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三章 死而复生
    李乘昭跟着节度使府的人快马加鞭前往跌马县城,但毕竟山路崎岖不平,就算是如此也是花了大半天的功夫。到达的时候都已经过了酉时了。

    来到县城外,就闻到一股浓郁的烧焦味和血腥味,还有一种融合两种味道的腐烂臭味,空气里被这几种味道充满,令人作呕反胃,极度地不舒适。

    从小两耳不闻窗外,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李倓,自然是受不了此等折磨,又是呕吐又是头晕,非把自己肚子里那点存活全部倒腾干净了才舒服了一点。

    至于李乘昭,他虽是皇族,但早年间却是征战沙场之人,什么场面没有见过,这等小场面自然是无动于衷。

    远远看去,跌马县城的上空还有无数缕焦烟升起,那半片的天空都呈现乌黑之色,如同暴雨来临前的乌云压降。而那些房屋全都呈现黑漆漆的模样,就像是一堆废墟伫立在那里。

    李倓心知大事不妙:“所有人快马加鞭,务必天黑之前到达县城。”

    所有人都加快了速度,就连平日里完全没个正形的李乘昭也开始赶了兴趣,毕竟这么大的火灾可是不多见。

    一行人进入到县城之中,眼前的惨状再一次令他们震惊了。

    几乎所有的房屋都遭受到了严重的损坏,没有一处是完整的,有的更是被大火烧的只剩半个框架。

    所有的东西都散乱一地,地上到处都是血迹以及零落散碎的肉块,还有森森可见的白骨,分不清是人的还是牲畜的。

    死亡和腐烂的气息笼罩着整个县城。这哪里是人间,分明是地狱。

    总之,这里根本就不像是人能生活的地方。

    有些士兵终于是忍受不住,吐了出来,估计昨晚的夜饭都在其中。

    李乘昭看着满目疮痍的跌马县城,缓缓道:“我的天,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周昆问了一个大家心中都疑惑的问题:“奇怪,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除了这些肉块和血迹,甚至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看不到,难不成都被大火给烧了?”

    李倓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即刻下令:“所有人去搜索还有没有生还者或者其他人,总之活的死的都要找到,要弄清楚昨晚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所有人开始四散分开,去寻找生还者,哪怕尸体也行。

    李乘昭也跳下马,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眼前的跌马县城像是经历了一场惨绝人寰的屠杀,到处都是血迹,遍地都是血块,可却见不到一具尸体,这的确是有些奇怪。

    李乘昭扭头询问道:“李大人,你认为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李倓也是环视了周围一圈,盯着地上的血迹:“现在还不确定,但绝对不可能是单纯的火灾。下官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江州,只怕要遭遇一场前所未有的劫难了。”

    两人正谈论着,一个官兵神色慌张地跑了过来:“大人,王爷,有发现了,找到尸体了。”

    “多少?”

    “这个——”

    “吞吞吐吐地做什么,有多少尸体?”

    “这个——小的也说不清楚,王爷,节度使大人,请跟我来。”

    官兵把李乘昭他们带到一处房子里,这栋房子算是保存比较完整的了,可能是因为院里有一处小池塘的缘故才幸免于难,看得出是大户人家。

    房子里家具杂乱倒在地上,血迹布满整个地板,却仍旧是不见尸体。

    “尸体呢?”

    官兵走到衣柜前,一把拉开衣柜的门,惊人的一幕展现在众人的眼前。

    小小的衣柜里居然塞满了尸体,至少有五六具尸体。他们每个人都以难以想象的扭曲姿势缠绕在一起。如果是活人,筋骨只怕早已彻底断裂。

    这些尸体没有一具是完整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大大小小的创口,就像是被猛兽撕咬过一般。有的地方官甚至可以从创口处直接见到肉森森的白骨。

    “不仅是这间房子里,县城里的其他房子,衣柜,地窖,柴房,总之所有阴暗封闭的环境里,几乎都塞满了这样的尸体。大约清点了一番,一共三百多人,几乎就是整个跌马县城的常住人口。”

    众人闻言大为震惊。一夜之间死了三百多人,这无论放在哪里都是惊天动地的大案啊。

    “有发现生还者吗?”

