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三十五章 人心肚皮
    在李乘昭的掩护下,王昭带着人迅速从几辆马车上抗下粮包,然后堆在李乘昭的身后,垒起接近两人高的高台,与尸人之间阻隔开来。

    生死的关头,没有任何一个人拖拉,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分配着各自的任务,彼此间默契的就好像是多年并肩作战的战友。

    此时,鬼渡栈道的狭窄反倒是帮了他们,不需要太多的粮包就挡住了整个栈道。

    “王爷,快过来呀。”

    此时的李乘昭因为要给他们拖延时间,被阻隔在了粮包的另一头,已经被尸人给包围了。好在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遇见了,李乘昭也算是比较有经验了。受点伤什么的都无所谓,只要不被这些家伙的牙齿咬到,就不会被感染。

    有了花间雪亲自打造的护甲,李乘昭多多少少也算是增加了一点信心。

    李乘昭向着身后逐渐退去,可这些尸人哪能轻易放过他,即使是把同伴挤下栈道也要一股脑地全部涌上来,只为吃到李乘昭的血肉。

    如此一来,李乘昭反而被逼到了栈道的边缘。

    前面是人山人海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凶猛尸人,身后则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峭壁,粮包那边的人也给不到任何的支援与帮助。

    对于别人来说,这已经是绝境了。

    突然间,侧面一个高大的尸人猛扑了过来。李乘昭往后一仰,尸人顺势掉了下去。

    可如此一来自己也失去了重心,整个人掉出了栈道。

    后面观看的众人吓了一大跳,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要是掉下去,绝对是粉身碎骨,死无全尸的下场。

    在生与死的一瞬间,李乘昭急中生智用剑插进了峭壁之中,这才让自己停止了下坠的趋势,停留在了半山腰。

    李乘昭看着自己手里握紧的剑:“伙计,你又救我一条命,欠你的。”

    可就算如此,那些尸人仍旧不打算放过他,直接一股脑地跳下栈道。不过,他们可就不会用剑插进峭壁让自己停留在悬崖上,纷纷掉了下去。

    真的不清楚峭壁下方的那片林子里已经躺了多少具碎烂的尸体了。

    李乘昭用力呼吸一口气,以剑为支撑点用力往上一跃,顺势用左手抓住栈道的边沿,然后空中一个向上翻转,顺利回到栈道之上。

    这一连套动作看起来闲庭信步,一气呵成。实则没有十几年的练武底子,根本就做不到。

    不过与此同时,那些尸人又围了过来。

    李乘昭不再恋战,直接向后一跃,以轻功之术踩着粮包就跳了过来,这才回到人群之中。

    “顶住尸人的冲击。”

    士兵们一窝蜂顶上去,而隔着粮包们的尸人也冲了过来。

    虽然借着山势以上克下的地理优势,但奈何尸人的数量实在太多,双方力量对比悬殊,士兵们根本就抵挡不住。

    粮包堆起来的壁垒,反而有向他们这边倒的趋势。壁垒要是一倒,他们就真的无险可依了。

    李乘昭急中生智:“用马车,把马车都推过来顶住。”

    生死关头,王昭不敢懈怠,急忙带着人推着马车走过来,一连五辆满载马车环环相扣,这才挡住了尸人的攻势。

    尸人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没有智力,自然也就没有协力合作一说,这才给了活人们片刻喘息的机会。

    不然这小小的壁垒,根本就挡不住他们。

    李乘昭仍旧是有些不放心,还派人了人随时盯守着,一旦有尸人越过来,直接斩杀。

    如此一来,众人才得到可以休息的时间。

    李乘昭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任由雨水倾打在自己的身上。他的衣服早已被雨水汗水,甚至还有血水沾染湿透,已经不在乎了。或者说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管这些了,谁也不知道尸人什么时候冲过壁垒,此刻能休息一刻是一刻。

    王昭也是累得够呛,在李乘昭旁边蹲了下来,大口穿着粗气:“王爷,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李乘昭摇了摇头,一副瘫软的模样:“今晚是回不去大邑城了,我们今天得在这里过上一夜才行,等到了天亮等尸人退去再回去。”

    “可到了晚上大邑城等不到我们回去,一定会以为我们都已经遇难了,很有可能会引发动乱。”

    “那你难不成还能飞回去?”

