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八章 神秘医女
    李乘昭迅速拆开信封,信上的内容。

    九弟乘昭亲启:

    自你走之后,如今已过数月。没了九弟在本宫的身边,偌大的东宫本宫时常觉得孤独。本宫虽身为一国太子,可你走后居然连一个可以卧膝畅谈把酒言欢的朋友都没有。

    每逢孤独之时,本宫对九弟的思念就愈发浓重。然则本宫也明白自己身为东宫太子,自当要承受常人没有的孤独。为了不辜负逝去的母后以及九弟的付出,本宫虽疲倦却不敢在政事上有丝毫的懈怠。

    然而,即使如此小心翼翼,还是出了意外。

    在九弟你走之后没过多久父王便得了深寒之疾卧床不起,直至今日仍未见好转。

    然以沐妃和内阁首辅施方泽为首的施氏外戚却外把持朝政,内统领内宫,以父王静心修养为由,禁止文武百官觐见,逐渐架空了本宫这个太子。本宫如今是空有太子之名,却无太子之实。

    为了防止施氏外戚在朝中一手遮天,本宫本想数次觐见父王。可即使是身为太子,也不能见上父王哪怕一面。身为人子与储君之位的我,却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无法改变,愧疚自己的不孝与无能,愧对九弟的牺牲,更加无颜面对已去世的母后。

    不仅如此,施相还借父王之名,命令其子施墨凉手执父王麾虎令调动驻扎于卫山的羽林军到京城西郊驻扎守卫,种种迹象表明施氏外戚有不轨之举,本宫十分担心父王的安危,可却苦于见不着面。

    如今在朝中,只有少数文政大臣站在本宫身边,无一武将支持本宫。但本宫仍旧会联合京城之中所有能够联合的势力,力保父王安全,维护我南唐王室权威。

    九弟当初为了保全本宫,卸去金翎威郎将一职,甘愿远离京城,去到江州那偏远之地做一介亲王。九弟之牺牲,本宫一直感恩在怀。在此大厦将倾之际,为了家国社稷,本宫仍旧需要九弟的支持。

    如今九弟封为平成王,虽远离京城,但也算是一方之主。若真到了国家存亡之际,还望弟为了我等李氏江山的正统延续,再辞辛劳一番。届时,本宫的呼应还望九弟能够支持。

    大哥湘顿首拜谢!

    李乘昭放下手中的信,确认这是大哥李乘湘的笔记,他亲自写了这封带给自己的信,并差东宫的护卫亲自护送。

    看了内容方才知道,这是大哥向自己求救的信。

    李乘昭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当初顶替了所有的罪名被贬到了江州,本以为大哥的储君之位就能够顺风顺水,没想到反而让大哥自断一臂,宸王和施氏外戚的实力大大增长,已经到了危及大哥危机父王,甚至是祸害整个王室的地步。

    想不到即使是自己离开了京城,这朝堂的波涛汹涌仍旧是不会结束。

    如今的南唐,好不容易有了几年的安逸太平时光,李乘昭绝对不想再回到过去那种战火连天的日子。

    可现在的自己已经是一个被封边境的亲王,今生今世若无父王的召见都不得再入江宁城,自己又能做的了什么。

    大哥信上让我呼应他,莫非大哥在江宁有什么计划?

    也罢,无论大哥有什么计划,我都一定无条件支持,不能让那施氏外戚夺了我南唐李氏江山。

    李乘昭正陷入沉思之中,突然一道飞镖飞了过来。虽然他也反应过来了,不过自己根本不需要躲避。

    因为严东集更早发现,更快的反应。

    严东集几乎就是人影一闪,就挡在了李乘昭的身后,一剑截断这暗器飞镖。

    “什么人?”

    严东集立刻飞身攻向房梁之上,那房梁之上却突然跳下来一个白色的倩影。

    李乘昭定睛一看,竟是一白衣素裹的女子,身上还背着一个小竹娄,看这打扮似乎是一位行山走江的医女。

    这女子虽然穿着打扮极其简单朴素,且看起来脸色很疲惫,可这一张脸却委实可以说是倾国倾城。李乘昭一生潇洒不羁,也算是见识过不少的美女,上至皇宫之中的倾城佳丽,下至勾栏瓦肆的头牌名媛,那都是见识过的,却不及眼前女子清丽出尘一分。

    李乘昭咧嘴一笑:“想不到在这穷凶僻壤的地方还能见到如此美丽的姑娘,只是不知在这荒郊野外,姑娘为何在此处?又为何一见面就要行刺我?”

