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南唐尸乱 第三十九章
    沈威在自己七十大寿寿宴的这一天去世了,这在整个南唐国来说是举国上下的大事。为此,南唐宣元帝李桢特意下旨,整个南陵城禁宵夜三天,并且所有南陵城百姓必须着素衣出门。大街之上不得随意大声喧哗,这三天之内更是不准任何人举办红庆喜事。

    这俨然已经是皇室成员的待遇,也由此可见沈威对于整个南唐举足轻重的作用。

    不仅如此,就连周边各国都纷纷遣派使臣前来慰问。但明眼人都知道,慰问是假,打探情况是真。毕竟短短数年时间之内,南唐的两座大山,镇国将和柱国侯接连死去,这实在是大大削弱了南唐的实力。

    在柱国侯府内,也是举行了了盛大的丧礼仪式。

    平日里热热闹闹的柱国侯府,一阵又一阵的哀乐钟鸣之声从府里传出。府里来往仆人皆着素衣,低头颔首快步走过。无一人大声喧哗,也无一人面带笑容。

    灵堂办在沈威生前居住的芙蕖院内,并且还请了华清寺的住持渡苦大师亲自颂念往生咒,安抚往生亡灵,超度轮回。

    一切规格,几乎都是非皇室成员能够达到的最高规格,也唯有沈威这样生前叱咤风云般的人物,死后才会有这样的待遇。

    头七守灵,沈家的直系亲属们都要身着孝服在灵堂前守灵,这是习俗,也是必要的表面功夫。

    不过,这守灵的站位也是有说法的。

    按照规矩,身为儿子和家主的沈构与其正房王若琳自然是站在为首的位置,其后站着的是沈构的妾侍方舞烟。

    依次往外,便是二孙沈君励,三孙沈君瑶。长孙沈君昭因为在这个时候正在边境作战,无法回归。在他们的后面站着的则是孙女婿龙阳了。

    再往外面,便是沈家的一些其他宗室亲戚了。

    一连三天,前来灵堂拜祭的人有很多,甚至连皇后娘娘以及太子殿下都来吊唁,并且还带来了宣元帝李桢的亲笔文书。书上以真切的词语表达了南唐对于失去老柱国的悲痛,字字真心,真情可见。

    朝堂之中,上至内阁首辅,中枢六部,下至地方州郡藩王都亲自或者派人前来吊唁,此等声浩也唯有先帝驾崩和新帝继位之时方有的景象,称得上络绎不绝四个字。

    一直到了深夜,终于不再有前来吊唁的人,热闹的芙蕖院陷入了平静。

    深秋时节的夜晚,冷风刺骨,孝服又单薄无依,寻常不练武之人根本扛不住。

    沈家的旁支侧亲,外戚远亲晚饭过后便各自回去了,只剩下沈构一脉的直系亲属还在灵堂守灵。

    沈君励人虽然还跪在那,但人早已经睡着,就连沈君瑶也是昏昏欲睡。毕竟天色已晚,加上夜深寒重,沈家自沈威后只有沈君昭一个武将,其他全是柔弱的文官出身,如何能够承受得住。

    “老爷,已经过了丑时了,这人也走得差不多了,不如就让我们回去休息吧!”

    方舞烟揉着早已麻得毫无知觉的膝盖柔声道。她一个贵族妇道人家,当真是吃不了这样的苦。

    王若琳听闻后,虽然心中也是叫苦不已,但嘴上却是冷哼一声:“怎么?这就受不了苦了。老太爷生前待你可是不薄,不然你以为以你的低贱出身能在侯府有一个名头?”

    正房王若琳与方舞烟一向不对付,两人斗嘴都了十几年也没分个上下。

    “姐姐这是说的何话?就算我们这些老骨头不累,可是孩子们呢?孩子们从小都是娇生惯养,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苦?”

    “哼,我看呀,是你家的君励受不得这苦吧,我家的君瑶可是乖巧的很呢。”

    说着王若琳看向沈君瑶,却发现其早已沉着头昏睡过去,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方舞烟冷笑一声:“看来君瑶和我家君励也是相差无几啊。”

    “你——”

    “好了,父亲刚走不久,你们就在他的灵前大吵大闹成何体统?都不分场合的吗?叫外人瞧见了还不得笑话死,说我侯府管教无方?”

