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五章 杀与不杀
    “特娘的,原来是你这混蛋在搞鬼。”

    今天经历了这么多恐怖的事情,周昆早已窝了一肚子的火,正愁无处可发泄,刚好都浊冒了出来,便把胸中的怒气都撒在了都浊的身上,直接就拔出剑要杀了都浊,却被严东集给拦下了。

    “这吴越人弄出这什么死灵蛊虫,害死了这么多人,连我们都差点死了,他自己都已经承认了你为何还要拦着我杀了他?”

    严东集冷冷道:“先听他把话说完。”

    周昆虽是武将,但也深知对方是平成王的贴身护卫,刚刚也是见识过他的身手。平心而论,若真是要动起手来,只怕自己远远不是对手。

    都浊则是豪不在意,继续说道:“死灵蛊虫的确是产自我们吴越,曾经在吴越也有许多的流派养蛊。但是自从吴越被灭国之后,许多的流派分支就消失了,也导致了许多的蛊虫大面积消失。迄今为止,只有一个流派还存有养蛊之术,并且是唯一能够豢养死灵蛊虫的流派,便是我家主人所在的赶灵派。”

    “吴越的养蛊之术本王也曾听闻过,只是没想到如此厉害,这赶灵派是什么?”

    都浊抬头望着天空,回忆起了那些已经湮灭于记忆之中的往事:“赶灵派曾经是吴越数一数二的养蛊大派。可时至今日,赶灵派的门人也大多归于平凡人而离开了门派。到最后,只剩下我家主人是唯一的传人。我是我家主人的蛊童,自幼被我家主人养大,服侍左右。可我家主人也在一年前去世了。”

    李乘昭斩钉截铁道:“也就是说,普天之下能够豢养这死灵蛊虫的也就只有你了?”

    都浊却是淡定地摇了摇头:“还有一个人。”

    “是谁?”

    “就是与我一样同为蛊童,也就是我的师兄——焕璃。当初主人死后,赶灵派已经是名存实亡了。我本想遵照主人的遗嘱,毁掉所有关于死灵蛊虫的经书以及培养的蛊母虫。但我师兄焕璃背叛了主人的遗志。他带着一部分蛊母虫独自离开,至今不知去向。我担心师兄会酿成大错,所以这一年来我一直在寻找他的踪迹。”

    “于是你来到了南唐?”

    “没错。之前有打探到消息他出现在了南唐,这才来到了江州。对于今天发生这样的事,我也很意外。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件事一定是我的师兄焕璃做的。普天之下,除了他之外我实在想不出第二个人。”

    “冒昧地问一句,你师兄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

    “不瞒王爷,我也不清楚,就连当初他突然离开我也不知道是为何。这一年来我在找师兄,就是要弄清楚他的目的,然后遵照主人的遗愿毁掉他手里的那些蛊母虫。”

    “能否说一下这死灵蛊虫为何能够传染得如此迅猛?”

    “这也是我最不解的地方。我所知道的死灵蛊虫,只能让死人复生成贪吃人肉和人血的怪物,却不具有任何的传染性。即使是咬了其他活人,只是会因为蛊虫本身的毒性致死,却不会传染。”

    都浊的这一番话无异于在平静的湖面丢下一块沉重的巨,一石激起千层浪。

    “你说什么?不具有传染性?可我们刚刚明明亲眼所见,这些人被咬死之后没过多久就变成了尸人?”

    “对,问题就是在这里。我所了解的最初的死灵蛊虫,即使是被尸人咬到了也不会传染,最多就是本身的毒素致使身体溃烂死亡。可是刚刚的尸人却在咬死了他人之后就迅速传染开了。可以断定,这并非是我们赶灵派最初的所培养的死灵蛊虫。”

    李乘昭意识到了事情的复杂性:“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了,在我师兄的培养下,死灵蛊虫已经发生了变异,或者说是进化,成为了第二代死灵蛊虫,具有了无可匹敌的传染性。它已经从一种单纯的寄生蛊虫变成了一种具有可怕传染性的疾病,如果不加以控制抑制的话,恐怕会演变成一场后果无法估量的瘟疫。这场瘟疫,很有可能给人类带来灭顶之灾。”

