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三十一章 危险任务
    李乘昭直接站起身来说道:“李谈,你之前不是说大邑城本身粮食产出极少,平日里粮仓的粮食都是来自外面特有的供给粮仓吗?是哪个地方?”

    虽然不知道李乘昭这会问起这个事情的原因,但李谈还是如实回答道:“一个是我们之前暂时躲避尸人的稻山粮仓,一个就是珲城。”

    “两个粮仓哪个距离大邑城近一点?”

    李谈内心一惊,他似乎已经猜到了李乘昭要做什么,可仍旧不敢去相信,或者说想法太过大胆,一般人根本想都不敢去想。

    “王爷您的意思莫非是要去押送粮食到大邑?”

    李乘昭也不多做隐瞒,直接说道:“没错,既然城内已经无粮可用,那么我们就自己去外面运粮食回来,大丈夫还能被五斗米给难住不成。尸人们只会在晚上行动,至少白天外面是畅通无阻的,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时间从外面运送粮食回来。如此一来,就能解除燃眉之急。”

    “可是这两个地方都已经被尸人占领了啊。”

    “糊涂啊,尸人们只对活人血肉敢兴趣,那些粮食你就是摆在他们面前,他们也不会去吃上一口。本王曾经不是去过一趟跌马县驿馆嘛,那里的马匹甚至都是活得好好的。”

    众人闻言都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除了李谈本人。这群人当中,只有李倓才对江州最为了解。

    “不行,这绝对不行。王爷,恕下官无法同意这个方法。”

    李谈站了起来,直接就否决了李乘昭这个提议,这让李乘昭略微有些头疼。这儒生的书生气又来了,挡也挡不住。

    要是以前在军中,那李乘昭从来都是一言九鼎

    “李大人,为什么不行?”

    “无论这两个地方的哪一个,只靠白天的那一点时间,绝对做不到一个来回,更遑论还要运送粮食。如果一旦到了晚上押送粮食的队伍还没有回到大邑城,那无异于是羊入虎口。王爷,下官实在是无法答应这样把部下们的性命当儿戏。”

    “李大人,你以为本王就是在当儿戏吗?眼下粮仓被烧毁,朝廷的支援迟迟未到。除非你能凭空变出粮食来,不然你还能有更好的办法?”

    “下官以为,我们可以以情况紧急的特殊情况进行强制征收,不必征得同意,统一作为公粮充库,然后由官府进行定时定量的发配。事后再对这些人进行适当的补偿即可。”

    “李大人,扪心自问,你清楚这些人的家底吗?即使是进行强制征收,你有把握能从这些人身上搜刮出多少来?能有一千石吗?”

    面对李乘昭的质问,李倓沉默了。对于大邑城里的这些商人,一个个是什么品性他是再清楚不过的了,李乘昭的话不是没有道理。

    “在我们南唐军中,有句话叫做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可王爷——下官觉得这还是太冒险了。很有可能粮食未运回来,反而搭进去更多的人。经过下官这几夜的观察,尸人的数量越来越多,如果一旦超过某个程度,很有可能瘟疫就一发不可收拾,完全无法控制了。”

    “李大人,难道你还认为现在的局面已经算是控制了吗?”

    “至少大邑城还在,江州就还在。”

    这一次李倓面对李乘昭异常的坚决,没有被李乘昭的气势所震慑到,坚持自己的意见。

    “那现在没有了粮食,你觉得大邑城还能撑多久?”

    “最多不过三天。”

    “那你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李倓哑口无言……

    “本王曾经在军营之中听闻过一句话,狭路相逢勇者胜,越是生死存亡之际,越要拿出破釜沉舟的气魄,不然你凭什么反败为胜?”

    李倓被李乘昭逼得连连后退了步,心理的最后一丝防线也彻底崩溃了。

    如同人命一般,李倓垂下了自己的头颅:“一切听从王爷的安排。”

    随后李乘昭找李倓要来一份江州详细的行政部署地图,从距离上看,珲城距离大邑城相比稻山粮仓的确是要近上一点,虽然也近不了多少,但好歹是少了一时辰的路程。

    如今的白天那几个时辰对于李乘昭他们来说,那是争分夺秒的存在,就算是一个时辰对他们来说也太关键了。

    看了地图之后,李乘昭心中已经有了大概的计划。

    “李大人,本王需要三百名身强体壮,尤其是速度快的精锐士兵,六十辆运粮中级马车,每辆运粮马车必须配备能够日行百里的上等良马。这三百名士兵全部都要统一配备最好的银质轻装铠甲。李大人,这些条件你能满足本王吗?”

