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二十六章 王府设宴
    郭兆听了这话心头也是震惊不已,没想到李乘昭在李倓的心中居然有如此分量。

    江州民间一直有传闻,平成王与节度使大人之间互有不合。李倓表面上对李乘昭是恭恭敬敬的,实则最是讨厌这类含着金汤钥匙出生,却无所事事的人。

    如今李乘昭来到江州,当上亲王,更是被李倓视为朝廷派来增加自己大展宏图的阻碍。

    所以这段时间郭兆一直尝试在李倓的身边嚼李乘昭的舌根,意图抹黑他,把李倓拉到自己这边来。如此一来自己等于多了一张王牌。可谁能想到,李倓居然如此信任李乘昭,打破了自己全盘的计划。

    “大人如此相信这位平成王?他可是王族,若是真出了什么事,完全可以自己一走了之,怎么会管这些平民百姓的死活?到最后,这治理不力的罪名还不是落在大人的头上。”

    “若王爷真是你说那样的人,本官早就死在雍城了。不对,是死在跌马县城了,根本就不会活到今天。”

    “李大人,那都是他装的。”

    “你会在生死的边缘还去装吗?”

    郭兆被问住了,他也不傻,此时若是再继续说下去,反倒会让李倓觉得自己别有用心,只能保持沉默不再说什么。

    “郭兆,你以前做了什么本官就不去计较了,本官也相信你是受人蛊惑。眼下,做好你分内的事情,不要去想别的。”

    “是,大人教训的是。”

    ……

    胡全倒真没有食言,也没有让李乘昭失望。他真的把大邑城之中全部排的上号的名流望族全部邀请到了王府作客。大大小小不下百人,把原本还算宽敞的王府都挤得人满为患。

    李乘昭来到江州这么久,自己冷冷清清的王府还是第一次这么热闹。

    由于人太多,自己王府的丫鬟下人不够用,不得已还从李倓那里支来了不少下人帮忙打杂。

    你看看这个亲王当的,真的是应了那句话,宁做凤尾不做鸡头。你京城里随便一个四品官的生活也比这偏远地区的一位亲王日子要过得好。

    不仅派足了下人,李乘昭还专门把百香楼里掌勺的几位师父全部请到了王府,今天的宴席全部由他们亲自掌勺,由此可见,李乘昭对于这一次宴会的重视程度。

    好在事先预估的宴席规模也不小,不至于发生了桌子不够坐的尴尬情况。

    待所有人都入座之后,李乘昭才在严东集和李倓的陪同下出现。

    所有人都很好奇,这不是王爷设的私宴吗?为何连节度使大人都来了。

    胡全低头哈着腰走了过来:“王爷,大邑城中凡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小人都给招呼来了。您有什么事就吩咐吧!”

    李乘昭很是满意:“办的不错胡全,你也入座吧。”

    “小的告退。”

    没人注意的到是,低着头的胡全,嘴角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李倓走到李乘昭的身边,小声说道:“王爷,这样能行吗?”

    李乘昭自信满满:“本王加上你这位江州节度使亲自出面,算是给足了他们面子。放心李大人,不会有问题的。”

    虽然话是这么说,李倓仍旧是有些担心。对于大邑城的这些名门望族他再熟悉不过了。那一个个都是人精中的人精,一个比一个会算计。

    虽然劝阻过,但李乘昭一心要做,出发点也是好的,自己虽不抱多大的希望,但也愿意一试。

    万一王爷真的有什么不一样的方法,真的就成功了呢!毕竟这个人,已经创造了不只一次的奇迹。

    “诸位,感谢大家捧场,让本王这平日里冷清的王府热闹了一番。本王来到江州的时日不久,但却对江州的风土民情非常喜欢。之前在百香楼的时候,也与其中的几位有过一起把酒言欢的时光,今日又能再度聚在一起,而且人更多,更热闹。今天大家既然来到本王的王府作客,那么就吃好喝好,完全不用客气。依旧照往,本王买单。”

    李乘昭说的热情高涨,慷慨激昂。原本在他的预料之中的应该是有人鼓掌,有人喝彩,最不济也得有个人说上一声王爷客气了。

    可底下安静的出奇,安静的反常,强烈的反差让李乘昭有些猝不及防。

    每个人都直勾勾地看着李乘昭,既不说话也不做什么,就那么坐在那里盯着李乘昭。

    气氛有些僵住,让李乘昭突然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这个情况不太对劲!

