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三十三章 强盗拦路
    一上了官道之后,全员就开始加速急行军。

    以五人一辆马车为一个小组。一人牵马在前带路,其余四人在后推着马车前行。

    加上官道平坦宽敞,连日来的晴朗天气没有让道路变得泥泞,一路上又没什么阻碍,三百人的行军速度快得飞起。

    比起当初李乘昭带着一众老弱妇孺的百姓,速度不知道快了几倍。

    不到半日的功夫,李乘昭他们就已经顺利达到了珲城,比预计的还要快了半个时辰。

    不出意外,珲城一片死寂。街道上空无一人,甚至连牲畜都没有一头,整个城镇都死气沉沉的。

    空气里充满着一股腥臭而浓郁的血腥味。

    都浊指了指每家每户的屋檐下:“王爷,你看!”

    在屋檐下,阴影的角落之中,堆满了尸人。他们如货物一般横七竖八挤压在一起,死气沉沉跟尸体没什么两样。此情此景,很难把他们与夜晚恐怖的嗜血怪物联系到一起。

    有的尸人断了手丢了脚,甚至整个胸膛都破开了,内脏一眼便能看见。

    他们当中的不少人都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直面尸人,之前都是隔着高高在上的城墙,有天然的距离感与安全感。如今见到这些尸人,不免内心受到一阵震颤。

    都浊适时地提醒道:“大家放心,白天这些尸人和尸体没什么两样,完全不会动弹,更不会攻击我们。”

    李乘昭接着说道:“抓紧时间进粮仓,然后装载在马车上,我们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谁都不许耽搁。若有怠慢偷懒者,军法处置。”

    时间紧迫,所有人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直接涌进粮仓之中就开始搬运粮食。

    珲城为大邑城的两大粮仓之一,库存量原本应该十分充足。可当李乘昭他们来到这里才恍然发现,大部分的仓库都已经空了。

    看着仓库里地上潮湿的米粒,很明显就在不久之前这里还是堆满了粮食,只是眼下都已经变空了。

    好在李乘昭他们带来的人也不多,瘦死的骆驼也比马大。虽然不知道大部分的粮食都去哪里了,但装满这六十辆马车的份是绰绰有余了。

    原本李乘昭是打算每辆马车运送十五石,可十五石的数量实在太重,即使是如此精良的三驾并驱的马车也拖不动。

    没办法之下,李乘昭只好把每辆马车的承载重量降低到十石,这才勉强能够让马匹奔跑起来,这还得辅助人力的推动。

    六十辆马车全部装载完毕,每一辆马车都堆起小山一样的粮包,结结实实的。

    一共六百石粮食,虽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大邑城的问题,但却能解燃眉之急。

    况且这一次若是能够成功的话,那么以后完全可以同样的路子再来一遍,只要等到朝廷的救援就可以了。

    没有过多的耽搁,也没有片刻的停留。全部装载完毕之后,李乘昭便下令速速开启返程。

    可当众人还刚刚从珲城里走出来,却发现此时也有一大队人马正朝着珲城走来,数量也有数百人之众。

    两方人马刚好正面撞在了一起。

    来的这伙人马,从打扮上看,很明显就是地地道道的强盗马贼。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五花八门的武器,面非善色,正打量着李乘昭他们。

    在他们队伍的后面,也牵着不少的马车以及牛拉车,不过都是空的。

    强盗之中走出一个人,扎着一揪小辫子,脸上涂抹着奇怪的花纹,肩上扛着一把九孔连环大刀,似乎就是这群强盗的首领。

    王昭之前在珲城当过差,他是认识这些人的。

    “王爷,这些人是珲城附近孤鹰山上的强盗马贼团伙孤鹰寨。此人就是他们的寨主呼延啸。”

    珲城周围的村寨早已沦陷了,可是这群强盗居然还安然无恙,躲过一劫,想来定是那孤鹰山易守难攻的原因。

    他们在此时出现,分明就是来者不善。

    王昭说道:“我们当差的押送一些粮食理所应当。倒是你们这些孤鹰寨的草莽,我们不去找你们的麻烦,你们反倒自己送上门了。”

