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圣人吟 第八百七十三章:云鹤出事
    第八百七十三章云鹤出事

    宁奕听后也是一阵大笑,“老哥过谦了,一切不过就是运气,运气罢了…”

    “诶,宁奕小兄弟,你被称为真真正正镇压一代的存在,若是成长起来定可以称为大陆之上的至高强者,这等成就又岂是运气二字能够形容的?”这中年男子也是一阵大笑,接着吹捧起宁奕来。

    宁奕听后脸色自得自傲之意,溢于言表。

    就在这一个瞬间,原本的中年男人突然化身猛虎,收住笑意,以雷霆万钧之势挥出一掌,在这一瞬间,极为强横的法则光芒涌动,蕴含极凶悍的道威,向着宁奕轰出,脸上透出抹狰狞之色,似乎已经看到了宁奕重伤甚至是殒命于自己掌下的局面。

    而见到这中年男人的动作之后,宁奕笑了,笑的比刚才更加灿烂。

    那中年男子一愣,一种不好的预感传来,这跟他想象之中宁奕所应露出的表情不一样,强行压下,“装神弄鬼!哈哈哈,想不到啊,名动大陆的绝世天才居然会栽在我的手上!”酣畅淋漓的大喊着,那叫一个痛快,虽然如此,手掌之中的力道可没有丝毫卸下,他力求一击必中。

    同时一股极为玄妙的无极之意涌动而出,粒子法则太虚法则同时凝聚,似乎只用了一瞬间一般,然后无极掌带出,与那中年男子的手掌重重轰在一起。

    顷刻之间,空间一震激荡,崩裂出极为狂暴的法则之力。

    片刻之后,同时一道人影竟然飞出,重重砸在那沼泽之中,不是别人正是那中年男子的身影。

    那中年男子一阵恍惚,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怎么可能,原本以为宁奕不过是个毛头小子,已经中了自己的计谋,放松警惕,自己暴起一击定然可以将它轰成残废,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居然这一切跟自己所想的不一样,不光是他在演戏,同样的这宁奕也在演戏。

    又意识到了此刻自己深陷泥潭之中,心中更是大惊,稳住身形,脸上浮现出抹谄媚,“宁奕小兄弟,刚才我不过就是跟你闹着玩呢?想的便是领教一下你的实力,你怎么还当真了?我服了行不行?我真服了?你把我拉出来吧…”不断的哀求着。

    宁奕看着这人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这脸皮变换的速度,简直是令人叹为观止。

    刚才宁奕早就识破了这货的意图,虽然演技极好,丝毫不着痕迹,但是那体内的那股暗中翻涌的波动早就被他所察觉了,索性就直接来了个将计就计,宁奕也在暗中蓄势,只为这雷霆一击。

    这人实力不弱,毕竟是沉浸夺命境巅峰几十年的老狐狸,道行极深,虽说天赋可能不够,但是在夺命境这一境界之中那战斗力自然是没话说,否则也不可能来到着无尽试炼之中,若要是正面对战,宁奕也得花好一番功夫才能将其拿下,这样将计就计一波,反倒是省事了。

    “你觉得我傻?”宁奕一提眉毛好奇的问道。

    那中年男人面色露出一抹尴尬之色,“宁奕小兄弟,我刚才真的是跟你闹着玩的,这样吧,我把我的灵牌给你,我已经淘汰了不少人,积分不敌,你看这样行不行?”随即又向着宁奕说到,此刻已经有了些求饶的意味。

    “此刻那灵牌本不就是我的了吗?”宁奕轻笑着反问道。

    “额…宁奕小兄弟,饶命啊,饶命啊,我上有老下有小,可都指望着我呢,刚才真的非我本意,这乃是试炼规则,我也是真的没有办法啊!”这中年男人见到宁奕不好糊弄此刻也不管不顾的豁出去了,开始大肆向着宁奕求饶道,对于他来说,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宁奕原本倒想宰了他,但是见到这人如此豁的出去,倒是对他改观了三分,“也罢,那边饶你一命吧~”说着不漏声色的挥出一掌。

    “噗~”那中年男人一口鲜血喷出,“宁,宁奕小兄弟你多虑了,我从着沼泽之中出来定然不可能在寻你麻烦…”不敢动怒向着宁奕解释道。

    同时暗暗心惊,这宁奕所表现出来的,简直比老狐狸还要老狐狸,他之前用这招可是没少坑那些二十七大势力出来的所谓的天骄,但是却没想到折在了宁奕这里。

    宁奕也是笑了笑,他可不信他,如此这般自然没坏处,随后向外运转灵力将这中年男人从哪沼泽之中拉了出来。

    受了重伤之后,那人不敢再动任何心思,老老实实的将自己的玉牌拿了出来,果然此刻那玉牌之中刻着一个九的字样,花纹更加繁杂,这九便代表着他已经融合了九个人的玉佩了,当然倒也意味着他自己一个人便淘汰了九人,而是他所淘汰的人之中一共淘汰了九人,当然这个也包括他本身。

