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十六章 突发情况
    雍城出来的大部队仍旧在前行,并且一路上还不断有其他地方幸免于难的人群汇合进来。人数比之昨晚几乎多出了整整一倍的数量。

    当翻过李倓所说的那座山到达官道的时候,人数又足足增加了几百人,队伍是越发的壮大了,可速度却进一步变慢了。

    根据这些汇合进来的人所说,江州北边其他的地方都差不多全部沦陷了。大到县城,小到一些小村落全部都被尸人扑了个遍,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照这个速度下去,蔓延到大邑城,覆盖整个江州那也是迟早的事。

    瘟疫蔓延的速度,比想象中的还要快。如果不加以控制,恐怕整个南唐都不能幸免,这是李乘昭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

    此时已经是未时三刻,太阳正挂当头,一日时光已去半,留给李乘昭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李倓看着这缓慢前行的队伍,心中也是焦急不已。每个人的心中也同样是焦急万分,

    “王爷,这样下去我们绝对无法在天黑之前到达大邑。王爷,您可还有什么办法?”

    李乘昭前后四下都看了一眼,随后无奈地摊了摊手:“李大人,你都看到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本王也不是神仙,还能让大家直接飞到大邑城不成?”

    “哎呀王爷,下官都快急死了。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咱们队伍里的百姓只怕已经有了两千之众,若是不能成功在天黑之前到达大邑城,下官作为一方父母官早已做好了牺牲的觉悟,可平白无故让尸人的数量增加两千之多,这未必是什么好事。”

    李倓的这番话倒是让李乘昭心中对他有些刮目相看。李乘昭是武将出身,他平生最讨厌的便是这些拿着高俸禄却不知边关战火不晓天下大事的文官,一个个只知道读那些书本上的死知识,对于国家没有任何的用处。根据这几日的观察来看,李倓与一般的文人之士似乎有些许的不同。

    别的不说,至少,他的身上有难得一见的风骨。这也是李乘昭欣赏李倓的一点。

    花间雪走了过来,突然说道:“我有一个建议。”

    李乘昭眼前一亮:“雪姑娘有什么建议?”

    “我们可以先让一部分人离开大部队,让他们先行赶到大邑搬来救兵,再赶来与我们汇合,这样可以加快很多的速度。”

    “这的确是个好主意。李大人,你身为江州节度使,你肯定要去。”

    李倓也表示同意:“下官这就带着几个人先行赶往大邑城。王爷继续带着大家按照我们约定的道路前进。”

    李倓也不耽搁,决定之后便开始清点自己要带的人。

    李乘昭此时把严东集叫了过来,悄悄嘱咐道:“东集,你也跟着李大人去。”

    严东集摇了摇头:“我是王爷的贴身护卫,不能离开王爷左右。”

    “你什么时候对我这么好了?”

    “总之,我是不会离开的。”

    “好了,我叫你与李大人一同前往大邑城,是为了防止出现一些不可预测的突发情况。”

    严东集眉头一皱:“突发情况?”

    李乘昭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神秘地说道:“是的,所以你必须去。不然,今晚我们都得变成那些尸人。我可不想死了之后变成那样,丑死了!”

    严东集常年跟在李乘昭的身边,知道自家的这位王爷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满不正经,可在真正的大是大非前,这位王爷比谁都拿捏得准。

    虽不明白其用意,但严东集还是照做了,与李倓一起前往大邑。

    李倓为了加快速度,只挑选了十几个年轻力壮的人,几人骑上为数不多的几匹快马,朝着大邑城而去。

    当李倓他们一路快马加鞭赶到大邑城的时候,却发现城门紧闭,城门前更是已经汇聚了不少的从各方逃难来的百姓。一眼望去,只怕已经超过万人之数。

    看来,疫情已经比预估的最坏打算还要坏。

    而城墙之上,几乎五步一岗站着手执长枪身穿甲胄的士兵。弓箭,炮弩一应俱全。大邑并非是边关要塞,平日里也不见这等阵仗。

    看到此情此景,李倓察觉到大邑城内似乎是出了什么变故。

    这些百姓因为无法进入到城内,可又不愿意就此离去,或者说已经无家可归了。所以纷纷在城外扎起帐篷起来,大有赖在这里的趋势,总之是不走了。

    李倓骑着马来到城门下,抬头望着城墙上,高声呼喊:“今日守将何人?”

