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二十一章 密谋面圣
    南唐都城江宁

    广福酒楼乃是江宁城之中最大的酒楼。但却不同于一般的酒楼,它颇具文人气质。

    隔三差五就会举办一些诗会,邀请江宁城之中有名的文人书生前来吟诗作对,以诗会友。

    所以上至名门贵族,下至文人雅士都喜欢来这里小酌两杯,甚至是吟诗对酒,高雅至极。

    广福楼一共有五层,一二层是餐厅,二三层是住房,至于此广福楼的最顶层,平日里是不对外开放的。

    而此时的广福楼第五层,聚集了不少人。若是寻常人一定会以为又是哪些文人雅士的以诗会友,殊不知这些人皆是南唐朝廷的高官大臣。

    里面官职最低的都是从五品大员,更有内阁的高官阁老在其中。

    其中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便是当今的内阁阁老,两朝元老陈蕤。他还有一个身份,便是如今东宫太子的恩师,地位南唐大臣之中与身为国舅的内阁首辅施芳泽平起平坐的,真真实实的一人之下。

    甚至都有传闻言,若太子李乘湘真的如愿继承大统,继位之后便是施氏外戚的末日,接替的便是陈氏家族。

    此时,这里已汇集了四十几位朝廷命官。这么多的高官来此,自然不是来以诗会友的。

    国监院院长傅明春问道:“陈阁老,我们人都到齐了,怎么还不见太子殿下?”

    陈蕤一边泡茶一边不紧不慢说道:“急什么,太子殿下又不是寻常人物,出入东宫自然是要小心翼翼,晚到也是很正常的。傅院长,沉住气。”

    “不是下官着急,陛下已经快两个月不曾上朝了。现在西楚又是虎视眈眈,东边各州又接连遭遇天灾人祸,这么多的事积压在一起,却无人来处理。国家现在是内忧外患,我等只能寄希望于太子殿下了。”

    陈蕤轻轻品了一口茶,然后缓缓看着傅明春:“傅大人,淡定。越是牵涉甚广的事情越是要冷静。急躁只会模糊你的视线,让你看不清事情的真相,从而做出错误的抉择,更有可能因此被有心之人加以利用。”

    傅明春急得有一肚子的话,可陈蕤无论是官职还是声望都远在自己之上,更何况今天的这场聚会就是他组织安排的,也不好再多言。

    正说话间,楼梯间传来了咚咚咚的脚步声,似乎是有人来了。

    所有人停止说话,屏住呼吸,静待来人。

    当先是上来两个腰间佩着刀的高大汉子,他们身上的肌肉都快撑破了衣裳,每一步都走得厚实无比,显现出不俗的练家子底子。

    在他们之后是一位浑身上下都裹在一张灰色的长斗篷里的高瘦身影。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灰篷人身上。

    陈蕤已经率先站起来,走到灰篷人的面前行君臣礼:“老臣参加太子殿下!”

    灰篷人取下兜帽,露出一张玉面临风的英俊脸庞,正是当今的南唐太子李乘湘。

    其他人随后也跟着纷纷行礼:“参加太子殿下。”

    李乘湘挥了挥手示意所有人都起来:“此处并非是在皇宫也不是在东宫,大家完全可以如平日里诗会一样自然即可,这样也不容易引起注意。”

    陈蕤伸手指了指位于正中间的空座:“殿下,请上座。”

    李乘湘取下自己的灰色斗篷,才发现他今日穿了一身朴素至极的衣裳,若非是身上这一身非凡的气质,谁能想到他就是当今的南唐太子,未来的国君。

    “老师召集大家前来参加聚会,想必已经告诉了诸位此番聚会的意义。”

    众人点了点头,他们在来之前都收到了通知,自然是知晓此次聚会的目的。

    “本宫一共邀请了一百二十三位大臣,老师,如今有多少前来?”