    王昭不再言语,事实上面对这样的局面,他们还活着本身就已经是一件非常庆幸的事了,对于别的,那都是奢求。

    “目前为止,我们只能相信李倓他们能够处理任何的动荡局面了。”

    李乘昭让王昭亲自带着人看守着尸人,一有情况立即示警,其他人则原地休息。

    雨还是没有停,在这陡峭狭窄的鬼渡栈道上连一处躲雨的地方都寻不见。众人只好就地而坐,任由这冰冷的雨水洒落在身上。

    随着夜幕加深,寒露更重,又因为下着雨,无法点火,有的士兵互相贴着身体,靠着彼此的体温来取暖。

    整个香炉山似乎都宁静了,唯有那些尸人张牙舞爪的嘶吼声在山间回荡,不过也淹没在山雨之中。

    哪怕大家都已经疲惫如海涌,在这样的环境下也无法安心睡眠,何况还有随时都在虎视眈眈的庞大尸人。

    那些张牙舞爪的尸人,如同梦魇一般萦绕在心头,即使大家努力不去看不去想,也没办法。

    这一个夜晚,注定异常的漫长。

    大邑城之中

    眼看着戌时已过,李倓站在城墙上,望眼欲穿仍旧是不见有人马归来,反而如约而至的是那些铺天盖地的尸人。

    即使是这场异常寒冷的秋雨也未能阻止他们前进的步伐。就算此刻李乘昭他们回来,也没有机会给他们开城门了。

    江州节度使李倓此刻也是心急如焚:“王爷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啊?”

    方大志也是着急不已:“大人,眼下已经过了戌时三刻了。”

    郭兆望着下方密密麻麻一大片的尸人,皱着眉头道:“大人,此刻尸人都来了,就算王爷他们回来也无法突破这么多的尸人。下官有个不敢想的念想,会不会王王爷他们已经……”

    郭兆虽然没有把话说完,但每个人的心里都知道,运粮小队只怕是凶多吉少了,甚至很有可能此时他们已经变成尸人就混迹在下方的尸人队伍之中。

    毕竟,如果能够回来,他们早就已经回来了,就算是现在还活着,在没有任何依靠的野外,他们也撑不了多久,变成尸人那也是早晚的事。

    李倓隐忍不发,不愿意去相信却又不得不相信这个看起来就是既定的事实。

    “难道真的是天要亡我大邑城数万百姓吗?”

    李倓仰天长叹,话语之中充满了绝望的气息。

    “我相信王爷还活着。”

    一直都沉默不语的严东集此时站了出来,一句话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严东集忽然明白了,当初李乘昭要他留下来的目的,为的就是在此刻发挥作用。

    “严大侠,虽然本官也希望王爷他们还活着,可目前来看,王爷他们生还的几率几乎是不可能的。眼下城内无存粮,身为主心骨的王爷又出事了。面对如此困境,本官——本官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王爷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死了,那么多的困难磨难他都挺了过来,这些尸人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李大人,不要先自乱了阵脚。”

    “我赞同严大侠的话。”

    花间雪也站了出来,她凭借着精湛的医术,以及不收取一文听诊费的名声在大邑城里打开了名望,一时之间很受尊敬。

    “李大人,想想我们之前这一路上遇到的困难,哪一次不是惊险万分,哪一次不是在生与死的边缘,可是王爷都带领我们化险为夷了。我相信王爷他只是此刻暂时不能回到大邑城,他一定带着运粮小队躲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等待着天亮。我们所能做的,就是相信并且耐心等待。”

    花间雪的话让李倓已经近乎于绝望的内心又燃起了那么一丝希望。

    已经到了如此困境,明知希望渺茫,他也宁愿去相信李乘昭他们还活着,毕竟那是大邑城数万百姓唯一的希望了。

    “那我们就等待到天亮的时候看看吧,希望会有奇迹发生。”

