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圣贤魔君 第七十五章 陷入危机
    第七十五章 陷入危机

    还没等孔烨华说话,司徒大师挣扎着从墙角站了起来,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后,用略带商量的语气说道:“算老夫认栽,灵药我不要了,你们把其余的东西还给我可以吧?”

    “呵呵。”韩贤微微一笑,将司徒大师的储物袋尽数取出,装进了自己的无底袋中,随手将空的储物袋扔了过去,一脸戏谑的道:“不好意思,刚才那是你主动上交的价码,现在既然玲绮出手了,那我就得收点利息不是?”

    “你…”司徒大师再度喷出一口老血,那储物袋中可是他毕生的收藏,就这么被人夺走了,一时间令得他无法接受。

    “孔门主,时间宝贵啊,若是你不愿意,那便只能让玲绮出手了,至于什么结果你可是瞧清楚了。”韩贤脸庞上的微笑徐徐收敛,赤红的眼眸中,凶光猛然闪烁。

    此话一出,吕玲绮的身影鬼魅般的瞬间出现在了孔烨华的面前,纤指抵在了后者的额头之上,深蓝色的真气迅速凝聚在指尖,随时准备洞穿他的脑袋。

    “别动手,孔某答应便是。”孔烨华额头之上冷汗直流,连忙从储物袋中取出了四十余株灵药,递到了吕玲绮的手中。

    “药鼎呢?”吕玲绮的目光徒然一寒,指尖徐徐发力,孔烨华额头之上的皮肤,已经在真气的锋芒下显露了一丝血痕。

    孔烨华清楚的感觉到,那放于其额头的手指上蕴含着何等可怕的力量,咬了咬牙,取出了那件古朴的神秘药鼎,无奈的递到了吕玲绮的手中。

    望着吕玲绮将灵药与药鼎尽数交给了韩贤,孔烨华的目光也是泛上了阴狠,对于前者,他自然不敢有着丝毫的冒犯,但所有东西最后全部归这个少年所有,令得他十分恼火。

    没有理会一旁恼羞成怒的孔烨华,吕玲绮转身看向了床榻之上的蓝芸萱,身形一动,便是瞬间出现在了她的身旁。

    对于蓝芸萱这种依靠身体打交道的女人,吕玲绮最是看不上,所以也没有过多的废话,抬脚踩在了前者的脖颈处,将其压在床上。

    “我给,我给…”蓝芸萱不敢有丝毫的迟疑,急忙将她所分到的八株药材全部举到了吕玲绮的面前。

    将灵药扔给韩贤,看到他点头确认无误之后,吕玲绮这才将腿收了回来,随后指了指身上那件金属内甲,冰冷的说道:“你自己脱,还是由我动手?”

    “我求求你,把这件内甲给我留下吧,当初为了得到它,我才甘愿被这两个老家伙玩弄的。”蓝芸萱说话间,眼泪不由自主的滴落了下来,在外人看来显得十分可怜。

    “哼,这么多年了,我还不知道你的为人。”吕玲绮冷哼一声,手掌猛地探下,在一道娇呼声中,狂暴的真气将蓝芸萱身上的薄纱直接撕碎,此时的后者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在床上被肆意的摆弄着,上下其手间,吕玲绮将那件金属内甲轻

    易的剥落,也不理会蓝芸萱赤裸的身体,转身回到了韩贤的是身边。

    接过这件带着余温的金属内甲,韩贤不由得苦笑了一声,这吕玲绮的办事风格也太狠辣了,将其认真收好,韩贤这才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面容之上略带一丝歉意,拱手道:“今夜之事,多有冒犯,三位请继续。”

    韩贤对着孔烨华三人笑了笑,旋即转身向外走去,他将到达窗口之时,一道森然冷喝声,在房间中响彻而起。

    “拿了老夫的东西,就想这么一走了之,你们也太不把我们阵法师放在眼里了吧!”

    话音落地,一道诡异的空间波动在房间中散发而出,紧接着,一道须发皆白的青衣老者便是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原来这司徒大师在暗中布下了一个传送阵法,将他的老师召唤了过来。

    “不好!”吕玲绮目光紧紧的盯着面前这位老者,心中不由得涌上一抹惊骇,以她后天阶别的实力,竟然看不透这名青衣老者的等级,会出现这种情况唯有一个原因,那便是他的实力要远在自己之上。

    青衣老者的目光从房间中的众人身上徐徐扫过,特别是当他看到床榻上赤裸的蓝芸萱后,眼神微微一缩,开口道:“浩儿,你将为师唤来,所为何事?”

