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二十九章 付之一炬
    李倓提着酒来到了平成王府。

    他自己不喝酒,所以家中也没有藏酒。最后从一位朋友家里要了一坛窖藏老酒,这可是李倓腆着老脸去要的。

    李乘昭正在王府内与严东集比武。两人都是使剑之人,并且都是剑中高手,彼此之间的剑招却是各不相同。

    严东集是凌厉厚实,剑法之中自有一股磅礴大气的剑势。而李乘昭则是飘逸灵动,剑法讲究迅捷与多变。

    二人彼此对拆了上百招仍分不出胜负,甚至连短暂的谁占据上风都不能。

    其实,严东集的内心一直都很疑惑。自己出身江湖草莽,凭借着无数次生死决斗,摸爬滚打之中才练就了一身技艺,成就了自己在江湖上的名头,这自然不奇怪。

    可李乘昭却是生于皇家的皇子,从小到大都是在皇宫内院中长大。顶多也就是在弘武馆学个强身健体之术,可这一身出神入化的剑法究竟是哪里来的,直到现在都是一个巨大的疑问。

    李乘昭从没说起,严东集自然也不会去主动询问。

    到最后,还是李乘昭率先认输。

    “不打了不打了,这样打下去天黑也分不出胜负。我们还是留点体力,去对付晚上的尸人吧。”

    此时,李倓才敢说话:“王爷,严大侠。”

    “哟,李大人,可真是稀客啊,你一个大忙人怎么有空来我的王府?”

    李倓提领了一下手里的酒坛子:“下官素闻王爷喜爱喝酒,特地从朋友那要了一坛窖藏老酒。虽不是什么名酒,但却是我朋友珍藏了二十多年的酒,味正香醇。”

    “李大人,你果然懂本王。”

    严东集见状收起剑直接离开了院子,给他们俩留下足够的空间。

    两人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对坐而下,李乘昭道:“李大人,快把酒拿来给本王尝尝。最近忙碌得紧,可是许久没沾过酒了,更别说窖藏了二十年的老酒。”

    一听是窖藏了二十年的老酒,李乘昭的眼睛都放出了光芒。嗜酒如命虽不至于,但好酒喜美女的传闻却是不假。

    看着李乘昭期待不已的样子,李倓知道自己猜对了,这位平成王果然是好酒如命。

    李倓为李乘昭倒上一杯酒,李乘昭拿在手里轻轻用鼻尖嗅了一番。

    “嗯,不愧是窖藏了二十年来的老酒,还是用特种的红茎高粱酿制而成,这可是最地道的西南高粱酒啊。”

    “王爷满意就行,下官还担心这酒王爷看不上呢。”

    “不过奇怪的是,本王听闻李大人从来都是滴酒不沾的,今天怎么会主动上王府来找本王喝酒?怎么,李大人最近也开始转性了吗?”

    “既然王爷都说起来了,下官也就直言不讳了。”

    “有什么话就直说吧,本王不喜欢你们文人的那套弯弯绕绕,诸多的繁文缛节。本王是武将出身,还是喜欢直来直去的好。”

    “其实,下官早就想找个时间与王爷这么小酌一两杯,说上几句贴心话。可自跌马县尸人爆发开始,一直到大邑城如今成为受困之城,一路上凶险万分,危机不断,寻不着机会。眼下时局方才稳定了几分,这才有闲暇之余来找王爷叨扰几句。”

    “哦?可据本王所知,李大人一直是不太待见本王的!”

    李倓苦笑一声,举起酒杯:“王爷此言不假,实话实说,在刚得知陛下把江州归为王爷的属地之后,下官心中的确颇有微言,觉得王爷就是来阻碍本官治理江州的,或者说陛下此举是来考验下官治理能力的。毕竟那时的王爷在京城之中的名声并太好。”

    李倓说得倒挺十成,不过对于这一点,李乘昭倒是看得很开,毕竟在有很多的人都对他都是这样的认知,他已经习惯了。

    “可是这一路走来,下官亲眼见证了王爷的胆识,武功,谋略与仁义,皆是一等一的人物。下官是一等一的钦佩。是下官浊了眼,此处,下官先自罚一杯。”

