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十五章 蝇营狗苟
    勉强找来几辆牛拉车和人力推车,让行动不便捷的老人孩子以及一些伤员坐上,其他人则步行前进。

    由于人数众多,队伍拉得很长。加上路程颠簸崎岖,行进的速度非常的缓慢。

    都已经日上杆头了,他们也只不过才行了三分之一的路程。这样下去,能不能在天黑之前到达大邑城都是疑问。

    李乘昭的内心可有些着急,若是在天黑之前没有到达大邑城,这荒郊野外的无险可守,摆明了他们就是脱光了衣服的待宰羔羊,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他可不想苦战了一个夜晚换来的是这种结局。那老许他们那么多的人牺牲,可就真的是白费了,自己也辜负了大家的信任。

    “李大人,为何一路上不见官道?全是这种泥泞小路?这样下去我们很难在天黑之前到达大邑城。”

    李倓听到李乘昭的质问,脸色有些挂不住:“实不相瞒王爷,江州多是山地丘陵盆地一类的地形,少有平原。所以至今江州境内的官道修建数量还远远比不上其他的州郡。所以大部分都是这种由老百姓们常年走出来来的小路。”

    李乘昭身为从小锦衣玉食的皇子,除了上战场之外就没有离开过江宁城,这也是第一次知道了所谓的民间疾苦。在江宁城的里的富足生活让他以为南唐已经是国泰民安,百姓富裕的景象,不想在国境之内还有如此落后的地方。

    看来当初自己被封江州的平成王惹来其他王子嘲笑的原因是在这里。自己得到的封地并非是一块富饶之地,相反,是一块偏远贫瘠的土地。

    “可是照此速度,我们绝对不可能在天黑之前到达大邑城的。昨晚至少还有个雍城可以作为倚仗,可如今是荒郊野外,要是到了晚上,本王就算是通天之能也不做不到击退尸人。”

    “不过王爷不用担心,翻过前面那座山,就是比较平坦的官道了,并且这个官道直达大邑城。等上了官道,我们的行进速度应该会快上很多。”

    李乘昭忧心忡忡地看了一眼李倓前方所指的那座山,神色并未轻松几分。

    可以想见,后面还会陆续有来自其他地方的难民加入队伍。随着队伍的数量越来越庞大,行进速度只会越来越慢,现如今到天黑已经没有几个时辰了。

    “东集,你去前面开路。命令所有人打起精神来,加快速度。”

    “是!”

    ……

    与此同时,大邑城府衙之中,邑城知府彭榷正在接待两位客人。这两人,正是从雍城成功逃脱的雍城县令郭兆与江州部将周昆。

    他们昨日傍晚时分便乘船从琉璃江的港口靠岸进入到大邑城之中,今日特地主动登门拜访邑城知府彭榷。

    谁都清楚,李乘昭与李倓都不在大邑城之中,如今城里管事的,自然是这位正五品知府大人。

    彭榷缓缓放下手里的茶杯,看着分别坐在自己左右两侧的两人,神色有些拘谨:“郭大人,周部将,依你们所言,节度使大人与王爷只怕此时都已经遇难身亡变成你们口中所言的那种只知道吃活人血肉的怪物?”

    郭兆与周昆对视一眼,随后周昆说道:“知府大人并未亲眼所见,所以不知道那些怪物的可怕之处。我们可是在跌马县的时候与他们直接正面交过手。如今想来,仍旧是心颤不已。他们不死不灭更不会知道累,见到活人就撕咬,至死方休。而被他们咬死的人也会变成其中的一员。这就导致了如同瘟疫一般传播开来。估计经过昨晚一夜,雍城已然失守。至于王爷和节度使大人,虽然末将不愿意去相信,但只怕已经凶多吉少了。”

    彭榷有些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他当这邑城知府足足已经有二十多年了。年轻的时候还曾想着上进,可自从朝廷直接派来一个李倓成为一州节度使,彭榷便知道自己这辈子的官途算是到头了。如今年纪也大了,也不存多想。多年来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安安稳稳地告老还乡。可眼看着自己快到了解甲归田的日子,却发生了这样的事。

    正四品大员和皇族亲王都死在了江州,这让他这个邑城知府一时间慌乱不知如何是好。

    “这这这——这可如何是好?本官该如何向朝廷和陛下交代啊!这下不仅官职不保,只怕这条老命也是要交代了。”

    郭兆轻咳了两声:“知府大人,眼下最重要的只怕不是如何向朝廷和陛下交代,而是疫情蔓延的情况。经过昨晚,下官推测,疫情肯定会继续蔓延,只怕过不了多久就会波及到达大邑城这边。”

    彭榷砰得一声直接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既然是疫情,那就是天灾。本官这就向朝廷申请救援?”

