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二十三章 风骨不屈
    李乘湘努力让泪水倒流回去,在自己尊敬的老师面前,他从不想让老师失望,这是他身为一个学生最后的骄傲。

    “可是老师,真的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

    陈蕤摇了摇头:“眼下,施氏外戚把持朝政,我等根本就见不到陛下。而眼下太子您又深陷卫廷司出不去。卫廷司是什么地方殿下与老夫心中那是再清楚不过的了。一旦罪名成立,很有可能就在此加害太子,就算陛下日后知道了也于事无补了。所以,无论如何殿下都要安然无恙地离开这里。只有殿下活着,一切才有机会。”

    “可本宫就是无法说服自己去当一个苟活之人。若是老师在此牺牲了,本宫可就真的成为了孤家寡人了。”

    “殿下,请听我说,请务必听老夫说完。老夫行将就木之人,死不足惜。可若是以牺牲老夫的性命换来更多的人活着,这是绝对值得的。老夫承蒙先帝与陛下的信任,一直忝居高位。所以就算为报答皇恩,也绝对不允许皇权旁落他人。至于我死之后,那些活着的人,就会成为殿下的左膀右臂。殿下,所以只要您是一位明君,就绝对不会是孤家寡人。还记得小时候老夫曾教导你的为君之道吗?”

    “记得,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没错,殿下还记得。”

    “可若是老师您有什么事,本宫如何向清韵交代?”

    提到陈清韵,陈蕤也不禁想念起自己的女儿。自己把这一生都奉献给了南唐,自认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可唯独对不起自己的妻女。

    自己不是一个好丈夫和好父亲。

    “清韵虽是女儿,但却是识大体之人。殿下只要告诉她原委即可,她自会理解老夫的一片苦心。”

    至此,李乘湘不再言语。他也明白大丈夫欲要成大事,不该扭扭捏捏惺惺作态。

    随即李乘湘取下自己的束发金冠,一头如女人一般的乌黑长发散落下来披在肩上。

    随后李乘湘半脱下自己的四爪金袍,袒露出上半身,行跪拜天地的大礼,接连磕下三个头。

    “殿下这是作甚,使不得使不得,快快起来。”

    “普天之下,唯有父王与老师值得本宫跪拜。老师之风骨,令学生钦佩。老师对南唐的忠心也令学生动容。学生在此立誓,今生绝对以护卫南唐为己任,至死方休。”

    这一次,李乘湘在陈蕤的面前改称自己为学生,两人之间此时此刻已然不是君臣,而是真真切切的师生,亦或是知己。

    “多谢殿下。最后,老夫还有一事相求殿下。”

    “老师但说无妨,学生就算是拼尽一切都会做到。”

    “老夫妻子早逝,膝下无子,唯有清韵一女。如今她已高嫁东宫。老夫背着这谋逆的罪名死后,小女必定遭受世人眼光另看,还望太子殿下看在老夫的份上,代为照顾好清韵。唯此,无他,足矣!”

    李乘湘再一次沉重地磕了一头:“老师请放心,学生会与清韵长相厮守一生。只要学生还活着,一定不会让清韵受到一丁点的伤害。”

    陈蕤欣慰地点了点头,对于李乘昭答应他的话,他从来都是深信不疑。脸上的神情也如如释重负一般,变得宽松了许多,整个人也不像刚刚那样看着死气沉沉,反而有一种别样的精气神在里面。

    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回光返照吧。

    李乘湘与自己的恩师陈蕤在卫廷司的监狱里度过了似乎非常漫长的一天。

    之所以漫长并非是因为无聊,而是他们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卫廷司究竟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来折磨他们。

    不过,令人奇怪的是。这中间,狱卒们都没有再来打扰他们,只是外部的牢房一次又一次地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

    想必是卫廷司的人在严刑拷打那些官员。也不知道他们的嘴巴究竟还能坚挺多久。

    一直到了入夜里,狱卒们再一次走进来了。他们依旧当着李乘湘的面带走了已经奄奄一息的陈蕤。

    “老师——你们有什么冲本宫来啊,欺负一个老人家算什么。”

