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三十八章 封锁江州
    ……

    很快,沐妃施如烟以代政皇贵妃之名在承天殿召开了文武百官会晤,关于江州瘟疫一事的紧急议会,太子李乘湘也被邀请在了其中。

    这也是李乘湘继之前的卫廷司之事后,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出现。

    自陈蕤以结党谋逆的罪名被处以五马分尸之刑后,李乘湘便再未公开露过面,据说一直在东宫之中照顾伤心的太子妃陈清韵。

    冷清许久不开早朝的承天殿,也因此再一次热闹了起来。

    此时沐妃还未到,早朝也未正式开始。按照常理来说,正是文武百官之间寒暄的时候。不过,朝廷之中的官员们有文武之别,亦有上下之分。

    正三品以下的官员大多站在一起,正三品以上的则又是一圈,忝居内阁之人又自成一派。

    上层圈子的人是绝对不会主动去与下层圈子的人主动打招呼,而下层圈子的人除了打招呼也不敢太多的去打扰上层圈子的人。

    这是约定成俗的规矩,每个人默默遵守在规则之中。

    只不过唯有两人尤其受到欢迎,无论哪个圈层的人都热情前来打招呼,便是宸王李乘珏与内阁首辅施芳泽。

    几乎每一位来到承天殿的大臣都要率先与他二人打招呼,似乎是必行之礼。

    反倒是身为东宫太子的李乘湘这边冷冷清清,除了寥寥几人,鲜有人前来行礼。

    这些官员心里也门清,一个不得势的太子那就是一无是处,而一位得势又得宠的亲王,才是最佳之选。

    势利驱导,庙堂与江湖从来都是一致的。

    李乘珏突然走到李乘湘的面前,笑着说道:“大哥,你可知今日为何母妃召见我们前来?”

    李乘湘看着他,脸上写满了胜利者的神情,对于自己则是不屑一顾。

    李乘湘从小便是高傲无礼,目空一切,不然李乘昭也不会与他有那么多的争执。

    “本宫不清楚,但如此大动干戈,想必不是什么小事。四弟可知道?”

    李乘珏倒也没有隐瞒的意思,直接说道:“据说是因为江州那边出现了瘟疫。”

    听到江州这个字眼,李乘湘的眼神明显一亮,他很久之前派去给里李乘昭送信的人至今未归,而迄今为止李乘昭也没有给他任何的回信,他已经猜到是江州那边出了什么变故。

    “江州出现什么瘟疫?”

    “根据江州节度使李倓发来的加急信报,在江州出现了一种来自吴越的死灵蛊虫。这种蛊虫可以让死人复生,成为贪食活人血肉的行尸走肉,并能彼此间传染。如今,江州之中大半已经沦陷,只剩下以大邑城为首的几个地方还在勉力坚守。”

    “死人复生?行尸走肉?世间当真有这样的事情?”

    “我也没有亲眼所见,若是这个李倓没有说谎的话,只怕是真的。”

    李乘湘听到这些话的第一个瞬间想,想起的便是李乘昭,因为李乘昭就是在江州。难怪自己至今也没有收到李乘昭的回信,也不知道他现如今是否安好。

    若是李乘昭再出什么事,自己这个东宫太子可就真的是孤家寡人了。

    “沐妃到——”

    內侍的一声话,让整个承天殿顿时安静了下来。

    随后沐妃施如烟在一众宫人和宫女的簇拥下,身着凤冠华服款款走入承天殿。

    沐妃在龙座旁的侧椅上坐下,拉上垂帘,俨然已经是垂帘听政的模样。

    “陛下因为身染寒疾,卧病在床不能主政。但眼下事态紧急,已经至刻不容缓的地步。遂令本宫暂时代为主政,待陛下病痊愈之后,自会重新主理朝政。本宫承蒙陛下信任,忝位于承天殿垂帘听政。还望诸位文武百官,同心同德,共同帮助南唐度过此劫难。”

    殿中大臣异口同声道:“我等必定尽心尽力辅佐贵妃娘娘。”

    李乘湘关心江州那边的情况,主动问道:“敢问沐妃娘娘,江州究竟出了什么事?”