    “彭大人,只怕眼下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况且疫情现在还只是在江州北部进行扩散,目前还是可以掌控的局面。如今我们的局面已经很被动了,但若是能在不惊动朝廷的情况下,消灭了这场瘟疫,或许能将过补功也说不准。至于王爷和节度使大人的事,到时候就算朝廷和陛下怪罪下来,我们以顾全大局进行推脱,想来以陛下的英明,也不会降罪太大。”

    彭榷汗如雨下,眼下的难题可能是他从官以来所面临的最大难题。他原本以为这大邑城里,表有江州节度使李倓,暗有皇子亲王李乘昭,出了什么事情自有人盯着,怎么也轮不到自己来背锅。自己这个小小的知府大人就可以高枕无忧颐养天年了,没曾想居然摊上这样的事。

    “这样真的能够瞒天过海吗?若是被发现了,这可是欺君的大罪啊,是要诛九族的!”

    周昆站起来,向彭榷行了一礼:“大人大可不必多虑。知晓一切过程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人只有我们几个。更何况大邑乃是江州之根本所在,眼下我建议立刻实行封城。不准进也不准出。这些怪物是以活人血肉为食,若是长期没有食物进行猎食,他们自然也就无法生存,到时候这瘟疫不就自然而然就解决了吗!”

    周昆虽是一介武将,可这一番说辞有理有据,最为重要的是,他从始至终都是站在维护彭榷利益的角度去分析问题。每一句话都说在了彭榷的心里。他说出了彭榷心里所想但却不敢说出来的话。

    “周将军之计的确可行,可若是有其他地方的难民来投靠我们该如何是好?难不成闭门不开拒之门外?这要是传出去,可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彭大人,天灾当前,我们当量力而为。就连节度使大人和王爷都不能保全,你我皆知我们保全不了所有的人。整个江州之中的贵族几乎都在大邑城之中,只要这里不出事,一切都还在。何况大人不妨现在就去做一份调查,看看这大邑城之中究竟有几人愿意开放城门?”

    “这……”

    周昆的话的确把彭榷给问住了。天灾当前,又有几人还有闲暇功夫去管别人的死活,能够保全己身都已是不错了。

    “彭大人就把心放在肚子里,末将相信,这场瘟疫终究是会过去的。”

    彭榷仍旧有些犹豫不定,他一介知府实不敢下如此重大的决定。他深怕自己的一个错误决定,就让自己背上了千年的黑锅,被后世子孙戳脊破梁骨。

    他一向胆小,这样的事情他从来不敢轻易去尝试。

    周昆见状,给了郭兆一个眼神,郭兆立刻领悟,随后走上前来挽住惊魂未定的彭榷:“如今节度使大人和王爷皆不在城中,生死存疑。依照我南唐律法,此时彭大人便是大邑城,乃至整个江州最大的指挥官。您不仅拥有决策权更拥有江州兵权。我相信周将军还有城中一应官职,皆愿听从彭大人号令。彭大人,江州百姓的未来,现在可就掌握在您的手里啊。”

    不知为何,虽然郭兆和周昆两人的言语和态度都很谦卑,但彭榷却总有一种被赶鸭子上架的感觉。此时的他,似乎已经到了骑虎难下,不得不发的地步。

    “可本官如何担当得起如此大的责任?”

