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二十四章 新的困难
    深夜时分,万籁俱静。

    一轮残月高挂夜空,散发出凄冷的月光,照耀在那一排排排列并不规则的青石板路上。

    没有人知道这个宁静的夜晚究竟发生了多少事,也无人清楚有些人在这一夜间究竟成长了多少。

    总之,许多的事情在这一夜被彻底改变了,无论人或事。

    森严的卫廷司大门缓缓打开了。

    李乘湘与一众被关押的官员纷纷从卫廷司内走了出来。

    除了李乘湘,他们每一个人看起来都是蓬头垢面,有些人甚至脸上还有未彻底擦干净的血渍与未结痂的伤疤。

    每个人脸上的脸色都不太好看,颓废的情绪蔓延在每一个人的脸上。

    一群劫后余生的人们,他们知晓自己为何被抓,也清楚自己为何被放。

    没有突遭大难的悲痛,也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每个人的心里都是一片迷茫,不知前路在何方。

    “殿下,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李乘湘以背影示人,没有人知道他此刻内心在想些什么。

    李乘湘突然转过身,抱拳对着众人道:“这一次,是本宫计划不周,才导致了这件事。在此,本宫向诸位道歉。”

    “太子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们食君之禄,自当行忠君之事。施芳泽这种佞贼,他迟早会完蛋的。”

    “唉,只是可惜了陈阁老,他为了保护我等,自愿顶上那莫须有的罪名,于两日后在东集市当众问斩,朝廷又少了一位忠骨之臣。”

    “陈阁老一生都为了朝廷奉献,如今晚年却落得如此下场,着实令人寒心啊。殿下,真的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李乘湘握紧了拳头,少见的咬着牙齿说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老师曾教育本宫,欲成大事者,必先苦其心志。老师奉献了他的一切,我们也不会例外。但现在施氏位高权重,本宫又见不到父王。为避免这次的悲剧再度发生,也为了不让老师的牺牲变得毫无价值,本宫希望诸位近段时间都静养在家,等候时机,伺机而动。”

    “难道太子殿下就这么咽下这口气?陈阁老就这么白死?我等实在是不甘心啊!”

    “经过这一次的交锋,想必大家都已经明白。在与施氏家族的对抗中,我们是处于劣势的一方。我们所面对的,是一位庞然大物,力量数倍于我们。而我们只有一次出手得机会,这一次出手必须要一击必杀,不然粉身碎骨的便是我们。大丈夫能屈能伸,诸位,你们明白了吗?”

    诸位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像是认命一般,最后统一说道:“我等愿唯殿下马首是瞻。”

    ……

    “小昭,救我!小昭,救我!他们杀了所有人,我已经没有办法了。救我啊小昭——”

    “不——不要,不要,大哥——”

    李乘昭猛然间从床上惊醒过来,才发现只是噩梦一场。

    可这个梦也太过真实了,真实到让他觉得大哥可能真的出了什么意外。

    “最近老是经常梦到大哥,难不成大哥在江宁真的出什么事了?不应该啊,大哥贵为太子,又有陈阁老等一众大臣辅佐,就算施氏外戚只手遮天,他们还能动一国储君?”

    回到大邑城已经过去了三天的时间。这三天里,每天夜里大量的尸人都会来围堵大邑城。

    可没有智力的他们对城墙高大大邑城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用爪子和锋利的牙齿对城墙进行着微不足道的进攻。

    为了稳妥起见,李倓还专门找了精于工程建筑的工匠,让他们给判断像尸人这样进攻,大邑的城墙能够坚持多久。

    工匠们给出的答案是——十年。

    这才让大邑城的百姓们放心不少。

    李乘昭与严东集两人来到城主府,发现李倓的手里拿着几封书信,眉头紧锁,看表情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李大人,近来是出什么事了吗?”