    “太子殿下莫急,此事就由首辅大人来进行说明吧!”

    施芳泽站了出来,先向大殿之上的沐妃行礼,随后转身面对着文武百官。

    “户部昨日收到江州节度使李倓向京城发来加急信报,信报上所说,如今的江州已经被一种名为死灵蛊虫的瘟疫所侵占。这种蛊虫能够让死人复生成行尸走肉,不死不灭不知疲惫。凡是被他们咬过之后必死,死后就会变成与他们一样的怪物,这种怪物暂且被称之为尸人。如今江州,只有以大邑城为首的少数几个城镇勉强存活了下来,但尸人的数量却是有增无减,还在逐步扩大……”

    施芳泽的话还没有说完,承天殿里便掀起了轩然大波。无论文官还是武将对于如此诡异的事情平生都是头一次听说。

    但见施芳泽如此严肃地在这个场合说出来,显然不是在开玩笑。

    “不死不灭不知疲倦的怪物,这到底是什么啊?”

    “关键是被咬了之后还会变得和他们一样,我光是想想就背脊发凉。”

    “只能派遣军队进行清剿了。”

    “这——这就算是派出军队也镇压不了吧。”

    ……

    施芳泽没有继续说下去,似乎是故意在给这些人时间去消化尸人这种新奇事物。

    “那我们此时不是应该要派兵前往江州镇压这些尸人和瘟疫吗?”

    李乘湘第一个站出来说话,提出了自己意见,也顺便让吵闹的承天殿重归于宁静。

    不少的官员们纷纷表示赞同,不能再任由瘟疫扩散了,才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整个江州都快沦陷了。如此快的传播速度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若是不及时镇压,只怕用不了多久整个南唐都会遭殃了。

    “对呀,得赶快派兵镇压,不然到时候可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我同意太子殿下的提议,在疫情进一步扩大之前,眼下只能立刻组织军队前往江州进行清剿。”

    一时之间支持李乘湘的大臣居然不在少数。这倒是令李乘湘自己都有些意外的局面。

    “本王不同意……”

    李乘珏从人群之中站了出来,他正面迎接着李乘湘的目光,神态倨傲,毫不示弱。

    “如今疫情已经如此严重,四弟为何不同意?”

    “本王有两点理由。其一,我们目前所知的关于江州的情况,俱是来自江州节度使李倓的信报。但从信报出发到到达京城,起码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的时间,现在的江州是何情况我们并不清楚,如果贸然派兵前往反而会让我们陷入被动之中。”

    “这其二嘛,则是如果我们在江州集结过多的兵力,那么势必会造成其他的地区的防御空懈。要知道,此刻的西楚仍旧是对我们虎视眈眈。据边关发来的消息,西楚的琼亲王已经率领十万天狼军在土龙堡练兵,我们不可不防备。”

    “难道就因为这些,所以我们就置江州十几万百姓性命于不顾?”

    “大哥,你身为东宫太子,难道不知道舍小顾大的道理吗?如今的江州只怕活着的人不过万人,就因为这么一点人,难不成还要牺牲更多的人甚至是我南唐的土地?”

    “四弟,你可知道你说的是什么糊涂话?数万百姓的命便不是命了?咱们南唐李家立国一直是以民为本,若是让父王今日听到你的这番话,他定会责罚于你。”

    “哼,大哥,你不用拿父王来压我。我说的话句句在理,你大可问问在场的文臣武将,看看他们是否同意我的看法?”

    施芳泽也走了过来,负手而立,淡淡道:“既然太子与宸王殿下有争执,那么——同意太子提议,向江州派兵镇压的人请举手!”

