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十四章 逃过一劫
    花间雪走到李乘昭的身边,经过连番的熬夜激战,此刻的她也是风尘仆仆的模样。

    原本洁白无瑕的白净脸上也多了几道脏痕,但依旧不影响她如莲花一般清新脱俗的气质。一尘不染的衣服也沾染了不少的泥土,可却让她显得更加接地气了。

    说起来,自己一天一夜没有休息,这个女人又何尝不是跟着在奔波。

    虽然才仅仅认识不到一天的时间,可是这个谜一样的女子却让李乘昭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并非是因为皎美的容颜,而是这女子身上散发出来的独特气质。

    身为医女,独自一人行走天下,寻遍药草,倒有些神农氏的味道。当今世道上,有这等志向的女子只怕已经快要绝迹了。

    身上又背负着神机门的机关,更有着不俗的武艺。最为关键的是,她是迄今为止第一个知道了自己是王爷身份而不主动贴上来的女人,这才是最令人惊奇的。

    这个女人,浑身上下都如同谜团一样,让人忍不住想要探知更多的东西。

    “你的这个决定可能会害了我们所有人。不过,我承认,这是目前为止唯一可以拖延时间的办法。换做是我,我也会这么做。”

    李乘昭看了她一眼,笑着说道:“本王也是没办法听天由命了。老实说,这比打仗还难。”

    “为什么?这只不过是一群只有本能没有智慧的尸人而已,他们和动物无异!”

    “正是因为他们只有本能没有智慧,这才是可怕之处。若你的对手是人,他还会去考虑很多的情况,你还可以用疑兵之计让他们疑惑感到害怕。但他们只是一群只有本能的怪物,没有害怕和恐惧,不咬到猎物绝不罢休,这才是最为难的地方。”

    花间雪转过头看着此刻有些狼狈的李乘昭:“你身为王族,又贵为亲王,原本大可独自离去,不必趟这一趟浑水,又何必留下来,还很有可能死在这里。”

    “姑娘这话才是说反了。若本王真是一介普通人,倒也罢了。正是因为本王是南唐的皇子,又贵为一方封地亲王,才不能丢下百姓独自离去。不然,世人会以为我南唐王族乃贪生怕死,不顾百姓死活之人。父王小时候曾教导我们,百姓乃是立国之本,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想不到这话居然是从你的嘴里说出来。”

    “听这话雪姑娘很了解本王?”

    “南唐九皇子,第一威郎将,声名在外,我曾在北梁学医的时候就听说过了。”

    “被雪姑娘这么一说,本王倒真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今晚若是侥幸挺过去了,不知雪姑娘可愿陪我去赏勺山的菊花?”

    花间雪没有回答李乘昭的问题,反而反问他:“王爷身份地位尊贵,还愁没有女子陪你赏花赏月吗?”

    李乘昭一听,笑着说道:“那些庸脂俗粉又怎能与雪姑娘相比?实不相瞒,本王至今未娶妻成家,王妃一位也是空置的。姑娘若是有意,大可直接与本王商量。以姑娘的容貌来说,当王妃是足够了,只是不知这品行如何!”

    李乘昭有一种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本事,那就是聊着聊着能让人生起打他的冲动年头。

    花间雪忍住想要一剑杀了李乘昭的冲动,转身直接走进监牢不再搭理李乘昭。

    李乘昭看着外面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尸人,此时此刻个人的能力显得多么的渺小。

    李乘昭想起了那封太子李乘湘写给自己的信,心中的信念坚定了下来。

    “想坏我南唐根基,祖上基业,我李乘昭第一个不允许。”

    木刺堆终究是无法抵挡如浪潮一般的尸人,整个木刺堆都被冲断了,尸人们通通涌进了监牢下场的走廊里。

    尸人们不依不饶地冲进监牢,但由于这里是狭长的地牢,尸人的数量又太多。一下子全部涌进来,导致不少的人尸人都挤在了门口进不去,甚至是被后来的尸人给踩在地上,踩得头破血流血肉模糊也根本不停下。

