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六章 漫长一夜
    这个官兵向李倓和李乘昭表达了感谢,他知道自己也许活不了,但至少得到了身为一个人应有的尊严。

    可话还未说完,他的身子就是一阵剧烈的抽搐,嘴巴里不止地冒出白沫。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里有千万只蚂蚁在同时叮咬,啃食他的脑髓,让他觉得脑袋都快要炸裂了。

    所有人都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不敢再靠近他。

    “啊啊啊——我的头,痛死了……”

    这个官兵挣扎着,想要抱住自己的头奈何双手都被绳子绑着根本动弹不了。

    这人的五官以可怕的程度扭曲在一起,看起来比起那些面目全非的尸人还要令人心生寒意。脸上,脖子上手臂上全是青筋暴起,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有小虫子在皮肤内如同线条一般流动。

    这人因为用力过猛,四肢捆绑处都因为摩擦出了血。粗糙的麻绳在挣扎之下锋利无比,已经磨穿了他的皮肉。

    “杀——杀了我吧,这太痛苦了,杀了我吧!”

    他脸上的汗水狂流不止,嘴唇发白,原本黑色的瞳孔逐渐被一层白色的浓胶状的东西给填满。

    许多的官兵都不愿意去看他的惨状,把头别到一边去。

    都浊却很淡定,在一旁解释道:“此刻,死灵蛊虫的蛊母已经在他的头颅里完成安营扎寨,并开始分泌大量的虫卵。这些新生的虫卵就需要吸食脑髓来加速自己的生长发育,很快他的脑袋就会被吞噬干净,然后以不可阻挡的可怕速度遍及全身,从而达到控制他整个人的地步。”

    严东集走过来悄声说道:“殿下,我来了结他的痛苦吧。”

    “等一下东集,我们必须验证一个东西,被死灵蛊虫毒死的人会不会变成尸人,这对我们很重要。所以——只能委屈他再坚持一下了。”

    李乘昭也从来不是心软之人,可即使仅仅是旁观着就能想象得到他此刻忍受着怎样的痛苦,那已经远远超越了一个正常人所能承受的极限。

    严东集没有再多争辩什么,对于李乘昭下达的命令,他从来不会去计较对错,只会照做。

    这人的眼睛,耳朵,鼻孔都已经开始渗透出白色的脓状液体,全身的骨骼因为剧烈的疼痛与挣扎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许多人已经不敢去看这样的惨状,扭过头或者闭上了眼睛。

    或许真的一刀了结他的生命对他来说才是最好的解脱。

    李倓只觉得心中有些反胃,一阵头晕目眩,走到边上扶着墙,结果下方又是张牙舞爪虎视眈眈的尸人队伍,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躲去哪里的好。

    整个围墙上都是回荡着这人惨绝人寰的叫声,活人听了难受不已,但围墙外的那些尸人听了却是兴奋不已,仿佛是听到了自己同伴的呼唤,一个个张牙舞爪着扒拉着围墙,想要冲进来。

    最终,随着这人仰天大吼一声,他的生命彻底结束了。

    他作为一个人坚持了许久,撑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某种意义上说,他是一位英雄。

    众人还沉浸在悲伤压抑的氛围之中,那具刚刚死去的尸体奇迹般地“复活”了。

    这人的瞳孔已经泛白无光,牙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锋利的兽齿尖牙,嘴里发出呜哇呜哇的声音,同时还流着黑色的粘稠液体,奋力挣扎着想要挣脱绳子的束缚,张着巨嘴,恨不得将别人的头一口咬下来。

    即使已经见到过那么多的尸人了,可一个活人在众人的面前活生生地变成尸人,仍旧是让众人震撼不已。

    一开始还气势汹汹的周昆甚至都忘了应该拿剑去斩杀他的头颅,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两步。

    李乘昭有些绝望地闭上眼睛:“已经知道答案了,东集,动手吧。”

    严东集毫不犹豫,手起剑落,几乎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挥剑归鞘,那呜哇呜哇怪叫的尸人立刻戛然而止。

    随后他的脖劲处出现一条笔直的剑痕,紧接着头颅飞起,溅落出大量的白色脓水,那疯狂挣扎的身体也随之静止。四间的血液之中还夹带着大量白色的脓液,非常的恶心。

    都浊随即掏出身上随身携带的匕首走上前去,一刀劈开落地的头颅。

    头颅被一刀劈开,看到头颅里面的情况众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头颅里面没有血肉,也没有脑髓,更没有白骨,有的只是黏糊糊的白色脓水,以及数不尽的如同蛆虫一样的细长淡黄色虫子。

    虫子的数量数不胜数,充满了整个头颅。一股难闻至极的恶臭也随之传来。

    看到这幅画面,有些人再也坚持不住,直接狂吐不止。这一吐,直接把昨天吃的全都吐出来了。

    都浊小心翼翼地用匕首抛开这些细小的蛊虫,更加令人吃惊,在这些蛊虫的层层包裹之中,居然还隐藏着一条体型相较其他足足大了好几倍的粗壮蛊虫。其他的蛊虫在这条巨型蛊虫面前,就如同蝼蚁一般渺小。

    不过,相较于其他的小蛊虫还在活蹦乱跳的,这只肥硕巨大蛊虫已经死气沉沉地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都浊用匕首叉住巨型蛊虫然后递到李乘昭的面前:“王爷,这便是蛊母虫。一旦进入到人体之中,她便会在脑子里扎根生存,并且在极短的时间内大量繁殖幼虫虫卵,以达到控制整个身体的地步。一旦寄宿场景遭到破坏无法获取营养,便会迅速死亡。所以只要斩掉或者毁坏头颅,这些尸人才会真正的死亡。”

    李倓走过来看着这具无头尸体,这一天之内实在是发生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自己都有些消化不过来。

    “就是这么个玩意制造出了这些不死不灭的怪物?”