    李乘湘紧紧抓着牢房的柱子,因为用力过度,指甲处都浸出了血。

    可无论他怎么嘶喊,这些人根本就当做没有听见一样。

    就像他们说的,来到了卫廷司,管你是太子还是普通人,那都是犯人。李乘昭迄今为止没被用刑那已经是顾及到其身份的特殊性了。

    他清楚地知道,这一别,只怕是与老师的诀别。以陈蕤如今的身体来说,他是绝对不可能支撑过这一次的严刑拷打。更何况,老师已经是抱着必死的决心。

    陈蕤没有说话,他怕自己一开口说话就击溃了太子殿下好不容易坚硬起来的心。

    陈蕤只是回头看了一眼李乘湘,然后露出一个平淡的笑容。

    这一笑,算是对于他们这段师生情画上一个完美的句点。

    ……

    陈蕤被带到了一个完全密封的幽闭狭小房间里。

    这里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刑具,这些五花八门的刑具上甚至都还在滴着血液,整个房间里也是充满了浓郁的血腥味。

    昏暗的火光照耀下,这里的每一个人看起来都面目可憎,如同阎罗殿里的索命小鬼。

    陈蕤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了,他直接被两个狱卒架在了一张木椅上,然后用锁链拷上。

    一位狱官拿着皮鞭走了过来,二话不说对着陈蕤就是一鞭子抽下去。

    陈蕤原本就已经破烂不堪的囚服上又多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痕。

    “说,组织这场谋逆的聚会的幕后人是谁?”

    陈蕤歪着脑袋,整个人全靠木椅支撑着坐立的姿势:“我们——不是在谋逆,是——是在救国……”

    “还嘴硬,我倒要看看你这把老骨头能够经得起几番我们卫廷司的酷刑。来人,给他上插针。”

    旁边的狱卒听了之后都愣住了。

    “大人,他这个样子给他上插针,怕是活不了了。”

    “废什么话,叫你上就上。”

    “是是,小的遵命。”

    狱卒们拿出来一个黄褐色的木盒子,然后打开盒子,居然放着一排细长的竹签子。

    随后其中一个狱卒抓住陈蕤的右手抬起来,然后另一个狱卒便拿起一根竹签子,硬生生插进了陈蕤右手大拇指的指甲缝里。

    “啊啊啊——”

    原本瘫软在椅子上的陈蕤,因为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发出惨叫声。

    血顺着竹签子冒了出来,整片指甲都被竹签翘起来,与肉分离。

    这还没完,每个手指依次这么一扎,等十根手指都扎完之后,陈蕤所有的手指甲都脱落了。整个人也瘫软在椅子上奄奄一息。

    陈蕤现在除了手指因为疼痛本能地在颤抖,浑身上下看不到一丁点活人的气息。

    可狱官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陈蕤,直接就是一盆冷水给强行泼醒。

    “死老头,你还不说?”

    陈蕤看了他一眼,一个轻蔑的眼神,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说。

    “很好,我就喜欢你这种嘴硬的。这样这些我珍藏的刑具才能够用得上。给他的双脚上插针。”

    “停手——”

    密封的刑房里走进来两个人,却都是陈蕤熟悉之人。

    当先者,一身华丽长服,年纪与陈蕤相仿,却有陈蕤此刻不具有的精气神。

    虽年纪相仿,但陈蕤已经须发皆白,来者须发皆墨色。

    来人正是当今南唐的内阁首辅施芳泽,也是四皇子李乘珏的舅舅。

    而跟在他身后的则是其独子红翎中军将施墨凉。

    狱卒们一见是施芳泽这样的大人物来了,当即弯腰行礼:“首辅大人,施将军。”

    “让我来与陈大人说两句。”

    “是!”

    狱卒们乖乖地退到一边去。

    施芳泽走到陈蕤的面前,看着这位在朝中的资历与地位平起平坐的老臣,居然如今成了这副模样,施芳泽也是感叹了一番。

    “陈阁老啊,你说你贵为两朝元老,又是太子恩师,深得陛下的信任,却为何要去做这结党谋逆之举?这不是自毁前程吗?”

    陈蕤看着施芳泽,努力挣扎着坐直了身体,迎接着施芳泽的目光。

    “施芳泽,公道自在人心。究竟是谁在结党谋逆,你我心里都清楚。欺上瞒下,独断专横,你才是那个霍乱朝纲的乱臣贼子。你如今做的这些事可是对得起陛下的信任?”