    这些尸人一个个就像是陷入了癫狂的疯子,眼里只有活人,哪怕自己变成粉身碎骨也完全不在乎。

    瞬间,狭长的走廊被无数的尸人给挤得水泄不通,造成了严重的堵塞。

    李乘昭看时机已到,立即下令:“点火——”

    众人扔出早就已经准备好的火把,地上也早已经铺好了干草和火油,一触即燃。

    好在尸人并不长记性,狭长的走廊内立刻变作一团火海。前面的尸人想要往后跑,可后面的尸人却拼了命的往前挤,这样就导致了全部都挤在一堆,被火烧了个遍。

    一股腐烂的肉被烧焦的难闻味道充斥着整个监牢,伴随着还有滚滚的浓烟,让人被熏得完全睁不开眼睛。

    原本那些已经安静的孩子们再一次哇哇大声哭出来。

    花间雪道:“大家赶紧用湿布捂住口鼻。”

    人们纷纷从身上撕下衣服的一角,然后用水润湿,接着捂住口鼻。不然以监牢里如此封闭的环境,他们这些人没被尸人给咬死也要被这些烟雾给活活熏死。

    还好有花间雪的提醒,若是采用李乘昭的办法那么一定要留水在监牢里。

    尸人们在火焰中发出怪异而扭曲的惨叫声,不知道是这些尸体因为被焚烧的痛苦本能发出的声音,还是那些寄生在尸体内的死灵蛊虫操控的。

    总之,话本小传里才能描述出的炼狱场景,如今众人皆是亲眼所见。那一个个被烈火焚烧的尸人,就如同地狱里的恶鬼一般张牙舞爪,痛苦不已。

    那被大火烧得只有个黑影的尸人,抱着头嘶吼,没过多久便化作一堆白骨。

    这些火焰似乎是在洗刷着他们身上的那些罪恶,解放出一个又一个涤净的灵魂。

    有些人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场景,直接把胃里的东西翻吐了出来。但因为这两日都是在连夜奔波,根本就没有吃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吐出来的只有苦水而已。

    众人望着熊熊燃烧的烈火,却没有一个人神情轻松。

    谁都清楚,这里已经是他们最后的防线。一旦火停,那么将是最后的厮杀。能不能活着撑到天亮,真的就全看天意了。

    可是,没了城墙,没了火焰,谁的心底又有信心可以战胜这些不死不灭的尸人?

    虽无人明言,但绝望的气息已经在监牢里蔓延开来。孩子们止不住的哭声,更像是悲鸣奏乐,衬托得更加凄凉。

    李乘昭重新握紧剑,站在所有人的最前方,大声说道:“后面就是我们的家人孩子,我们已经退无可退,只能在此与这些尸人决一死战。无论接下来你们的面对的人他生前是谁,是多大的官,与你有多么亲近,你们都不能有心慈手软,要全力以赴。今天,要么我们撑到天亮他们自行退去,要么我们自裁于此。本王与大家一样,若是真到了那一步,本王绝不苟活。”

    狭窄而密集的走廊里,李乘昭坚定果断的声音传遍至每一个角落,飘进每一个人的心里,为他们已经接近崩溃的心里防线带来了一丝希望的曙光和勇气。

    “王爷说的对,就算是自裁而死,也不能变成这样的怪物去祸害其他的人。”

    “王爷,我们愿意追随您,誓不后退!”

    众人齐声高呼:“消灭尸人,誓不后退!”

    ……

    火势逐渐熄灭,露出了一地的血浆与骨灰,还有那些还未彻底烧毁的断肢残骨。已经分不清哪些是尸人的,哪些是同伴的。

    总之,最后的战斗这才刚刚开始。

    每个人都全神贯注地注视着走廊的前方,每个人的脑海里都能想象的出来,下一刻就有成百上千的尸人从走廊的尽头冲进来扑向他们。

    不少人的额头都已经浸出了汗水,甚至有的人拿着武器的手都在发抖。但无论心中有多么深的恐惧,此时此刻却无一人退缩。

    可等待了许久,都不见有尸人冲进来。

    久而久之,大家都不禁有些疑惑,按理说,火已经熄灭多时,以尸人的风格肯定是饿虎扑食一般冲进来。

    可如今的这份诡异的宁静氛围是什么情况?