    说完,李倓一口喝下杯中全部的酒。由于喝的太快,加上之前从未饮过酒,喉咙只觉得辣的出奇,辣痒难耐,让他止不住地咳嗽。

    此情此景倒把李乘昭给逗笑了:“我说李大人,这可是二十年的老酒,就算是本王也不敢你这种喝法,小心一口气夯过去了。你从未饮过酒,不必勉强自己,有话直说就行了。”

    “好,下官就借着这股酒劲,一口气把心里话都说了。这死灵蛊虫突然出现在江州,是偶然还是阴谋,眼下无从得知,也无暇去调查。如今江州意识危卵之势,除去少部分县城,几乎都已沦陷,死伤百姓数以万计,损失的财产更是无法估算,这是下官身为节度使所不可推卸的责任。若是往日,下官当进书陛下,辞官请罪。但眼下时局动荡,并未稳定,所以下官只能腆着老脸继续在这里,为的是能够尽量将功补过。”

    李乘昭看着李倓,也是一杯酒下肚。这酒果真是辣的的出奇。喝下去之后只觉得胸中有一团火焰仿佛要迸发出来,酒劲一下子就上来了。

    “李大人你也勿须自责。死灵蛊虫乃是产自吴越的邪物,无论是巧合还是阴谋,换任何人来都无法阻止它的扩散与蔓延。说实话,本王原本也不喜李大人,这并非是针对李大人,而是本王一向对你们这些文人出身的官员没什么好感,尤其是朝廷上见多了那些只会动动嘴皮子的内阁官员,整天找这个人的毛病那个人的确定,唯恐这朝局不乱,于朝不益,于国无补。”

    “下官惭愧……”

    “不过,同样本王也是经过这段时间对你的观察,改变了对李大人的看法。”

    “下官愿闻其详!”

    “你身上虽然也有文人的迂,但却不腐。作风上据本王观察,算得上是两袖清风,不然你的家底也不会那么可怜。尤其是在一些大是大非的关键时刻面前,居然有文人少见的忠勇风骨,且真心为民为百姓,可以说,作为一名节度使,你是合格的,更是超格的。完全可以忝居庙堂内阁,协助父王处理国家大事,比内阁那群昏庸傲慢的老头子好多了。”

    没想到李乘昭对自己的评价如此之高,李倓听了这话,实在是觉得心里有些惭愧。

    “下官真是汗颜!若非王爷,只怕下官早已死在那跌马县,或者是变成一具没有感情没有灵魂的尸人了。之后的雍城一战,大邑城粮食筹集一事,都是因为王爷才能够一一化险为夷,也才有了如今大邑城短暂的安稳局面。可以说,为大邑城带来希望的人并非是因为我这个节度使,真真切切的是因为王爷。下官愿自罚三杯,以此向王爷表达下官的感谢与自责。”

    说完,李倓又是直接一饮而尽杯中酒,五官因为要忍受烈酒带来的冲击而奇怪地扭曲在一起,表情居然莫名有几分喜感。

    “李大人,本王看要不就算了,不要勉强自己,你的心意本王已经领悟到了。至于这酒……”

    李倓此时脸上已经有几分醉意微醺了,他再一次给自己的酒杯满上,指了指酒杯挥了挥手:“不说了0王爷,都在酒里了。”

    说完,又是一口闷掉了杯子里的酒。

    三杯下肚,李倓的脸上已经红晕一片,眼神也有些迷离,甚至都有些站不稳。

    “王——王爷,下官真的——真的很感激——您……”

    说完,李倓噗通一声直接倒在地上,眨眼间就发出呼呼呼的声音,看样子已经彻底醉晕了过去。

    李乘昭扶了扶额头,有些无奈:“真是糟蹋了好酒啊!”

    ……

    官府粮仓

    李倓在筹集到粮食之后,专门指派了官兵对这里加强把守。毕竟是疫情肆虐期间,粮食就是天,为防止发生动乱,这是应有的措施。

    此时,李倓穿着一身便服来到了粮仓前。

    看守的官兵们一见是李倓,纷纷低头行礼:“大人!”

    李倓点了点头,寻来管事的张大海询问:“情况如何?”

