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圣人吟 第九百一十六章:大军压境
    第九百一十六章大军压境

    听着宁奕的侃侃而谈,这萧正夜没有出口驳斥,而是静静的听着。

    “而我今日来,所想给血煞宫的机会,便是让你们在此次道战之中大获全胜,话我已经这么说了,听不听信不信自然由你。”宁奕淡淡道。

    萧正夜听完之后脸庞露出一抹笑意,“你说你能够让我血煞宫在此次道战之中胜出?”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你不过一个区区启命境初阶之人,居然也敢如此大放厥词,你究竟凭什么?你那不值一提的紫薇宗么?”不由反问道。

    “我坚信我是带着诚意来的,既然你没有合作的诚意,话不投机半句多,那么告辞…”宁奕拉着小喜转身就走。

    这倒是令萧正夜有些错愕,他突然看不透眼前这位年轻人了,“等等…”在宁奕马上便要离开大殿之时,终于开口挽留。

    宁奕的脸上顿时长出了一口气,露出抹笑意,当然这等神采不过一闪即逝,随后扭身望着萧正夜,“怎么,莫非萧宫主改变主意了?”

    “我只是想问问,你的资本在哪里,我凭什么相信你,你能够帮我血煞宫在道战之中击败那天衡宗?”这萧正夜此刻正色问道。

    “丫头,露一手给萧宫主瞧瞧…”宁奕附耳冲着小喜道。

    “好!”小喜甜甜道,随后将糖人从嘴里拿出来,随即抬头望着那萧正夜,不过就是顷刻之间,萧正夜的眼神变成了惊惧随后变成了死灰之色,冷汗在这一瞬间布满全身,如同看到了,什么万分可怕的场景。

    当然不过一瞬便已经消失了,仿佛刚才的一切不过真的如同幻境一样。

    但这萧正夜可不觉得那万般真切的是幻境,望着那又是恢复呆萌模样的青春少女,一副难以置信的感觉自她心头翻腾而出,他怎么也无法想到眼前这少女跟刚才那般可怕的场景联系起来,简直太过于荒诞了。

    就在刚才那一瞬间,眼前的少女那大而明亮的眼眸之中,竟然泛起至高无穷的大道奥义,仿佛此刻这少女就是天道,就是天神,他以为生死造化境强者在她面前不过如同蝼蚁一般,不,可能连蝼蚁都不如,那双眸当真如同夜晚万般明亮的皎洁皓月,而少女便是月神,这种感觉万分真切。

    虽说现在有些不敢相信,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望着萧正夜那惊恐的表情,宁奕不由一喜,暗中给小喜竖了个大拇指,“怎么样,萧宫主,此刻你可信了?”

    萧正夜没有言语,而是凝望着小喜,“敢问姑娘名字…”

    “喂,萧正夜,你想干嘛?这是我娘子!你想找死不成?”宁奕顿时大怒,一把将小喜拉到自己身后,高声道。

    萧正夜摇了摇头,将那股心有余悸的模样彻底驱散,“你误会了,林宗主…”

    宁奕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萧宫主若要是跟我紫薇宗合作,我保证你血煞宫定会比现在强盛。”立于宁奕一旁的小喜开口说道,原本糯糯的声音之中此刻透着一抹威严和冷清之色。

    宁奕听后下意识的将小喜的手拉得更紧。

    小喜望着他,甜甜一笑,这下宁奕才算是放下心来。

    萧正夜望着宁奕和林小喜二人,片刻之后,终于有了决断,“好,林宗主,将你的计划说出来吧…”此刻他才真正将宁奕当成了平辈众人,在认为宁奕此刻才算是有了真正合作的资本。

    良久,宁奕和林小喜终于从着最为雄壮的血煞大殿之中走出来,露出一抹心满意足的神色,此行还算是圆满,未来可期。

    而就在这时一道俏丽的身影从外面走进来,“你,你,你怎么在这里?”透着一抹难以置信,随即便为了上来,盯着宁奕,怎么也意想不到。

    宁奕一脸疑惑,“你是?”眼前这俏丽的女子,有些熟悉,但怎么也想不起来。

    “之前在哪孔雀星城也就是现在的紫薇星城之中…”这女子说道。

    宁奕一拍脑门,恍然大悟,“原来是你,今日没穿男装,怪不得想不起来。”此人便是在孔雀星城之中的那位当街遭遇小偷,然后被宁奕一顿道理教育的那人。

    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在血煞宫再次碰面。

    “你怎么会在此地?”不由好奇问道。

    这女子一挑眉毛,得意道,“这里是我家,我爹便是这血煞宫宫主,我待在这里很奇怪么?我还想问你呢?你来血煞宫做什么?对了,你上一次惹了我,嘿嘿,这一次在我的地盘,哈哈哈,我看你怎么跑!”随即有露出一抹愤愤之色。

    宁奕不禁一阵无语,这世界机缘巧合倒是奇妙,没想到在大街上随意碰上一人便是这血煞宫的公主,而且谁又会想到,这血煞宫的公主怎么会在孔雀星城而且还男扮女装,而且居然还如此的记仇,上一次他到不认为自己做错什么了,只是单纯的另其有些不爽罢了,“我,我跟你爹也算是朋友,这么算的话我还算你叔叔辈儿的呢,你还敢教训你叔叔不成?”一挑眉满是笑意的问道。

    “你还敢占我便宜?”这女子更是怒不可遏,说着就要叫一旁的护卫来教训宁奕。

    “嫣儿,不可胡闹!”此刻萧正夜从大殿之中走了出来,开口直至道。

    “爹!”萧嫣儿委屈道。

    宁奕见状不由笑道,“萧老哥,你女儿这脾气可不太好啊…”

    小喜在一旁狐疑的盯着这两人,一副猜测的模样。

    “你个混蛋!”听到宁奕的言语,这萧嫣儿更是怒不可遏。

    宁奕连忙跳到一边去,生怕真的被她给打到了,此刻这萧正夜在身旁,他总不能教训人家女儿不是。首发m.