    李倓思虑片刻之后,摇了摇头说道:“其他的都没什么问题,只是给这三百名精锐士兵统一配备银质轻装铠甲,这实在是有些为难。”

    “为难?不是吧李大人,三百套银质轻装铠甲你都拿不出来,本王还没有狮子大开口呢,大邑城好歹也算是南唐西南大城。”

    李倓被话说的面子有些挂不住:“实不相瞒王爷,整个江州在南唐的战略当中,也不是什么战略要地。除了当年进军吴越的那一次作为后方供给,这么多年来江州本土从未发生过大规模的战争,所以军备力量非常的不足。”

    “本王要这三百套银质轻装铠甲的目的也是为了保护大家,万一要是遇上了尸人,可以一定程度上的防止被尸人咬到,能大大增加我们对抗尸人的胜率。”

    “下官自然是明白王爷的苦心,可大邑城之中的的确确连一套银质铠甲都没有。”

    李乘昭一度无语,这江州是要啥啥没有,啥啥啥都缺。

    “这个我可以来想办法。”

    花间雪此时站了出来。

    没人能想到在这种局面下,站出来的是花间雪一个医女。

    “雪姑娘你能想什么办法?”

    “我早些年曾在神机门学过一些简单的机关术。我虽然造不出铠甲来,但制造一些保护关键部位的小机关还是可以的。”

    花间雪之前两度展示过她的机关术,的确是出自吴越神机门。只不过令人很好奇的是,花间雪明明出身医家,却习得一身机关术,并且还有神机门内门精英弟子才会有的神机箱。

    她的过往经历,当真是一个谜。

    不过,眼下也顾不了许多了,能有办法解决这些难题的就是好办法。

    “好,这事就拜托雪姑娘了,一定要快,我们只有今天一晚上的时间。”

    李倓也跟着说道:“我也会派人竭尽一切协助雪姑娘。”

    ……

    计划商量好之后,就开始着手行动了。

    花间雪去军备处寻找制造机关所需要的材料和帮手,而李乘昭跟着李倓前往军营亲自挑选精锐士兵。

    最后李乘昭挑选了三百名身强体壮的士兵,并把他们全部都请到了王府做客。

    这些士兵们这辈子都没想过自己有一天能够来到一位亲王的府上作客,这可是莫大的福分。

    只是,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将要去做的究竟是什么事情。

    如同之前宴请各位富商一样,李乘昭在王府里大摆筵席,并且直接包下整个百香楼的厨子和伙子,等于是把整个百香楼移到了王府内,规模更甚以往。

    原本宽敞的院子里,此刻人满为患,几乎边边角角都摆上了桌子坐满了人。

    每位士兵戎装裹身,神态严谨。毕竟第一次来到王府作客,他们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自处。

    这些士兵平日里的那点俸禄,又是在江州这样基本没什么战事的地方,没有建功立业的机会,只怕一辈子也不会在百香楼里吃上一顿,毕竟这实在是太奢侈了!

    如今李乘昭出资,让大家放开了吃,敞开了喝,每个人都吃的满嘴油腻,却分外的开心。

    大家都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李倓站了起来:“大家都安静一下,今天找大家来呢,是有一项秘密任务需要你们执行。这项秘密任务关系重大,可以说大邑城数万百姓的存亡都寄托在这个任务上。任务的成功与否将直接关系到整个江州的未来。”

    “大人,究竟是什么任务?”

    “这个,就请咱们的平成王来为大家说明,他是此次任务的主要负责人。”

    在李倓的引荐下,李乘昭适宜地站起来。

    李乘昭却没有直接切入主题,而是高高举起了手,朝着城墙的方向指去:“你们听到了什么声音吗?”

