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二十二章 卫廷司狱
    此时天还未亮,热闹的江宁城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加上秋风萧瑟,显得冷冷清清。

    李乘湘被一路带到卫廷司。卫廷司坐落在东寺街的尽头处。大门口有两尊铜狮雕像,面目狰狞恐怖,整个卫廷司都充满了一股压抑阴森的气氛。

    原本按照规定,李乘湘要换上囚服,取下束冠,但因为其太子的身份,加上如今还未定罪,自然也是不敢,不过这囚牢还是要坐的。

    当李乘湘被带进了牢房,却惊讶地发现,牢房里已经关押了不少人,而且无一例外都是昨日在广福楼里聚会的那些官员。

    这些官员此刻都已经身穿囚服,披头散发,并且身上都是血迹。看起来明显已经经历过一轮严刑拷打。

    卫廷司最为恐怖的地方便是他们的刑罚,常人根本难以忍受。

    这些官员看到李乘湘也出现在这里,纷纷都震惊了。

    “殿下,您怎么也被抓进来了?”

    “殿下,您不该来这里的啊。”

    “殿下,快走,卫廷司的人没安好心,他们想要毁灭南唐。”

    狱卒见状立刻呵斥道:“闭嘴,一个个的都已是阶下囚了,还以为你们是高高在上的朝官,都给我老实点。”

    众人显然是已经经手过狱卒的毒打,被这么一呵斥,所有人都老实地安静了。

    看着诸位遭受苦难的忠臣,李乘湘的内心也是一痛。

    他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直觉告诉他情况可能已经发展到很糟糕的地步。

    李乘湘所在的牢房在卫廷司的最深处,能够关押在这里的,那都不是一般人。

    只是李乘湘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在这里见到了自己的恩师——阁老陈蕤。

    两人见到彼此,俱是一惊,但都没有表现出来,仅仅是一个眼神的交汇,这是多年养成的无声默契。

    李乘湘被关进牢房之后,狱卒便走了,只剩下师生二人。

    令人奇怪的是并没有做什么,给人一种故意把他们师生俩关在一起的感觉。

    待他们走后,李乘湘再也忍不住:“老师,您怎么也会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陈蕤见到李乘湘却更加惊讶:“殿下,您怎么也会在这里啊?”

    “施墨凉奉父王之命,说本宫涉嫌结党谋逆,特带本宫回卫廷司接受调查。老师为何也在此处?方才进来,看到不少大臣都被抓了进来,这又是何故?”

    “结党谋逆?是了是了,果然如此。”

    李乘湘被施墨凉说的有些糊涂了,结党谋逆的罪名何来有之他全然不知。

    “老师,究竟发生什么事?为什么那么多的大臣都被抓紧了卫廷司?”

    “殿下,昨日夜里,卫廷司突然大肆抓捕朝廷命官,抓捕的名头为结党谋逆,抓捕的人全是昨日在广福楼聚会的人。抓捕之后,人人都被严刑拷打。很明显,我们当中出了一个叛徒,他出卖了我们所有人,包括殿下您。所以想来,施墨凉才敢带着卫廷司的人去东宫抓捕殿下您。”

    “我们是进宫面圣,怎么就变成了结党谋逆?”

    “殿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样的私自聚会在有心人的口中变成结党谋逆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何况太子殿下又在其中。在眼下这个敏感的当口,殿下的一举一动都会被过分解读。只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我们当中真的有叛徒。现在想来,叛徒只能是在那四十五签了投名状的人当中。”

    “可是既然他们来参加聚会,又签下投名状,没道理会在这个时候背叛啊?”

    “可殿下,如果一开始他就是以内奸的身份混进来的呢?”

    陈蕤的这一问,直接问住了李乘湘。

    是啊,若是有人一开始就没安好心,这个时候跳出来的的确确是最好的时候。所谓一网打尽,说的就是如此。

    “殿下刚刚进来,可有看到谁没被抓进来?”

    这点倒是难不住他。李乘湘从小就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他努力回忆自己刚刚遍扫的人,果然发现了不对劲。

    排除自己在外,算上陈蕤,一共有四十四人,还差一人。而在心中推演一番,立刻知道了缺少的人。

    “是国监院院长傅明春。”

    陈蕤点了点头:“是了,就是他了。这傅明春一开始就没安什么好心思。”

    “可傅家世代纯良,深受皇恩,傅明春更是高居国监院院长,他为何要这么做?”