    “没错,正是它!”

    “也不知你们吴越没事研究这么邪祟的东西做什么,难怪会招来灭顶之灾。”

    此言一出,李倓便觉得自己的话有些得罪人,毕竟整个吴越都已经被南唐给灭了。当着人家亡国之人的面揭其伤疤,实在是有些违背读书人的身份。

    为了缓解尴尬,李倓对着那具无头尸体下令道:“赶快把他的尸体焚烧了,另外除了守夜轮值的人,其他人加紧时间原地休息,明天白天还有很多的路要赶。”

    大家结结实实奔波了一整天,其实所有人早已经筋疲力尽,能够撑到现在全凭着一股气。如今虽然尸人仍旧是聚在下方,但有围墙的存在,便给了大家一份稀罕的安全感,这才求得片刻喘息的时间。

    此刻终于是暂时安全了,不少人几乎是坐下就睡过去了,哪怕就在一墙之隔外,是数之不尽凶神恶煞的尸人,此刻也抵挡不住山崩海涌一般的睡意。

    李乘昭却是毫无睡意,这与以往的他很是反常。

    李乘昭独自一人在粮仓里来回踱着步,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而严东集则是默不作声地靠在墙边,怀抱着自己的古铜色长剑,望着漆黑天空中那一轮格外皎洁的明月。

    主子不睡,自己这个当护卫的自然也不会睡。

    李乘昭望着天上一轮清冷的明月,眉头紧皱,丝毫没有虎口脱险的喜悦之色。

    “东集,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殿下是指什么?”

    “原本都已经快绝种的蛊虫却突然在南唐出现,还恰巧是在南唐与吴越交壤的江州。那个突然出现在这里的都浊,还有他口中所说的焕璃,以及突然出现的尸人,都让我深深觉得不安。我总觉得,这是有人预谋好的一切,目的就是想毁我南唐江山。”

    只有在严东集的面前,李乘昭才会自称我,而不是本王。对于自己的这名护卫,他从来没有看作是属下,而是生死相依的朋友。

    毕竟他们俩的情谊,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懂得,那是生死之交而并非是主仆。

    “或许是王爷你想多了。”

    “兴许吧,我也希望是我想多了。”

    李乘昭正愁着,突然身后居然有一个尸人朝着自己冲了过来。

    严东集反应快,一剑斩掉这个尸人的头颅,可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尸人。一眨眼的功夫,粮仓里已经有四五个尸人了。

    严东集擦了擦脸上的血液,说道:“围墙上的士兵并没有发信号,这里面怎么会有尸人?”

    李乘昭也意识到了情况不对劲,拔出剑:“东集,你去呼叫救援,我来挡住他们。若是让这些怪物冲进来,我们可就真的完了,我可不想变成吃人肉的怪物。”

    严东集看了一眼李乘昭:“殿下小心。”

    李乘昭咧嘴一笑:“放心,我还没娶王妃呢,还有那么多美丽的姑娘在等待着我,我还没有享尽这人世间最美好的东西,所以我是不会轻易死的。”

    李乘昭一贯的不正经,严东集也是习惯了,不再多说什么扭头就走,毕竟眼下时间便是生命了。

    李乘昭看着眼前的这几个尸人,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你们还真是不让人好好休息一下。”

    说完,李乘昭便独自一人冲了上去。

    突然出现在粮仓里面的尸人数量不多,而且看他们身上的穿着都是官兵的制服,只怕是今晚刚刚变成的尸人。

    李乘昭凭借着狭窄的地势勉强一人暂时能够抵挡得住,但他必须找到尸人进来的源头在那里,不然这终究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

    李乘昭独自一人不退反进,单枪匹马对战数个尸人,一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宛如一个天降战神,居然硬生生地杀退了这些贸然闯进来的尸人,然后循着尸人的来源而去。

    李乘昭一路来到了粮仓的东南角,发现这里居然有一个半人高的狗洞,这些尸人就是从这个狗洞里钻进来的。

    此刻仍旧还有不少的尸人钻进来。只不过他们数量太多,加上没有多大的智慧,争相恐后去钻那个小狗洞,导致半天才挤进来一个尸人,甚至有不少的尸人直接被挤成了好几截,场面非常的血腥。

    也多亏了这样,不然的话,仅凭李乘昭一个人是绝对抵挡不住这些汹涌而至的尸人的。

    早在刚进入到粮仓的时候,李乘昭就让人去检查一下粮仓周围的环境,看看有没有缺口。想来是这些官兵偷懒或者不仔细,遗漏了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地方。

    越来越多的尸人钻了进来,李乘昭已经逐渐被尸人给包围了。

    “啧,东集那家伙怎么这么慢啊!”

    李乘昭有苦说不出,自己跑了一天,到了这深夜还要忙着杀尸人,根本不能休息片刻。

    李乘昭已经退到了墙根处,退无可退,而眼前的尸人却是越来越多,自己已经完全是孤立无援之势,连夜的奔波和战斗,此刻的他已经有些力竭。

    有那么一瞬间,李乘昭有些后悔了自己为什么要跟着李倓凑热闹,放着在大邑城里好吃好喝有佳人相伴的日子不过,非要来到这里受罪。

    果真是好奇害死猫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