    每个人背脊上的汗毛都竖立起来,他们中的每个人都没有听闻过这样的事情,更没有经历过如此诡异的体会。

    一场从未见过的瘟疫此刻正在南唐的土地上逐渐蔓延开来,大有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

    那些怪物的凶猛,他们都见识过了,此刻仍旧在围墙之下想要吃他们的血肉。即使是监牢里最为凶恶的犯人,其凶恶程度只怕也不及这些尸人的十分之一。

    这令人绝望的消息,就算是李乘昭也不免叹了一口气:“那你可知这死灵蛊虫制造出的瘟疫,可有什么克制解救之法?”

    大家都充满希望地望着都浊,既然他是这里唯一对死灵蛊虫有了解的,那么他一定有办法。

    然而,都浊却是有些颓然地摇了摇头:“没有。死灵蛊虫当初从创造出来就没有克制它的解药。这也是我家主人为什么要彻底毁掉死灵蛊虫的原因。现在蛊虫又发生了变异,就连我也不知道它除了害怕阳光和火焰还有什么弱点。也许再经过我师兄的一段时间培养,它连这些与生俱来的弱点都已经没有了,变成了绝对无敌的蛊虫,到时候就真的没有办法阻止蛊虫的肆虐了。”

    都浊的回答令并没有给大家带来希望,反而是绝望。如此可怕的瘟疫却没有任何克制的办法,若果真放任下去,别说整个江州,就算是整个南唐甚至是整个天下只怕都会成为尸人的天下,再无活人,人类的历史也就此终结。

    无论如何,李乘昭都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这是他们李家人的南唐,大哥未来登帝之后会给南唐子民带来新的曙光,终结这民不聊生的天下,迎来国富民安的太平盛世。这是自己最大的企盼,李乘湘的帝位就是自己的希望,李乘昭不允许任何人来毁掉这份希望,不然他之前所做的一切,所付出的牺牲就都白费了。

    李乘昭的眼神逐渐坚定下来:“既然如此,那么在这江州之内,就要把瘟疫彻底消除干净,决不能让他们扩散开来,危害到整个南唐。”

    突然,人群之中发生了动乱,一个官兵被另外一群官兵给押了过来。

    李倓不禁皱眉:“这是在做什么?”

    “大人,这人被尸人咬了一口却拒不承认,还混在我们中间。”

    众人闻言大吃一惊,纷纷看向那个被押解过来此刻跪在地上的官兵。

    “你被尸人咬了?”

    周昆直接走过去,撩起那人的裤脚,发现小腿处的确有一处明显的咬痕。咬痕处发红,并且浸出了血液。

    “大人,他的确被尸人咬了。”

    官兵直接吓得哭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慌忙解释道:“大人,王爷,你们看我没有变成尸人,我没有变成尸人啊。只是一个小伤口,根本就不碍事的。”

    李倓此时也没了主意,不禁看向李乘昭。从刚才的一系列事情中,李倓发现这位平成王,并不是无所事事只知图乐的皇室贵胄,而是有结结实实本领的人物。刚刚的几番决策,勇猛果断,若非是他,只怕他们都已经在跌马县城的时候就变成尸人了。

    只不过,李倓不知道,如此有本领的一个人,为什么之前一直把自己伪装成无所事事的废人。肯定不是演给自己一个小小的节度使看的,那么到底是给谁看的呢?

    李倓不敢去做深想,毕竟王室的事可不是自己一个三品节度使就可以去猜测的。

    但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对李乘昭产生了依赖,期待他此时的意见与看法。

    李乘昭仔细观察着这个官兵,然后询问都浊:“都先生,这种情况下他会变成尸人吗?”