    施芳泽微微一笑,对于陈蕤的辱骂并不生气。在胜利者的角度看来,这只不过是失败者最好可笑的挣扎罢了。

    他施芳泽走到如今这个位置,见证了多少的众叛亲离,又见识了多少的利益熏心。

    “我对陛下的忠心,日月可鉴。陈阁老,说实在的我也不相信你会是谋逆的人。你我同朝为官数十载,虽政见偶有不同,但我还是认同你的为人。直至如今,我都相信你对陛下和南唐的忠心。可你在广福楼聚众逼宫谋逆却是事实确凿。我觉得,你一定是被某些人蒙蔽了眼睛,导致一时糊涂罢了。”

    陈蕤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这位平生十几年的政敌,突然间就笑了:“你不妨有话直说?”

    “好,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想必你已在牢中见到过太子了吧。我们若是没有掌握足够的证据,你觉得我们能把太子从东宫带到卫廷司来吗?所以啊,陈阁老,你就不用再维护那位太子了。广福楼的聚会是不是太子组织的?你们聚会的目的是不是意图趁着眼下陛下病重逼宫夺权?只要你把这些都说出来,老夫完全可以向陛下表明陈阁老你是受太子威胁所迫,这可是戴罪立功的大好机会啊!陈阁老,可不要说我没有给你机会。”

    陈蕤冷笑一声:“原来这才是你们真实的目的。好,我就告诉你们广福楼聚会的幕后主使是谁?”

    施芳泽听了之后眼睛一亮,看来陈蕤这一身的硬骨头终于在酷刑之下服软了。

    “陈阁老,这才是明智之选。说吧,幕后主使究竟是不是太子?”

    “组织——组织广福楼聚会的人,就是……”

    由于陈蕤现在的气息很微弱,说话的声音很小,施芳泽还特地凑近了耳朵。

    “就是——我……”

    “你说什么?”

    陈蕤屏住一口气,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说道:“我邀请各大官员以集体进宫面圣为由到广福楼聚会,并且还签下了投名状。如今那投名状就在老夫的府上,上面也有老夫的签名。从始至终都是老夫一人的谋划,与太子无关,与诸位大人更加无关。施芳泽,你要扣罪名在老夫的身上,老夫也没有办法。但若你想借刀杀人,老夫绝对不允许。”

    “陈蕤,你够狠,够绝——”

    “当初进了这卫廷司,老夫就没打算能够活着出去。”

    施墨凉此时走上来:“父亲,这臭老头嘴硬,我让狱卒再给他上酷刑,我看他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原本已经快接近油尽灯枯的陈蕤,突然间也不知道是哪里冒出来的力量,突然站了起来,可是被固定在椅子上的镣铐死死锁住。

    “施贼,你想篡我南唐江山,老夫告诉你,就算是我今天死在这里,可你还是不会成功的。会有人代替老夫老惩治你的罪行,老夫不渡黄泉奈何桥,就在下面等着你。”

    “给我坐好!”

    施墨凉一脚把陈蕤踹回了椅子上,陈蕤哇的一声吐出了鲜血。

    “很好,不愧是陈蕤。你想死?好,我会成全你的。把他给我看好了,这可是谋逆重犯,必须斩首示众。在那之前,他绝对不能死。我要让天下人都知道,管你是什么两朝元老,太子恩师,造反都是一样的下场。”

    说完,施芳泽长袖一甩,气愤地离开了刑房。施墨凉则狠狠地瞪了陈蕤一眼,也跟着离开了。

    不过,有了施芳泽这句话,狱卒们反倒不敢再对陈蕤用刑了,他们也不敢肯定就陈蕤这样子还能经受多少的折腾,估摸着在行刑之前只怕还要找大夫来治一下,不然撑不到那天死在狱中。施芳泽要是怪罪下来,可不是他这小小卫廷司狱官所能承受的。

    “大人,现在该怎么办?”

    “能怎么办,叫狱医来给他包扎伤口,要死也不能死在卫廷司里。”

    “是是是……”

    没有人注意到,陈蕤的嘴角多了一丝欣慰的微笑。

    那是虽死犹未悔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