    那呼延啸冷颜一笑,根本没把王昭放在眼里:“现在的江州都乱成什么样了,遍地都是这些怪物,活人还有几个?你们连自己都照顾不暇了还有空管我们?你们这些官府不也是因为没粮吃了才冒这么大风险来这里押送粮食吗。天地不仁,鸡狗当道,我们孤鹰寨也要存活,我们自然也需要粮食。只是没想到的是,我们居然想到一块去了。”

    这呼延啸无论是语气还是态度异常的嚣张,完全没有贼遇上官的的害怕。想来是在珲城一带称王称霸久了,当地的官府也无力镇压才养出来的傲气。

    “看你们的架势,在加上粮仓里的粮食莫名少了不少,你们这段时间都是靠着偷运珲城粮仓的粮食度过的吧!”

    呼延啸完全没有掩饰的意思,摊手道:“没错,怎么,只许你们州官放火,不许我们百姓点灯?”

    “你们算是百姓?不过一群趁火打劫落井下石的强盗。”

    “甭管你们怎么说,今天把粮食留下,我就放你们走。”

    李乘昭听到这话不禁笑了出来,这年头强盗马贼都已经猖狂到明目张胆地打劫官兵了。

    “大胆,你难道不知道抢劫官粮在南唐是什么罪名吗?”

    有一个士兵看不下去这些强盗马匪的嚣张气焰,站了出来,怒斥道。

    呼延啸把他的九孔连环大刀插到地上,不屑道:“老子当然知道,可老子怕过吗?弟兄们,你们怕过吗?”

    “哈哈哈,有什么可怕的,都是面团揉的罢了。”

    “江州的官府要是能让我们害怕的话,我们孤鹰寨也不会存在时至今日了。”

    ……

    这些强盗言谈甚欢,丝毫没有把他们这些官兵放在眼里,可谓是嚣张至极。

    他们如此的藐视律法让李乘昭胸腔之中升起

    李乘昭走上前去,与呼延啸对峙而立。

    呼延啸的个头比李乘昭害要高了半个脑袋,但气势上李乘昭却不输一分。

    “小子,你是谁?”

    呼延啸也感觉到眼前这个男人不简单,既未着官服也未穿铠甲,但这些官兵显然都是以他唯首是瞻。

    在江州当了这么多年的强盗,占山为王却一直没有事情。一方面是因为孤鹰寨的实力强大,另一方则是自己八面玲珑的作风。

    江州地界上有头有脸的人物他都认识,可眼前这个人他却完全看不穿。

    “你刚刚说,你不怕南唐的律法?”

    “是又怎样!”

    呼延啸没道理被一个不认识的家伙给唬住,更不能在自己的兄弟们面前折了面子。

    “南唐律法,自高祖建立以来,上至君王将相,下至黎民百姓,任何人都得遵守,无人可以例外。就凭你刚刚的话,就已经犯了藐视律法的大逆不道之罪。”

    “哟呵,居然跟老子打官腔。小子,告诉你,就算是江州的节度使李倓都不能把老子怎么样。眼下时间紧迫,老子也不想和你多废话,赶紧把粮食交出来,我就放你们走。”

    “想要粮食?尽管过来拿。”

    “很好,最近遇到的都是那些尸体一样的怪物,难得见着活人,正好用你们来活动活动筋骨。弟兄们,一个不留,全部砍掉。”

    呼延啸俨然已经下达了诛杀的命令,毕竟就算让李乘昭他们活着,等到尸人的问题过去之后,官府只会找他们的麻烦。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结果了这些人,然后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那些尸人的头上,也没有人想到是他们孤鹰寨做的。

    这些强盗们一拥而上,后面的官兵们瞬间围成阵型护在李乘昭的身前。

    双方人马甫一交战,战况便是激烈无比。一边是凶猛好斗的强盗,一边是李乘昭亲自挑选的精兵,双方人数上又相差无几,短时间内倒是难以分出胜负。

    呼延啸也没想到这一支官兵居然比自己之前遇到的都要厉害不少,居然与自己的小弟们能够支撑这么久不落败,并非是中看不中用的草包。

    “真是废物,半天都解决了,再耽搁天都要黑了!”

