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十章 听天由命
    郭兆大汗淋漓地跑了进来,一边擦汗一边说道:“大人,这些个刁民当真是无法无天了,官船也敢硬闯。大人,我们不能在此地多逗留了,得赶紧拔锚离开才行,不然等会发生了民乱我们就是想走也走不掉了。”

    李倓缓缓睁开眼睛,但眼神之中的迷茫之色消失了,转而替换成了一种坚定无疑的神色。

    “是要走了,你和周部将带着人离开吧,本官要留下!”

    “是,下官这就——等等,大人您说什么?您要留下?”

    郭兆以为自己听错了。

    “没错,是要留下。这里还有近千的百姓,你我二人皆为父母官,若是我们都走了只留下他们去面对那些凶猛的尸人,这种事本官实在是在做不出来。本官要留下在这里等待王爷的归来,顺便与他们一起对付尸人。若是侥幸我们撑过今夜,你们到达大邑城之后,让周部将连夜组织船只,天一亮就派人过来接应我们。”

    “可是大人,你们留在这根本就撑不过今晚的,这可是一条死路啊。”

    “那本官也算是与民同在,死得其所了。”

    李倓说的正气凛然,让郭兆居然觉得自己有些相形见绌。

    郭兆扭头问道:“大人当真已经下定决心了?”

    “我意已决,不再悔改!”

    李倓的神色不容置疑,郭兆似乎也明白了。

    “好,下官明白了。大人的胸襟与风骨,下官佩服得五体投地。”

    “走吧,出去吧,迟早要面对,该来的也终会来的。”

    李倓在郭兆的陪同下来到甲板之上,随后让人打开闸门自己独自一人走下船。越过官兵们组成的人墙,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大家看到李倓的出现,原本躁动不安的人群才迅速安静下来。

    “李大人,您一定要给我们一个说法啊!”

    “好,本官此来就是要给大家一个说法。并非是本官想要抛弃大家,这些船只能坐这么多的人,总有人要留下,总有人要去搬救兵。不过你们放心,本官也会留下,并且我们南唐的九皇子,平成王也在赶来的路上,等会便会与我们会和。如今瘟疫当前,人人有责。我李倓向你们承诺,一定会和平成王与你们一起留在这里对抗瘟疫,等待着明天的救援。无论结果如何,本官都会与你们一同面对,绝对不会退缩半步。”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中虽然仍旧有怨言,但却没有人再说什么。毕竟船带不在那么多的人是客观事实,加上平成王和江州节度使这样的人都留了下来,自己又还能说什么。

    最终,李倓真的留了下来,郭兆和周昆则带着一众贵族乘船离开了。

    郭兆与周昆两人站在船头,望着逐渐远去的雍城县码头,郭兆长叹了一口气。

    这倒是让一旁的周昆有些意外:“郭大人,上了这船就安全了。我们劫处逢生不应该值得庆幸吗?为何反而叹气?”

    “我曾以为我与李大人是一路人,通过十年寒窗苦读求得半分官职,然后努力通过自己的奋斗力争向上,成为朝廷栋梁。如今想来,是我想多了,我从来与李大人都不是一路人。”

    “哦,这话从何说起?”

    “我没有李大人那般为民舍弃生命的勇气,更没有李大人那般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风骨。我只不过是一个贪生怕死的胆小鬼罢了。”

    郭兆的这番话有几分自嘲又有几分无奈,更有几分愤怒之意在其中。

    “郭大人又何必在此怨怨自艾呢,只有活着的人才有资格讨论勇气和风骨,不是吗?我们该庆幸我们离开了那里,不然无论有什么样的抱负都是白搭。”

    “也许吧,希望我不会后悔自己今日的决定。”

    ……

    李乘昭一行人一路快马加鞭,终于是在快到申时的时候到达了雍城。可此时的雍城码头已经没有一艘船了。偌大的雍城里,除了人,也仅剩下了人。

    李承昭见此情况立刻质问李倓:“李大人,船呢?”