    众人竖起耳朵听起来,此时刚刚进入傍晚时分,太阳落山,月亮还只露出了半个头。

    但城外那永不断绝的尸人嘶吼声已经响起,每晚必到,绝不迟到,也不会缺席。

    一开始,尸人的嘶吼还不会传入到王府这边来。可随着更多的城镇沦陷感染,城外聚集的尸人也原来越多。

    到如今,即使是身处王府都能听到城外尸人们的吼叫声。这声音宛如就在耳边一样,给人一种尸人也随时要破城而入的错觉。

    “尸人如今的数量没有人清楚,也没有人敢去想。大邑,是他们唯一想要攻破的目标。想必你们都知道了粮仓被烧的消息。你们都应该很清楚,粮仓被烧意味着什么。现在各处的存粮全部加起来也只够我们三天的用量。也就是说,三天之后,大邑城将面临无粮可吃的地步。就你们现在桌子上吃的这一顿,也是百香楼最后的粮食。今晚过后,百香楼就会关门停业,因为已经无食可供。”

    这些人都知道粮仓被烧毁的消息,却不知晓大邑城的情况已经严峻到如此地步。

    “那王爷为何还要找我们吃上一顿如此奢侈的晚宴?”

    “因为本王需要你们的帮忙,这项任务本王一个人完成不了。”

    “王爷不妨直说!”

    “任务很明确,利用白天尸人无法动弹的缺点,从珲城运送粮食过来,以此来解燃眉之急。”

    大家你看着我,我看看你,都在议论纷纷。所有人都觉得这个想法太过大胆,大胆到有些让人不敢去相信。

    自从瘟疫肆虐以来,所有人想的都是躲在大邑城这个安全的壁垒里面,至于外面变成什么样,没人去关心,也无暇去顾及。

    总之,那些尸人是躲都躲不及的家伙。大多数人宁愿龟缩在大邑城里不见天日,也不愿意去主动面对那些可怕的尸人。

    李乘昭也没有打断他们的讨论,耐心的与李倓一起等待着众人讨论结束。

    人群中有一位身材高大的将士站了起来,他长相就是那种地地道道厚实的人,身材魁梧的确很适合当兵。

    “王爷,小的叫王昭,小的有话要问。”

    “居然与本王一样名中都带有一个昭字。你有什么话就问吧。”

    “小的曾经也在珲城当过差,那里没有水路。如果是押送粮草的话,仅仅是白天那六个时辰,一个来回的话根本来不及。很有可能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天黑了。小的并非是怕死,小的只是不想大家去做那些无谓的牺牲。”

    王昭的这番话几乎算是说出了每个士兵的心声,他们都是士兵早已做好了为国捐躯的觉悟。但这种明知必死且没有任何结果的事,就要去想一想有没有这样做的价值了。

    在这乱世里,人命如草芥。可就算是一名无名小卒,也想死得其所。

    “说得好,本王自然知道这里面的危险性,所以本王也考虑了所有的可能。本王打算需要三百人的队伍,每一辆马车由五人进行押送,马匹马车都是最好的配置,全部轻装前行,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保证每一辆马车的推进速度。另外就是,本王会为你们每人都发配保户关键部位的铠甲,以防止真的遇上尸人之后我们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

    “可就算如此,时间上还是太过仓促了,我们无法保证在天黑之前能够回到大邑城。如今有那么多的尸人都在外面游荡,我们这区区五百人又能支撑多久。”

    李乘昭笑了笑说道:“没错,无论走哪条路都不可能会在天黑之前回到大邑城,所以我们就要改变路线。”

    “敢问王爷预计的是哪条路线?”

    “去往的路线以大邑城,四荒坡,珲城三点为一线,全城走官道,由于是空马车,速度极快,大约两个时辰就能到达。”

    “可返回来的话,只怕要三个多时辰,现在快进入到冬季,天黑的非常快,还是来不及。”

    “谁说要远路返回了?返回的时候走四荒坡,然后走香炉山。”

    众将士一听,纷纷大吃一惊。香炉山那可是高耸入云的大山,道路弯折崎岖。仅仅是人行走都异常艰难,更遑论带着装满粮食的马车。

    并且香炉山有著名的鬼渡栈道,那是江州出了名的危险之地。还是早些年一些茶商为了方便饶捷径采茶,联合修筑的简陋栈道。

    随着官道的逐渐挖掘开发,茶商们宁愿多绕一点路去走宽敞平坦的官道,也不愿去走这鬼渡栈道。

    渐渐的,鬼渡栈道就逐渐荒凉废弃,变得人烟罕见。

    就连当地人都不清楚鬼渡栈道究竟变成什么样。

    “本王已经咨询过,如果走香炉山,然后通过鬼渡栈道下山的话,那么可以提升近一半的速度,大大减缓时间。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可以在天黑之前顺利回到大邑城。”

    李乘昭说完之后,底下却是一片沉默。没有人兴奋到吆喝,也没有人沉默到泼冷水。

    总之,就是一片死寂的沉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