    都浊缓缓说道:“如果没有被丧尸咬到致命伤,的确不会立刻死去。但死灵蛊虫本身所具有的剧毒性,也会在很短的时间里侵蚀掉他脑子里所有的血肉,导致身体溃烂,最终他还是会死。这就是我所知道的初代死灵蛊虫的特性,不具有传染却具有剧毒性。但现在的蛊虫在我师兄的培养下已经发生了变异,所以他死后会不会变成尸人,这我也说不好。但从刚刚那些尸人的表现来看,我认为会变成尸人的概率会很大。”

    周昆闻言,直接拔剑:“那我干脆现在就杀了他,给他一个痛快,省的他到时候变成尸人来祸害我们。”

    那官兵吓得连连给李倓和李乘昭磕头,因为用力过猛,甚至额头都磕破了。

    “王爷,大人饶命啊,我还是人啊,我还没有死,不要杀我啊大人。小的这些年跟着大人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求求你们,饶了我吧,我真的不想死!”

    李倓也是不忍心,文人出身的他面对此场景也是心软了。毕竟,他没办法毫无理由去杀一个无过无罪的活人。

    “周将军,他毕竟此刻还是人类,并未成为尸人,是我们的同伴,是南唐的子民。我们的剑如何能对同伴相向,于情不合于理不容,把剑收起来吧。”

    “可是大人,若是他真的变成了尸人,对我们而言就是一大危害啊。这些尸人有多可怕,您是亲眼所见啊!”

    “可是他死后会不会变成真的尸人,这也只是我们的猜测。我绝对不能仅凭一丝猜测就下令杀了自己人,这是违背律法的事。”

    周昆看着李倓都快急死了,心里暗骂道这些个文人出身的大官,一个个优柔寡断害人害己。

    都浊也说道:“大人,就算是毒素的疼痛也足以让他生不如死。长痛不如短痛,我同意直接杀了这人,解除他的痛苦。”

    周昆倒是没想到这个吴越人居然会帮着自己说话:“大人,此时此刻绝对不能再优柔寡断啊。刚刚那些尸人有多么残忍,咱们那么多的兄弟都死在了他们手上,难道大人你还想让这些侥幸存活下来的兄弟再变成那样毫无人性的怪物?”

    李倓被周昆问的哑口无言,他这个饱读圣贤书的节度使此刻却无法用言语以及道理去说服一个武将。

    见李倓没有再反对,周昆便不再犹豫,高高举起手中的剑准备朝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官兵一剑斩下去。

    正当周昆要手起剑落的时候,李乘昭抓住了他的手。

    “王爷,您这是?”

    “先等下,周将军。这里的每一个人,大家都是一起经历过生死才走到了这里,有生死与共的情谊在。若是现在直接杀了他,难免会让人寒心。他目前还是一个人,本王同意李大人的观念,不能对自己人下手,不然这会让其他的人心寒的。越是艰难的时刻,我们越要齐力同心,砥砺前行。”

    都浊是支持周昆等人的做法的,见李乘昭阻止了周昆,连忙说道:“可是王爷,他被尸人咬了,就算不变尸人也会死的,我同意周将军的做法,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莫要意气用事。”

    “这并非是意气用事。你是吴越人可能不懂,在我们南唐,是绝对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同伴的。况且会不会变成尸人也只不过是你的猜测,你也不能确定。你毕竟是吴越人,本王还不能全信你。本王建议,我们先把他的四肢绑起来,静观其变。如果他真的变成了尸人,我们再动手了结他也不迟。那么多尸人都应付过来了,对付他一个不成问题。何况这还能帮我们验证一些事情,一举两得不是更好。”

    “王爷,就算他不会变成尸人,脑子被蛊虫吞噬掉的感觉也会让他生不如死,何不让他走得更加痛快一点。”

    “那也是他自己的选择,我们都无权剥夺。李大人,这个事情本王做主了。”

    正愁为难的李倓听闻此言,倒是乐得轻松:“全凭王爷做主。”

    “来人,把他四肢都绑起来。”

    手底下的人纷纷照做,用捆麻袋的绳子把这个官兵的手脚全部捆绑起来,并且为了防止意外绳子的另一头都用钉子钉死在墙壁上,所有人都手里拿着武器随时关注着官兵的变化,一旦他变成尸人,迎接他的将是乱刀伺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