    陈蕤道:“启禀殿下,到场四十五位,不足半数。”

    李乘湘点了点头,从神色上并看不出什么表情的变化,也看不出喜怒,只是缓缓说道:“在来之前,本宫已经预料到会是这种局面。毕竟是一念之差就会抵上身家性命的事,没有人会轻易尝试。说实话,如今能有四十五位前来,已经超出本宫的预料了。在此,本宫先谢过诸位了。”

    傅明春拱手道:“殿下,如今陛下抱病在恙,已有两月不曾上早朝。我等几次请求会见陛下,都被沐妃和首辅大人阻挡在后宫门外。如今西楚虎视眈眈,各州郡又是天灾人祸连连。国家正值内忧外患之际,急切需要有人站出来主持局面。太子殿下乃一国储君,国之根本,我等诸位老臣愿意在太子的带领下重整朝纲。”

    傅明春的一番话,所表达之含义明明白白,或许体现了他的忠骨之心,但却没人附和他的话,说完之后反而让房间里陷入了一片有些诡异的沉默之中。

    李乘湘先是看向陈蕤,陈蕤点了点头并未说什么。随后看向傅明春:“傅院长之心本宫明白了,可傅院长要明白一个事实,父王还健在,南唐的国君就永远是他。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维护朝纲这种事是我们每个人应尽的职责,但切莫再要说主持朝政这种话了。即使是本宫,也不行。”

    傅明春的脸色些微有些变动:“下官关心则乱,一时间说错了话,还望殿下谅解。”

    李乘湘没有再继续纠结下去,而是转头对众人说道:“本宫今日将诸位召集前来,为的不是自己谋逆篡位,而是让父王重新整理朝政,希望诸位能够明白这一点初心。如今国家政务皆把持在施氏外戚手中,拒绝让任何人面见父王。与此同时拿着父王的麾虎令调动羽林军驻扎京城西郊,种种迹象都表明,施氏外戚一定是在谋划什么不轨的事情。”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点头表示认可。

    施氏外戚如今在朝堂中的势力那可以说是风头无两,皇宫之中有最受崇信的沐妃和最受喜爱的皇子——四皇子李乘珏。

    皇宫之外,朝堂之上又有内阁首辅施芳泽,其子施墨凉同样身为红翎中军将,如今更是执掌羽林军与禁卫军。

    可以这么说,整个江宁城都已经在施氏外戚的手中。

    在民间都有一种没有公开的传言,这南唐的天下虽然明面上是姓李的,可实际上就是姓施的。

    每个还怀有忠国之心的大臣,面对此局面都是忧心忡忡。

    “但如今本宫一无名分二无实权,有的仅仅是东宫太子这个头衔。所以,本宫要在此向诸位确认一下,你们是否真的愿意追随本宫进宫面见父王?若是有人不愿意,本宫绝不会强求。”

    陈蕤此时站起身来,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折子:“这里是投名状,若是有人仍旧愿意追随太子殿下进宫面圣的,就在这里签下自己的名字。若是有人反悔的,现在也可自行离去,老夫与太子殿下绝不强求。”

    众人开始接过投名状,挨个签上自己的名字,最后在场的四十五人全部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没有一人退缩。

    陈蕤把投名状递到李乘湘的面前:“殿下,所有人都已经签名完毕。投名状在此,请过目!”

    李乘湘接过投名状,高高举在手中:“既如此,那我们就在明日卯时武侯门集合,然后一同进宫面圣。诸位,南唐国运的兴衰,皆系在各位同僚的身上了。乘湘,在此先谢过诸位了。”

    ……

    第二天一早,天还未亮,李乘湘早早地就起来了,洗漱一番之后穿上了自己的四爪金龙太子礼服。

    这样的正式服装,平日里只有上朝或者出席各种祭典活动的时候才会穿。

    如今,他要穿上这身衣服去做一件身为太子来说不得不做的事情。

    太子妃陈清韵亲自为李乘湘更衣。

    陈清韵乃是陈蕤的亲闺女,两人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早些年更是被李璟与刘皇后赐婚。

    成婚多年来,二人郎才女貌恩爱无比,时至今日李乘湘都没有纳一房妾侍,独宠陈清韵一人,一时间成为佳话,被传为神仙一般的爱情,更是写进了戏曲之中。

    陈清韵的脸上有着明显担忧的神色:“殿下,此事有诸多的风险,您确定一定要这么做吗?先不说那虎视眈眈的施相和沐妃,倘若陛下真的清醒过来,也要追究今日的责任。”

    “老师曾教导我,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无论是身为太子还是人子,今日我都必须要去。何况,诸位大臣都已经在投名状上写下了名字,我身为发起人,岂能言而无信。”

    陈清韵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对于自己的夫君她是再了解不过。

    “也罢,殿下,您一切多加小心。”

    李乘湘紧紧握住陈清韵的手:“等我回来,记得做我最爱吃的红烧肉。唉,可惜九弟不在身边。若是他在,我一定不会觉得这没有依靠。”

