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十三章 死地后生
    此时,雍城监牢内

    县城里全部的老弱妇孺都躲在监牢里,外面不时传来呐喊声与惨叫声,还有那瘆人的怪物嘶吼。许多的大人都捂住了自家孩子的耳朵,不让他们听到这些声音以免做噩梦。

    但仍旧是有些个孩子还是哇哇大声哭了出来,大人怎么都劝不住。孩子们的哭声给这本就紧张的氛围更增添了几分压抑紧促之感。

    大人们见此,想到了自己的家人还在外面与怪物战斗,也不由得落下了泪水。

    花间雪走到一个哭泣的孩子面前蹲下来,露出足以融化冰川的笑容。随后从衣服兜里拿出一个小荷包,从荷包里取出一小块麦芽糖:“这是麦芽糖,很甜的,你要吃吗?”

    因为糖的吸引力,小孩立刻停止了哭泣,眼巴巴地望着花间雪手里的麦芽糖,那眼馋的模样下一秒就快要流口水了。

    小孩小鸡啄米般地疯狂点头,花间雪嫣然一笑:“你叫什么名字啊?”

    稚嫩的声音:“我叫小杰。”

    “那小杰你要答应姐姐,不要再哭了。吃完糖就好好安心睡觉。小孩子若是睡太晚会做噩梦的。”

    “嗯嗯嗯!”小杰依旧是疯狂点头,生怕这可口的糖与自己擦肩而过。

    花间雪把麦芽糖递到小孩的手里,小孩高兴的一口吃进去。

    普普通通的麦芽糖对这些平民家的孩子来说简直就是世间最美味的美食,那些因为尸人带来的恐惧阴影也消除了不少,至少让他们暂时忘记了。

    周围其他的孩子们也不哭了,纷纷走了过来,都眼巴巴望着花间雪手里装着麦芽糖的荷包。

    “你们都想吃吗?”

    所有的孩子都不约而同地一起点头。

    “那你们都要像小杰一样乖听话才行。”

    所有的孩子再一次点头。

    花间雪把荷包里的麦芽糖全部分了出去,如此一来总算是安慰了这些孩子。

    等这些孩子们都安静了之后,花间雪来到监牢大门前,李倓和方大志一直守在这里。

    “李大人,外边怎么样了?”

    李倓有些担忧地摇了摇头:“还不清楚,已经战斗超过两个时辰了。”

    花间雪望向城墙的方向,淡淡说道:“还没有发信号,说明城墙还未破。城墙未破,这里就暂时还是安全的。”

    方大志已经过两个夜晚的人,如今虽然心里仍旧是害怕不已,但已经不至于抱头鼠窜了。

    “希望王爷他们能守住吧,不然我们就真的全完了。我就算是死,也不想变成那样的怪物。”

    李倓长叹了一口气,忧心忡忡地问道:“雪姑娘,你说我们能够撑过今晚吗?”

    花间雪并未回答李倓的问题,她的目光从始至终都落在那前方,因为她也不清楚答案。

    城墙下堆积的尸人尸体越来越多,可那片树林里仍旧是有不断的尸人冒出来。那仿佛是一个深不见底的召唤深渊,无穷无尽的尸人从那里面钻出来。

    仅仅是经过了一晚上的发酵,疫情已经蔓延到了如此地步。

    真被都浊说中了,只怕雍城以北的地区已经全部沦陷了。

    李乘昭已经浑身是血,脸上也是布满血渍看不清面容,也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尸人的,总之,他已经杀红了眼。

    此刻的他看起来犹如地狱魔神一般,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自从卸了威郎将一职,安心当一个天高皇帝远的闲散王爷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如此酣畅淋漓地战斗过了。

    这倒是激起了李乘昭那早已磨灭的热血。

    杀得正酣之时,下方突然传来一阵轰隆之声。城门终于承受不住如此多尸人的同时冲击,轰然倒塌了。

    尽管李乘昭事先已经派人在城门上加固了好几块房梁柱子,可毕竟只是区区一个县城的城门,仍旧是抵挡不住这些尸人的猛烈撞击,在坚持了许久之后,这城门终于是不堪重负,倒塌了。

    城门一倒塌,尸人们便蜂拥而入。

    城门被破,也就意味着城墙已经失去了它的防守价值。

    李乘昭立刻命人发射信号弹通知监牢的人城门失守了。

    白色的信号弹在空中绽放成一朵璀璨的花朵,再一次照亮了夜空。

    尸人冲进县城内,好在李乘昭早已把全部的人都安置进了监牢里,现在的雍城更像是一座空城。

    城门失守,这城墙便失去了它的作用。

    李乘昭见状直接拿起剑就跳了下去,都浊随后带人跟上。

    李乘昭一剑砍飞面前一个尸人的脑袋,血浆四溅。

    此刻,战斗已经从守卫战变成了单纯的肉搏战了。

    李乘昭一人同时对付整整三只尸人,突然又来一只从背后偷袭。

    李乘昭虽已察觉到他的存在,但却已经空不出手脚来对付他。

    无可奈何地后背要遭受袭击了。

    以往这个时候严东集都会在旁边帮助他,然而此刻严东集并不在自己的身边。

    就在此时,一个厚实的身影跑了过来,直接撞开了那个尸人。

    李乘昭定睛一看,是猎人老许。

    “王爷,您没事吧?”