    “唉,王爷。自我派出通知其他各城县的探子已经有三日,可回来的不足半数。这还不算什么,如今江州之内已经超过七成的城县沦陷,变成尸人扎堆的地方,只剩下少数几个比较大的城县还在苦苦坚持,但朝廷没有援兵,尸人的数量反倒在疯狂增长,下官担心坚持不了多久整个江州就会成为尸人的国度。”

    这的确不是什么好消息,瘟疫的蔓延程度远远超出他们的想象。

    从瘟疫在跌马县爆发,到今日也不过十日的时光,居然已经让偌大的江州沦陷了七成,粗略估算的话,尸人的数量已经达到了六七万之众。

    “朝廷那边还没有给回复吗?”

    “因为江州北部都已沦陷,为了安全起见,我派人从南边绕远路前往,估摸时日现在还没有到达江州。王爷,这还不是最紧迫的,眼下还有更糟糕的情况。”

    李乘昭揉了揉眉眼,一大早起来全是闹心的事,好消息是一件没有。

    “还有什么?”

    “眼下汇集在城内的难民多达三万之众,加上原本大邑城中就有两万多人,也就是说如今仅仅是大邑城内就有五万多人。这已经远远超出了大邑城的承受范围。而且,这几日白天,一直还有难民在涌入,数量只会越来越多。”

    “然后呢?”

    “住处倒还好,把东西两个集市占用出来,搭建临时帐篷还能容下,可眼下最重要的是粮食。城内这么多的人,每个人都要张口吃饭,一天的开销就是过去的三天。大邑城内的库存粮本就不多,原本大邑的粮食都是从跌马县和珲城两个粮仓进贡的,可现在他们都被尸人所占领失去了联系。眼下又快进入冬季,粮食库存告急,支撑不了那么久。”

    “现在库存的粮食还能够支撑多久?”

    “如果不再继续容纳更多人的话,也不会超过十天。”

    李乘昭知道,就算派去江宁的人顺利报告给朝廷。可等朝廷商议决定之后,再由户部,兵部等一系列程序走下来,支援再到江州那已经是半个月以后的事情了。

    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的确是个问题。不过本王也不擅长处理这些民生问题,本王打打仗还可以,这是你擅长的领域啊李大人。”

    李倓被说的哑口无言,的确他这个节度使就是干着的。

    “是是,下官自会想办法的。”

    “抓点紧啊,被到时候都没饭吃了,那才会闹民乱呢。对了,怎么没见着雪姑娘和都浊先生?”

    “他们都在东市那边。”

    “在那做什么?”

    “雪姑娘不是医家嘛,这会在照顾伤员呢。至于都浊先生,他对这瘟疫是最了解的,我让他给百姓们讲解讲解这瘟疫,普及一下,以后遇上了也好应对,不至于抓瞎。”

    “嗯,安排的不错。那李大人你忙,本王去体察民情了。”

    说完就带着严东集大摇大摆地走了。

    李倓看着这位王爷摇了摇头,笑声嘟囔道:“你那是去体察民情吗,我都不好意思拆穿你。”

    李乘昭与严东集来到东市,这里原本是作为集市买卖的地方,可如今那些摊铺早已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大大小小的帐篷。

    可能是由于物资不够,许多的帐篷都是由破烂的布片碎步衣服临时缝补起来的。

    在这样日渐寒冷的天气里,这样的帐篷肯定不够取暖。

    好在人们刚刚从尸人恐怖的压迫之中度过,暂时还顾不上这些。

    人群之中一眼就认出了花间雪。

    她一袭朴素白衣,正在照顾伤员。或嘘寒问暖,或把脉探病,或亲自上药贴膏。丝毫不在乎这脏乱的环境沾染了自己的衣裳。

    李乘昭觉得,世间美好心地善良的姑娘,就该如此。

    “雪姑娘,需要本王帮忙吗?”

    花间雪抬头看了李乘昭一眼,随后便不再看,只是冷冷说了一句:“这里不需要王爷,王爷还是去忙自己的事吧。”

    果然,看看就行了,这性格实在是如刺一般无法接近。

    “如今尸人暂时攻不进来,唯一的事可不就是这安置难民了嘛。”

    “王爷是真心想帮助这些难民?”

    “这些难民都是南唐子民,因为此次瘟疫导致背井离乡。本王身为王族,自然是真心想帮助。”

    “如今,无论是帐篷,还是药物,甚至是粮食和水源这里都急缺。王爷若是有心,不妨筹集更多的物资,那样才是真正的帮助这些难民。”

    “还缺多少?”