    李倓有些汗颜难以启齿,但还是说道:“王爷,可以乘坐的只有八艘船。下官已经让雍城县令郭兆和周部将带着贵族和一少部分人乘船先行离开码头前往大邑了。”

    “这里还有这么多的人,那他们该怎么办?”

    “王爷,下官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能出此下策。终究是走不了全部的人的。”

    李承昭真的想给李倓一巴掌,居然违背自己擅自做主。但好在他本人留了下来,说明这人本质上还算是个有点担当的人。

    都浊看了一眼已经快落下山头的太阳,神色有些担忧:“王爷,天色快黑了。一旦入夜,那些沉睡的尸人就会再度苏醒过来,变得和昨晚一样疯狂。并且,保守估计,今天晚上的尸人数量比昨夜只多不少。”

    李承昭环视了周围一圈,全是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就连李倓一开始带来的那些官兵都走了,哪怕在战场上他李乘昭是战无不胜的常胜将军,当下的局面也真是有些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了。

    而雍城又是无险可守的小县城,这城墙就是石头块和泥巴组合建成的,这城墙甚至连稻山粮仓的高度都没有,如何能够抵御那如潮水一般的尸人。

    “今天肯定是离不开这里了,我们必须在这里撑过一夜。李大人,你把现在县城里所有年轻力壮的人都组织到一起,叫到本王跟前来,本王有话要说。”

    虽然李倓不清楚他这么做的原因,但鉴于昨晚李承昭出色的指挥,他心悦诚服地照做。

    李倓遵照李承昭的命令把现如今雍城里所有年轻力壮的人都召集到了一起。没过多久,这小小集市广场就站满了人。

    大家虽不知道李倓的用意,但眼下也确实无事可做,倒想听听李倓的说法。

    许多人认识李倓,知道他是江州节度使,却并不认识李承昭,所以需要李倓来介绍他的身份。

    “诸位,这位便是我们南唐的九皇子,也是我们江州的平成王。如今,将由他来指引我们怎么度过今夜,让我们鼓掌欢迎。”

    下方传出一阵零零散散的掌声,让氛围有些尴尬。都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谁还去管你是皇族还是平民,他们现在最关心的是怎么活下去。

    任何时候,活着都是最高的优先等级。

    虽然很尴尬,但李承昭毫不在意,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凌乱的衣衫,让自己这个王爷至少看起来还是有些皇室的威严,不然无法起到震慑作用,那不是丢了王族的面子。

    “咳咳,诸位能够走到这里,想必都已经面对过那些可怕多尸人。没错,他们的确强大而可怕,他们毫无人性可言,如同野兽一般凶猛,最为恐惧的是他们还拥有无感和不死之身。但他们也并非是不可战胜的。本王今天在这里,留了下来,就是想以行动让诸位放心,我们没有放弃大家,朝廷也没有放弃,所以我们自己更不能就此放弃。本王和李大人会在这里领导大家,今晚一起抵抗尸人。”

    人群中有人问道:“那些尸人那么厉害,我们这些只不过是种庄稼干农活的平头百姓,如何是对手?”

    “军法有云,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接下来,就请这位来自吴越的都浊先生为大家讲解一下关于尸人的一些特点。”

    说完,李承昭给了都浊一个眼神,都浊立刻心领神会,也走上台前。

    “这些尸人明显惧怕阳光,所以只会在夜晚行动,白天他们看起来就和普通的尸体没有任何的不同。他们是被寄生在体内一种名为死灵蛊虫的蛊虫所操控行动。没有人性没有理智,只有对人血和人肉的本能追逐。凡是被这些尸人咬过的人,死了之后会变得和他们一样,所以具有极强的传染性。他们原本就是已死之躯,所以没有痛觉触觉,除了火焰和阳光,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他们感到害怕。”

    “那可有什么办法彻底消灭这些尸人?”