    “启禀节度使大人,目前依旧陆陆续续有各处募集的粮食运来,情况非常可观。”

    “有做详细记录吗?”

    “大人请放心,每一石粮食的出入,进处与出处以及相应的时间点,小的都做了非常详细的记录,绝对保证万无一失。”

    “嗯,粮食这一块很重要,那可是全城人的心血,你们要保护好千万不能出任何的差错。”

    “大人请放心,我等十二个时辰轮流派人值班巡逻,不会有任何差错的。”

    “即便如此,本官还是放心不下,本官要亲自进去看看。”

    张大海也没有丝毫的怀疑:“大人请随我来。”

    李倓跟着张大海来到了粮仓的内部。这粮仓是多年前修建来用于储存粮食的,多年来未曾修缮过,已经颇显老旧。

    不过,每一个粮仓里如今都已经塞满了粮食,一片丰收的大好景象。

    “这些粮食大多都是储藏多年的陈粮,干燥缺水,一定要做好防火的措施。”

    “王爷放心,小的早已封禁粮仓周围半里的地方,不允许人轻易靠近。至于这粮仓内部,更是严禁明火照明,同一都是用筒灯罩罩起来的油灯进行照明,不会有事的。”

    李倓点了点头:“那就好!”

    没人注意到的是,有一条戴着翅膀散发着幽幽蓝光的小虫子飞从李倓的袖口间飞出来。

    小虫子一直飞进了谷堆里,瞬间隐去了身上的蓝光,与周围的谷堆化作一体,就算是近在眼前也无法察觉。

    巡视了一圈之后,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李倓交代了几句之后就匆匆离开了粮仓。

    没过多久,粮仓的周围突然响起了一阵竹笛声。

    竹笛声宛转悠扬,徐徐动听,让这几日一直忙碌不已看守粮仓的官兵们心情放松不少。

    也不知是哪位才子在这周围吹走竹笛,倒是非常的不错,能够起到稳定心神的作用。

    只是没过多久,粮仓之中突然有滚滚浓烟冒出,与此同时,竹笛声也戛然而止。

    有官兵大喊:“不好了不好了,粮仓着火了……”

    ……

    粮仓突起大火,这一场大火烧了很久很久。甚至周围的百姓们都来帮忙灭火。

    可这火却越烧越旺,丝毫不见减弱的迹象。大火的光芒甚至比那金色的霞光还要光芒万丈,却冷却了每个人的内心。

    浓烈的白烟在大邑城的上空升腾而起,随后扩散开来,笼罩着整个大邑城。

    明明是白色的烟雾,却如乌云一般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

    偌大的一座粮仓,被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烧成了一团灰烬。

    当李乘昭带着严东集急匆匆赶到粮仓的时候,看见的是聚集围观的人群,以及已经化为一团灰烬的粮仓。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这样?”

    灰头土脸的张大海拎着一桶水失魂落魄地走到李乘昭的面前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王爷,完了全完了,粮食全完了!”

    李乘昭一把揪住他的衣裳,怒喝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的也不知道怎么了,粮仓突然就起火了,火势凶猛的紧,这些粮食又是干燥的陈粮,一点就着,怎么都扑不灭。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粮食被大火焚毁,一点办法都没有。”

    “现在粮食还剩多少?”

    “一粒都没了,全化成灰了。”说到这里,张大海一个大男人都已经哭了出来。他知道自己犯下了什么样的过错,就算是死也难辞其咎。

    “废物,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多人却看不好一点粮食?本王要你们何用?你知不知道那些粮食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大邑城数万百姓能不能够活下去,你知道吗?”

    李乘昭越想越是气,直接一脚踹在张大海的胸膛之上。张大海哪里撑得住李乘昭一脚,直接嘴角吐出了血。

    李乘昭似乎仍旧是不解气,想要上去再来一脚却被花间雪给拉住了。

    “够了,事已至此,你就算是打死他也没用,眼下想办法解决粮食才是最大的问题。”

    李乘昭何尝不知道,可这些粮食是自己花了多么大的功夫才募集来的,如今都付之一炬化为灰烬了,那些难民又要忍受饥饿了,这如何不让人愤怒,如何不让人绝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