    见李乘昭油嘴滑舌,犹如那街道上的地痞流氓一般,直接扭过头根本不看李乘昭。

    “我叫花间雪,本是医女,遍游天下寻找世间能够治苦救疾的草药。”

    “花间雪,花间一袭白雪,真是美丽的名字,更令人没想到是居然还是一位医家,难怪有如此清新淡雅的出尘气质,姑娘,我从小就对医理很感兴趣,有空一起研究研究药草,给我讲解讲解医理。”

    医女完全没搭理李乘昭的这些浑话,她看了一满屋子的尸体:“这些到底是什么怪物?”

    这医女说的是怪物而并非是尸体,说明她从昨晚就已经在这里了。看来她之所以躲在房梁上,只怕是为了躲避那些尸人。

    可以想象,一个年轻姑娘在这荒郊野外独自面对一大群尸人的围剿,在这里躲了一夜居然精神还未崩溃掉。而且刚刚看她躲避严东集的身手,只怕也是练家子出身。

    这姑娘,似乎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

    “都先生,你给这位姑娘解释一下吧。”

    都浊点了点头缓缓道:“这些尸体此刻体内都寄生了一种名为死灵蛊虫的蛊虫。白天他们看起来就和尸体无样,但一旦到了晚上他们就会复活过来,变成贪食人血和人肉的不死不灭的怪物。并且被这些尸人撕咬致死的人还会发生传染,变得和那些尸人一样。”

    “这是瘟疫!”

    花间雪一口断定了都浊所描绘的情况。

    “如若控制不好,会演变成足以灭城甚至是灭国的瘟疫。只是这样的瘟疫不容易出现,更不容易培养,究竟是因何而起?”

    这花间雪听到如此骇人听闻的事情不仅没有感到害怕,反而分析出了问题所在,不得不佩服她作为医女的一种本能。

    严东集看了眼天色,提醒道:“快到晌午了,我们不能在这里做过多的停留,得赶紧离开这里。”

    李乘昭点了点头:“没错,不然到了这房梁可承受不住我们这么多的人。”

    他们约定与李倓在雍城碰面,如果过了未时人未至,到时候就是人去楼空了。

    “事情已经调查清楚,现在我们速度赶往雍城,要用更快的速度,一定要在未时之前赶到,就换乘这驿站里的马。”

    有了马匹作为代步,自然比徒步快了不少。队伍里多了花间雪这名医女,原本还想着照顾她放慢一点,不想这姑娘一点也不输男子,骑着马一马当先跑在最前面了。

    李乘昭倒是对这姑娘越来越感兴趣了。

    李乘昭一行人快马加鞭赶往雍城,却不知雍城此时也正发生着一系列变化。

    李倓一早带着剩余的官兵们来到了雍城,却发现这里早已经人满为患了。雍城周边地区的百姓们为了躲避尸人灾祸发纷纷逃到了这里。

    雍城虽名为雍城,但其行政划分等级与跌马县是一样的,就是一个小小的县城,因为临近琉璃江,并且有一座中转码头,繁华程度比一些县城好上不少,但规模和面积上比起一般的小县城也大不了多少,比那大邑城更是差了不少。

    经过昨晚一夜的发酵,瘟疫蔓延开来,许多侥幸逃过一劫的人纷纷都来到了这里,希望能在这里寻得一处庇护之所,来抵挡那些可怕的怪物。

    但这么多的人同时涌进来,小小的县城瞬间人满为患,大街小巷上都站满了人,以致于连个坐下的地方都没有。

    雍城县令郭兆早已忙的焦头烂额,他还没有亲身经历过尸人的事情,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导致了这么多的人一下子全跑到了雍城来。

    为了限制太多的人一股脑的涌入雍城之中,导致城中负重不堪,郭兆在城门口处设立了关卡与哨岗,对每一个人的身份进行核实盘查。在城内无亲或者有过罪史的一律是不让进城的。

    李倓带着一众官兵赶到雍城的时候发现雍城外还是排起了相当长的队伍。在这等了半天功夫就挪动了几步脚。照这速度,只怕到了天黑也未必能够入城。

    李倓直接带着人绕开长长的队伍来到城门口,这里有不少的官兵在这里查岗,进入到城里的每一个人都要进行仔细的排查。

    只不过,那些穿着绫罗绸缎的贵族似乎只需要打个照面便可以进去。至于那些衣着褴褛的平民,不仅要全身上下仔细检查,有的甚至都不会被允许进入到城内,直接被强行撵走,任你哭天喊地也不能进入到县城里。

    这会已经有不少人被拦在了城门外,正在和官兵们争吵着推搡着。

    李倓走过去,那官兵见李倓面容憔悴,衣着破烂,脸上甚至还有污渍没有擦拭干净,就以为他不过普通的平民百姓,随即拦住李倓。

    “站住,要经过检查才能有资格进入到城里。”

    “雍城不过一介县城,又没有什么重大的要犯通缉,什么时候进入到这里还需要进行设岗排查了?”

