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二十五章 别有心思
    李乘昭也没了玩乐的心情,只能悻悻离开了集市。

    不过李乘昭并没有直接回到王府,也没有去李倓的府上,而是带着严东集径直来到了胡全所在的胡府。

    当初他刚到大邑城的时候,这个胡全可是狗腿的紧。三天两头往王府里送东西,什么古玩字画,珍贵植物,甚至连婢女家丁都送来不少。

    李乘昭光秃秃的来到江州,也得亏了他才能迅速入住王府。所以与他的关系还算不错,就连瘟疫爆发的前一晚,李乘昭还让他把大邑城的名门望族都叫上到百香楼里宴请,为的就是认识这些当地的地头蛇。

    那时李乘昭的想法是,认识了这些地头蛇,自己在这片土地上当地头蛇的王,那才更加方便游山玩水,不曾想今日居然能够有用。

    此时胡府大门紧闭,连一个看门的人都没有。

    这并不奇怪,自从难民涌进来之后,城里但凡有点家底的人都是白天黑夜的大门紧闭,甚至到了夜里都很少点灯。

    就好像这些大宅子里并没有人住,闹鬼一般。

    其实心思大家都懂,越是有钱的人越是怕被沾上一丁点累赘,他们手里的钱就看的越发贵重。

    在大多数人的认知中,救灾救难那是官府的事,与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没有半分关系。

    两人走到胡府门前,李乘昭双手叉着腰,看着严东集,然后嘴巴朝大门努了努。

    严东集则是双手抱着剑,权当没看见:“自己去。”

    “我一个堂堂王爷,敲门这种事你这侍卫不做让我亲自来,开什么玩笑。”

    严东集直接扭过头,权当没听见。

    堂堂大侠居然还耍起无赖来了,李乘昭也是对自己的这个侍卫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前去敲门。

    敲了好几下,里面才传来声音:“谁啊?”

    “平成王李乘昭。”

    吱呀一声,大门上打开了一个小洞,露出一张满脸皱着的脸,正是胡府的管家胡生。

    “还真是王爷!”

    “废话,整个江州还有几个王爷。还不赶紧开门,本王就这么站在门口成何体统。”

    胡生不敢不从,赶紧打开门:“王爷,快些进来吧。”

    “这么鬼鬼祟祟的做什么?难不成胡全做了什么亏心事。”

    “不是王爷,这门要是开着,不一会那些难民就会闯进来,见着吃的就抢,拦都拦不住。”

    “你们家老爷呢?”

    “老爷在后院品茶呢!”

    “哟,你们家老爷倒是很有闲情逸致呢。带路!”

    “是是是,王爷请随小的来。”

    不得不说,这胡全真是好大的排场。李乘昭亲自登门拜访不说,居然还不出来迎接。

    也就是李乘昭此刻有求于他,否则依照李乘昭以往的脾气,管你是什么豪门乡绅还是贵族高官,通通先逮住一顿毒打再说。

    这胡宅格局精巧,布置美观,比起自己的王府那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原来李倓说的江州穷,并非是真的穷,只是绝大部分的钱财都被敛到了少部分人的手里。

    一直来到了后院里,还未见到人便听到了年轻女子的莺歌燕语之声。而且从声音上判断,只怕不止一个人。

    等走近了,方才看清胡全正与两个妙龄女子在玩捉迷藏。

    胡全蒙着眼睛正在花丛间追逐两位女子,欢声笑语间完全察觉不到李乘昭等人的到来。

    李乘昭心生感叹,这个胡全比自己还会玩。

    胡生道:“老爷,王爷到了。”

    “王爷?哪个王爷?”

    李乘昭冷哼一声:“胡老爷摆好大的谱啊,整个江州之中,莫非除了本王之外还有第二个王爷?”

    听到李乘昭的声音,胡全猛地摘下眼罩,装出一副刚刚才认出李乘昭的样子:“王爷,您怎么会光临寒舍啊?”