    陈清韵躺进李乘湘的怀里:“殿下,你必不孤独。我与父亲都会陪伴在你左右,无论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无论你是不是太子。”

    李乘湘很欣慰自己能有这样的太子妃:“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正在此时,陈清韵的贴身丫鬟春菊却突然冒冒失失地冲了过来,打断了二人的亲密世界。

    春菊是陈清韵的陪嫁丫鬟,跟在太子妃的身边二十多年了,不会这么不懂事偏偏在这个时候莽撞冲进来,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只见春菊满脸惊慌道:“太子点下,太子妃,不好了。施墨凉将军带着人来到东宫,说要抓捕太子。”

    “什么?”

    李乘湘夫妇俩闻言都是大吃一惊。施墨凉突然带人闯到东宫扬言要抓捕太子,一定是来者不善。

    “殿下,施墨凉敢直接带兵硬闯东宫,一定有什么阴谋。”

    李乘湘拍了拍陈清韵的肩膀,微笑着说道:“无妨,既来之则安之,我们且出去看看这位施大将军究竟要耍什么花样。”

    李乘湘与陈清韵携手来到东宫门前,此时东宫大门前站着一排全副武装的士兵。红甲长枪,腰间配有虎头大刀,这是卫廷司的标准装备。

    想不到都出动了直属于陛下的卫廷司,这一次施墨凉的动静不小。

    施墨凉一身戎装站在队伍的最前方,他身形与李乘湘一般高挺,但在体格上却差了不少。

    这位红翎中军将曾与李乘昭一起并列为南唐两大将星,又是当今内阁首辅施芳泽的独子,沐妃的弟弟,在李乘昭辞去威郎将一职安心去江州当一个闲散王爷之后,施墨凉便成为了南唐武将的头领人物。

    现如今,南唐在职的武将几乎全部归顺于他,不然李乘湘发起的行动当中,也不会一位武将都没有了。

    陈清韵看着被官兵围得水泄不通的东宫大门,怒斥道:“施墨凉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带人围堵东宫大门,莫不是要造反不成?”

    施墨凉冷笑道:“太子妃不用给本将军扣这么大的帽子,本将军也只不过是奉命行事。”

    “奉命行事?奉的是谁的命令?行的是何事?”

    “自然是奉的我南唐天子的命令。至于是何事?有可靠消息举报,太子殿下涉嫌结党谋逆,陛下特地让我来带殿下前去卫廷司接受调查。”

    “大胆,你什么身份,敢抓捕太子。”

    “本将军也是奉命行事,还请殿下和娘娘配合。”

    陈清韵还要说什么,却被李乘湘拦住了。

    李乘湘拍了拍她的手背,示意她放心,随后走下台阶,走到施芳泽的面前。

    李乘湘看着施墨凉,一改往日温和的神色,变得冷峻无比:“本宫且问你,以你这卑贱之躯可否能承受皇室之血?”

    施墨凉愣了一下,随即握紧了腰间的长剑,眼神之中隐隐有完全不加掩饰的杀意。

    “殿下这意思是不配合我们了?”

    “既然是父王的命令,本宫自会配合,也请卫廷司能够还本宫的清白。”

    “若殿下是清白之身,我们自会放殿下归来。”

    “那走吧!”

    后方的陈清韵极度担心,忍不住呼唤出一声:“殿下——”

    李乘湘回头看着自己的太子妃,露出一个足以融化冰川的笑容:“没事的清韵,回去等我回来。”

    卫廷司乃是由李璟创立,只听命于皇帝,维护中央集权的调查机构。他们的权力极大,专门调查朝廷内的官吏。上至辅国重臣,下至地方小官,只要皇帝陛下一声令下,全部调查,更掌握着生杀大权。

    已经不知有多少的朝廷命官不明不白死在卫廷司的手中,民间有传闻,只要是进了卫廷司,就算能够活着出来,也不可能是一个完整的人。就算身体完好无损,精神上也会受到难以承受的摧残。

    这是一个令人谈之色变的组织。

    不过李乘湘可不是普通的官员,他乃是东宫太子,身上流的是皇室血统。卫廷司虽然权力大,可还是不敢把他与一般犯人等同对待。

    一不敢枷锁加身,而不敢镣铐锁体,只能毕恭毕敬地用马车运送到了卫廷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