    老许露出憨厚的笑容。原本他这样的平民,对于李乘昭这样高高在上的王公贵族完全没有什么好感,甚至可以说是厌恶。毕竟平日里就是这些高高在上的权贵压迫着他们这样的平民,日子才会变得如此的艰难。

    但这一次李乘昭以身作则,带领大家共同抵御尸人,更是身先士卒奋战在第一线,没有丝毫退缩。

    若非是他,只怕如今他们这些人都已经变成了这些恶心的尸人了。

    所以,老许他是发自内心地尊敬这位平成王,坚信着也许在李乘昭的带领下,说不准大家真的可以活下去见到明天的太阳。

    涌入雍城里的尸人越来越多,李乘昭他们人少势寡,又没有防御工事可以依赖,逐渐有些抵挡不住。

    最为可怕的事情是,前一秒有些人还是你的战友,与你一起并肩作战。下一秒他便已经变成了尸人转头攻击自己。加上这些人毕竟是临时凑起来的人,虽然经过简短的训练但和真正的士兵比起来,那还是差了许多,更遑论对付凶猛无比的尸人。此消彼长之下,防线有崩溃的趋势。

    李乘昭心知城墙这边已经彻底守不住了,再拖下去只能是徒增伤亡,当即下令:“所有人放弃城墙,迅速撤回到监牢里。”

    随着李乘昭的命令,大家纷纷放弃坚守城墙这一块,开始向着监牢撤去。

    老许身为猎人,身手比起一般人要好上不少,他与李乘昭都浊等人都在后面垫后,掩护大家撤离。

    但他的武功毕竟不如李乘昭等人,一个不小心右胳膊被一个尸人给咬住。虽然他及时斩去了这个尸人的脑袋,但不可避免的胳膊上一大块肉被咬掉了。

    伤口处血肉模糊,白骨可见,触目惊心。

    老许努力地按住伤口,可仍旧是止不住鲜血往外流,他的脸色也瞬时间惨白无比,面如死灰。

    李乘昭看着老许,内心一阵心痛不已。他知道,老许没救了。

    老许自己心里也清楚。

    “老许——”

    平日里能言善辩的李乘昭,此刻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的话好。

    老许却是露出一个微笑:“我一介粗人,能够与王爷一同奋战,我很荣幸。王爷,希望您一定要带着大家活下去,我相信您一定能做到。快走吧,您一定要活下去!”

    说完,老许毫不犹豫地拿起自己手中的镰刀,没有丝毫的停顿就朝着自己的脖子插了进去,并且还横向割断了脖子。

    想到他一介小小的平民,只是一个猎人,却拥有如此坚强的意志,李乘昭愿称他为真正的勇士。

    李乘昭看着已经死去的老许,不再犹豫转身就朝着监牢撤去。

    李乘昭他们一路后撤,庞大的尸人队伍却在后面紧追不舍,并且速度也是奇快无比,双方的距离一直无法拉开。

    路上刚好碰到从北边撤回来的严东集带着人回来,看他们一个个风尘仆仆的模样,只怕也是经历了一场恶战。

    “怎么样东集?”

    “北边摸进来的尸人越来越多,我们也挡不住了,只能下令撤退。”

    “城门也失守了,现在只能暂时撤回监牢。”

    两股人汇合之后共同朝着监牢而去,而身后追赶他们的尸人队伍也汇合了,数量越来越多,这俨然已经是一支军队了。

    李倓和花间雪正在观察着前方的情况,突然见到一大群人冲了过来,立即明白了情况。早在李乘昭让人发出撤退信号的时候,他们这边就已经做好了背水一战的准备。

    “放火箭掩护!”

    原本镇守监牢的人们纷纷举起火箭射出去,火箭群在夜空之中划出一道弧线,刚好绕过人群散落到尸人队伍里。

    可尸人的前进速度并未就此减慢,依旧张牙舞爪朝着监牢这边冲过来。

    花间雪见状下令众人赶紧把两侧的木刺堆推过来,众人手忙脚乱地开始推着木刺车过来封路。

    可雍城里全都是泥巴路,前几天刚下过一场雨,地上还未干透。用木头制作的车轮在烂泥土里行走困难,几人合力仍旧是推动得很慢。

    后面的李乘昭见状,心里大约估算了一下时间,只怕等这些木刺车推好,尸人已经冲了进去了,到时候一切都晚了。

    监牢是雍城最后的一道防线,无论如何都要撑到天亮才行。

    这是李乘昭心中的想法,他不能辜负那些在这场战斗中信任他而死去的人。

    就算是奇迹,李乘昭也要创造出来。

    “东集!”