    呼延啸举起自己的大刀,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冲进了人群。

    呼延啸的大刀在人群之中穿梭,这个家伙还是有些底子的,不然也不会成为孤鹰寨的大寨主。

    眨眼间的功夫,已经有好几个人栽在了他的手上。

    李乘昭可不想在这里耽搁时间,本想自己上去,却没想到被都浊给抢先了一步。

    李乘昭倒真想看看都浊的真正实力,毕竟这个从吴越来的神秘人,直到现在他的身上都还有太多的谜团。

    都浊的武功路数李乘昭之前完全没有见过,步伐鬼魅,使的是一对擀面杖一般的黑色武器。

    呼延啸的招式全都是大开大合,可遇上了都浊,他的每一次进攻都像是打在了一团棉花之上,绵软无力,毫无反馈。

    “小子,你就只会躲躲藏藏的吗?有本事和你呼延大爷正面一战。”

    都浊根本就不理会呼延啸的挑衅,只见他长袖一挥,瞬间从他的袖子间飞出好几只只比蚂蚁大不了多少小虫子。

    呼延啸挥舞着自己的大刀,把这些小虫子全部挡了下来。

    呼延啸冷笑一声,满不在意道:“哼,就只会耍这些小手段吗?”

    都浊却是嘴里哼着奇怪的曲调,饶是经常流连各大青楼酒楼的李乘昭,也从未听过如此诡异的曲调,只是远远听着就让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那些贴在刀面上的虫子突然浑身冒着奇异的蓝光,随后身上散发着白色的烟雾。九孔连环大刀的刀面上也发出斯斯的声音。

    接下来,更加诡异的一幕发生了。硕大的九孔连环大刀居然开始融化了。

    呼延啸为了自保,不得已丢弃了自己手中的刀柄,然后大刀落到地上,没过多久就融化成了一团绿色的水。

    强盗们纷纷惊叹,这是什么妖术。

    至于呼延啸,他则是庆幸自己幸好是用刀挡下了这些虫子,不然化成水的可就成了自己了。

    至此,他再也不敢小看这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都浊。

    “你这使的是什么邪术,差点上了你的当。”

    都浊双手结着奇怪的法印,冷冷看着呼延啸:“你以为你躲过一劫了吗?”

    “什么?”

    呼延啸刚说完这一句话,他就觉得不对劲。浑身上下突然莫名奇痒无比,就像是有无数只蚊虫在同时叮咬着自己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

    呼延啸用自己的手指抠刮着身体,可仍旧无法减缓这种奇痒的痛苦。

    呼延啸抓破了自己的衣裳,抓破了自己的皮肤,鲜血从血管渗透到皮肤表面。

    “痒——痒——痒啊……”

    呼延啸已经被自己抓得面目全非了,手臂之上甚至已经可以隐约见到森森白骨。

    周围无论是官兵还是强盗们,见到如此场景都是触目惊心。

    到最后,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呼延啸活生生地被自己给挠死了。以至于他最后死去,浑身都裹在自己的鲜血之中,成为一具血尸,不能辨认。

    大寨主都死了,孤鹰寨的强盗们自然也就无心恋战,心生退意,顷刻间就撤去了,那些用来运送粮草的马车也就搁置在了这里。

    若是平日,李乘昭断然会下令追上去,杀个片甲不留。可眼下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实在是不划算,最要紧的还是要在天黑之前把粮食运回大邑城。

    依照计划,返程的路就不走官道,先走四荒坡,然后拐走香炉山。

    香炉山虽然都是山路,并未官道那般平坦,但却有一个非常的大的优势。那便是一路都是下山路,并且相比官道近了一大截的路程,下了香炉山只需要穿过一片树林子就能回到大邑城了。

    李乘昭抬头看了看天空中阴冷的太阳,刚刚还晴朗的天空此刻有些乌云密布了,似乎是在酝酿着一场雨。

    李乘昭知道,若是一旦下雨,无论是官道还是山路,马车就都别想过了,今天更别想在天黑之前回到大邑城了。

    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然不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