    沈构此言一出,两人迅速安静,不敢再有多言。

    不过此番他们是真的累了,在场的人都是富贵人家出身,没吃过什么苦日子,这一连三天都整日整夜地跪在灵前,别说他们两个妇道人家了,就连沈构自己也觉得膝盖有些疼痛难忍。

    可又不敢就此离去,一是怕沈威亡魂怪罪,二是怕人说三道四,说沈家后人不孝,无人守灵。

    夜深了,即使是沈构也撑不住了,找下人拿来了跪垫和皮裘大衣,然后也就着睡着了。只是临了提醒了外面看守的丫鬟小厮们一句,若是有人到访提前叫醒他。

    其他人也都陆续睡了过去,每一个人都低着头,像是在沉思着什么。

    不一会,灵堂前就已经鼾声四起,其中尤以沈君励最为响亮。

    唯有一人,从第一天开始便一直是挺胸抬头,不曾有一丝的怨言,那便是跪在最外面的龙阳。

    白天,沈家的人几乎只是招呼宾客,唯有龙阳忙前忙后,什么活都主动上,比这些姓沈的更加像是服孝之人。

    守在灵堂外的丫鬟蓝萍眼见其他人都睡着了,悄悄对着身边跪着的龙阳说道:“三姑爷,奴婢去给你拿跪垫和皮裘吧,再这样下去您身体就算吃得消,可这风寒也遭受不住呀。”

    龙阳摇了摇头:“不必了!”

    “三姑爷,您要是为此生出什么病,奴婢想老太爷就算泉下有知也不会心安的。您的孝心,奴婢相信老太爷是知道的。”

    “我没事,多谢蓝萍姑娘的关心。比起爷爷对我的恩情,这点又算得了什么。”

    蓝萍叹了一口气也没有再说什么,这位三姑爷的性子她也是知晓的,表面上柔弱隐忍,与世无争,可实际内心里是最有想法的人,一旦认定一件事便是神仙也改变不了。

    可惜的是,老太爷去世,这柱国侯府上下,最有心之人却是一个外姓之人。

    头七过后,终于是到了入土的日子。

    从柱国侯府出发,一直到城郊外的安山陵园。一路上由城防营全程护送,南陵城百姓夹到着素衣相送。

    一路上,沈家之人哀鸿遍野,哭啼之声不绝,方舞烟更是几度趴在老柱国的棺材上痛声哭泣,说是要代替老柱国去死。

    反倒是一开始在丧礼上最为上心的龙阳,从始至终不哭不闹,安静得出奇。

    这也不免让有些人说出沈太太爷生前最是疼爱龙阳,却换来了一个白眼狼的闲话。不过龙阳对此,皆不在意。

    浩浩荡荡的丧礼队伍来到了安山陵园。这里是仅次于皇陵的公墓陵园,能够下葬在这里的无一不是权势贵族。而老柱国下葬的位置,更是由道玄观的上师们选出的绝佳风水宝地。

    一切按照正常的流程下葬,就在棺材即将入土之际,不知道什么方向飞来的两块梅花形的黑色暗器飞镖扎在棺木之上,惊得周围众人诧异不已。

    这棺木里躺着的可是柱国侯,谁敢如此胆大包天干此等事?

    一个身着夜行服的黑衣人从天而降,手里拿着一把大刀,直奔那棺木而去,还大叫道:“沈老贼,你不配受此待遇,你生前我没来得及动手,就算是死了我也不会让你安宁。”

    周围的城防营士兵纷纷迎了上去,可这黑衣刺客武功不弱,几刀之后,城防营的士兵便纷纷倒下,无人再敢上去迎接其锋芒。

    王若琳方舞烟等妇人惊吓不已,纷纷躲在沈构的身后,可沈构一介文官,半点武艺不会,又没有见过这场面,一时吓得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这时,唯有一人站出来,那便是不起眼的龙阳。

    龙阳护到棺木前,冷冷看着黑衣刺客道:“敢动棺木,定让你生不如死。”

    那黑衣刺客见到突然跳出来的龙阳当即吓了一跳:“少——”

    “龙阳,赶快拿下这个胆大包天的刺客。”

    沈君励躲在一众丫鬟的身后,对着龙阳下达了指令。

    龙阳随手抓起一根树枝便直接冲了上去,与那黑衣刺客缠斗在了一起。

    龙阳仅凭一根树枝便于那看似穷凶极恶的刺客打得有来有回,并逐渐占据上风。

    此时,沈家的人们才想起来,曾经的龙阳是武将出身,更是南唐最为出名的少年将军。一身武艺修为着实不低,这些年在沈家为奴为仆,倒忘记了这个事实。

    那刺客逐渐不敌龙阳,被龙阳用区区树枝就击飞手里的大刀,彻底的败了。

    “说,你是什么人?为何要行刺老柱国的灵柩?”