    城上有人高呼:“白翎参将宋钟。”

    “大白天里为何关上城门?”

    宋钟答道:“因瘟疫肆虐,得到知府大人命令。为防止瘟疫在这个时候传入大邑城,知府大人特地采取了封城措施,不准任何人出入大邑城,我劝你们还是赶紧离开此地去别处寻求庇护吧。”

    知府大人?

    李倓怎么也想不到彭榷那老滑头居然有勇气下封城这样的命令。就算是在整个南唐历史上,也没有几次封城举动。要知道,一旦瘟疫无法控制进入到城里,那么整个大邑城将会无人幸免,成为一座死城。

    “宋参将,你看清楚,这里都是活生生的人,是我南唐的子民,并非是尸人,赶紧开门放大家进去。瘟疫马上就要蔓延过来,到了夜晚全都得被瘟疫感染,到时候大邑城面对的可就是整个江州。孰轻孰重,你可曾想过?”

    那宋钟用鼻孔朝着下方,趾高气昂道:“本参将得到的命令就是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能打开城门。你们若是识相的话,就赶紧离开吧,不要在这里赖着。若是继续赖着……”

    李倓追声质问:“继续赖着会怎样?你还要射杀我们不成?”

    那宋钟趾高气昂道:“哼,你们这些刁民扰乱正常秩序,射杀你们又有何不可。”

    李倓只觉得自己这么好脾气的人肺都快要气炸了。

    堂堂一个白翎参将,吃着朝廷俸禄的人,不说戍边卫国保护百姓,反而坑害百姓。还当着这么多的人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他身为江州节度使,治理江州这么多年手底下居然还有这样的人身居要职,深深感到自己的失职与失败。

    “混账东西,你睁开你的狗眼眼睛看清楚,我可是江州节度使李倓,就凭你刚刚说的这番话,我就可以定你的罪,斩你的头。”

    听到江州节度使几个字,不仅那些城墙的士兵,就连城外的这些难民也不禁转过头来注视着这位看起来有些疲惫的儒雅中年人。

    宋钟仔细打量着下方的人,周围的士兵也说道:“参将大人,好像真的是节度使大人。”

    “你确定?你可别吓本将军?”

    “小的不敢,虽然看不清面容。但是看衣服的确是前日李大人身上所穿。而且看身形与李大人相差无几。何况这里这么多的人,谁敢冒充一州节度使。十有八九下方那人就是节度使大人。”

    宋钟吞了一下口水,他小小的一个守城白翎参将哪敢做的了这样的主,只能派人去禀报知府大人和周部将。

    没过多久,彭榷和周昆急急忙忙地来到了城墙上,就连郭兆也跟着来了。

    他们一眼便看到了下方的李倓,三人都是吓了一大跳。

    彭榷吓得更是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们俩不不——不是说李大人和王爷都死在雍城了吗?这又是什么情况?”

    周昆和郭兆两人也是满脸的疑惑,他们都没想到会在这里再次见到李倓,都以为死在了雍城里或是变成了尸人。

    郭兆疑惑道:“没道理啊,他们不可能在雍城撑过一个晚上的,雍城那里根本无险可守,而且官兵都被我们带走了,难不成真给他们做到了?”