    “咳咳,其实呢,今天叫大家来呢,本王还有一事相求。”

    “王爷有什么事就直说吧!我们也虽是商人,但也知道无功不受禄的道理。”

    说这话的是城东沈家家主沈别。沈家在大邑城也算是有数的大户人家,主要是做蔬果生意的,几乎垄断了整个大邑城。虽然比不上胡全,但也算是相当有头有脸的人物了。

    “好,既然沈老板爽快,本王也就单刀直入了。如今瘟疫在江州肆虐,你们也都看到了,那些恐怖的尸人每晚都会来进攻大邑城,城内也涌进了很多的难民。眼下时值冬日,城里的粮仓库存告急。许多的百姓如今还是在风餐露宿,忍受着饥寒。本王希望……”

    “等等,王爷不会是想让我们捐出钱给那些难民吧?”

    李乘昭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沈别给打断了。

    还是第一次有人敢打断李乘昭讲话,这个沈别突然间变了一个人。

    “大家都是一衣带水的同胞,如今有难,本王以为此时应该伸出援助之手,让大家共度当下难关。当然,本王会以身作则,率先捐出自己的钱财与物资。但如今难民众多,本王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还需要在座的诸位同心协力才能度过难关。”

    沈别则是直接站了起来,当众问道:“敢问王爷,我南唐律法当中可有一条强迫他人捐款物资?”

    在李乘昭有限的记忆中,沈别可不是什么大义凛然爱出风头的人,今天莫不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整个人都变了,敢当众站起来质问自己。

    李乘昭已经意识到场面有些不对劲,冷盯着他,回答道:“不曾有,全凭自愿。”

    “既然如此,王爷何不问问大家的意愿,看看是否有人愿意捐出物资与钱财?”

    李乘昭横扫一遍众人,目光落在了胡全的身上。

    这一次,胡全并未躲避李乘昭的目光,露出了一个狡黠的微笑。

    这种成竹在胸的笑容,李乘昭多年前曾在李乘珏的脸上看到过。

    至于李乘珏,那是自己从小到大都最讨厌的人。

    到此,李乘昭已经有一种入了套的感觉。

    “那么——有人可曾愿意帮助那些难民一把?”

    李乘昭仍旧是问出了这番话,今天的这场宴席的目的便是在此,所以并不需要避讳。

    可下面依旧一片沉默,这种沉默而压抑的氛围让李乘昭尴尬到了极点。

    自己堂堂一个王爷,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甚至主动宴请众人,可却无一人回应。

    这是用沉默把自己的脸给狠狠扇了一遍,还是当众的。

    沈别见状接着说道:“很显然,没有人愿意。王爷,我们的钱财也都是我们自己辛苦积攒出来的,一分一厘都不容易。因此,我们实在不愿意去捐给那些毫不相干的人,何况他们大多都是一些贱民,他们的死活与我们又有何干?王爷刚来江州可能不懂,江州每年因天灾人祸死去的贱民更是数不胜数,王爷,您是救不过来的。这些尸人也都只是暂时的,等时间一长他们没有新的食物了,一切都会过去。”

    “对啊,沈大哥说的对。”

    “眼下我们自家粮仓中的存粮保持自给自足也就刚刚好,哪里还有多余的粮食去捐给别人。”

    “我们自己的钱,凭什么要去捐给那些贱民,我们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刚刚沉默的画面戛然而止,因为沈别的一番话又重新热闹起来。

    每个人都在发表着自己内心的想法,不过有一点是共通的,那就是无人愿意捐款给那些难民。在他们看来,自己与这些难民根本就不在一个阶级。

    既然阶级都不同,那自然不存在着关怀。

    人永远都不会去关注一个蝼蚁的死活。

    ……

    豪绅们开始陆续离开王府,好好的一场宴会,来的快散的也快。

    不得不说,这是一场失败至极的宴会。与李乘想臆想中的场景相去甚远。自己这个平成王,堂堂一介亲王,也是彻底颜面尽失。

    或许今晚一过,这件事就会传遍整个大邑城,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一笑谈资。

    待所有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之后,胡全走到李乘昭的面前,微微鞠躬行礼:“王爷,小的也告退了。”

    “等一下!”

    胡全停住脚步,转过身看着李乘昭:“王爷还有什么吩咐吗?”