    “唯有一种方法,那就是破坏掉他们的头颅,让寄生在脑袋里的蛊母失去生存环境。众多蛊虫一旦失去蛊母的统一调配,它们的运作就会变得混乱不堪,导致尸人失去行动力。当蛊母死了之后,这些蛊虫也活不了多久。除此以外没有任何办法让他们彻底死亡。所以,综上所述,对付尸人就是砍掉它们的脑袋,同时利用他们惧怕火焰,没有智力,更不会使用工具和协同合作。我们可以利用在这些弱点进行针对,扩大我们的赢面。”

    雍城里的好多人都没有听过这些,如今听到内心都是震撼不已。若非他们已经亲眼见过那些尸人,只怕会觉得都浊是在这里危言耸听,没人会去相信这么怪异的事情。

    都浊说完之后就退了下来,李承昭则接着都浊的话说道:“所以只要利用这些尸人的特点,我们就能够战胜他们,见到明天的太阳。马上就要入夜了,雍城无险可守,我们必须构筑起防御工事,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大家齐心协力撑过今晚。我李承昭以南唐皇族之名在此向诸位起誓,本王一定会带领大家打败尸人,撑过此劫,若有违誓言,定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永不翻身。”

    下方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思索着李承昭的话。

    一位皇子,更是当今南唐皇帝册封的亲王,一方霸主。他说出的话,有足够的分量让人们去相信。

    李承昭的话犹如黑暗里的一道光芒,给这些原本都已经绝望的人带来流一丝温暖的曙光,让他们有勇气去面对那些如同恶魔一般的尸人。

    也许,说不住,在李乘昭的带领下,他们真的可以逃过此劫。

    “好,我们相信王爷。我们也相信朝廷是不会抛弃我们的。”

    “王爷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一切听王爷的。”

    ……

    群情激愤,与之前的一潭死水形成了剧烈的反差,李承昭成功获取了大家的信任,调动起了大家的积极性。大家为了共同的目标——活下去而走到了一起。

    人心,第一次完整的统一了。

    都浊也不禁感慨:“王爷还真是了不起,三言两语就让这些人重新振作了起来。就在刚刚,大家一个个还是面如死灰的精气神,都觉得活不过今晚了。”

    严东集却是很淡定,好像见惯了这些事情一样。

    “如果你看过他在上战场前演说的话,你就不会觉得惊讶了。”

    那是严东集的亲身经历,李乘昭从来都是一个优秀的领导者,总能在关键时刻聚集人心。原本经历了江湖厮杀,自认看遍人生百态的严东集,那一次都不免被李乘昭说的心潮澎湃,甘愿为他去战死沙场。

    这便是李乘昭的魔力,独属于他的能力。

    所有人都很激动,人们互相告慰着彼此,互相抱团取暖,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多少消散一些心中的恐惧。

    人群之中唯有一人一直以冷峻的眼神注视着台上的李承昭,她便是与李承昭等人一起来到雍城的医女花间雪。

    花间雪的目光始终都落在李乘昭之上,眼神之中有疑惑,有不解,更有一丝毫不隐藏的愤怒。也许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的手里原本握着采药镰刀的手更紧了。

    有了主心骨之后,大家便不会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跑怨声道哉,把原本珍贵的时间通通都浪费掉了。

    李乘昭开始亲自带着人构筑防御工事。加固城墙,制造木刺,弓箭等武器,准备足够的火油和火把。李乘昭曾是赤翎威郎将,参加过的战役大小不下数十场,没有一场败绩。

    所以无论是攻坚战还是防御战,他都是得心应手,经验十足。

    好在周昆他们还算有良心,临走的时候留下了一些武器,不然就真的是白手起家了。

    此刻雍城之中凡是能够拿得动武器的都行动起来,做到了全民皆兵的地步。仅仅两个时辰的功夫,这些原本连基本战斗不会的平民虽然仍旧算不上真正的战士,勉强有勇气去面对尸人了。

    可李乘昭知道,战场之上,除去调度兵法之外,最重要的便是一往无前破釜沉舟的勇气。

    待一切完工之后,原本矮小不起眼的县城围墙居然有了几分军事要塞的感觉,然后每个人的手里也分别都分配到了武器。严格来说算不上是武器,因为就连镰刀,锄头,扁担,火钳这些都用上了。

    总之,一切能够利用的东西全部利用上,全民皆兵。用李乘昭的话说就是,尽人事,听天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