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十二章 激战之夜
    李乘昭,都浊,严东集,还有数百人都站在被加固之后的城墙之上。城墙上每隔三步的距离就插着一根点燃的火把。

    在这样的黑夜里,火把不仅能够带来光明和温暖,还能给每个人的心中带来希望和勇气。

    火把不熄灭,便有希望,便有抵御尸人的勇气。

    雍城里所有的老弱妇孺都已经被提前带进了重新修建的监牢里,由李倓和花间雪,方大志带人看守着。若说此刻雍城之中哪里最为安全与坚固,那必定是这座监牢。

    凡是年轻力壮能够拿得动武器的人,除去一部分人守卫监牢,其余的全部都来到来这外围城墙上,等待着尸人的到来。

    可是距离天黑已经快过去一个时辰,雍城外仍旧是寂静一片,没有任何的动静。

    有些还没有见识过尸人的人也渐渐开始松懈来下来,有的人甚至直接原地坐下开始聊起天来,完全没有一开始那种紧张的氛围了。

    李乘昭也不免有些怀疑,转头问向身旁的都浊:“都浊,虽说这些尸人到了夜里就会苏醒,可也没说他们一定会到雍城来,会不会是我们杞人忧天了。”

    都浊看着雍城外面那片漆黑的树林,摇了摇头:“不,王爷,他们一定会来的。现在的死灵蛊虫已经是经过我师兄焕璃培养之后的品种,它们的传播速度之快昨晚王爷也是亲眼所见。我可以断定,现在江州北部,除了雍城之外已经全部沦陷。尸人们没有人性只有追逐人血的本能。这里有这么的人,距离又是最近的地方,他们绝对不会察觉不到的。跑到这里来,也仅仅是时间的问题。所以王爷,我们千万不能掉以轻心,放松警惕。”

    李乘昭原本只是开个玩笑缓解一下紧张的氛围,没想到都浊是一个如此认真严肃的人,反倒是显得自己有点尴尬。

    “咳咳,我也是个存个侥幸的念想嘛。万一不来了,对我们来说岂不是更好。”

    正说着,人群之中有人高声喊了一声:“那边有东西!”

    众人顺着他的手指所指的方向指过去,那里是一片人迹罕至的树林。听闻有老虎一类的凶猛野兽在其中,所以一般很少有人从那里穿越。

    众人竖起耳朵仔细听,却并未听到什么异样动静。

    “老许,你是不是搞错了,没听见什么声响啊。”

    老许摇了摇头,眼神异常的坚定:“不会有错的,我打了十五年的猎,猎人在捕杀猎物之前的宁静就是这种感觉。他们来了,而且数量非常的多。”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仔细盯着前方那片树林。

    耳畔边传来了呼啸的风声,又像是野狼在吼叫。在凄冷月光的照耀下,更显诡异。

    越是安静得出奇,就越发得令人紧张到喘不过气。

    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片树林。

    “来了来了来了……”

    脚步声,密集的脚步声。从声音上判断,人数只怕不下千人,很有可能上万人。

    随后传来的是尸人那熟悉的呜哇吼叫声,紧接着一大片的尸人冲出树林。

    密密麻麻的尸人犹如沙场之上两军对垒的大军一样,形成潮水朝着雍城这边涌过来,一眼甚至都不能望到尽头。

    果然,数量上比起昨天晚上遇见的,要多了太多太多,就这么一片,只怕已经有两三千人。听着树林里那源源不断的脚步声,已经很难估量究竟有多少人了。

    短短一夜的时间,尸人的数量又增加了数十倍,其传染速度可见一斑。估计真的如都浊所说,整个江州以北的地区,除了雍城,其他地方无论城池还是村落,只怕都已经沦陷了。

    这一切,仅仅是一晚上的功夫。

    在这里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平民,一辈子也没上过战场,更没有见过两军交战的厮杀,这种场面也是生平仅见。

    面对扑面而来的强大压迫感,所以好多的人都吓得原地直打哆嗦,甚至都忘了握紧手中的武器准备进行反击。

    “所有人准备火箭,等候我命令!”

    李乘昭洪亮的声音把众人被震慑住的心重新拉回了正常的脉搏。早在李乘昭站出来指挥大家构筑工事的时候,他便已经成为所有人的主心骨。

    人们心中都默认达成了一个共识——只要有李乘昭这位出身皇室的王爷在,他们就有希望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这些人立刻把箭矢用火把点燃,然后架在弓箭上,蓄势待发。虽然手仍旧有些发抖,但气势俨然已经出来了在,至少没有害怕到连面对尸人的勇气都没有。

    事先李乘昭已经对他们进行了一些基础的训练,会基本的拉弓射箭,虽然不一定准,但保证射出去是没什么问题的。

    有一个年轻秀才因为太过紧张,架在弦上的箭没有控制住直接射了出去,却仅仅射出去几米远,白白浪费了一支本就不多的箭矢。

    年轻秀才的举动惹得周围人嫌弃的目光,他自己也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

    李乘昭继续安慰着众人:“你们都不是真正的战士,这是你们第一次上战场所以每个人都会紧张,着是很正常的。大家不用慌,只要按照我的命令,再加上我今天训练你们的东西,我们一定可以撑过今晚的。”

    正说话间,尸人队伍朝着雍城狂奔而来,没多会功夫已经来到了城前一百多米处。放眼望去,密密麻麻一大片看不到尽头,给人极大的压迫感。

    李乘昭看准时机一声令下:“放箭!!!”