    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还是没有智力的尸人突然开窍还学会了玩弄人类?

    李乘昭转过头,满脸疑惑地看向都浊:“尸人们良心发现放我们一条生路?”

    都浊摇了摇头,他可不会相信尸人会放他们一条生路。与其祈祷壕无人性的尸人良心发现,不如觉得太阳从西边出来更加靠谱一点。

    “我也不清楚,这不符合常理啊。难不成是外面出了什么事情?”

    “都浊,东集你们和我一起出去看看。其他人就在此地等候,不要轻举妄动。若我们半个时辰之后还未回来,你们就——李大人,你知道该怎么做。”

    李倓点了点头,他心知肚明。若是李乘昭他们三人没有回来,那剩余的人也唯有自裁这一条路可走了。唯有那样,至少还能保证以一个人的身份死去,而不是以尸人的形式成为行尸走肉去祸害更多的人。

    随后,李乘昭与严东集都浊三人小心翼翼朝着走廊外走去。

    越走三人越觉得不对劲,这实在是太安静了。那些尸人只要苏醒的时候,永远都是会发出呜哇呜哇的嘶吼声,这会怎么会如此寂静。走廊内能够听到的便只有噼啪噼啪的火苗声以及三人的脚步声。

    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现在他们所处的位置,随时都可能钻出来一大群尸人扑上他们,甚至连自裁的功夫都没有。

    随着走到走廊的尽头,走廊内越发明亮起来。

    这并非是因为火把的照耀,因为若是火把的话应该是一种昏黄的光,而不是这种白皙温暖的光。

    三人面面相觑,他们的心中此时都产生了一个共同的想法,只是都不敢确定。

    直到三人彻底地走出监牢,他们才发现这里已经空无一人,而原本漆黑一片的世界也因为新一轮曙光的升起而焕发了生机。

    地上除了那些被冲破的木刺堆,剩下的便是残值断臂的尸体,以及那些满地爬还未彻底死去死灵蛊虫。

    太阳,哪怕是初升的微末阳光,此刻看起来也是多么的弥足珍贵。人们为了能够在此见到光明,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又牺牲了多少的人。

    三人相视一笑,这一笑,如冰雪初融后的雪水,是劫后逢生的释怀。是能够活下来的庆幸。

    他们通过了自己的努力,为自己至少争取了一个明亮的白天和活下来的希望。至于明日如何,那是明日思考的事情。

    眼看着天亮了,尸人退去,都浊也不禁开心地说道:“王爷,我们成功了,我们终于撑到了天亮,尸人们都退去了,我们又拥有了一个明天!”

    一向没什么表情的严东集也是难得的露出了放松的神色。此刻的他,看上去哪里还有一代江湖大侠的风范,整个一血人。

    至于李乘昭,那也好不到哪去。一身上等的绸缎衣服已经被血浸染,平日里风流倜傥的样子也完全不见了。

    不过李乘昭也完全不在意了,能够逃过一劫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就在刚刚,在李乘昭的内心之中都没有多少的信心能够撑过今夜。

    他一度都以为自己也要变成那些怪物了。

    “东集,我跟你说我这辈子都没有今天这样喜欢见到太阳。是多么的温暖,多么的明亮,比月亮可好看多了。可历史上的那些诗人文豪却总是描绘月亮,不见几人为太阳写诗。可见那些文人,都是些眼光短浅之人。”

    要不是累到有些虚脱,李乘昭此时此刻倒真想来吟诗一首。

    严东集则是难得露出一个笑容,却没有说什么。

    “还好,我们终于挺过来了。都浊,去通知李大人,让大家都出来吧,天亮了,尸人都已经退去了。”

    等到大家都来到外面之后,看到那轮代表着希望和重生的太阳才彻底相信,他们为自己赢得了一个崭新的白天。

    在此之前,谁都没有想到,能够见到太阳升起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不过,并没有多少时间留给大家修整。他们必须抓紧这好不容易得来的白天尽快赶到大邑城。

    每个人的心里都清楚,若是再在这里拖到夜里,是绝对没有半分机会能够撑到明天了。

    大家把这些尸体统一烧毁之后,稍微整理了一些行李,真正的旅途才正式开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