    司徒浩手指着韩贤二人,眼神中充满了怨毒,大声道:“师父,今日之事全是他们所为。”

    说着,司徒浩赶忙将吕玲绮如何击伤于他,韩贤如何抢夺他的储物袋之事,以及孔烨华与蓝芸萱受辱之事尽数说了出来,至于他们之间的特殊关系,司徒浩倒是并未提及。

    “两位小友,先前浩儿所说,你们并没有什么反驳的吧?”青衣老者缓缓抬头,淡淡的声音中,噙着些许森冷味道。

    在说话间,那位青衣老者也是上上下下的将韩贤二人打量了一遍,眼中掠过一抹诧异,他一眼便是知道,吕玲绮的实力处于后天初期,而令他惊讶的是面前这位少年的气息,虽然表面上处于地阶后期,但却给他一种朦胧的感觉,当他想要深度探查时,却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阻拦而下。

    这种探视被阻拦的感觉,令得青衣老者十分惊愕,以他堂堂先天中期的实力,而且还是一名八级阵法师,居然会连一个小辈的实力都看不透?

    望着那突然出现的青衣老者,韩贤的眉头也是微微一皱,他清楚的感觉到,前者体内所散发出的气息,已经不在慕容英之下,更何况他还是一名阵法师,其灵魂力量也必定十分恐怖,如今魔君还在闭关之中,韩贤自认不是他的对手,旋即抱拳道。

    “这位前辈,我们一同都是进入遗迹之人,只是觉得分配不均,发生了一些争执而已,既然您现身与此,那我便将您徒弟的物品归还便是。”

    “呵呵,小友想的太简单了吧。”青衣老者冷笑了一声,缓缓摇头道:“不管此事谁对谁错,你们打伤了我徒儿这是

    事实,你们总要负些责任。”

    “那前辈想要如何?”

    “你们毕竟是我的晚辈,我若对你们出手有失风范,这样吧,把你们家族的长辈叫来,我们再做决定。”青衣老者将双手背于身后,云淡风轻的说道。

    “这…”韩贤与吕玲绮对看了一眼,面色皆是略显凝重,韩贤摊了摊手,沉声道:“我们独自外出历练,并没有长辈跟随。”

    见状,一旁的蓝芸萱连忙爬了过来,抱着青衣老者的大腿道:“大师,这两个人将我们在遗迹中所得的宝物尽数抢走,还扒光了奴家的衣物,更是出手击伤您的徒弟,您可得为我们做主啊。”

    “呵呵,姑娘放心,我必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青衣老者微微一笑,取出一件长袍披在了蓝芸萱的身上,转头对着身后的司徒浩说道:“浩儿,你想怎么解决?”

    闻言,司徒浩顿时精神一振,目光极度森然的望着韩贤以及身旁的吕玲绮,脸庞上,浮现一抹阴毒笑容:“师父,把她的真气废了,我要把她带回联合王国去,至于那个韩贤,他可是在遗迹中获得不少宝物,师父您要是有兴趣的话,可以当场将其灭杀。”

    感受着司徒浩那赤裸裸的目光,吕玲绮俏脸也是迅速的冰冷而下,掌心中,真气闪电般的凝聚,身形一动,便是对着前者袭去。

    “放肆!”青衣老者眼皮微抬,一股恐怖的灵魂波动自眉心处暴涌而出,闪电般击在了飞掠而来的吕玲绮身上,只见后者的身体徒然僵硬,便是滚落到一旁的地面上,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从灵魂中散发而出,令得她根本动弹不得。

    一旁的蓝芸萱抢步赶到,将虚弱的吕玲绮骑在身下,狠狠抽了两个大嘴巴后,开始疯狂的撕扯着她的衣服,嘴里还不停的骂道:“臭女人,让你抢老娘的内甲,看我不扒光了你!”

    孔烨华与司徒浩,也是在此刻双眼无比滚烫的,盯着那在蓝芸萱的撕扯下,变得逐渐赤裸的吕玲绮,心头的淫邪之意顿时如同野草一般,疯狂的涨动了起来。

    望着那在蓝芸萱手下无力反驳的吕玲绮,韩贤也是怒气涌现,当下掌心一握,玄冰真气迅速凝聚,眨眼间便化作一杆冰晶长矛,狠狠的射向蓝芸萱。

    不过就在韩贤出手的那一霎,那名实力高深的青衣老者淡淡一笑,那恐怖的灵魂波动再度弥漫而出,将冰晶长矛顷刻间粉碎而去,目光瞥了一眼韩贤后,闲庭信步的走了过来。

    面对缓步逼近的老者,韩贤脸庞上涌上一抹狰狞之色,左目的瞳孔之中,也是逐渐充满了赤红,手掌挥动间,一道金色剑光浮现而出,犹如在屋中打了一道金色闪电。

    就在韩贤打算依靠孤光剑拼死一搏时,一道熟悉的身影,从屋顶之上悄然跃进,坦然的站在青衣老者的面前,小手之中,举着一块奇异的令牌。

    “老头,你看这是何物?!”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笑傲之问道巅峰〕〔妙手妆娘〕〔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