    “殿下,先辈是忠臣,后代未必也是忠臣。重利诱惑之下,很少有人能够坚持本心。何况如今朝局之中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太子式微,而四皇子在施氏外戚的扶持下日益壮大。说到底,只不过是一个站队的问题。从如今的结果来看,他傅明春自认聪明地选择了四皇子,从而放弃了太子殿下。”

    李乘湘摇了摇头,顿感无奈。

    这南唐朝野中究竟还有多少人是站在自己这个太子身边的,恐怕已经屈指可数了。

    不得不说,自母后死后,九弟远走江州,自己这个太子当得是越发窝囊了。

    面对如此局面,李乘湘也是有心无力。

    看见李乘湘的神情,陈蕤安慰道:“殿下也切莫灰心。目前为止,局面还未到完全绝望的地步。”

    “老师可还有转机?”

    “殿下,我们这些人只不过是工具罢了,死于不死对他们来说都不重要。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想搞垮殿下您,把结党谋逆这样的罪名扣在殿下的身上。如此一来,废除殿下的太子之位就变得名正言顺了。”

    “老师放心,本宫行得正坐得直,不怕奸人的诬蔑。”

    “风雨欲来山满楼,殿下,此次他们来势汹汹,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这一关,只怕没那么好过去了。但事情还不至于完全没有转机,我们可以……”

    正说话间,有狱卒走了进来,两人立刻停止了对话。

    两个狱卒来势汹汹,似乎是来提审犯人的。不过他们却不是冲着李乘湘来的,而是冲陈蕤而来。

    两个狱卒直接押着陈蕤离开了牢房。

    李乘湘见状呵斥道:“陈阁老乃是当朝重臣,两朝元老,你们这是做什么?”

    其中一个狱卒笑道:“只要来了这卫廷司,管你是什么人,都得脱层皮。”

    “混账,你们一无证据二无凭仗,便对一位功臣用刑,眼里可还有律法?本宫若是以后出去了,定当要重整卫廷司。”

    “殿下,眼下您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吧,您能不能离开这里都是一个大大的疑问。”

    “你说什么?本宫身为太子,你能对本宫怎样?”

    “太子我等自然是不敢怎样,但若是一位结党谋逆的废太子,在我们眼里和罪人无异。”

    李乘湘还欲说什么,却被陈蕤给阻拦下来:“殿下是何等高贵之人,勿须与这些卑贱之人争辩。放心吧殿下,不用担心,老夫这把老骨头,还禁得起折腾。”

    说完,陈蕤便被架了出去,偌大的牢房里瞬间就只剩下了李乘湘一人。

    接连的变故让一贯冷静的李乘湘都有些手忙脚乱。他坐下来,努力让自己冷静思考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

    如果傅明春真的就是内奸,昨天在广福楼聚会之后,他便将投名状上的名字都报告给了施芳泽。然后施芳泽把这件事告诉了父王?

    不对,若是父王知晓了这事,无论信与不信都会亲自召见我进宫,而不是直接让施墨凉带着卫廷司的人来东宫抓捕我。

    很有可能父王根本就不知晓此事,而是施芳泽假借父王之名大肆抓捕这些官员,就连陈蕤和自己都被抓了进来。

    这一切的一切从一开始就是设计好的连环计谋。

    若是这件事空口白牙真被施芳泽他们一口咬定是谋逆事件,不仅仅是自己,只怕这些官员都要遭殃。

    父王李璟生性多疑,平生最是痛恨谋逆之举。当年齐王叔造反,事后齐王府满门一百三十六口全部被斩,被株连的人更是不计其数。

    一旦被定罪了,真的就是万劫不复了。那样一来,整个朝局真的就要落在施氏外戚的手里。

    “不行,我一定要离开这里见到父王,不能让施氏外戚一手遮天,扰乱朝纲。”

    大约过去了一个时辰的样子,陈蕤被抬回来了。

    出去的时候是被架出去,回来却是被抬回来的,因为已经完全无法走路了。

    陈蕤的囚服上布满了血迹,整个人比之前更加苍老虚弱了几分。

    “老师!老师!”

    陈蕤被狱卒无情地仍旧了牢房里,随后就走了,好像就是故意让李乘湘看到陈蕤这悲惨的一幕。

    奇怪的是,李乘湘本以为要动自己,没想到他们就这么走了。也不知是没有证据不敢动自己,还是想通过折磨陈蕤让自己产生动摇。

    “老师,你没事吧?”