    “萧老哥,我回去还有事儿,我们就此别过,一切按计划行事…”宁奕直接开口说道。

    萧正夜点了点头,“好,林乾兄弟,我们就此别过。”

    随后一声清脆的雕鸣之声响彻云霄之间,随即落与这大殿之前,宁奕拉着小喜落入小雕的后背之上,随即小雕振翅而飞,顷刻便是天际之外。

    萧嫣儿见到宁奕离开不禁一副气鼓鼓的模样,将自己的脸别过去,不理自己的老爹。

    “嫣儿,怎么了?这林乾欺负你了不成?”萧正夜好奇道。

    “没有,我就是看他不爽!”萧嫣儿冷声而道,随后又吃惊道,“他便是最近疯传的紫薇宗宗主林乾么?”原本他还将林乾视为偶像,但没想到居然是曾经那人,真是令人失望。

    萧正夜听后算是放下心来,“那就好,以后离这家伙远一点,嫣儿别生气了,你要是看他不顺眼,下次见面了爹出手帮你收拾他!”

    萧嫣儿顿时喜笑颜开,连忙答应下来。

    数日过后,紫薇星城数百里之外的无尽原野之众,空中一片极为磅礴浩瀚的天船巨舰群在此刻汇聚,足有百艘之众,而且每一艘之上挂着无数气质,有天衡宗有幽兰星城有天剑星城有皓月星城种种,足有九个势力,此刻联合在一起。

    这不是别的,正是天衡宗纠结其他八座下属星城组成的联合大军,前来攻讨紫薇宗,规模浩浩荡荡,极为盛大,百艘灵武玄舰汇聚成一大片,将整个苍穹都覆盖了。

    令人心生震撼,心觉恐惧。

    其中最大的一走主舰足有千丈,如同一个空中巨无霸一般,碾压虚空,浩大的天罚以及天衡宗等字眼布于桅杆旗之上。

    这股势力堪称极为强盛,想要灭一星城轻而易举,百艘灵武玄舰,足有数千门灵武炮,一轮齐射,整个星城便会毁掉一般,威力极为强盛。

    而就在这一只如此浩大的天船巨舰舰队的前面慢慢的另外一支灵武玄舰的舰队此刻也碾压虚空而来,二者正是相对而来,这一支舰队相比就要寒酸太多了,满打满算不过四十艘,其上刻着紫薇宗的滋养,而且这舰船的提醒都是偏小,几乎都是百丈左右,最大的一艘不过五百丈,很显然,这便是紫薇宗的大军,这也算是将其压箱底的东西都拿出来了,上一次俘获了十艘灵武玄舰,再加上之前的孔雀府有二十多艘,又紧急向大商商会了几艘,这才勉勉强强凑够了四十之数。电脑端:/

    宁奕此刻立于主舰舰头处,望着自己对面的百余艘巨舰,心中不由感慨,这天衡宗也算是花了大手笔了。

    两支舰队与虚空之中呈现对峙的局面。

    突然间,一道人影浮现于天衡宗舰队之上,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位曾经的孔雀府老祖孔惊云,此刻的他老脸之中满是毒怨之气,“林乾,田煞,给老夫滚出来!”戾声问道。

    倏~宁奕的身形也是浮现于舰船之外,望着那孔惊云高声而道,“我当是谁,竟然是你这个丧家之犬,之前狼狈而逃,此刻又回来耀武扬威,怎么,找到又找到狗主子了?”宁奕的声音传彻整个虚空之中。

    自然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这孔惊云的脸色更是难看,这宁奕的嘴确实厉害,他竟一时间不知如何回骂过去,“你,你小子找死,老夫要将你撕成八段!”暴怒道。

    说着便要直接出手,镇压宁奕。手机端:/m./

    而就在此时另一道高深的气息凝现在这孔惊云身旁,“老孔,别这么沉不住气,今日无论如何,他紫薇宗也是覆灭之局。”

    对于此人孔惊云可不敢怠慢,听到起言语之后,正色的点了点头。

    宁奕凝望着出现在孔惊云身旁的老者,听到小道的言语之后,不禁是松了口气,此人实力为生死造化境三重天,倒也并未不能对付…

    “大言不惭!”

    “今天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灭我紫薇宗的!”宁奕高声说道,一副不屑的模样。

    这九大势力的联合军队望着宁奕,此时此刻居然还有这等心劲儿,不禁令人钦佩,不知道此人是真的在装傻,还是真的傻,此刻的局势已经在明朗不过,他究竟还有什么嘚瑟的资本?

    </br>

    </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