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二十八章 书房暗阁
    李乘昭与陈思源两人最终达成了一致。

    陈思源答应会公开救济难民,捐出粮食与各种难民所需的舞姿。但李乘昭必须答应,在日后思源绸缎庄遭受到同行排挤打压的时候,官府必须出面进行援助支持。并且减免赋税,以及政策上的扶持。

    不过陈思源并未马上就开始向难民们提供捐助,而是先去联系了几个与自己私交甚深的商人,他们也都是有心帮助无胆实践的人。

    起初他们都觉得陈思源疯了,居然会去做这样的事情。可当陈思源说出李乘昭给予的条件之后,不少人都答应了。

    在很多人心中,他们已经受够了长期受到胡全,沈别等人的压迫。但凡只要有好的渠道,好的机会,全都是他们先分一杯羹,最后才轮到自己去分那些残羹剩饭。

    只是以前的时候碍于他们势力庞大,无法反抗。如今有了平成王撑腰,这或许是一个翻身的好机会。

    每个人的心里都清楚,毕竟你胡全再厉害,也终究是抵不过王族。之前缺少的,正是李乘昭的一句承诺。

    大邑城商人圈子的格局,也是时候来一波重洗了。

    很快,陈思源连同十几位老板联合对外宣布,将会捐赠给官府粮食,由官府统一每日固定时间发放食物。并与此同时捐赠大量的衣物,帐篷,用作安抚难民。

    一时间,这十几位商人在大邑城中的民声达到了顶峰。在民众的眼里,他们此举已经不仅仅是善举,简直就是救命恩赐。

    而此时,李倓适合事宜的出现,同时宣布,官府将会减免这些商人老板的商税税收,并且在以后的时间里,将会获得官府的优先扶持政策。

    此举更是引来百姓们的欢呼,而对于那些商人来说,可谓是名利双收。

    短短几个时辰的功夫,就已经从全城募集到两万多石的粮食,以及大量的衣物和各种物资。

    物资直接发放到每一个难民的手里,至于粮食则统一存进官府的粮仓之中。由官府统一定时定量发放到难民的手里。并且为了防止动乱,李倓还专门派了不少人看守粮仓。

    此时,李倓已经在自己的府上看着手里的物资报告回执笑得合不拢嘴。

    “咱们王爷可真是厉害啊,虽然本官不知道王爷具体究竟用了什么法子,以至于都出动了官府,但他居然说动了这些商人集体站出来募捐,并且还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其中。两万石粮食啊,可是救了命啊!大邑城的燃眉之急,瞬间得到了解决。”

    也许就连李倓自己都没有注意到,他用的是咱们王爷。在这之前,他在外人面前用的称谓都是那位王爷。

    一旁的郭兆脸色可就没这么好了。如今李倓越来越信任李乘昭,二人的关系越来越好,自己根本就无法挑拨离间他们的关系了。

    郭兆此时越来越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可此时的李倓根本察觉不到身旁之人脸色的变化。

    李倓这么多天以来的心头大患一瞬间就解决了,顷刻间都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他身为一州节度使,这些天快要被这粮食的问题给压得喘不过气了,如今两万石粮食进库,至少短时间内可以无忧了,更可以支撑到朝廷援军的到来。

    等到朝廷的百万大军到来,还愁解决不了这些尸人。

    “不行,王爷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本官必须要有所表示,不然可就叫人寒了心了。”

    “大人打算如何做?”

    “听闻咱们的这位平成王嗜酒如命,那我就去拿上等的好酒去陪王爷喝上一杯。”

    郭兆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好啊,果真是好办法。”

    ……

    胡府门前,一辆马车匆匆停下。沈别直接跳下马车,然后迅速走到房门前,敲上三下。

    管家胡生见是沈别立刻打开大门。

    “胡管家,我要见胡爷。”

    胡生左右看了看,确定周围没有人看到,悄声说道:“沈老板请跟我来。”

    沈别跟着胡生一路来到了胡府的内院,胡全正在逗着自己养的两只金丝雀,似乎兴致颇高,显然是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胡爷,不好了,不好了呀,出大事了。”

    胡全白了沈别一眼,依旧不在意:“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我不是告诉过你,遇万事要淡定,不要慌张,成何体统。老沈,你这样是永远成不了大事的。”

    “胡爷,这实在是不能淡定的事啊。”

    “连尸人围城这种事都经历了,还能有什么事,难不成是天塌下来了?”