    陈蕤缓缓从地上爬起来,脸上全是血渍,根本看不清模样。

    谁能想到,此刻犹如风烛残年的一位老者,就是南唐之中叱咤风云的陈阁老。他的生命之火,仿佛随时就要熄灭在这幽暗的牢房里。

    “殿下,老夫没事,这都是小把戏了,老夫年轻的时候什么样的大风大浪都经历过。”

    陈蕤努力让自己坐起来,就这么一个在常人看来轻而易举的行动仿佛已经用完了他全部的力量。

    这个过程足足花费了半柱香的时间。

    李乘湘看在眼里,泪光在瞳孔之中打转。他从生下来的那一刻,就被册封为太子。而身为两朝原来的陈蕤,也被册封为太子恩师,指导太子一生的言行。

    可以说,对李乘湘影响最深的人,既不是李璟,也不是皇后,正是这位年近古稀的老者。

    可如今看着自己的恩师满身疮痍地坐在自己的面前,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

    这种无力感,他人生第一次品尝到了。

    “老师,他们居然敢如此对你,本宫绝对不会放过卫廷司的。”

    “呼呼——殿下千万不要因为老夫而意气用事……”

    陈蕤已经很虚弱,他说话的声音都很小,小到风一吹就散了。

    好在这里是密封的牢房,又只有两个人,李乘湘勉强还能听见。

    “老师,如今我们该怎么做?本宫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各位忠臣遭受如此折磨,本宫一定要见到父王,向他诉状施氏外戚的累累恶行。”

    “殿下,眼下最重要的是,您要活着离开这里,这样您才有机会见到陛下。”

    “老师,本宫现在该如何脱身?”

    “目前来说,太子殿下依旧相安无事,他们不敢动您。这就说明被关押的这些官员,即使经过了严刑拷打,但都没有一个人说出幕后组织者是谁。也就是说,他们现在手里除了傅明春的证词,什么也没有,就连投名状都没有。施芳泽这老贼的最终目的就是想揪出太子殿下。”

    “老师的意思是?”

    “殿下,老夫愿意去当这个幕后主使人,而殿下与这件事没有任何的关系,甚至都不知情。投名状上的也没有殿下的名字,这个组织人由老夫来当,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李乘湘大吃一惊:“绝对不行,本宫怎么能让老师来替我顶罪呢?这样的事,本宫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殿下——殿下——”

    陈蕤挣扎着站起来,可是双腿仿佛不属于自己一样,完全使不上力。

    就这么动弹一会的功夫,陈蕤的额头就已经是大汗淋漓了。

    现在的他,就连多说一句话,对身体而言都是极大的负担。

    “老师,您还是好好躺下歇息吧!”

    “不行,眼下时间紧迫,老夫必须把所有的事情交代与殿下。殿下,请听老夫一言。老夫这么做,并非是顶罪,因为我们所做之事,根本就是无罪的。老夫这么做,只是为了破坏那些贼人的奸计,以及保全太子殿下。因为太子殿下,您才是这个国家的未来,而不是他施芳泽。”

    “难道就要因此牺牲老师吗?就算如此,本宫继位以后也不会心安的。”

    陈蕤那血肉模糊的脸上,却露出了一个欣慰般的笑容:“殿下,自古王权更替之时,都会伴随着流血牺牲。如此,真正的太平盛世才会到来。老夫不才,愿意成为殿下的垫脚石。只有这样,老夫才能不愧对先帝与陛下的信任,当得起太子恩师这样的称谓。”

    一直在李乘湘眼眶里打转的泪水就快要夺眶而出了。

    “殿下,不要哭。不要忘记,你可是南唐的太子。有太多的人注视着你,等着看你的笑话。你不能让任何人看到你软弱的一面,你必须要强大,强大到再也不敢有人在你的身上动任何心思。”

    “可是,若你们都走了,我一个人走到最后又能怎样,你们都无法见证了。”

    “不殿下,我们能见证。所有支持过你的人都会见证。有时候,活着未必是一件好事。因为相比较逝去的人来说,痛苦往往都是活着的人在承受。但是殿下你不同,你必须承受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承担常人难以承担的责任。因为你是太子,这是你身上所流淌的血液注定的宿命。你承载了整个国家的兴衰使命,你必须迫使自己变得坚强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