    “要找胡老爷可真是难啊,还得本王亲自登门。看胡老爷这样子,日子过得很惬意啊。”

    胡全立即遣散了两名女子,随后走上来向李乘昭行礼:“王爷可真是折煞小的了。小的哪里敢在王爷面前自称老爷,王爷还是直呼小的本名就行。”

    “外面都快乱成一锅粥了,胡全你这日子倒是过得惬意,佳人相伴,本王可是很久都没有享受过此等待遇了。”

    “哎,眼下不正是因为外面乱的很,所以才不敢出门,只能在家中和小妾们玩耍一番,让王爷见效了。他们只不过是一些庸脂俗粉,入不了王爷的法眼。若是王爷需要,小的马上去物色几位佳丽,包送到王爷府上。”

    李乘昭挥了挥手,露出一副愁云惨淡的模样:“不必了,眼下瘟疫肆虐,本王实在是没那个心思。”

    胡全那老鼠一般的小眼珠子快速地在眼眶之中转了两圈,随后笑着说道:“这些不都是李大人的事嘛。小人可是记得王爷当初的誓言。吃遍江州美食,寻遍江州美景,识遍江州美人的?”

    李乘昭的神情有些尴尬,尤其是严东集已经投来了冷眼。

    “咳咳,本王有说过这种话吗?本王可是要做一位贤王。总之,其他先不管了,我此来是有事需要你的帮助。”

    “王爷真是言重了。王爷乃是王族,胡某此生能够为王族尽一份自己的贡献,那是天大的恩赐,小的还求之不得呢。王爷有话不妨直说,小的一定竭尽全力办到。”

    对于胡全这狗腿的态度,李乘昭还是非常满意的。

    “本王明日中午要在王府之中设宴,需要你把大邑城中,大小所有的豪绅望族全部邀请到王府作客。怎么样,这点事对你胡全来说完全不成问题吧!”

    胡全用手指卷了卷自己嘴角那个大痣上一根弯曲的毛,思虑片刻之后方才说道:“如此大的阵仗?王爷不是不久之前才在百香楼里宴请过一次吗?”

    “那次只是头部的名流望族,这一次本王需要的是整个大邑城所有的贵族,一个都不能漏下。”

    “小的斗胆多问一句,不知王爷所为何事?这样我在组织的时候人家问起来小的也好方便答话。”

    “这个你无须多问,到时候宴会上你自会知晓。你胡全这么有能耐,不至于这么点问题都解决不了。怎么样,你愿不愿意帮本王这一个忙?”

    胡全这一次没有丝毫的犹豫,双手抱拳,抬过自己的脑袋:“王爷的人情那可是最珍贵的,小的自然是万死不辞。”

    “很好,胡全,你这次若是办的漂亮,本王会记在心里的。”

    说完,李乘昭也不多作停留,直接转身离去。

    “王爷不留下吃口饭再走吗?王爷若是不嫌弃,也好让小的略尽地主之谊。”

    “不必了,本王还是不打扰你的雅兴了。对了,我一进来就闻到了茶香,不过你这西观龙井味道不地道,本王曾在皇宫中喝过,多半是被人骗了买了假的。”

    说完,李乘昭负手而去。

    严东集看了一眼胡全,随后也跟上了脚步。

    胡全闻了闻空气中的味道,徐徐说道:“我花了上百两银子买的茶怎么可能是假的。”

    李乘昭和严东集离开胡府后,径直坐上马车回王府。

    “这个人——不简单!”

    严东集突然冷不丁地来这么一句,倒是让李乘昭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说谁?胡全?”

    “嗯!”

    “他不就一个精于计算的商人罢了,值得你严大侠如此小心?我说东集,是不是这些年远离江湖上打打杀杀的日子久了,安逸生活过惯了,让你变得小心翼翼了?”

    “他的眼神,不仅仅是商人的眼神。我曾见过这种眼神,很危险,王爷要多加小心。”

    李乘昭笑了笑没有说话,随手掀开轿子帘子,看着外面的街道景色。

    冬日里的阳光虽不热烈但却温暖,阳光下的大邑城看起来也很美好。只是单纯地看此情此景,完全无法与夜里那恐怖的画面联系到一起。

    “原本以为这江州虽不比京城繁华热闹,但至少民风算得上淳朴。如今看来,这里的水也不比江宁浅。东集啊,你说我咋就摆脱不了这些人心的争斗啊!”

    “人心不古,争斗永远不会停止。”

    “我自己倒没什么,这江州的水再深也不可能有威胁到我的人。别忘了,我当年即使是在江宁都是有混世魔王的称号。”

    “王爷是在担心太子殿下?”

    “这几日我接连做噩梦,梦到的都是皇兄有难。我有一种很不详的预感,江宁城那边出事了。而且,此次爆发的瘟疫起源,很有可能也与皇兄有关。种种的迹象都在表明,有人在针对皇兄。我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李乘珏和施芳泽那群人搞的鬼。”

    “王爷怎么打算的?”