    “差不多就是天塌了啊。就在几个时辰前,思源绸缎庄的陈思源,居然联合十几个混蛋宣布对大邑城的难民进行粮食与物资的捐助。并且李倓还表示官府会减免他们的赋税,在之后的政策上优先扶持这些站出来帮助难民的商人。这消息一出,陆陆续续又有不少跟我们定下约定的人也站出来背叛了我们。”

    听到此处,胡全的脸色终于有了些变化:“居然有这样的事?”

    “可不就是嘛!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已经募捐到两万多石的粮食,悉数进入到官府的粮仓之中。如此一来,我们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胡爷,为此我们可是不惜公然得罪了王爷和官府,可如今那些家伙全都倒戈了,就剩下我们几个人了。”

    胡全听到这个消息也不淡定了,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今这个样子。

    “怎么会这样,如果仅仅是因为李倓的一句承诺,他们怎么敢公然站出来?据我所知,李倓可没有这么大的分量。”

    “我听说,李乘昭私下里亲自到过思源绸缎庄,与陈思源会过面。”

    如此一来,胡全恍然大悟:“原来是咱们的这位王爷在背后搞鬼,难怪。一位亲王的承诺的确比一位节度使更有力量。减免赋税,政策扶持,这样的决断绝对不是出自李倓之手。这位平成王真是又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啊,看来他并非如京城中的传闻那般,只是一个只知道用武享乐的无脑莽夫。”

    “胡爷,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继续坚持吗?”

    胡全摆了摆手:“不用了,人都走了,我们再坚持又有什么用。和其他人一样,我们也宣布捐出粮食和物资吧。”

    胡全以为自己听错了,不敢相信道:“胡爷?我们真给那些贱民捐啊?那可都是我们自己辛苦挣来的东西。”

    “不然呢?现在绝大多数人都捐了,此时我们不捐,那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是我们在搞鬼,难道你想站到所有人的对立面去?别说是一位亲王,就算是他区区李倓的怒火你都承受不住。民不与官斗,这是常理。”

    沈别一听,他哪里还敢继续坚持下去,只是觉得自己心头的一块肉仿佛被割了去,他是真的不想去捐这一笔粮食。就是胡全告诉他,只要他们齐心协力站在同一立场,就算是他李乘昭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不然当初也不会答应胡全的要求,他区区一个商人那里有底气敢正面与一位亲王斗。