    情况立刻反转,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沉默了。

    只有寥寥几个人举起手,在人群之中看起来是那么的孤立无援。

    相比之前人人声援李乘湘的局面,此刻支持他的人实在是少了太多。

    李乘珏与施芳泽站在一起,本身就是一种无形的威慑,再加上此刻坐在大殿之上,垂帘之后的是沐妃施如烟吗,谁敢站在他们的对立面那就是和自己的仕途过意不去。

    李乘湘见到此局面,再一次感到心寒无比,朝中的这些大臣居然如此势利,忘记自己为官的职责,全然不顾事情本身的对错。

    李乘湘产生了一种从未有过的孤独感。

    他感觉自己独自一人面对着无数座高耸入云的大山,想要翻越征服这些大山无异于痴人说梦。

    如今的朝中,没有了李乘昭,没有了陈蕤,他就是孤独无助的一个人。

    这种无力感,他最近已经频繁感觉到了,只是这一次尤为的无助深刻。

    “若是放任不管,疫情一旦从江州之中扩散开来,你们以为京城就能幸免吗?到时候国内大乱,难道西楚就不会趁虚而入吗?攘外先安内,这才是根本之计。”

    “太子殿下未免太过多虑了。”

    说这话的却不是李乘珏,而是害得自己进了卫廷司,更是害死了自己恩师陈蕤的国监院院长傅明春。

    看到他,李乘湘心中就升腾起一股怒火,可这样的场景他只能努力压抑自己的愤怒。

    “江州也是我南唐州郡之一,设有常备士兵,也不是完全没有抵抗的能力,大邑城还未沦陷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依下官来看,只怕是那李倓治理不力,才会酿成今日的局面。到最后没办法了,想要借助朝廷的力量来替他擦屁股。太子殿下如此着急,只怕不仅仅是担心江州那十几万百姓吧?”

    李乘湘眯缝着眼盯着眼前的傅明春,冷冷道:“傅大人此言什么意思?”

    “九皇子平成王此刻也在江州。殿下如此着急,很难让人不怀疑是为了就平成王?”

    “简直就是一派胡言,九弟就算不是什么皇亲贵胄,他也是我南唐的子民,本宫所考虑的自然不是他一人,而是整个江州百姓。傅大人,你此言未免有故意抹黑本宫之言。”

    傅明春笑了笑,赶紧向李乘湘行礼:“哪里哪里,下官哪敢抹黑太子殿下,下官只不过是提出了一个合理的怀疑罢了。”

    “混账,傅明春,你莫不是以为本宫当真拿你没办法了?”

    李乘湘一贯以温文尔雅示人,还是第一次在众人面前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活剐了傅明春。

    “大哥,傅院长他只不过是一时失言罢了,我们还是以大局为重。”

    “九弟,难道真要放任如此疫情不管吗?”

    “当然不是,这瘟疫如此凶猛,自然是不能放任不管的,但也不能直接派军队前去镇压剿灭。李倓的信报上也说了,这些尸人不死不灭不知疲倦,并且被他们咬过之后必定会变成尸人,战斗力异常强横。若是我们贸然派兵前往,万一一个不小心别到时候尸人没有消灭掉,反而损失我们的兵力。”

    坐在垂帘之后的沐妃施如烟突然开口说道:“珏儿,你如此说,难道是已经有什么计策了吗?”

    李乘珏转头抱拳道:“启禀母妃,孩儿心中已有计策。”

    “哦?速速说来听听!”

    “既然是瘟疫,不管是多么奇怪的瘟疫,都有古法可效。自古以来对付瘟疫最管用的方法便是封锁瘟疫源头。”

    “珏儿,你的意思是……”

    “是的母妃,孩儿就是要封锁整个江州,与江州毗邻的靖州,随州,澜州以及各个关隘口全部封锁。不许接纳来自江州的人,当然也不许任何人进入到江州。在找出救治的办法之前,这是一条死令,违令者——斩。”

    “我不同意!”

    李乘湘仍旧是竭力反对:“这样做等于就是彻底放弃了江州百姓,让他们留在那里等死。就算没有尸人,粮食补给这些都是问题。贵妃娘娘,我们千万不能这么做,父王他也是不会同意的。”

    施方泽此时也走了出来,抚须缓缓道:“太子殿下,陛下既然让沐妃娘娘出来代政,那么此刻娘娘的决定就代表着陛下的决定。一切,全听从娘娘的安排。”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大殿之上,那垂帘之后的沐妃娘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