    “目前还没有发现任何生还者,只有这些尸体。可以确认的是,这些尸体都是跌马县城的居民。”

    李乘昭一语中的道:“这可不是什么火灾,而是一场洗劫,然后整个县城还被放火烧了。”

    大家都沉默了,一夜之间死了三百多人,这已经称得上是一场灾难了。别说是江州,就算是整个南唐历史也从未发生过如此骇人听闻的事件。

    周昆再一次提出了心中最大的疑惑:“大人,若是有人真的洗劫了跌马县城,可为什么在杀光这些平民之后还要如此大费周章地把这些尸体给藏起来?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又有一个官兵跑过来:“大人,王爷,发现生还者了。”

    众人眼前一亮:“快带路。”

    众人来到一处古井,这里是整个跌马县城唯一的古井,几乎这口古井养活了整个跌马县城的人。

    “生还者呢?”

    “就在井下。”

    李乘昭朝着井底望去,没想到井底真的站着一个人,此刻也正望着上面,正是跌马县令方大志。

    方大志仿佛看到了救星一般,嚷嚷大叫:“救命啊大人,救命啊!”

    方大志的声音都带着哭腔和颤抖,似乎刚刚经历了极为恐怖的事情,至今都没有缓过劲来,身体不知是因为寒冷还是恐惧,止不住地发抖。

    李倓站在井口朝着下方说道:“我乃江州节度使李倓,你是什么人?”

    方大志闻言仿佛是见到了救星,开心不已:“节度使大人,下官乃跌马县令方大志。”

    “快把他拉起来。”

    方大志被众人救出来,仍旧是惊魂未定的模样。

    李倓拍了拍方大志的肩膀:“方大人,告诉我,昨晚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方大志回忆昨晚的画面,那就是一个恐怖至极的噩梦,他甚至都不愿再多去回忆一秒,因为太过可怖。

    “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那些人全都复活过来,他们见人就咬,咬到血肉模糊也不松口,然后大家就都变成了怪物,都疯了疯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完全不懂方大志在说些什么,都觉得他经历了一场剧变,精神有些失常。

    李倓也蹲下来,按住情绪有些激动的方大志:“李大人,你冷静一下,这里已经安全了。本官需要你告诉我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事情是这样的,节度使大人。下官昨日接到附近樵夫举报消息,说跌马县官驿发生了命案。官驿毕竟是朝廷所设,又牵扯命案,下官就带着县衙里的人去到驿站,发现有三具尸体。就把他们带回到县城进行身份辨认,这事我还上书过大人。可谁知到了夜里,这三具尸体突然就活了过来。”

    尸体活了过来?

    在场的人都是惊诧不已,纷纷以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这位跌马县令。

    死人如何能够复生?这位县令大人莫不是疯了?

    李倓看着方大志,觉得他神情有些错乱:“方大人,你也是寒窗苦读,科举出身得的官籍,怎得说出如此胡言乱语之言?这世间,死人哪能复生?”

    很明显,包括李乘昭等人在内,没有一个人相信方大志所言。

    “节度使大人是真的。这些尸体复活之后就跟野兽一般毫无人性,见人就咬,不死不休。并且被咬死之后的人,几分钟之内也会复活过来,变得和其他怪物一样。仅仅一晚上的功夫,整个县城就沦陷了,局面根本无法控制。下官还是慌乱之下跳进水井里才勉强捡回一条命。这些都是我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绝对没有半句虚假。”

    方大志说的真真切切,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可这内容太过让人不敢相信。或者说,只有傻子才会相信。

    死人复活?然后被咬死之后还能传染给其他的尸体?

    这是什么病?或者说是什么诡异的妖术?

    李倓身为读书人,圣贤礼教之下让他绝对不相信这些耸人听闻的话。

    “方大人,若果真依你所言,那现在为何这些已经复活的尸体躺在这里一动不动,根本就是一具死尸。而且,又是谁把这些尸体藏在衣柜,柴房,窖等地方的。整个县城里,我们只发现了你一个幸存者。”

    看着李倓质问的眼神,方大志如临大敌,惊恐万分:“节度使大人,您这话是什么意思?”