    “眼下最要紧的好事瘟疫。要找到都浊口中的,然后顺着瘟疫的来源查上去,我相信一切都会水落实出的。至于皇兄,暂且只能相信他了。即使是遇到再大的困难,他都能挺过来。因为,他可是我李乘昭的大哥!”

    也许李乘昭自己都不曾发觉,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莫名有一种骄傲的神情。

    ……

    再度到了夜里,尸人们如约而至。他们似乎是这天底下最有时间观念的东西,比叫鸣鸡还要准时。只要太阳一落山,他们便会从各个阴暗的角落里窜出来,对着大邑城的城墙再一次发动猛烈的攻击。

    用身体撞击着城门,有已经扒烂的手指与牙齿对城墙进行着一点一点的摧毁,孜孜不倦,不知疲累。

    不过已经连续好几个夜晚这样,城里的人反倒有些习惯了。尤其是有些守城墙的士兵,若是哪天没有这些尸人的嘶吼声陪伴,已经完全不能入睡了。

    至于城里的那些逃难来此的难民,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每天都在为基本的生存忙碌,更加关心不到城外的尸人了。

    渐渐的,人们都快忘记了是什么让他们变成了这副模样?尸人带来的恐惧感在逐渐的减少。

    李倓站在城墙上,望着下方密密麻麻的尸人,却是愁容满面,不见有一丝一毫的放松。

    郭兆此时走了过来,这段时间他都跟在李倓身后,帮助李倓处理各种食物。他知道之前在周昆的蛊惑下犯了大错,所以现在低调的紧,以此来弥补自己的过错。

    “大人,放心吧。工匠都说了,没有十年的功夫,这些尸人是不会破了这城墙的。这些尸人长时间不进食,他们也活不了多久。只要耗下去,最后胜利的只会是我们。”

    “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难道不是吗?”

    “郭大人,你往下看看,有没有发现什么?”

    郭兆很仔细地朝着下方看了看,这些尸人依旧面目丑陋可怖,动作敏捷但却没有什么智力,与以往所观察到的尸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恕下官愚钝,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之处?”

    “你不觉得数量比之昨日,前几日又更多了吗?”

    郭兆再一次仔细看,发现的确如此。之前的尸人充其量也就是充满了城门前的这片土地以及后方的树林子。

    可现在一眼望去,远处的山林之中树木竹林都在涌动,如波浪一般起伏。更不要再说那更远处看不清的黑暗之中到底还隐藏着多少的尸人。

    可以好不夸张的说,现在的整个江州,除了以大邑城为首的个别几个城县,其他的都已经成为了尸人的国度。

    白天他们躲藏在阴暗之处,到了夜里就出来疯狂寻找活人。一旦有活人,他们便会疯狂的追逐。

    这样一来导致的后果就是,活人的数量越来越少,而尸人的队伍却越来越壮大。

    “工匠在算时间的时候可没有算到尸人的数量会持续爆发性增加。当尸人的数量增加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城门会支撑不住的。”

    郭兆一听,如临大敌。城门一破,那就等同于全完了。

    “那大人,我们该如何是好啊?”

    李倓双手放在城墙上:“本官也不知道,只能期待朝廷的救援了。如果在瘟疫还未彻底蔓延到江州以外的地方之前,陛下派遣军队来进行镇压的话,没准还有机会将这些尸人全部消灭。”

    “那朝廷的支援什么时候到啊?”

    “不清楚,快的话要半月内,慢的话只怕半年都有可能。现如今,城里的存粮连十天都撑不过去。”

    郭兆闻言大吃一惊,他原本以为只要活着逃到了大邑城,就可以永远高枕无忧了。没想到大邑城的情况如此堪忧。

    “大人,要不我们放弃大邑城,逃到外面去吧。”

    李倓转过头看着郭兆,眼神之中散发着冷峻的气息,让郭兆都不敢迎接他的目光注视。

    “本官身为节度使,怎么能弃城而逃,何况还有这么多的百姓,难道都要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变成尸人吗?”

    “下官——下官也只是为大人着想。”

    “哼,别以为本官不知道你存的什么心思。告诉你郭兆,趁早断了这个念想。若是以前,本官也许还真的没有把握能够对付这些尸人,但如今,这大邑城之中有了这位平成王,我觉得,在他的带领下,也许我们真的有希望活到尸人消失的那一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