    周昆堆着笑脸说道:“彭大人,下官也是做父母官的。只要这一次彭大人帮助大邑城的百姓度过此劫,后世的人只会念着大人的好,至于那些没能救下的人,他们也没有后人可恨大人了。这完全就是一劳永逸,立于不败之地啊。大人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事到如今,也只能如此了。”

    ……

    彭榷答应了之后,周昆与郭兆两人离开了府衙。郭兆原本想邀请周昆去百香楼喝上一杯,但被周昆婉拒了。郭兆也不强求,就独自离开了。

    然而,周昆并未径直回到自己的府上,而是来到了大邑城豪族胡全的府上。

    这胡全祖上五代都是大邑城之中的豪门望族,胡全也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用大邑城百姓的话来说,胡全那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人。生下来就注定是大富大贵的一生。

    这胡全虽是纨绔子弟,但却很有眼力劲。自己当家之后,上至节度使李倓,下至知府彭榷,那都是打点周到,甚至是主动示好。

    这些年间在大邑城也干了不少的大事,名望和风头都是一时无两。

    李乘昭来到这里当亲王之后,与胡全那是走的最近的,因为这胡全是出了名的会来事,带着李乘昭好吃好喝,佳人美酒,游览名胜,三天两头往平成王府跑,那是一刻也不闲着。

    只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身为一州部将的周昆,素来与胡全没什么交情,却是在这时独自一人来到了胡府。

    周昆在胡府大门前敲了两下门,没过多久大门就开了。开门的是胡府管家胡生。

    胡生一见是周昆,立刻笑着说道:“周将军快快进来,我们爷可是等您多时了。”

    由胡生带路,穿过前厅,走过中庭,来到了后院之中。

    江州地处西南之地,在整个南唐之中都是少见的丘陵盆地地形。可是在胡府的后院里,亭台楼阁错落有致,绿湖假山构筑有方,完全是江州少见的江南园林风格,足见胡府的家底之殷厚。

    胡全正在院子里的与两名丫鬟在打情骂俏,见胡生带着周昆来了,招了招手两名丫鬟很识趣得径直离开了。

    “爷,周将军来了。”

    “你先下去吧!”

    “是!”

    胡生也离开了,如今这院落里只剩下胡全与周昆两人。

    “周将军,可带来了什么好消息?”

    周昆恭恭敬敬地向胡生行了弯腰鞠躬的大礼,并且谦卑地低着头说道:“胡爷,我回来了。”

    谁能想到,堂堂一州绿翎部将,居然会对一个本地豪绅如此毕恭毕敬,犹如一个下人一般。

    要知道周昆掌握着江州的兵权,那在行政级别的划分上,也仅次于李乘昭,李倓,和彭榷是平级。

    只不过南唐重文轻武,所以周昆才会对彭榷礼让三分。

    “你回来了,那么王爷和节度使大人呢?”

    周昆咧嘴一笑:“他们没有回来,留在了雍城。”

    胡全也是会心一笑:“很好,这件事你做的不错,我会向主子报告你的功劳的。”

    “多谢胡爷!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如今江州的这把火已经彻底扇起来了,我们还得继续加大火力才行,让江州彻底乱起来。”

    “是,胡爷。”

    “行了,你赶紧回去吧,被人看见了可就不好了。”

    虽然胡全下了逐客令,但周昆却并未就此离去。

    胡全瞄了他一眼,缓缓说道:“怎么,周将军还有事?”

    “胡爷,当初您答应我的,若是事成之后就跟主子说,提拔小的进江宁城当那蓝翎朔卫将。”

    “怎么?你怕我食言?”

    “小的不敢。只是这事是小的押上身家性命的,怕有什么闪失,还望胡爷惦挂在心上。”

    “你放心,主子答应你的事都会做到,难道你还不清楚主子在南唐的势力吗?你只需要做好主子交给你的任务即可,其他的无须多用,也不是你能问的。”

    “是是是,小的多虑了!”

    “还有什么事吗?”

    “万一,小的说的是万一。李乘昭和李倓活着从雍城回来了,我们该当如何?”

    听到这个话题,一直以后背示人的胡全转过身来:“你现在就在雍城里,你是一州部将,他们就算活着回来了但你会让他们活着进入到大邑城吗?”

    饶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周昆听到这话都不由得身体颤抖一下,他看着眼前的胡全,有那么一瞬间居然觉得背脊有些发凉。

    “胡爷,这等于是直接杀了他们啊。谋杀皇室和节度使,我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用啊。”

    “周将军啊周将军,你要知道,早在你把他们丢到雍城的时候你就已经算是谋杀了。你要记住,他们要是活着进入到大邑城,那么死的可就是你了。”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周昆的额头上已经是汗如雨下。

    “小的明白了,我向胡爷保证,就算他们活着也绝对不可能踏进大邑城一步。”

    胡全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周将军办事,我放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