    “起码还有一半的人没有辈子盖,没有足够的食物。”

    “奇怪,李倓那家伙都在干嘛?”

    “不怪李大人。李大人一早就把自己府上全部的能拿出来的东西都拿出来了,可仍旧是杯水车薪。”

    李乘昭拍了拍额头,一脸苦相:“老实说,我当从来到江州,除了严东集什么都没有带。所以我这王府里的家当可能还比不上李大人。”

    “那大邑城里的这些豪族乡绅呢?时至今日,他们都没有贡献一丝一毫。个个大门紧闭,生怕外面的难民沾了他们的东西。眼下大难当头,难道大家不应该同仇敌忾互帮互助吗?”

    花间雪的话倒是点拨了李乘昭,但李乘昭还是觉得不妥:“话虽如此,可物资财产,乃是人私有之物。就算本王贵为王爷,也不能硬逼着他们拿出家里的东西,那样便算是强取豪夺了。这事只能发心自愿。”

    “可是天气渐冷,还有许多人衣不蔽体食不果腹,这样下去他们就算没有死在尸人的手里,也会死在饥寒之中。”

    李乘昭看着周围的这些难民,他们的神情一幕幕落在李乘昭的眼中。

    他当初来到江州真的只是想当一个天高皇帝远的闲散王爷。可如今的这些事就发生在自己的眼前,试问自己真的能够做到视而不见吗?

    “本王知道了,本王会想办法的。这边的伤员恐怕还要麻烦雪姑娘了。”

    “你放心,我是一名医者,这是我的本分。”

    严东集也没了玩乐的心情,只能悻悻离开了集市。不过严东集并没有直接回到王府,也没有去李倓的府上,而是来到了胡全的胡府。

    当初他初到大邑城的时候,这个胡全可是狗腿的紧。三天两头往王府里送东西,什么古玩字画,珍贵植物,甚至连婢女家丁都送来不少。

    李乘昭光秃秃得来到江州,也得亏了他迅速入住王府。所以与他的关系还算不错,就连瘟疫爆发的前一晚,李乘昭还让他把大邑城的名门望族都叫上到百香楼里宴请,为的就是认识这些当地的地头蛇。

    那时李乘昭的想法是,认识了这些地头蛇,自己在这片土地上当地头蛇的王,那才更加方便,不曾想今日居然能够有用。

    此时胡府大门紧闭,连一个看门的人都没有。

    这并不奇怪,自从难民涌进来之后。城里但凡有点家底的人都是白天黑夜的大门紧闭,甚至到了夜里都很少点灯。

    就好像这些大宅子里并没有人住,闹鬼一般。

    其实心思大家都懂,越是有钱的人越是怕被沾上一丁点累赘。

    在大多数人的认知中,救灾救难那是官府的事,与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没有半分关系。

    两人走到胡府门前,李乘昭双手叉着腰,看着严东集,然后嘴巴朝大门努了努。

    严东集则是双手抱着剑,权当没看见:“自己去。”

    “我一个堂堂王爷,敲门这种事你这侍卫不做让我亲自来。”

    严东集直接扭过头,权当没听见。

    堂堂大侠居然还耍起无赖来了,李乘昭也是对自己的这个侍卫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敲门。

    敲了好几下,里面才传来声音:“谁啊?”

    “平成王李乘昭。”

    吱呀一声,大门上打开了一个小洞,露出一张满脸皱着的脸,正是胡府的管家胡生。

    “还真是王爷!”

    “废话,整个江州还有几个王爷。还不赶紧开门,本王就这么站在门口成何体统。”

    胡生不敢不从,赶紧打开门:“王爷,快些进来吧。”

    “这么鬼鬼祟祟的做什么?难不成胡全做了什么亏心事。”

    “不是王爷,这门要是开着,不一会那些难民就会闯进来,见着吃的就抢,拦都拦不住。”

    “你们家老爷呢?”

    “老爷在后院品茶呢!”

    “哟,你们家老爷倒是很有闲情逸致呢。带路!”

    “是是是,王爷请随小的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