    周昆似乎明白了什么:“别忘了,咱们这位平成王在成为亲王之前,可是声名赫赫的红翎威郎将,在敌国之间更是有着不败战神的称号,打仗对他来说是家常便饭的事,从尸人的手中偷过一个夜晚也不是没可能的事。”

    邑城知府彭榷的反应却是与他俩完全不同,反而有一种主心骨回来的感觉:“既然节度使大人还活着,那就是好事,赶紧打开城门让节度使大人来主持事宜,刚好这么大的担子本官也担不住。”

    彭榷正要下令打开城门却被周昆给拦住了。

    “周部将这是做什么?”

    周昆心知只要李倓和李乘昭回到大邑城,那么自己的任务就算是失败了,对上面那是绝对交不了差,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好不容易走到如今这一步,他快要触碰到自己梦寐以求的东西了,绝对不会就此放手,更不会在这里结束,于是心一横冷眼说道:“彭大人,不可能有人从雍城里活着走出来的,来的也只能是尸人。”

    “可那底下分明就是节度使大人啊。我与节度使大人相识多年,不可能认错的。”

    “我们不承认他就什么都不是,他肯定是冒充的,这些难民之中很有可能就夹杂着瘟疫和那该死的虫子,一旦贸然打开城门将会给邑城带来灭顶之灾。难不成彭大人也想这江州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沦陷吗?”

    彭榷吓得连连后退几步,他睁大了眼睛看着周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话:“周部将,难不成你——你想造反?”

    “末将只是为了顾全大局罢了,您说呢郭大人。”

    随后周昆看向郭兆,郭兆也是吓了一个激灵。

    由于事先根本没有想到李倓会活着回到大邑城,所以他事先也没有想好应对这种情况,更没有想到的是,周昆居然真的想把李倓往死里弄。

    现在回想起来,打从一开始周昆就没计划李乘昭和李倓会活着离开雍城。这家伙从始至终都有着自己的打算,只是自己明白的太晚,现在已经被拉上了贼船,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周——周部将,真的要走到这一步吗?”

    “郭大人,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该知道,就算李倓会放过我们,你觉得我们没有等那位平成王回来就提前把船开走了,他会放过我们吗?如今咱们早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了,谁也别想撇下谁。”

    郭兆犹豫不决,骑虎难下。内心之中,既然李倓此刻人就在城外,自然是要迎回来的,可眼下明显周昆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

    见上方迟迟没有打开城门,李倓也有些纳闷,莫非自己这个节度使说话已经不管用了。

    “为何还不开城门?再等下去天就要黑了。彭榷,赶快下令打开城门,延误了时机你一个小小的知府可担当得起?”

    彭榷此刻急得就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敢情自己这伸头是一刀缩头还是一刀,自己被郭周两人着实给害惨了。

    彭榷看了一眼李倓,咬了咬牙:“不行,这样的事我是万万不能做的。既然李大人还活着,那就只能打开城门。来人,速速打开城门,本官要亲自迎接李大人。”

    彭榷正要让宋钟打开城门,可话还没有说出来,自己的胸膛便被一把长刀贯穿了。银色的刀刃上全是猩红的血液,还冒着热气。

    而袭击之人,正是周昆。

    周昆从背后袭击了彭榷,这是一招杀招,直穿彭榷的心脏正中处,根本就没想过给彭榷一条活路。

    彭榷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胸膛前的这把长刀,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小心翼翼了一辈子,在临近告老还乡的当口,最后居然会落得如此下场。

    “周昆,你……”

    周昆的神色已经有些癫狂了:“彭大人,我劝过你,可你就是不听,破坏别人的计划可是很遭人烦的事情。”

    周昆的举动惊呆了城墙上周围的所有人,郭兆更是吓得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就差没有尿湿裤子了。

    没有人能想到,一州部将居然会杀了邑城知府。

    “周将军,你——你这是在做什么?刺杀朝廷命官,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啊。”

    宋钟也是傻眼了,原本以为看守城墙是一份美差。可这接二连三的变故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周昆拔出刀,彭榷的身体颤动了一下,随后便如同断线的风筝失去控制,倒在了地上。瞧这模样,只怕已经一命呜呼了。

    彭榷或许到死都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