    “如果让本官根据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来推测的话,这应该就是一场普通的大火,但你身为父母官没有及时做好救火措施,导致百姓遇难。本官现在怀疑你为了掩盖自己的失职,编造谣言,还企图毁尸灭迹,甚至还有杀人灭口的嫌疑。”

    方大志直接站了起来:“这——节度使大人,冤枉啊,这事跟下官真的没有半分关系。下官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做此等事情。”

    此时,一直冷眼旁观的李乘昭站了出来:“李大人,本王觉得还有些说不通的地方。”

    “王爷,莫非你也听信如此胡言乱语之话吗?”

    李乘昭站了出来,指了指那些被抬出来已经摆放好的尸体:“那些尸体身上的咬痕很好的印证了方大人的话。试问,寻常人的牙齿,怎么可能在人的身上留下如此痕迹。而且,就算如此,方大人他一个人又如何有能力把这么多的尸体都藏起来,干脆就着大火一把火烧了不是更方便?”

    “王爷,这是下官辖区的案子,真相如何下官自会调查,还请王爷不要掺和。”

    “嘿我说李大人,你这话就不对了。如今可是整整死了近四百人,这已经不是什么简简单单的案子了,这分明是一场灾难,你觉得你能兜得住吗?朝廷要是彻查细究下来,别说你这个一州节度使,只怕我这个封爵亲王都要跟着遭殃。”

    “王爷请放心,若是朝廷怪罪下来,本官自会一力承担,绝不牵连王爷。”

    正当两人争执不下的时候,人群中响起了一个声音。

    “他说的没错!”

    人群之中走出来一个人,正是昨晚李乘昭在百香楼里见到过的那个白衣男子。

    “咦,怎么是你?”

    白衣男子很有礼貌地行了一礼:“王爷,我叫都浊。这位方大人刚刚说的话都是事实。”

    李倓冷哼了一声:“都是事实?这么说也是你亲眼所见了?”

    “不,昨晚的情况我并非亲眼所见。但这些死而复生的尸体我却是在别处见过的。”

    周昆走到都浊的面前,谨慎地打量着他:“看你的模样不像是南唐人,你是谁?”

    “我是吴越人。眼下天色快黑了,我们必须赶快把这些尸体给处理了,不然一到夜里他们就会再度醒过来,到时候我们所有人都逃不掉。”

    周昆直接拔出剑架在都浊的肩膀上:“哪里来的妖人在这里妖言惑众。吴越人素来诡异,又流行养蛊妖术,所以才会被灭国。如今,居然祸害到我南唐境内来了。看来当初就不该下手仁慈,直接把你们这些吴越余孽给全部一锅端了。”

    “不管大人们信不信,我所言句句属实,若有半句假话,愿遭受任何惩罚。”

    李倓背着双手走过来:“那好,既然你和方大人都这么说,那我们就等到入夜便一切都知晓了。”

    都浊听完焦急不已:“不能等,若真到了夜里,这么多的尸体复活过来,我们这点人手根本就对付不了,必须把这些尸体都立刻烧掉才行。”

    李倓闻言愤怒不已:“烧掉尸体?果然是吴越妖人。身体发肤,皆受之父母。我南唐乃礼仪之邦,儒教法化。历史上就算是对待死刑重犯那也是行安葬之礼,从未有过火烧尸体的恶劣行径。何况这是整整近五百具尸体,你说的可是人话?”

    “大人,您何必与这吴越妖人废话,我直接逮捕了他,在牢里重刑之下他一定会说真话的。”

    “且慢,李大人请听我一眼。”

    “王爷有何高见?”

    “你看这样如何。先把这些尸体全部关在一个地方,例如牢房里。现在距离天黑估计也就不到一个时辰的功夫,我们可以静心等候,到了夜里他们是不是在说谎一切也就自然清楚了,到时候再论罪行罚也不迟!”

    李倓沉吟片刻之后随即说道:“王爷所言不无道理,只是这小小的跌马县哪里去找那么大的地方把这近五百具尸体放在一起。”

    “那就把他们都绑起来,到时候看情况做定夺,如何?”