    李乘昭只是呼喊了严东集的名字,但两人之间的默契一下子就让严东集明白了他的意思。

    两人都停住了脚步,转头朝着尸人反冲了上去。

    所有人都明白,他们俩这是在为大家争取足够的时间。

    两人如陷阵之士冲入尸人当中,尸人们立刻包围了这两个鲜活的食物。

    李乘昭与严东集两人多年培养的默契,都把自己的背后交给彼此。二人协同作战,互相配合,居然形成一个小小的铁桶阵,这么多的尸人却一时半会拿不下他们两人。

    但他们的处境却也很危险,一旦他们身上任何一个地方被尸人咬上一口,那也就意味着人类群中少了两个主心骨,而尸人队伍中则多了两个即战力。

    眼看着李乘昭和严东集都亲自垫后拖延时间了,李倓也坐不住了,他一介柔弱文人也冲上前去帮助大家一起推木刺车。

    “大家快啊,用力推……”

    所有人都齐心协力,或许他们这一辈子都没有如此为一个共同目标团结过。

    花间雪的目光却从始至终都落在李乘昭的身上。她的眼神之中,透露着迷茫与疑惑。

    曾几何时,在她的听闻和认知之中。李乘昭是杀人如麻的魔王,手上沾满了鲜血。亦或是放荡不羁的纨绔子弟,整日流连烟花柳巷风流之地。

    总之,绝对和眼前这个为了保护大家而身先士卒的李乘昭联系不到一人去。

    难不成,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个人的心性真的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终于是摆好了木刺阵。

    李倓立刻大喊道:“王爷,快回来!”

    李乘昭此时早已变成了一个血人,眼角止不住地滴着血水,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尸人的,根本无法睁开眼睛。

    一旁的严东集也是差不多的光景。两个人宛如刚从血池里跑出来一样。

    “王爷,我们撤!”

    李乘昭和严东集两人迅速朝后退去。

    可二人消耗了太多的体力,但尸人却不会感到疲累,它们的速度明显超越了两人。

    他们俩现在是想撤却无路可撤了。

    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王爷,你快走,我来断后。”

    严东集打算牺牲自己来给李乘昭换取逃命的机会。

    “说什么胡话呢,我是不可能丢下你的。”

    “王爷,再不走我们都走不了了。”

    无论严东集怎么说,李乘昭都无动于衷,他是不可能在这里丢下严东集的。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雪白的人影在黑夜之中跳了出来,众人定睛一看,正是医女花间雪。

    只见花间雪人还在半空之中,手里从背上的医箱之中抽出两个弓弩一样的东西,对准不是尸人而是李乘昭和严东集两人。

    两把弓弩同时射出两根勾索,不偏不倚刚好缠住两人的腰部,随后花间雪搬动弓弩上的一扣机,两根勾索迅速回缩,连带着拉着李乘昭和严东集两人也被拉了过去。

    这样一来,花间雪便凭一己之力救了李乘昭与严东集两人。

    后方的都浊看到这一手,不由得眼前一亮:“轮回索,居然是神机门的机关术。”

    待两人一退进来,立刻合上木刺堆。

    李乘昭有些惊魂未定,他看着自己的救命恩人花间雪,咧着满嘴是血的牙齿说道:“姑娘救命之恩,本王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了……”

    李倓汗颜,都什么时候了这位平成王还有心情打趣调戏人家姑娘。

    花间雪则是无视李乘昭,全神贯注看着前方蜂拥而至的尸人。

    无数的尸人撞在木刺堆上,身体瞬间被这些木刺刺穿。可后面的尸人仍旧是前仆后继一往无前,以至于都串成了串糖葫芦。

    可就算如此,并不能让这些尸人彻底死亡,只能在暂时延缓他们进攻的步伐。

    他们在木刺上嘶吼着,挥舞着,浓白的瞳孔都快要凸出来了,在木刺之后的便是最为美味的食物。

    木刺堆被尸人冲击着,摇摇欲坠,已经快要承受不住压力了。

    李乘昭迅速问李倓:“李大人,还有多少的火油。”

    “没有多少了。大部分的都用到城墙那边去了,这里只留下了十几桶。”

    李乘昭看了一眼情况,心中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所有人撤进监牢内。然后把本王让你们事先准备的干草柴火全部铺在监牢内的狭长通道里,随后倒上火油,听本王的号令。”

    李乘昭这么一说,李倓就知道他的想法是什么,当即不同意:“王爷,这监牢就这一条出口,若是烧了,我们也没有生路可言了。”

    “李大人,还记得我对你说的话吗?置之死地而后生?”

    “可是王爷,这怕是生不了啊,这实在是……”

    “好了李大人,本王已经没有时间给你解释了,赶快照做,不然我们都得变成怪物。”

    面对李乘昭的怒喝,李倓哑口无言。

    “下官遵命!”

    李倓迅速让所有人撤退到监牢内,开始按照李乘昭的吩咐布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