    黑衣刺客看着眼前的龙阳,摇了摇头,眼神之中充满了不可置信:“不该啊不该啊,千不该万不该你不该护着沈老贼!”

    龙阳眉头一皱:“你说什么?”

    “少爷,你怎么能护着自己的仇人?”

    龙阳听闻大吃一惊,整个身子都是一阵颤抖:“少爷?你是将府旧人?”

    后方传来沈构的声音:“龙阳,速速拿下这贼人!”

    趁着这一走神的瞬间,那刺客一掌击退龙阳,然后用轻功迅速离开了这里。

    龙阳却并未追上去,仍旧是陷入迷茫之中。

    沈君瑶见状走上前来,二话不说直接给了龙阳一巴掌:“没用的东西,能指望你什么,你居然让刺客给跑了。那刺客企图对爷爷的灵柩不轨,爷爷生前最是疼爱你,还不快去追。”

    龙阳点了点头,立刻追了上去。

    龙阳走后,沈构再也不敢拖沓,怕再有刺客出现,吩咐赶紧下葬棺木,多余的仪式就免去了,入土为安。

    棺木下葬之后,丧礼队伍又赶紧回南陵城,不敢再有片刻的耽搁。

    一路上,王若琳却把自己的女儿沈君瑶偷偷叫到了一边。

    “闺女啊,你日后可要对龙阳好点。至少在外人面前,还是稍微给他留一点面子的好,语气上也尽量温柔一点。毕竟你是做夫人的,咋能一直把自己的丈夫吆吆喝喝的。”

    沈君瑶一听,柳叶眉都皱成了川字眉:“母亲大人,你让我对龙阳客气点?这是为何?你不也是一向讨厌他,不同意我与他的这门婚事吗?怎么如今反倒数落起我的不是了?”

    “闺女啊,那是以前,他孤家寡人的入赘进来,对我们沈家没有任何帮助不说反而拖了后腿,我自然没什么好脸色对他。可今时不同往日啊,他继承了你爷爷全部的田产和店铺,这可是相当可观的一笔财产啊。”

    “所以呢?我就要去倒贴他吗?看到他那副嘴脸,女儿实在是不愿。”

    “哎哟我的傻闺女,没让你倒贴,你只需要对他的态度比之以前稍微温和点,让他感受到那么一丝温暖,毕竟你是他的结发妻子,他的不就是你的吗。”

    “可是咱们侯府也不缺那点钱财啊。”

    “傻丫头,说你头发长见识短你还真是。咱们侯府能有如今的地位和声势,靠的是谁?难不成是你那个没用的老爹?”

    沈君瑶不假思索道:“自然是靠的爷爷。”

    “对了,可如今你爷爷去世,沈家没了支柱,你爷爷和你父亲在朝堂之中的那些政敌此刻便会冒出来,到时候我们别想有安生日子过。若是你有了那笔钱财,用于朝堂之中的走动,做什么事不方便?咱们家指望你那父亲是没用了,这辈子只怕这刑部尚书就是头了。眼下还有方舞烟那小贱人和他的儿子在一旁虎视眈眈,所以咱们全部的希望都要寄托在你大哥身上了,到时候他才能带领我们沈家重现辉煌。”

    沈君瑶想了想,点了点头:“知道了娘亲,我会稍微注意一下的。”

    “这就对了,这才是娘亲的贴心小棉袄。”

    来,到时候我们别想有安生日子过。若是你有了那笔钱财,用于朝堂之中的走动,做什么事不方便?咱们家指望你那父亲是没用了,这辈子只怕这刑部尚书就是头了。眼下还有方舞烟那小贱人和他的儿子在一旁虎视眈眈,所以咱们全部的希望都要寄托在你大哥身上了,到时候他才能带领我们沈家重现辉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明朝败家子〕〔重生之明星奶爸〕〔都市最强弃少〕〔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神医妙相〕〔穿越位面的魔方〕〔我的巨星老婆〕〔神豪赘婿
  sitemap