    夜已经很深了,城外的尸人们依旧孜孜不倦地进攻着城墙。这冰冷的雨水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他们不知疲倦不知疼痛,想做的只有一件事——吃掉大邑城里数万鲜活的生命,把他们化为自己的同类。

    由于李乘昭至今都没有回来,李倓有些担心,所以今晚没有回府上休息,亲自在城墙上看守着。若是到了天亮,也能第一时间看到运粮小队。

    李倓有些颓然地坐在望亭之中,望着在风中摇曳的烛火怔怔出神。

    对于江州的未来,这位江州节度使此刻陷入了从未有过的迷茫之中。

    尸人越来越多,活人却是越来越少。粮食也是弹尽粮绝的状态,朝廷的支援迟迟未到,他甚至都不知道朝廷如今是否已经知道了江州的情况。

    如此内忧外患的局面,让李倓倍感压力,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郭兆突然拿着一床棉被走了进来:“大人,下着秋雨,您又穿着单薄,可别着凉。如今,若是您再出了事,那大邑城这数万百姓可就真的没指望了。”

    这段时间以来,郭兆就像是下人一样辅佐在自己的左右,帮自己处理了不少的事情。李倓渐渐的都已经忘记了他当初和周昆一起所做的那些事。

    李倓望着郭兆:“你就真的确定王爷他们已经遭遇不测了吗?”

    郭兆给李倓披上被子之后,也在他身旁坐了下来,语重心长地说道:“大人,其实你我心里都清楚,就算是王爷,他也不可能在那样的环境里存活下来。荒郊野外的根本无险可依,何况他们只有区区三百轻兵,还带着运粮的马车。可尸人却有数万之众,那些尸人的厉害大人您不是最清楚了吗。”

    李倓并没有反驳郭兆的话,在他的内心深处也许同样是这样认为的,只是不愿意去相信罢了。

    “而且依照眼下的情况,无论王爷明日是否能够活着回来,我们都要做后手准备了。”

    李倓听得满脸疑惑:“后手准备?你是指什么?”

    郭兆小心地左右看了看,确认望亭之中只有他们两个人,然后附到李倓的耳边轻轻说道:“大人,您别忘记了,咱们大邑城可是毗邻琉璃江的,有渡口有船只,为何要死死守在这里?”

    “你的意思是放弃大邑城?”

    郭兆疯狂点头:“正所谓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重要的是人,不是城池。咱们沿着琉璃江一路东下,我们可以到随州,那里粮食充足,兵力充沛,绝对可以抵御尸人,这不就是一条摆在我们面前的生路吗?大人何苦纠结于此?”

    “不行,绝对不行。”

    李倓还未等郭兆把话说完就非常果断而坚定地拒绝了郭兆的提议。

    “本官身为江州节度使,一方父母官。怎能丢弃江州独自逃命去。先不说是否对得起陛下的器重和大邑百姓的信任。若真是这么做了,往后江州的百姓是要世世代代戳我的脊梁骨的。这样的事,本官做不了,也不能做。”

    “可是大人,眼下城内没有粮食,尸人却越来越多,我们留在这里也是无济于事啊。当初大人在雍城的时候,遇此同样的局面,大人不是已经做过一次同样的抉择了吗?”

    “正是因为已经做出一次错误的决定,本官就不能再犯了。你不用再多说了,当初本官曾在所有百姓面前立过誓,与大邑城人在城在,城亡人亡,绝不背弃。更何况,若是整个江州都沦陷了,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又有什么用。如果要战胜尸人,那只能是在江州。郭兆,相信本官,做那样的决定,你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

    “可是大人——”

    “而且本官越发的相信,王爷他们还活着。”

    郭兆本欲还说些什么,但看李倓的态度,知道自己再说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反而会惹人嫌疑,只能作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浮游岛主的成长史〕〔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影后归来:霍少,〕〔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佛系古玩人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