    可事到如今,已经由不得他了。先前已经得罪了王爷,这一次若是再不跟着捐粮食,只怕自己才是在大邑城里混不下去的那一位,他胡全倒是可以完美脱身,把麻烦甩得一干二净。

    这么一想,内心深处反倒有几分埋怨胡全,当初就是听信了他的话,结果从头到尾冒头的却是自己一个人,人也得罪了,粮食也捐了,两边都没讨到好处。

    送走沈别后,胡全迅速回到了自己的书房。

    胡全的书房平日里除了自己,整个胡府之中只有管家胡生能够进入,其他人,甚至是打扫清洁的下人都不能进入,一律由胡生单独负责。

    所以胡府里的下人丫鬟们都很好奇,在那书房之中,究竟藏有什么样的秘密不可见人。

    胡全来到书柜前,上面摆满了密密麻麻的书籍。这些书籍全是胡全从各方收集的名家珍藏版本,只是他本人从来不看这些书。但由于管家胡生每天都在打扫,不至于蒙了灰尘。

    胡全找到书架上的一本厚厚的《鲁班经》,随后向左转动半圈。随之整个书架都动了起来,书架分为两半如同门一般朝外自动敞开。

    在书架的后方居然是一间楼梯朝下的暗阁,这书房之中果然是别有洞天。

    胡全左右看了看,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之后,这才进入到暗阁之中。

    暗阁里的楼梯成螺旋下降,暗道内非常的黑暗,几乎可以算是伸手不见五指。

    随着逐渐的深入,暗道内反而逐渐明亮起来,到最后豁然开朗,居然是一间巨大的密室。

    不同于一般的暗室,昏暗简陋且压抑。这间暗室宽敞明亮,甚至为了达到白昼的效果,在这暗室里足足放了二十多盏光明灯。这暗室里明亮的与外面没有人任何区别。

    暗室里有喂养着鲤鱼的小池塘,有烟雾缭缭的熏香,有微暖柔软的毛绒大床,石桌石凳茶壶茶杯。分明是一方小天地,一应俱全。

    最为引人注目的,还是小池塘旁那一排藤蔓架子。

    这密室里,根本没有任何太阳光照,可这些藤蔓却生长得格外茂盛,宛如盛夏时节的葡萄架子一般爬满了整个竹竿架子。

    此时,正有一位身着一身洁白无瑕的白色长衫的男子站在藤蔓架前,小心翼翼地抚摸着这些藤蔓叶子。

    男子拥有一头令女人都羡慕不已的瀑布般长发披在背上,如画中的翩翩公子。

    见胡全来了,男子缓缓转过身回头。露出了他的庐山真面目。

    男子的年纪看起来并不大,可脸色却是苍白无比,嘴唇更是毫无血色,整个人透露着一种病入膏肓的感觉,脸上虽然挂着淡淡的笑容却给人一种阴柔之感。

    “我不是说了吗,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不要轻易进来打搅我。这些小东西,并不喜欢有外人来打搅。”

    说着轻轻抚摸了那些藤蔓一样的叶子。如果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在这些密密麻麻的叶子上,会有数量不少的白色蠕虫,它们静静地趴在叶子之上一动不动,似死物一般。

    如果李乘昭等人在这里看到这些虫子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些虫子与他们所见到的尸人脑子里的死灵蛊虫一模一样。

    胡全双手合十,抬过头顶,行的居然是早已灭国的吴越国的越礼。

    “大人,出了点状况,小的必须前来请示,还请大人见谅。”

    “什么状况?”

    “李乘昭以自己和官府的支持鼓动一部分商人站出来对难民进行募捐。现在,之前答应小的都不会募捐的人,绝大多数已经背叛了。”

    那白衣长衫之人听了这话,并未有多大的反应,只是冷冷一笑,仿佛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自古商人无信义,唯利是图,自然也不可信。我原本就没指望他们真的能坚持到最后。”

    “大人,我们接下来该如何做?如今官府粮仓里已经筹集到了两万石的粮食,至少短时间内不用担心粮食短缺,这会大大损害我们之后的计划进行。”

    “粮仓可有人把守?”

    胡全先是一愣,随后说道:“为了防止难民哄抢,李倓专门派了重兵把守,若说如今大邑城之中哪里是最安全的地方,那一定就是官府的粮仓。焕璃大人,您不会是想去打粮仓的注意吧?”

    原来这白衣长衫人就是都浊的同门师兄焕璃。全天下除了都浊之外,唯一会豢养死灵蛊虫的人。

    焕璃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走到胡全的面前说道:“京城那位给的命令是,江州要变成一片尸人之地,不能有一个活人,这样后续的计划才能铺展开。眼下大邑城是江州最后的堡垒,只要它倒了,其他还在坚守的小城小县自然也就会土崩瓦解。所以,你明白了吗?”

    胡全点了点头:“小的明白。”

    “你只需要给我一份关于粮仓的结构图即可,其他的不用多问。”

    胡全的态度显得非常的谦卑:“小的这就去着手准备。”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