    宁奕也不客气,拿过来知乎跟自己的玉牌相融,随即自己的玉牌之上便成了一个十的字符。

    没了玉牌那中年男子突然之间被一阵无上玄妙的力量所包括,随即便不受控制一般被驱逐出这无尽沼泽之中。

    刚才他被困与沼泽之中根本都没办法捏碎那玉牌,否则他倒宁愿捏碎玉牌也不会白白送给宁奕。

    宁奕一阵心满意足,并未着急向着那更深处而去,而是皆着在附近晃荡着,看看周围还有没有其他试炼者。

    “我这应该快要突破了吧…”嘴里嘟囔着,虽说三个多月之前刚刚迈入夺命境高阶,但是这三个月一直在和无尽法则空间之中,几乎一直在战斗在历练,而且对于法则的感悟更加深刻,自然有所领悟,所以此刻这境界已至夺命境高阶巅峰,不知何时便会彻底迈入夺命境巅峰。

    一晃又是十日左右的时间,依旧没有迈入巅峰境界,不过在这几日之中由于是那圈缩小的缘故,碰见试炼者的几率倒是比之前打了不少,碰上了五位试炼者,宁奕很友好的将他们“请”出去,并未动杀念,这时候宁奕那玉牌之上的数字已经变成了二十三。

    “那毒瘴似乎又开始移动了…”宁奕在察觉到了那毒瘴环的异动,嘴里嘟囔着,随即立刻元转功法施展灵力,向着那无尽沼泽的更深处而去,这整个毒瘴所包括的圈最终再一次停止了,又大大的缩小了一步。

    不过宁奕知道就算是现在,整个圈依旧很大,依旧可以称得上无边无际所以他还不着急。

    又是一月的时间过去,那毒瘴环又缩小了三次,此刻这圈倒是比从前小的多了,不过相对来说还是很大,在这一个月之中,宁奕碰上了十几人,爆发了数次激烈的战斗,交手的对手有那些老狐狸,当然更多的是那些各大势力的天骄们,比较厉害的有大乾帝国皇子古荒,幻云帝国皇子相孤南,还有轻萍阁玉瑶最厉害的当属那位圣佑山伏珏圣,这伏珏圣不愧是闯过一百零四关那法则试炼的绝代妖孽人物,宁奕最后几乎是拼尽全力才将其击败,而此刻宁奕那玉牌之上的数字已经来到了二百三十六,这已经是极为恐怖了。

    “这下时间倒是差不多了,该往深处走走了…”宁奕思索着,此刻几乎已经过去大半,原本的一万人此刻剩下一千都是是多的,决定之后也不犹豫,便快速的想着那中心深处靠拢过去。

    呼的,突然发现一人的气息,这人是一位女子散发着一股清寒之气,“出来把,我知道你在附近…”女子的声音突然想起。

    倒是令宁奕一阵惊诧,随后献身望着这人。

    “敢问姑娘如何发现在下?”好奇的问道。

    “很难吗?”这女子冷清说道。

    “你想要我的玉牌同样我也想要你的玉牌,你我战一场,胜者退出如何?”女子直接开口说道。

    宁奕自然求之不得,“好!”

    “东旭学院宁奕,请赐教!”

    “你便是宁奕?”这女子一阵惊诧之意,不过就是片刻罢了,随后接着道,“正气宗洛水,请赐教!”

    “正气宗?”宁奕不禁一愣,没想到跟自己还有旧,“洛水姑娘,敢问你们正气宗洛天阳洛叔可还好?”开口问道。

    “正是我伯父,自然安好,你识得我伯父?”这洛水也有一丝好奇。

    “曾在那偏远的天夏王国相识…”宁奕热切道,说着还将那时洛天阳赠给他跟王莲鱼的令牌拿出来,其上刻着正气二字。

    洛水算是信了,他自然也听过那天夏王国,“我伯父最近数年一直在外,一直在寻找我伯母…”

    这件事宁奕自然知道,还是他出的注意,“有结果吗?”急切的问道。

    洛水摇了摇头,“没有,不过这样也好伯父不再像从前那般颓废,想必应该是你出的注意吧,多谢你了…”说着冲着宁奕禀手行礼。

    宁奕摆了摆手,“洛叔跟我有旧成忘年之交,自然不算什么。”

    “熟人相见,今日咱们这架怕是打不成了,哈哈。”宁奕忍不住笑了一声。

    “对了,宁奕,那苏云鹤是不是跟你是朋友?”这洛水突然想起来什么,很是急切。

    宁奕一愣,点了点头,“是,怎么了?”心中突然生出一股不祥的预感。

    “我偶然间听闻那绝情殿少殿主似乎要谋害苏云鹤,打苏云鹤身上世界本源的注意。”洛水淡淡道。

    “什么?他敢!”宁奕一听顿时暴怒。

    “多谢相告,这件事涉及二十七大超级势力你也不便插手,洛水姑娘,我们在此别过…”宁奕冲这洛水禀手而道。

    “那绝情殿少殿主有备而来,你既然与我伯父相识,我自然不可能袖手旁观,我同你一起去…”洛水清冷的气质之中透着抹坚定。

    宁奕道了声谢,随即立刻向着中心处暴掠而去,心中越来越焦急。

    “小鹤,你可不要出什么事儿才好啊!否则,他们都得给你陪葬!”宁奕此刻心中焦急万分。

    二人速度极快,不过此刻这无尽沼泽之中依旧宽阔,良久之后前面有一股激烈的打斗声传出。

    </br>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