    “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瘟疫四起,为了防止瘟疫传播我们自然要做好排查工作。加上这么多的人,如果我们都放进去那雍城根本容纳不下如此体量的人数。我看啊,你还是打哪来打哪去吧。”

    李倓忍住自己内心的愤怒,问道:“那能够进入到城里的标准呢?”

    “很简单,要么你是达官贵人,要么你就拿这个出来!”

    说着官兵个的大拇指与食指搓了搓,意思是给钱才行。

    李倓看到此情此景气不打一处来,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治理之下,居然还能有官吏如此明目张胆地徇私舞弊,更是在这种灾难当头前,这可是他为官多年来最为痛恨的事情。

    又想着昨晚自己被尸人追杀,一路狂奔的狼狈模样全被属下们看在眼里,眼下一个小小的差人也敢对自己指三道四,李倓怒火中烧,直接一巴掌扇在了这个士兵的脸上。

    士兵先是一懵,随后反应过来,拔出刀怒吼道:“他奶奶的,敢打你兵大爷我,活得不耐烦了。”

    说着直接拔出刀架在李倓的脖子上。

    李倓毫不慌张,不怒反笑:“怎么?你还要杀了我不成?”

    那士兵也不是好惹的主,自己凭借着家里的关系当上了个差头,在雍城里作威作福惯了,自然是天不怕地不怕:“你一介贱民敢打朝廷编制内的官吏,我就算是杀了你谁又能说什么?”

    “那你便动手试试?”

    李倓虽是文人出身,既不会武功也没有征战过沙场,但此时这一身气派却有豪侠之魄,当即吓得那小兵不敢多造次。

    “混账——”

    周昆走上来,不由分说直接一脚踹飞了这位士兵。

    士兵心里苦啊,先是莫名挨一巴掌,又挨了一脚,这痛得昨晚吃的都要从胃里翻出来。

    周昆拔出佩刀,直接插到士兵的眼前,这要是再靠近半寸,自己整张脸可都要被削下来了。

    “这位可是咱们江州节度使李倓李大人,是你八辈祖宗合在一起也不能得罪的大人,你还敲竹杠敲到李大人头上了,我看你才是活得不耐烦了。大人,末将这就斩杀了这混账东西,给您赔罪。”

    众人闻言大吃一惊,谁也没有想到高高在上的江州节度使会突然出现在这小小的雍城县城里。

    那小士兵更是吓得跪在地上连连磕头谢罪:“大人,都是小的有眼无珠,没认出是咱们江州的青天大老爷,还望大人恕罪,望大人恕罪啊!”

    说话的声音之中都带着一种哭腔,完全没有刚刚嚣张跋扈的气势。也因为磕头太过用力,额头上已经浸出了淤血。

    士兵心里苦啊,怎么就招惹到了高高在上的节度使大人,偏偏还是自己给撞上了,这找谁说理去。

    若是平时,对于这样的人,李倓定会好好惩治一番,甚至为了立威直接杀了也不无不可,只是如今事情紧急,时间又是金贵的紧,着实不愿意在他的身上多浪费一丝的时间。

    “你们雍城县令呢?”

    “来了来了,大人,下官在这里……”

    城内风风火火跑出来一群人,当先的一人身穿官服头戴官帽,留着八角羊胡,一看便是当官的主。

    这人一跑过来直接就扑在地上,差点官帽都掉类了下来。

    “下下——下官雍城县令郭兆拜见节度使大人!下官事先不知节度使大人会莅临本地,未能远迎,还望恕罪!”

    “你就是雍城县令郭兆?”

    “正是下官。”

    “你可知道现在外面是什么情况,为何还不赶快让大家进城去,难不成你想瘟疫蔓延吗?”

    “大人,并非下官不让百姓进入雍城。实在是雍城地狭人多,一时之间容纳不下如此多的难民,也为了安全起见,下官只能对入城的人进行排查和筛选。”

    “本官这便告诉你,这个瘟疫只能通过已经感染的人啃咬传染,而且我们并不会在这里待许久,大家都会转移到大邑城,所以先行放行让大家全都进城吧。”

    郭兆虽然仍旧是面有难色,但奈何人家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不得不低头:“是,下官遵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