华此刻也是一副焦急的模样。

    宁奕也是不知,将那块令牌掏出来,只见到此刻这令牌更加神异,光芒更甚,奇异玄妙的纹路更加显露。

    就在此刻一道如同天雷般的声音滚滚而出,“诸位道友听我一言,自试炼开启之后,有些城池的拍卖场之中皆拍卖过一面令牌,是某处遗迹之物,那便是开启此处遗迹的钥匙,一共九面,我这里有一面,还望其他拥有此信物的道友现身,我们共同开启结界!”话这人实力极为强横,而且气度不凡一看便是大势力之中出来的天骄。

    随即在场中不少人皆是有印象,议论纷纷,“那令牌我倒是见过,当日以为不靠谱,谁知道居然真的是开启遗迹的关键!”

    “是啊,我也曾见过,觉得有些离奇,所以就没有下手,谁知道居然是开启这么大一座遗迹的钥匙!哎,凡是手持那令牌之人探寻这座遗迹定然事半功倍!”不少人听后皆是捶胸顿足,一副后悔的表情。

    “我这里有一面。”另一位持牌之人现身。

    “我这里也有一面。”随即七人已经现身,这七人有三人为实力极强者,而且背后势力也不弱,另外四人实力和背景都一般,此刻的他们已经被不少人盯上,待到进入遗迹之后便以迅雷之势,杀人夺牌。

    宁奕将自己气息展现,高声道,“我这里也有一面。”不少人向着他打量而来,幽州城内不知道宁奕风华他们二人的确实是少数,知道他们二人实力极为强横,曾让三大超一流势力低头,自然没什么人敢打他们的注意。

    “此刻已有八枚,最后一枚令牌在那位道友处,还望道友速速现身!”最开始那人借着传音道,声音在周围炸响。

    所有人也是翘首以盼。

    良久之后,一席黑袍身影凝空出现,那黑袍极为宽大,将浑身上下尽数包括,沙哑的如同阴风炼狱般的声音传出,“本座这里也有一块。”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圣人吟》,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原来我生而不凡〕〔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