    李倓点了点头,表示肯定李乘昭的提议:“来人,把所有的尸体都用麻绳捆绑在一起。”

    李倓带来的这些官兵纷纷开始把这些尸体都用麻绳捆绑在一起。他们都觉得此事很荒诞,对于已死之人来说这是极大的不尊重,何况这些死者里面还有不少人和官兵们是旧识,或朋友,或远亲,心里是极不情愿。

    但那白衣人都浊似乎还是觉得此事少有不妥,走到李乘昭的面前来劝说道:“王爷,普通的绳子是根本控制不住他们的,何况还是这么多的尸人。现在必须马上要烧毁这些尸体,不然就真的来不及了。”

    李乘昭无可奈何地摆了摆手:“并非是本王不愿意相信你,而是你说的话实在是太过耸人听闻,若非亲眼所见本王也实难相信。对了,你刚刚称呼这些尸体为什么?尸人?这倒是一个新鲜的说法。我曾在读一本鬼怪志异的时候听到过这个词。当时就觉得很有意思。”

    很显然,就算是李乘昭也不愿意去相信那死人复活之说。

    都浊很是着急,无论他说什么,都没有人去相信他,唯有那个方大志相信他说的,可这又有什么用。

    方大志眼见众人的注意力都在捆绑尸体身上,则悄悄后退而去,想要逃离这个噩梦一般的跌马县城,却不料转身正好撞在了周昆的身上。

    “怎么,想逃?若是到了夜里这些尸体没有复活过来,你就是最大的嫌疑人,给我老老实实在这里待着。”

    “这位将军啊,真的不能留在这里啊,我们得赶紧跑。到了晚上等这些尸体复活过来,我们就谁都跑不掉了,大家都全都得遭殃。”

    “少废话,我看是到了晚上你就跑不掉了吧,有我看着你,哪里也不许去。”

    方大志一介读书人,怎么可能越得过周昆一介武将的阻拦,急得不行可又无可奈何,只能原地打转,惊恐万分地看着那些一动不动,看起来任人宰割的尸体,好像他们随时都会复活过来。

    这种等同于明知道是在等死却没有任何办法的无奈感真是令人绝望。

    天色越来越暗,人的影子也被拉的越来越长,太阳转瞬间就已经彻底没入地平线之下,黑夜重新席卷了整个大地,陷入一片静谧之中。

    那些被捆绑在一起的尸体仍旧是一动不动,完全没有任何的生机。

    每个人的心中越来越不相信所谓的死尸复活的谣言,周昆看着方大志的眼神恨不得直接拔刀一刀斩杀了。然而方大志的眼神之中却充满了恐惧之色,仿佛即将要发生可怕的事情。

    都浊看着高高挂起的月亮,脸上焦急不已:“王爷,大人,真的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的话我们全部都要遭殃,到时候谁也活不了。”

    “特奶奶的,还在这里妖言惑众,老子这就逮捕你。”

    一个官兵已经难以忍受都浊这个外来人,直接就要冲上去抓捕都浊。

    “大人,再不行动真的来不及了!”

    就在此时,其中一具尸体复苏了过来,正是方大志的许师爷。

    “真真真——复活啦……”

    紧接着其他的尸体也都纷纷苏醒,他们张着嘴巴露出异常锋利的牙齿,对着众人发出野兽般的叫声。若不是因为绳子捆绑着,只怕早已经扑了上来。

    方大志直接跳到了周昆的身后:“你们看,我就说的吧,他们到了晚上就会活过来变成野兽一样的家伙,吃人肉喝人血。”

    许多官兵都傻眼了,他们这辈子都没有见过如此离奇诡异的事情。

    李乘昭也不由得睁大了眼睛,这世上真有死人能复苏这种神奇之事,若不是自己亲眼目睹了,李乘昭怎么也不会相信。

    一向稳重淡定的李倓也是傻眼了,饱读诗书圣贤的他面对如此画面,简直就是信念崩塌一瞬间。

    都浊看着已经全部苏醒的尸人,大声喝道:“快烧死他们,不然的话我们谁都活不了。”

    李倓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下令烧毁这些尸人的时候,部分尸人们通过蛮力强行挣断了麻绳。

    这一断,就如同洪水决堤,其他的尸人也纷纷得到解脱,扯断自己身上的绳子,朝着众人冲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