    李乘昭冷眼看着胡全,这么多年来他的眼中第一次有了杀意:“胡全,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戏耍本王?你看本王如此当众出丑很好玩吗?”

    胡全一脸的苦笑,好似自己无辜的模样:“王爷何出此言啊?小的遵照王爷的吩咐把所有的豪绅都邀请到王府赴宴,光是这就费了小人不少的口舌,但小人也不敢奢望王爷的奖赏,只求能为王爷尽一点绵薄之力。但小的也是没想到王爷居然是为的这件事,大家都不同意小人也是没有办法啊,毕竟这事王爷您自己都说了,这种事不能强求,全凭自愿。他们不愿,也不能怪罪到小人的头上啊。”

    “哼,少给本王来这一套。他们的话如此一致,一致到完全没有人有异议,甚至都没进行讨论过,难道不是你们提前串通好的?”

    “哎哟,王爷这话可真是冤枉小人了,小人就算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故意戏耍王爷啊。小人真的只是负责带话,至于他们做什么样的决定小人真的不能干预,我也没那么大的本事啊。”

    李乘昭走到胡全的面前,把手放在胡全的肩膀上,对着胡全的耳朵一字一句说道:“很好,既然你喜欢玩,本王就陪你玩到底,咱们走着瞧!”

    胡全假笑两声,后退两步,再次行礼之后也退了下去。

    望着空荡荡的院子以及干干净净一分未动的碗筷,李乘昭只觉得胸口之中有一股怒火难以消灭。

    这种感觉很以前他也曾有过一次,那一次他怒不可遏,当场爆发,结果引发了不可估量的后果。

    所以这一次他成熟了,虽然仍旧怒火难消,但没有发泄出来。

    “可恶啊——”

    啪得一声,李乘昭一巴掌拍下,整张桌子裂成一半,碗筷佳肴洒了一地。

    “本王居然被一介庶民给耍得团团转,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李倓叹了一口气,安慰道:“王爷,这些人都是商人,商人只讲究钱财进,哪有出的道理。你想让他们身上出点钱,那等于是要了他们的命,那是断然不可能的。只是我没想到的是,他们这次居然如此统一,统一到就像是一个人一样完全异口同声。很明显他们事先绝对已经勾兑过了。”

    “是胡全,这家伙阴阳怪气,表面上答应我,暗地里却让这些商人拒绝本王的提议,目的就是让本王难堪。他一个小小的平民,居然敢这么做,他要么是疯了要么就是背后有人给他撑腰。只是令本王奇怪的是,其他的人为什么都会听从胡全的?他只是一介商人,能有什么本事让这么多的人都听他的?”

    李倓思索之后回答:“无非两种,一种利诱一种威胁。利诱的话,即使是对于胡全来说,成本也太过高昂。下官猜测,应该是胡全先联合了头部的几人,然后有一个共同的约定,最后以此来威胁其他的人。毕竟大邑的商人圈子就那么大,大家彼此之间或多或少都有生意的往来,形成一条连贯的生意链。无论是上层还是下层一旦发生断裂,都会受到很大的影响。所以,没有人敢轻易违反规则。”

    “也就是说,少部分的人掌握了大部分的资源,以至于更多的人不得不被牵着鼻子走。”

    “没错,就是如此。”

    “我说李大人,你这个节度使怎么当的,怎么会形成如此畸形的商人圈子。”

    李乘昭突然训话,李倓只觉得喉咙被一块硬物给堵住了,一时汗颜。

    “下官无能,针对于此多年尝试过很多种解决的办法,可最终都是功亏一篑。只因更多的人已经习惯了目前安逸的格局,不愿意冒更大的风险,哪怕被人掐住咽喉,哪怕寄人篱下也好过倾家荡产。这笔买卖,大多数人都是会这么做的。”

    李乘昭仍旧是怒意难泄,可也知道事有轻重缓急,眼下最要解决的是粮食和衣物。

    “李大人,衣物什么的交给你,你在全城发动募捐。”

    李倓面有难色:“其他平头老百姓日子也艰苦,只怕就算发动募捐,也是杯水车薪了。”

    “蚊子腿那也是肉,能多一点是一点。至于粮食,本王会来想办法的。胡全,你若是要与本王斗,本王就陪你斗到底。今日之耻,本王必定要在你身上加倍讨回来。”

    “全听王爷安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