    所有人一齐射出手中的火箭,用出自己所能拉弓的最大力气。数百支火箭同时射向天空,瞬间照亮了雍城上方的半片夜空,恍如白昼,比那月光还要明亮。

    火箭群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弧线,然后如流星坠落一般散落在尸人队伍之中。

    一瞬间,不少的尸人倒了下去。射中头部的直接死去,而射中身体的虽然不会死去,但箭矢上的火焰让他们痛苦不已,在原地挣扎打滚,暂时无法前进。

    “不间断放箭,全部射出去!”

    一批又一批的火箭射了出去,已经有不下数百人的尸人倒在了地上,可这仍旧不能阻挡尸人浪潮的整体推进步伐。

    最先头的尸人部队已经冲到了城墙下,开始用嘴巴啃咬着城墙,甚至直接用身体撞击着城墙。有的用力过度,甚至直接把手臂或者胳膊给撞断撞烂了也全然不在意。

    目的只有一个,城墙上面的活人。

    好在城墙已经经历过加固了,一时半会还不会有什么问题。

    此时城墙下方已经堆集了不少的尸人,它们密密麻麻地堆集在城墙下这一片地方,互相拥挤互相推搡,乱作一团。

    李乘昭见状再次下令:“倒火油!”

    以都浊为首的一群人开始把早已准备好的火油桶朝着下方尸人们的头顶倾倒下去。

    浑浊的火油如瀑布一般倾泻而下,把城墙下方的尸人们淋了个遍。尸人并不清楚这些是什么东西,也没有退让,继续冲击着城墙。

    “点火——”

    众人把插在城墙上的火把纷纷扔了下去,火把一碰触到火油就瞬间燃烧起来。而城墙下方拥堵的尸人群,根本避无可避。起先淋在它们身上的火油尸最好引子,城墙下方瞬间化作一片火海。

    此时,在围墙的外围形成了一条长长的火龙。如此一来,翻到对雍城形成了一道天然的防御火线。

    这些尸人虽然没有智商,但却有天然害怕阳光和火焰的本能。前方的尸人身在烈火之中,而后方的尸人却停住了脚步,只是隔着火墙对着李乘昭他们发出嘶吼声,却不敢上前一步。尸人们对城墙的攻势因为这团火焰暂时停止了。

    但这些尸人却没有就此离去,而是围在雍城之外守着,他们不愿意放弃这到了嘴边的美食。

    雍城这边的压力顿时小了许多,大家这才放心下来。

    李乘昭及时下令停止放箭,毕竟他们的目的不是消灭尸人,而是拖延时间到天亮。短时间内收集和制作的弓箭非常有限,必须省着点用才行。

    火油加上这些尸体作为燃料,足够烧上一会了。

    尸人还在从四面八方汇集,每个人望着外面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尸人大军,不由得咽了咽口水,擦了擦额头浸出的汗水。

    “大家都不要懈怠,离天亮还有几个时辰。这些火撑不住那么久,还会有一场恶战。我们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全看接下来的那一场战斗。”

    话音刚落,身后却传来了惨叫声。

    李乘昭如临大敌,整个人都震动了一下,他朝着身后县城里都方向望去:“发生了什么事?”

    此时一个人满脸慌张地跑过来:“不好啦不好啦王爷,尸——尸人从北边的梁上摸进来了。”

    众人闻言大吃一惊,居然有尸人从北边摸进来。看来尸人的数量还是远远超出了李乘昭的估量,居然已经多到从四面八方涌向雍城。

    “可恶,本王失算了。来一队人跟我去北边把混进来的尸人赶出去,让他们进来可就不妙了。”

    李乘昭刚准备拿上弓箭去作战却被严东集给拦住了。

    “王爷,这里更需要您主持大局,那边我带人去。”

    李乘昭看着这位一直跟随在自己身边多年的贴身护卫,他很庆幸,在自己低谷的时候有严东集陪在自己左右。

    正是因为有严东集的存在,才让李乘昭一次又一次地意识到,自己不是孤身一人。

    李乘昭拍了拍严东集的肩膀:“我说东集,等回到了大邑,我请你喝百香楼里最上等的百香酿,再叫上最美艳的姑娘陪酒,怎么样,我这个主子对你不错吧!”

    严东集依旧是那副冷漠的表情,让好不容易抒发感情的李乘昭有些许尴尬的味道,不过他也习惯了严东集经常这样给他热脸贴冷屁股。

    自从认识严东集以来他就是这样,似乎对一切都很冷淡,对任何事物都漠不关心,除了李乘昭的安危。

    严东集率领一队人直接奔向北边。

    雍城两面临水一面环山,地理位置上是绝佳独妙的天堑,这也是李乘昭敢在这里与尸人殊死一搏的最大倚仗。只是可惜的是,这里终究不是什么军事要地,所以南唐朝廷并未在此建立足够的城池规模和军事力量。这城墙和城里的武器储备实在是太少了,和一切都充足的大邑城相比起来,这里简直就是寒酸。

    因为尸人的数量太过众多,分散各地自然就会从北边的山上摸进来。好在早在之前就已经把全部的人都送进了监牢之中,只留下了少数人看守巡逻。

    原本李倓建议应该集中所有的力量防守城墙,不应分散力量。还好李乘昭留了一个心眼,不然就要出大事了。

    严东集率领着一队人赶到了这里,果然看到了至少有数十个尸人已经跑了进来。虽然数量比起城门外的尸人来说不够看,但他们个个面目狰狞,没有眼珠只有一片浑浊的白色;有的甚至整张嘴都裂开了,嘴角还滴流着黑色的血液;有的更是身体里有一个巨大的窟窿。

    不少的人见到这些尸人,都吓得不敢再冲上前去。直接与尸人正面肉搏和在城墙上攻击尸人,可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概念。后者多少心里还有些优势,前者无异于生死一线之间的搏斗。

    只有严东集一人,视这些尸人为无物,独自一人一马当先地冲入了尸人之中。

    严东集的身影在尸人群中来回穿梭,只见刀光剑影闪烁,他却没有受一点的伤。

    这些尸人甚至都不能碰到他的衣服。反而就是几下的功夫已经有好几个尸人被他用利剑砍掉了头颅。

    早些年间严东集还独自一人闯荡江湖的时候,便是一位有名的剑客。只是后来他突然消匿于江湖,再见之时已经成为了九皇子李乘昭的贴身护卫了。

    无人知道他的过去,也无人知道他的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但严东集毕竟是双拳难敌四手,加上这些尸人除非是破坏掉他们的头颅,否则他们就是不死之身,渐渐的有被包围之势,一旦真的被尸人彻底包围,想要凭借一己之力再冲出去就很困难了。

    严东集看了一眼身后这群看戏的人,冷眼说道:“你们现在退缩就是置自己的妻儿于危难之间,难道你们也想你们的家人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吗?”

    这群人面面相觑,脸上的羞愧之色清晰可见。

    恐惧使他们失去了去战斗的勇气。他们的妻儿家人此刻正躲在监牢之中,如果他们这里失守了,那么那里也不会幸免于难。

    “如果不想变成尸人,就拿起武器去战斗,把这些尸人消灭在这里。”

    ……

    “他娘的,他们只不过是一群死人,特娘的,活人没必要怕死人的。”

    “二狗他们就是被尸人给咬死的,大家一齐上,把这些尸人给干掉。为我们失去的亲人朋友报仇。”

    这些人纷纷拿起了手中的武器,或刀剑,或铁锄,或镰刀,甚至是挑水用的扁担都当做武器,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

    对生存的渴望和仇恨的愤怒让他们又找回了勇气。因为,他们已经退无可退。

    横竖都是一个死,不如死得有尊严一点。

    这边,火油逐渐烧光殆尽,而一开始被火烧着的那群尸人估计也只剩下一堆骨灰了。

    随着火焰逐渐趋灭,围着雍城的那些尸人又开始躁动了起来。

    仿佛是看见了到了嘴边的猎物,兴奋不已。

    数千尸人如狼群一般集体发出嘶吼的声音,在夜色之中回荡到了很远的地方,仿佛整个世界都已经被尸人给包围了,人类已经没有生路。

    李乘昭重新握紧手中的弓箭:“准备战斗!”

    最后一丝火焰都熄灭的瞬间,尸人再一次对雍城那单薄的城墙发动了进攻。

    这一次,他们更加凶猛,更加义无反顾,更加气势汹汹。

    死亡腐朽的气息在雍城上方弥漫着。

    城墙之上已经没有了储备的火油了,接下来便是里城昭嘴里所说的真正的战斗。

    “把你们手中全部的箭都给我射出去,一支都不准留下。剩余的其他人,准备与尸人血拼。”

    万箭齐发,流星坠落,人类的呐喊与尸人的嘶吼混杂在一起。

    这里已经不是名不见经传的县城,而是生死相搏的沙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